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甜蜜的煩惱】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甜蜜的煩惱】

第二百二十二章

如果一定要找一個詞語來形容我從美國跑回中國的情景,那麼我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逃跑。

是的,我簡直就是用逃跑的速度逃離了美國——好像晚了一刻後面就會人有抓住我的尾巴似的。

我真的很擔心一些麻煩。大麻煩,小麻煩,不大不小麻煩——還有那個可愛的麻煩。

我說過了,很多東西,我不能碰的,也碰不起,沒有資格再去碰了。

我離開拉斯維加斯的時候,甚至沒有敢去醫院向安心和安良道別——以後的事情,看上帝的心情吧!

回家第一件事情,當然是必須承受司棋和犖犖的怨念——事實上,她們並不在乎我每次出去辦一些棘手重要的事情都帶著楊微。畢竟楊微有著極為優秀的才華,但是對于女人來說,如果你去從事一項非常危險的活動,而事先沒有告訴她的話——那麼時候你絕對就要承受一番眼淚的洗禮!

看樣司棋和犖犖紅著眼睛的樣子,我很老實的把美國的一切事情都交代了——尤其強調這次去沒有我沒有遇到任何危險,也沒有受任何傷——當然,關于安心的那一段,我刻意的沒有說。雖然我不敢肯定楊微會不會告訴她們,但是要我自己說出來,我腦子還沒有那麼傻。

楊微只是在一旁微笑著,靜靜的傾聽我對司棋和犖犖的那番花言巧語,絲毫沒有揭穿我的意圖,甚至在我說到賭城的經曆,一個字都沒有提安心的時候,她也保持了那種很平靜的微笑。但是我怎麼看她的眼神,都有點不懷好意的樣子……

晚上實在混不過去了,我就一把抱著小犖犖死命的親——名正言順的行使父親的權利!總不能不給一個遠行剛剛回家的父親和自己可愛美麗的小女兒親熱一點的時間吧?

半夜的時候,司棋和犖犖都已經睡熟了,事實上,她們已經幾天沒有休息好了,一直擔心我在美國的安危。我卻無法入睡——一方面是時差還沒有倒過來,一方面我被心里那些翻來覆去的東西折磨得無法靜下心。

麥克的那個決策,始終是一個困擾我的問題……和洛克家族搶肉吃,實在不是一個聰明的舉動,可是偏偏那塊肉實在太香太誘人了……而老德內爾的曖昧的態度,也讓我有些心里沒底。老德內爾顯然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對麥克忠心耿耿……他對我說的那番話,顯然有很深的含義……唉,不管了,他們之間的那些事情,我真的不想摻和進去了。黑幫里面的那些東西,等矛盾全部爆發出來,又是一場血腥事件——我就是有九條命也不夠陪他們玩的……還有安心……愛心……這個女孩……唉……

我輕手輕腳從床上爬起來,然後跑到客廳里面,把窗戶打開,一邊吹著涼爽的晚風,一點點著一根香煙。我沒有開燈,黑暗中,只有煙頭的那點火光一閃一閃。

也不知道我在客廳發呆了多久,忽然背後傳來一聲幽幽的歎息。

我轉過身,楊微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我身後,她靜靜的看著我,一雙眸子里面滿是柔情。

我歎了口氣:“你也沒有睡?”

“和你一樣。”她輕輕一笑。

“你站在這里多久了?”

“有一會兒了。從你點第一支香煙的時候。”楊微的聲音很輕,甯靜的夜晚,她的聲音聽上去格外的輕柔。

我苦笑了一下,柔聲道:“親愛的,過來,到我身邊來。”

楊微穿著白色的睡袍,光著雙腳輕輕來到我身邊,月光從窗外灑了進來,灑在她那一頭如絲綢一樣柔順的光亮的長發上,晚風輕輕揚起她的發捎,輕輕掃過我的鼻子,癢癢的。

我伸手抱住她,讓她柔軟的身子盡量貼緊我。

“你在為什麼煩心?”

“我不知道。”我苦笑:“很多事情,有的時候,我真的不想再留在這個圈子里面了……我累了。有的時候,我甚至想干脆抽身離開,退休算了!”

楊微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你才多大年紀?還不到三十歲就累了?”

“有的時候,我真的是這麼想的……”我一手摟著她,一手指著窗外的城市,輕輕笑道:“看,我們現在就好像在整個城市的上空,我們好像已經高于整個城市了——事實上,在從前,我相當享受這種感覺,享受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可是現在……我覺得很累……”

楊微沒有說什麼,只是抱著我的雙臂稍微收緊了一些。

我用一種平靜的語氣淡淡道:“那些陰謀詭計,那些鉤心斗角……我真的膩了,如果說之前,我僅僅是覺得很厭惡,那麼這次去美國……美國……經曆了道森家族的那場內亂……親眼看見了那場血腥的清洗,親眼看見那麼多人命的死亡……”我聲音越來越輕,沒有繼續說下去。

楊微嘴角微微上揚:“這可不是我所知道的那個陳陽哦!你不是一向都很自信很驕傲的麼?一向都是精力充沛,總把自己當成天才來看……”

我搖頭,沒有說話。

楊微想了一下,低下頭,把臉埋在我的胸前,她的聲音有些含糊不清:“你可不能沮喪和頹廢啊。現在你可是一家之主呢!”

我笑了笑:“我也就是在你面前發發牢騷而已,明天天一亮,我還不是要作出一副精神抖擻的樣子去公司?可是人總有軟弱的時候吧?就比如你,你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人之一,可是你偶爾也有軟弱的時候……”

楊微用鼻子輕輕“嗯”了一聲,忽然抬起眼睛看著我,低聲道:“我有一個消息要告訴你……嗯……或許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你的沮喪會打消,精神也不會這麼頹廢了……”

“什麼?”

“嗯……我們家……”楊微眼睛里忽然露出幾分難得的羞澀:“我們家里的嬰兒用品,很快就要買雙分了!”

“哦……”我點點頭:“小犖犖長得太快了,飯量也見長……很多東西確實不夠用……”

“笨蛋!”楊微俏臉一板。

我愣了一下,猛然醒悟過來,我直直的盯著楊微,驚叫道:“什麼!!!你的意思是!!!”

楊微臉一紅,點了點頭。

“我靠!!!”情急之下,我也不知道說什麼話好了,原地就蹦起來足足三尺多高,腦袋差點就頂到天花板了。我激動的臉都漲得通紅,結結巴巴低吼道:“我……我又要當爸爸了?你……你……”

我下意識就用手去摸她的小腹,楊微一把將我的手打掉,瞪眼道:“別亂摸,現在還摸不出來!”

“多長時間了?”我抓著自己的頭發,緊張兮兮:“天啊,你還陪我去美國胡鬧!還去賭城亂跑……你……你……”

楊微白了我一眼:“不到兩個月!我也是去美國之前才檢查的身體!”

我愣了一下,腦子還是沒有完全從驚喜中冷靜下來,忍不住抱著楊微就一通猛親,大聲歡呼道:“我又要當爸……”還沒等我喊完,楊微已經抬手在我胸口肋部狠狠捶了一下。

我痛叫一聲,後半句立刻咽回了肚子里。楊微滿臉通紅,急聲道:“你喊什麼!三更半夜的!”

我嬉皮笑臉道:“這有什麼!司棋和犖犖知道麼?”

楊微搖頭,看著我的眼睛,輕輕道:“我希望你是第一個知道的,所以我誰都沒有說。”

我松開楊微,把她輕輕放到沙發上坐下,然後站起來在客廳來回走動,腦子里開始胡思亂想。

“明天!從明天開始,你就不許再去公司了,你的副總裁暫時停職!然後我去找最好的醫生!還有,家里的煙和酒都要統統收起來!還有手機和電視,聽說這些東西都有輻射的!香煙……”我猛的抬起頭,看見茶幾上的煙缸里還有幾個煙頭,都是我剛才抽的。我一把拿起來,轉身跑進廚房連煙缸一起扔進垃圾桶,回來大聲道:“今天開始我就戒煙!還有,我們要報名去預產培訓班!還有……”

楊微臉上似笑非笑看著我神經兮兮的樣子,輕輕拉住我的手,笑道:“好了好了,不要緊張了!才不到兩個月,還有很多時間去計劃!”

“不行!”我堅決搖頭:“天啊!我現在想起來你還跑到美國去陪我胡鬧,我就嚇的一身冷汗!萬一……還有!小犖犖出生的過程我不在身邊,那已經是我的一個終生遺憾了!這次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

楊微用一副看傻瓜的目光看著我,微笑道:“好了!我親愛的孩子他爸,現在我肚子有點餓了!你知道,懷孕的人能量消耗是很大的,你能不能暫時停止噴口水,去給我弄點吃的呢?”

這話比什麼都管用,我立刻閉上嘴巴,一頭紮進廚房,把冰箱里面能吃的東西全部都翻了出來。

我手忙腳亂在廚房忙了半天,沒弄出什麼好吃的,弄出的動靜卻把房間里的司棋吵醒了。司棋晚上一向睡得不沉——犖犖則不一樣,千金大小姐出身的她從小嬌生慣養,每天不睡足十個小時是不會醒的,就算外面打雷,她也能翻個身子用針頭捂住耳朵繼續睡。

司棋迷迷糊糊走出房間,嘴里嘟囔道:“天啊,三更半夜你們兩人在搞什麼啊!”她走進廚房看見我正一手拿著菜刀,一手拿著半根西紅柿,當時就樂了:“阿陽,難道你在美國都吃不到飽犯麼?怎麼回來第一天就半夜爬起來偷東西吃啊?”

我放下菜刀上去就摟住司棋,然後用激動的語氣把楊微懷孕的消息說了一邊。司棋愣了一下,隨即猛的尖叫了一聲,然後歡呼道:“天啊!”然後跑過去一把抱住了楊微。

我等兩個女人叫夠了,把司棋拉到了廚房,歎息道:“辛苦你了,我對于這里的工作實在不在行,還是要麻煩你……”司棋也不說什麼,一把拿起菜刀,然後把我趕出了廚房。

我在客廳里面坐立不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猛地想起半夜氣溫不高,跑回房間給楊微找一跳毯子蓋上。

房間里面,犖犖還在床上沉睡,我們在外面弄出的動靜雖然也驚動了她,但是她睡覺的功夫果然不是一般的,這會兒把枕頭押著腦到繼續做夢。

我一手捧著毯子,看了這個丫頭一眼,走到床前把她頭上的枕頭拿起來,重新塞到她腦袋下面,給她調整好一個舒服的睡姿。

犖犖還沒有醒來,只是迷糊中任意我擺弄她,迷迷糊糊中,她還在說夢話,還在繼續晚上的話題。

她嘴巴里嘟囔不清的說了一句:“小伍,別……再……離開我們……不然……饒不了……你……你……嗯……”

我心里一動,忍不住低下頭在她嬌嫩的臉蛋上親了一下,用一種無比堅定的語氣低聲道:“放心吧,不會的!再也不會了!”

第二天早上,我們這個小家庭終于炸了鍋了。犖犖得知這個消息後,和另外兩個女人驚喜的尖叫摟成一團,家里三個女人制造出來的尖叫聲絕對超過了一百分貝以上!我第一次見識到了幾個女人同時尖叫,那種聲音有多恐怖!我真怕周圍鄰居會誤會這里出了什麼事情打電話報警!結果把小犖犖吵醒了,哇哇大哭。犖犖也不介意,只是摟著小犖犖,低聲哄道:“寶貝別哭,你很快就有弟弟妹妹可以玩了!”

唯一情緒有些不對的是司棋,在經過的最初的驚喜後,司棋的情緒有些低落。

我知道她為什麼不開心——事實上,三個女孩中,司棋是最早和我在一起的,我們同居了有兩年之久,但是現在眼看犖犖和楊微都有了孩子,只有她沒有,她心里的失落可想而知的。而事實上,楊微和司棋都很早就做了懷孕的准備,我們也停止了避孕手段,但是楊微成功中標了,可司棋卻沒有……

關于這點我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安慰她,只能抱著司棋親了親她,壓低嗓門用只有我們兩人能聽見的聲音低聲道:“老婆,別沮喪啊,俗話說了,地里不長莊家,那是農夫工作不夠勤勞啊!從明天開始,我一定會更加勤奮的工作的!!”

司棋臉一紅,白了我一眼,狠狠踩了我一腳。但是情緒也終于好多了。

如果說楊微的懷孕消息帶給我們的小家庭是一個甜蜜的消息的話,那麼等我去了公司,等待我的卻是一個甜蜜的煩惱。

我剛回到闊別十幾天的辦公室,孫嫣然就一頭沖了進來,二話不說把一分報告丟在我桌上。

“請假?”我愣了一下:“請多久?”

“一年。”孫嫣然開口兩個字就讓我差點暈過去。

“一年??!!”我叫道:“為什麼?”

孫嫣然倒是一點不緊張,大大方方道:“我懷孕了!而我也不打算當未婚媽媽,所以SEVEN那個家伙在求婚十八次之後,我決定答應他的第十九次求婚。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會很忙,我要籌備自己的婚禮,准備下個月結婚,然後出去蜜月,再然後就是待在家里待產!怎麼算都至少要一年吧!而且SEVEN堅決不允許我懷孕了繼續工作,這次我拗不過他。”

“懷孕!!!!!”我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天啊,今天是什麼日子?是送子觀音免費酬賓大奉送麼???

看我目瞪口呆不說話,嫣然撇撇嘴,低聲笑道:“好了,報告我交了,SEVEN可是說了,如果你不批准,他就沖進來踢你的屁股哦。”

我立刻二話不說,拿起大筆刷刷簽字,然後歎了口氣:“恭喜恭喜。”天知道我這副表情愁眉苦臉一點恭喜的意思都沒有。

嫣然倒是不在乎,拿起報告就轉身准備走,剛走兩步又轉了回來。對著我伸出一只手。

“干嗎?”

“紅包啊。”嫣然滿不在乎的嚷嚷道:“我可是要結婚了!你這個老板不會連紅包都不給一個吧?不抓住這一輩子一次的機會讓你出出血,實在天理不容啊!”

我笑了笑:“好了,紅包我就不給了,大家這麼好的朋友掏錢多別扭啊?你們定好了去哪里蜜月旅行了麼?費用我全包了。”

嫣然嘻嘻一笑,繞過桌子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肩膀——這是跟SEVEN學的,笑道:“謝了啊,老五。我可事先說好了,我們准備去的地方本來就不便宜啊,現在你既然要主動承擔費用,那麼我們更要選一個最貴的地方了!宰自己老板一刀的機會,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啊!”

“你不用客氣啦。”我輕松笑道:“你們那點費用,我還破不了產!你們就盡管選地方吧!什麼歐洲希臘愛琴愛阿爾卑斯山,要不去夏威夷……哪怕你們要去南極我都負責找飛機把你們空投過去!可是你這麼一走,我這里就麻煩了。你知道麼?楊微也懷孕了。現在倒好,公司執行總裁和總經理雙雙懷孕休假,下面公司怎麼正常運行,我就要頭疼了。”

對于楊微的喜訊,嫣然非常高興的恭喜了一番,但是對于我的困擾,她老人家倒是老實不客氣的擺擺手:“那我就不管了,你自己想辦法吧。給你當老黃牛那麼久了,也該我出去逍遙逍遙了!”說完就大搖大擺走晃了出去,臨走到門口還不忘給了一個拜拜的手勢。

嫣然不到一個小時,SEVEN就沖到了我的辦公室,他從嫣然那里得到了楊微也懷孕的消息,特意跑來恭喜我,他熱情的態度讓我非常感動。

隨後他提出了一個建議:“老五,等楊微和嫣然生了孩子之後,如果孩子是一男一女,咱們干脆就結成親家吧!定個娃娃親!”

“嗯?”我愣了一下。

SEVEN異常親熱的拍著我的肩膀,笑道:“咱們可是多年的好兄弟了。肝膽相照了一輩子了,人活一輩子,能遇到一個好兄弟不容易啊!緣分啊!所以我們的感情在下一代身上也一定要延續下去啊。”

這話說得我心里特別熱乎——這年頭,能說出這麼肝膽相照的話真不多了——真的假的先甭管!

可是SEVEN接下來的話差點把我鼻子都氣歪了。

這個家伙上上下下仔細看了我兩眼,歎息道:“要知道,你的老婆都是美女,雖然你的長相是慘了點……”聽到這里我眼睛一瞪,但是SEVEN根本不看我,已經繼續說下去了:“可是你的後代一定會是俊男美女啊,所以和你結親我們家孩子絕對不算吃虧啊!”隨後他目光再次掃射過來,不懷好意笑道:“再說了,你現在可是身價上億萬的大富翁啊!將來我的孩子要是和你的兒女結了親,等將來某天你百年之後掛掉了,還能分到一大筆遺產呢!!!”

“靠!”我正要脫下鞋子扔過去,SEVEN已經一路大笑一溜煙跑掉了。

送走了SEVEN,我真的陷入了沉思。

楊微和孫嫣然兩個忽然都休息,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把我的公司整體比喻成一個人的話,那麼楊微就是這個人的大腦!而孫嫣然就是這個人的雙手!

一個人的大腦和雙手同時罷工……那豈不是完蛋了???

可是我又沒有辦法!盡管玩笑歸玩笑,可我心里知道,嫣然和SEVEN已經為了我的公司耽誤了很多時間了。作為朋友,我不能也不忍心再次對他們要求什麼了。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無條件支持!每個人都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幸福!更何況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

而楊微?開玩笑!就算她自己要繼續工作,我都絕對不允許!!

我正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苦惱的抓頭發,那個美女秘書莫尼卡敲門走了進來。

“怎麼了?”我抬頭看了她一眼。

“陳先生,這里有幾份東西需要你看一下,都是你這些天不在公司的時候累計下來的。”

我看著面前這個風情萬種的金發美女,目光有點迷離。

說實話,莫尼卡這個人倒是有幾分本事的,假如她不是王浩派來的間諜而是我的手下,那麼我倒是可是信任她,讓她幫助我分擔一些苦惱。畢竟她曾經在工作那麼久,而且是在王庭這個總裁身邊,耳濡目染也應該學到了很多東西吧?如果好好培養一下,應該是一個可造之才啊……可惜……唉……可惜啊!

見我直直看著她,莫尼卡臉上似乎紅了一下,似乎不太適應我這突然而來的這麼熱切的眼神——顯然她有些誤解了我目光里面的一些含義。

十幾秒鍾後,我回過神來,看見莫尼卡臉上有些紅暈,看著我的目光也有些怪異,我立刻明白了她心里的誤會。我坦然一笑,收回自己的目光,淡淡道:“好了,你放下吧,我會看的。”

莫尼卡不再說什麼,轉身准備離去。

“等一下!”就在莫尼卡走到門口的時候,我忽然喊住了她,我心里猛的一動,問道:“莫尼卡,你最近和瑞根有聯系麼?”

“嗯?”莫尼卡顯然愣了一下,沒有想到我會忽然問出這麼個問題,但是她沒有任何猶豫,立刻老老實實回答道:“有的,但是不太多。”

“好了。你出去吧。”我點點頭。

莫尼卡出去後,我心里開始活動開了。

瑞根!他可是一個非常適合的人選啊!楊微的工作我可以暫時代替,反正我們都是大腦形的高級核心領導人,公司決策方面由我來做,楊微在不在影響不是很大,只是很多時候身邊少了一個能夠幫我仔細分析問題和思考的智囊了。而且楊微的頭腦,對我來說,確實幫助太大了!

可是嫣然的工作就更加重要了,她可是說是我手下的頭號大將!公司的決策和經營都是她在管理!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甩手的掌櫃,任何事情我只負責動腦子,動嘴皮子,然後統統丟給孫嫣然讓她去做……不過瑞根也不差!和嫣然是半路出家的年輕人不同,瑞根怎麼說也是IBB這種國際大公司里面當過主管的,是那種經過大公司千錘百煉的高級管理人員,雖然他在天賦的才能上不如嫣然,但是在經驗和能力上,也完全能夠勝任!只要在公司磨合一段時間,對公司里面的情況了解之後,應該干得不會差吧……

之前雖然把他放在泰國,那是因為泰國那里的走私渠道需要一個我絕對信任的人去管理。那種非法的生意,絕對不能讓外人掌握的!那可是我的一個把柄啊!只能交給一個我放心的忠心可靠之人!可是現在我需要走私的設備什麼,基本都到位了,生產基地也漸漸正常運行了,算下來,最多再有一個月,瑞根的使命就要結束了,已經沒有必要繼續留在泰國了。而把這麼一個高級人才放在那里太浪費了!

瑞根!瑞根!!

我心里默默念他的名字。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我的這個決定,之後產生了多大的影響……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兩百二十一章 【老怪物】     下篇:第兩百二十三章 【左右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