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二百二十八章【豪門夜宴】  
   
第二百二十八章【豪門夜宴】

第二百二十八章 【豪門夜宴】

我記得很多年前曾經看過的那部星爺的電影《大話西游》,里面有一個片斷:斧頭幫的二當家拿起照妖鏡自照,結果里面顯示出一個豬頭,嚇得他大叫了一聲:“豬啊!”

坦率說,此刻我的心情一樣!

我下意識的差點就叫出了那句經典台詞。

因為近在咫尺的那張臉,那臉上兩頰上的肥肉,那已經被擠壓成了兩條縫隙幾乎要看不見的眼睛,還有那個好像蒜頭一樣的鼻子……這一切幾乎已經脫離了人類的臉龐的概念……

不過幸好,記憶提醒我,我恰巧認識這麼一個長著一張豬臉的人類——恰巧認識一個。

我深深吸了口氣:“高洋!你好!”

高洋還是那副猥瑣的模樣,手里端著一杯紅酒,一臉猥瑣的微笑,穿著一身小丑一樣的西裝——其實那身西裝本身不錯——可是面對一頭豬穿著西裝,怎麼看怎麼讓人覺得不舒服。

“想不到居然可以在這里看見你,不過看來你似乎並不高興啊。”高洋咧開嘴巴笑道。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呢?你不也在這里麼?你不是也和我一樣,站在角落里麼?”

“為什麼不呢?”高洋聳聳肩膀,腦袋湊到我耳朵邊上,微笑道:“站在這里觀察是一件多麼有趣的事情啊……你看看這些人……”他伸出手指指點點,隨意的看著大廳里面那些穿著高檔禮服的老老少少,笑道:“你有什麼感覺麼?”

“感覺?”我皺眉。

高洋高深莫測的一笑:“好像我們站在真實世界里面,而他們……不過是浴缸里面的一缸金魚而已。”

“金魚?”我吹了一身口哨,笑道:“把美國國防部長和國務卿比做金魚,你可是第一個。”

高洋聳聳肩膀——這個動作讓他臉上的肥肉不住的抖動,他的聲音還是那麼懶洋洋的:“為什麼不?他們在他們的世界里面,玩兒的得心應手玩的不亦樂乎……今天你算計我,明天我再吃掉你,後天大家當朋友,再大後天大家又反目成仇……我反正站在外面旁觀看熱鬧,不管誰死誰活,這一切都和我毫不相干。”

我沉默了一會兒,深深看了他一眼,緩緩道:“高洋,你是一個聰明人!”

高洋卻立刻把脖子一縮,嘻嘻笑道:“算了吧,我不過是一個沒有什麼野心的窩囊廢而已,每天有酒喝,有女人,有錢,就足夠了。倒是你……嘿嘿。”

我搖搖頭:“你怎麼會在這里的?按照你的脾氣,應該不喜歡參加這種宴會的啊?”

高洋淡淡一笑:“這你就不懂了,我是一個賭徒的兒子,如果世界上還有吸引我的地方,那就是賭桌。約翰戴普家里的聚會,晚上怎麼也要玩上幾把——這里都是有錢人,可是真正的高手卻很少……”

我橫了他一眼:“你又不缺錢。”

“是的,我不缺錢,但是我喜歡游戲!賭錢對我來說是一個讓我喜歡的游戲!我為了游戲而來——游戲而已,如果這個世界上,連游戲都沒有了,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況且,世界上還有比這里更加安全的賭場麼?這里比拉斯維加斯信譽最好的賭場還安全啊……”高洋指著站在大廳四周的那些保安人員:“你看那些人,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都是特種部隊的,沒准還是海豹隊員呢,那個……那個高個子的,一看就是個軍官,沒准還是個中尉……說不定還得過什麼傑出十字勳章之類的……還有那些來回走動的侍者……”他指指點點,竊笑道:“這里面怎麼也暗中混著幾個CIA的特工吧?要知道今晚這里可是全美國上流社會的集中地點,安全級別絕對是最高級,今晚這里絕對比白宮還要安全……我敢打賭,如果拉登大叔派人今晚在這里扔一顆炸彈,明天全世界都要降半旗了!”

我被他的話逗樂了,高洋卻話鋒一轉:“你呢?你怎麼會來到這里?我是來尋開心的,可是你卻好像是來找麻煩的……好像你天生不怕麻煩似的!難道你的麻煩還不夠多麼?”

“麻煩總是有的,而我天生就比一般人更容易吸引麻煩而已。”我剛剛說完這句,遠遠就看見約翰戴普向這里走來。

高洋撇了撇嘴巴,低聲道:“看,你的麻煩來了,我先走一步。”說完,他拍拍我的肩膀。

“祝你今晚賭桌上玩得愉快……”我笑了——我的笑容是很真誠的,面對這麼一個人,我心里卻非常尊重他——他是真正的聰明人,我淡淡道:“還有……謝謝你的建議!”

“什麼?”高洋愣了一下。

我含蓄一笑:“總之謝謝你就是了。”

我也拍拍他的肩膀,然後迎著約翰戴普走了上去。

“為什麼一個人站在角落里?”約翰戴普面帶微笑對我說。

“沒什麼,遇到一個朋友。”我簡單回應道。

約翰戴普看了一眼已經走開的高洋,笑道:“你是說他?那是一個有趣的人。”

我不置可否,隨意笑道:“你不用陪那些貴賓麼?”

“今晚對我來說,你才是真正的貴賓!”約翰戴普淺淺一笑:“你跟我來,我帶你去看點有趣的事情。”

說完,他帶著我從大廳的邊上繞到了後面,從一扇側門走了出去,然後走進一個小型的電梯上樓。

我們又穿過了一個走廊,他帶著我來到一閃碩大的紅木門前,淺淺笑道:“進去吧。”

我微微一笑:“里面有什麼?要不要我喊一聲芝麻開門?”

約翰戴普哈哈一笑,率先推開門當前走了進去。

我深深吸了口氣,嘴里用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嘟囔道:“不過是一缸金魚而已……”

房間很大,看得出來這里是一個貴賓休息室,里面布置的很簡單,但是感覺卻很厚重和華貴。房間里面居然沒有窗戶,但是通風系統卻非常的棒,一點讓人氣悶的感覺都沒有。地面上鋪著厚厚的地毯,我敢打賭,就算是讓高洋那麼重的人來在上面跑上一圈,都絕對不會發出任何腳步聲!

房間里面已經坐著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我認識卻沒有想到會在這里見到的人,是道森家族的老德內爾,還有一個我並不認識。看見我走進來,兩個人都站了起來,微笑和我打招呼。

那個我不認識的老人,對我微笑伸出手,用一種輕描淡寫的語氣淡淡道:“你好!陳陽先生,我是馬丁·洛克。”

他的語氣非常平淡,但是他說出那個名字的時候,我心里卻還是忍不住猛的一突!

面前的這個老人,就是洛克家族現在的家長,全美最大軍火商的掌舵人!說到真正的勢力,他甚至比美國總統還要大……他有一張很消瘦的臉形,看上去比我想象的要老一些,一雙藍色的眼睛,目光炯炯有神。他頭發有些花白卻梳理得一絲不苟,他眼角有很深刻細微的皺紋,這些為他平添了幾分蒼老和威嚴。

我深深吸了口氣,竭力用最平穩的聲音道:“想不到你會親自見我,洛克先生!”

德內爾在一旁輕輕道:“你不用太客氣,你有資格來到這里。”

我輕輕一笑,看了老德內爾一眼,忽然笑道:“你也在這里……這麼說……你和洛克家族已經准備合作了?”

老洛克的聲音非常悅耳,笑道:“年輕人,老德內爾在我面前說了你很多不平凡的事情,這些都讓我很有興趣。”

我歎口氣:“我倒是覺得他是在拉我下水,要知道,我是一個很懶惰的人,我最怕的就是麻煩了。”

老洛克對我的話不置可否,只是用一種很深沉的語氣道:“可是我們最後還是選擇了你,要知道,我們的選擇本來是很多的。”

“什麼意思?”我皺眉。

約翰戴普在我身邊笑道:“你看看就明白了。”

隨即我們走到房間的中間,約翰戴普也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個遙控器一樣的東西,隨意按了一個鍵,正對著我的那面牆壁忽然就緩緩打開了,牆壁的兩邊朝著里面收了進去,牆里面露出的是一個大的屏幕。隨即屏幕一閃,上面出現了讓我吃驚的畫面……

畫面上顯然是一個房間——房間的布置和擺設和我現在待著的這個房間非常相似,應該也是這里的某一個休息室。

可是畫面里面的兩個人,那一男一女,卻讓我非常的吃驚。

里面的那個年輕男人,正坐在一張椅子上面,他的臉色非常蒼白,一雙眼睛卻血紅血紅的,胸口劇烈起伏,顯得情緒非常不穩定。這個人霍然正是王浩!!

他看上去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原本很陽光帥氣的那張臉,此刻卻顯得好像一個吸血鬼一樣的慘白,他的眼眶也深深的凹了下去,嘴唇已經有些發青,身上的西裝已經扔在了一邊,襯衫最上面的扣子已經撕開了。他拿起一瓶酒,用牙齒咬開蓋子,猛的往嘴巴里面灌。

站在他旁邊的那個年輕女人,死死咬著嘴唇,一臉傷心悲痛的表情,一只手伸過去,似乎想拉王浩,但是卻又不忍再用力去拉他,另外一只手捂著自己的嘴巴,竭力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可是她的眼淚已經流了下來。

“蘇蘇……”我忍不住低聲歎息。

“這兩個人你都認識。”約翰戴普面無表情道:“我可以告訴你,現在他們就在樓下的房間,就在你現在站的地方的下一層……不過你放心,我們在這里的任何動靜,他們都絕對聽不到。”

我看了一眼約翰戴普,他繼續道:“王浩來找我們,看得出來,他最近的日子很不好過,所以他決定投靠我們,看來他也知道一點我們和道森家族的不愉快了。”

老德內爾歎息道:“他的愚蠢舉動,徹底激怒了麥克!這個星期,麥克派人要干掉他。不過我偷偷故意放過了他,讓他溜走了。”

我心里冷笑:你放走他?不過是不想惹麻煩而已!畢竟如果真的王浩死了,那麼這筆帳一定會算到道森家族頭上——如果只是一個普通人,道森家族把他干掉也就罷了,偏偏王浩是一個有點身份的人,把這麼一個人干掉,總是道森家族的麻煩!老德內爾可不願意為麥克而背上這個麻煩——要知道,有了洛克家族的支持,麥克當家長不會有幾天了,到時候道森家族今後的頭面人物絕對是老德內爾!他可不想因為留下什麼麻煩!

我皺眉:“王浩他為什麼會這樣?”

老洛克淡淡一笑:“沒有什麼,他上門來尋求我們的合作,只是我們拒絕了他。看來他也算聰明,知道現在我們正在和麥克為敵,只有得到我們的庇護才能活下去。但是在我看來,他沒有任何價值,他本人,還有他的那個公司,那十幾億美元的基金,對我們沒有任何的吸引力。所以我拒絕了。”

約翰戴普輕輕說了一句:“父親根本連見都沒有見他。”

“請坐吧,陳陽。”老洛克指著我身後的那個座位,笑道:“要知道,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走進這個房間的。你坐的那個座位,美國總統來了,也就坐那里。”

我剛剛坐下,聽到這話,嘴里忍不住生出一點苦澀的滋味,苦笑道:“看來你們還真看得起我,至少我可沒有十幾億美元。這點我還比不上王浩。”

老洛克指了指自己的頭,淡淡道:“可是你這里的價值遠遠不止那個數字——老德內爾告訴了我你是如何幫助麥克當上家長的事情,還有你的那些幫助麥克如何發展道森家族的計劃,坦率說,我非常欣賞。事實上,我甚至同意老德內爾的說法:如果給你們二十年或者三十年,讓麥克按照你的計劃慢慢發展,或許你們有一天真的能做到那種程度,把道森家族變成第二個洛克家族。”

我苦笑道:“那有什麼用?你們會允許第二個洛克家族的出現麼?”

“不會。”這次說話的是約翰戴普:“我們不會容許一個潛在的敵人慢慢的成長。”

“好吧。”我再次看了那個屏幕一眼,然後把目光轉回到老洛克身上:“我想老德內爾已經和你達成了某種協議,不然他也不會出現在這里,那麼我肯定,以你們的勢力,完全可以對付麥克——麥克就算再厲害,他也斗不過美國政府!以洛克家族的勢力,幾乎已經可以算是半個美國政府了!那麼,你們還需要我做什麼?我有什麼可以讓你們利用的?”

老洛克看了德內爾一眼,老德內爾歎了口氣:“陳陽!如果說現在對道森家族底細的了解,除麥克和我之外,沒有人能比你更加深刻了,要知道,麥克的那些計劃,什麼合法化和企業化,幾乎都是你幫助他一起制定的!我們需要一個聰明人!對道森家族了解的聰明人!一個大腦!一個策劃人!我老了,而且我無法勝任這個工作,而道森家族現在的那些成員,都是一幫蠢貨!所以,我需要你來幫助我一起經營道森家族!沒有人比你更加合適了!”

“幫助你經營道森家族?”我哈哈大笑:“什麼時候?麥克死了之後?”

出乎我意料的,約翰戴普非常的干脆回答道:“是的!”

他的語氣非常的隨意,聲音也不大,但是沒有人會認為他是在開玩笑!

我心里一沉,我明白——麥克這次也已經死定了!

老洛克補充道:“當然,不可能完全按照你當初你和麥克作出的那些的規劃——道森家族今後的發展,必須在洛克家族允許的框架之內。”

我輕輕一笑,略帶嘲諷的看了老德內爾一眼,冷冷道:“也就是說,把道森家族變成一個洛克家族的傀儡?一個跟班的?”

老德內爾臉色絲毫沒有變化,只是淡淡道:“沒有你想的那麼糟糕。還記得我的那個比喻麼?我們繼續當一輛汽車,但是我們可以發展成為一輛全世界最好的汽車!而不是夢想著有一天能追上飛機!”

我轉頭看著老洛克,緩緩道:“這算是誘惑還是威脅?如果我說不,如果我拒絕,那麼是不是今晚我就會死在這里?或者你們就會讓我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掉?”

“我們當然不會那樣。”約翰戴普微笑道:“那不是我們的風格——但是你要保證現在站在我們這邊,直到道森家族家長順利的變更之後。可是陳陽……我不明白你有什麼理由會拒絕。”

“哦?”

約翰戴普道:“和我們合作,你將會有最大的利益保證和安全保證!你將會和老德內爾一起控制道森家族的全部經營權利!換句話說,你幾乎可以算是一個隱形的家長!你應該明白道森家族的家長是一個什麼樣的身份。這種身份可以給你帶去多少利益!你同時會成為我們洛克家族的盟友,你今後的事業發展,會得到我們的大力支持!你應該明白這個承諾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換句話來說,你幾乎一下就達到了常人夢寐以求的權利頂峰!你只要用幾年的時間——你就可以和樓下的那些大人物們真正的平起平坐!”

我深深吸了口氣,然後緩緩了吐了出來,緩緩道:“確實很誘人!真的!你說的這些我都能夠想象到——確實很誘人!”

我的心情忽然變得異常平靜,看著老洛克,淡淡道:“換作了一兩年前,或許我會答應你,因為那個時候,我還是一個小人物,一個一心想出人頭地的小人物!也是那個時候,一個大人物帶著我走進了這個世界,帶著我充分飽覽了這個世界的光怪陸離,還有爾虞我詐!我必須說,我大開了眼界!這個世界確實很誘人——權利的頂峰!數以億萬計的金錢,還有常人難以企及的地位和光環……我知道,如果我拒絕這些,你們一定會把我當成一個傻瓜,一個白癡!但是現在,我還是要說……”

我的目光緩緩掃過房間里面的三個人,然後一字一頓緩緩道:“我拒絕!”

老德內爾皺眉:“為什麼?難道我們開的條件你還不滿意麼?或者你需要什麼,你可以告訴我們。陳陽!你需要什麼?”

“自由!!”我大聲道:“我要的是自由!”

我看著房間里的這三個男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都是真正的大人物,洛克家族的家長和未來家長——甚至老德內爾將來也一定會成為道森家族的老大——在麥克死之後,這幾乎是一定的!

“剛才,在我來這里的路上,我曾經問過一個人問題,我問他,如果一個人手里拿著一把刀,你願意當那個拿著刀的手,還是那把刀?那個人告訴我,他甯願什麼都不當!不當刀,也不當手!很顯然,你們,都是那把拿著刀子的手!而我,雖然我一直以來,都努力奮斗,希望有一天也能成為一個拿著刀子的手!但是事實上,一直以來,我的角色都是那把刀!我這把被別人拿在手里當成武器使用!我也曾經不甘心!我不甘心總是被別人利用!我也曾經有野心,想通過自己的奮斗,擺脫當一把刀的命運!我想成為那只拿著刀的手!所以我一直在努力,然後在一個又一個漩渦中掙紮搖擺,想擺脫自己的命運!但是我總是無法擺脫!”

“現在我意識到了,我一直以來都錯!正是我的那些野心,我心里的那些欲望,讓我總是想擺脫可是卻擺脫不掉!我以前總是想著要當那只手!可是我卻從來沒有想到過,其實還有另外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不當刀,也不當手!!!自由!!沒有自由,什麼都沒有!!我不想再當任何人手里的工具!我不想再當任何人手里的刀!我不想再被任何人利用!!”

“或許你們不能理解!但是我現在真的厭煩了!你們問我想要什麼?我可以告訴你們,我想要簡單的生活!我想要自由!我不想要麻煩!我只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只想當我孩子的父親,當我妻子的丈夫,我只想每天回家能抱著我心愛的女人!哪怕只是坐在客廳里面看無聊的電視!我只想每天抽抽煙,喝喝酒!!”

我一口氣激動的說出那麼多,自己都沒有意識到我已經激動的站了起來。

老德內爾已經有些傻了,而老洛克則在沉思。約翰戴普看著我,他的表情最平靜。

“陳陽!”約翰戴普最先開口:“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我輕輕一笑。

“為了我把你拉到這里來而說對不起!”約翰戴普用他的獨有的平靜語氣緩緩道:“現在我可以明白你心里想要的是什麼了。這樣吧!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交易?”我皺眉。

約翰戴普笑了,他笑得很溫和:“是的,交易!從今天開始,你不能再幫助麥克做任何事情!這是我提出的條件!然後……最多半個月之後……你就自由了!我保證今後我們,還有別人!不會再有人找你任何麻煩了!我們不會再要求你做任何事情了!”

“你說的是真的?”我怔了怔。

“是的!”約翰戴普點頭:“我的朋友,你讓我很為難,但是……我答應你!”他轉頭看了老洛克一眼:“父親!也請你答應我的請求!因為,我已經視陳陽為我的朋友了!作為他的朋友,我希望能夠幫助他達成他的心願!我也不願意強迫我的朋友做他不願意做的事情。”

老洛克的目光在我臉上籠罩了足足有十秒鍾,然後他忽然露出一笑,淡淡道:“好吧!我答應你的請求。因為你說了,他是你的朋友。”

老德內爾臉色有些沉悶:“陳陽,你確定麼?”

“我確定!”

“好了,德內爾。”老洛克淡淡道:“我已經答應了約翰,這是我的承諾。”

既然老洛克都已經發話了,老德內爾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那麼……我現在可以走了麼?”我看著老洛克。

“可以。”約翰戴普回答我道:“你隨時都可以離開這里,今晚你是我們的客人,你當然有絕對的自由!只要你願意,你可以從那扇門出去,然後從電梯回到大廳。”他站了起來,微笑送我到門口。

我轉身看著老洛克和老德內爾大聲道:“謝謝兩位!”

隨即我低聲對約翰戴普說道:“特別是你!謝謝!算上拉斯維加斯那次,你已經幫助了我兩次了!你真的是一個好人!”

約翰戴普嘴角上揚,淡淡笑道:“我還是要說,我並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我們是朋友,不是麼?”

“是的!”我真誠笑道:“今後我偶爾也會來美國,去拉斯維加斯度假,下次見你的時候,我一定已經學會了打牌!”

約翰戴普眨了眨眼睛,笑道:“但願如此,不過我倒是更加喜歡你那種特別的賭博的方式。”

關上了房間的門,我一個人站在了客廳里面,長長的松了口氣,低聲歎息道:“一缸金魚……呵呵。”

我看了一眼走廊盡頭的那個電梯的門,腦子里忽然想到剛才在房間里面那個屏幕中看到的畫面。

或許,我現在該到樓下的那個房間里面去看看我們的老朋友了,不是麼?

我信步走進電梯,然後按了下面的那一層……

');

上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威脅】     下篇:第二百二十九章【一切早已注定】(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