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第六章 出嫁  
   
第六章 出嫁

時光匆匆,不知不覺便到了九月十二.

這天,盛國大喜的日子.

二皇子迎娶右相家百里家的三小姐女百里霜,三皇子迎娶百里家的四小姐百里荷香,四皇子迎娶鎮國大將軍司空劍鋒的掌上明珠司空紫薇.

三喜臨門,百年難得一見的好日子,就連天公也格外作美,豔陽高照.街道上是一片又一片的紅,紅燈籠隨風飄動,整個京城張燈結彩,喜氣一片.

爆竹聲聲,人流攢動,不過看熱鬧的人都被街道兩邊的官兵擋在外面,只能探著脖子往里面看……

皇家大喜的日子,那排場自然不是尋常百姓平時所能見到的,也難怪大伙會好奇地張望.

迎親的隊伍好長好長,一路彈唱不停,浩浩蕩蕩,氣勢恢宏.

百里府,

夢雪在林氏的依依不舍中蓋上蓋頭,走上了鮮紅的轎子.

轎子是用上好的材料所制,以金作線,繡著精致的大圖案,上面三根流蘇皆是金線所制,安靜地隨著轎子的一上一下波動.

因為夢雪嫁的是二皇子,而百里荷香嫁的是三皇子,司空紫薇嫁的是四皇子,按照長幼之序,她的轎子在最前面.

百里荷香是京城第一美人,又是名滿京城的才女,三皇子更是人中之龍,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就這樣嫁人了嗎?"夢雪坐在轎子里輕輕地問著,這一切來得好快啊.

她依然記得那日在太虛寺,有一個叫做李澤浩的人來抓她,她甚至都還沒弄清楚他為什麼要抓她,結果第二天他便不見了.

她一個人回到太虛寺,然後繼續禮佛,生活平靜得不像話,如果不是那件雪白的長袍,她甚至都會懷疑這個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一個叫做李澤浩的人.

李澤浩就這樣走了,卻留給她一個無解的迷題:他為什麼要來抓她,又為什麼突然放了她?

算了,不去想了!

生活,不需要太強的好奇心,隨遇而安就好.

"笑笑,我嫁人了,祝福我吧."夢雪不再胡思亂想,而是在心里悄悄地對著自己的好友說道,"笑笑啊,你不是說我會嫁一個腹黑男嗎?結果,我嫁了一個傻子……"

講到這里的時候,夢雪突然低頭笑了!

笑笑是她最好的朋友!

她依稀記得那個寒冷的冬天,她一個人在眾多大人的帶領下去天山祭拜因為雪難而過世的父母,她就是在那個時候遇到笑笑的.

她二十四年的生命中,笑笑給了她最溫暖的陽光.

夢雪有先天性心髒病,身子羸弱.一直都是笑笑保護著她,直到因為一次意外,笑笑雙眼失明了.上大學後,夢雪的心髒病更加嚴重,她不得不放棄學業住進醫院.

夢雪記得自己剛剛住院那段時間實在無聊,就拿一些無聊的小說打發時間,看著看著就迷上了腹黑男,卻發現小說里的女主基本全是小白.

有一次她不滿地對著笑笑抱怨:

"笑笑啊,你說腹黑男為什麼都配小白呢?"

結果笑笑莞爾一笑,拍拍夢雪的肩膀,意味深長地說道:

"所以,夢雪你放心,你一定會配個腹黑男的!"

當時她被笑笑氣得咬牙切齒,于是一場別開生命的辯論賽就開始了,兩個人都是校隊主力,誰也不差誰,那場面,別提多哈皮了……

夢雪沉浸在自己的回憶之中,突然,一陣劇烈的搖晃,讓她重心不穩,眼前的蓋頭讓她看不見外面的情況,只能伸手抓住轎子的一側,才得以穩住重心.

恍惚間,她覺得轎子似乎停了下來,似乎有人掀起了轎簾,一種壓迫感襲面而來,夢雪竟然覺得呼吸困難……

"二皇子啊,使不得,使不得,蓋頭要等進了洞房才能掀的,萬萬使不得……"宮女的驚慌的聲音撞擊著空氣.

突然來臨的光線讓夢雪有點不適應地眯起眼睛——蓋頭毫無預感地被人掀起,一張絕世的容顏就這樣暴露在晶亮的陽光之下,紅色的嫁衣襯著雪白的肌膚,微微眯起的眼睛擋不住一雙水汪汪剪剪秋眸,櫻唇輕閉,著著淡淡的胭脂,一時之間竟然竟看癡了所有人.

一道刺眼的光線之後,一張放大的男子面孔映入夢雪的眼簾,他面投寶光,鼻挺耳聰,比潘安毫不遜色,于子都尤勝幾分.

他是誰?

從他的穿著上來看,應該是新郎官,也就是又瘋又傻的二皇子.

夢雪目不斜視地望著他,在他如深潭一般的眼睛中,她竟然看到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夢雪不解地想再次求證,卻只聽到一陣傻乎乎的嚷嚷:

"漂亮,新娘,漂亮."

再定眼一看,眼前的男子雖然俊美相貌無比,眼神卻是單純如三歲孩童.

"使不得,使不得,二皇子."宮娥終于驚醒過來了,飛快地將夢雪的蓋頭又重新蓋上,催促著他回到馬上.

"新娘好漂亮,會不會跑了."二皇子單純地扯著夢雪的衣衫,好像生怕她飛走一樣.

"二皇子,等您和新娘拜了堂,新娘就會永遠和二皇子在一起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走過來對著程嵩福了福身.這丫頭粉面含笑,眼里全無一般宮女的膽怯與卑微.

"香雪,真的嗎?"程嵩一眼單純地望著香雪.

"當然是真的啦,不過二皇子要乖乖地和新娘拜堂才行."香雪見狀連忙說道.她從小就奉命伺候二皇子,已經知道怎麼應對這些突發狀況了.

而這一次,程嵩乖乖地跟著嬤嬤們回去了,臨走前還戀戀不舍地回頭看看夢雪,帥氣的臉上配的是一張天真傻冒的微笑.

一陣喧嘩過後,轎子繼續平穩地前進,依舊是敲鑼打鼓,喜氣無窮.

嬌外的白馬上,新郎俊逸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壞笑,邪氣十足;

轎內的坐墊上,新娘心中不安的情緒滋生,恍惚間,她竟然打了個冷顫……

上篇:第五章 夢     下篇:第七章 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