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第七章 婚禮  
   
第七章 婚禮

嫣紅的夕陽躲到了地平線之下,月兒優雅地爬上了柳梢,喜慶的日子中,盛國的皇宮星輝點點,繁華如夢.

雅致的房間盡是一片紅,案幾上一對精美的紅燭高燒,琉璃串成的珠簾折射著瑩瑩暈光,泛著霧氣,氤氤氳氳.紫檀木做的床沿上,端坐著一個新娘,白如蓮的雙手低低垂著,火紅的蓋頭擋住她的臉.不知蓋頭下的新娘該是如何神情,新婚大喜,應是喜形于色吧.

一身喜服的新郎在眾人的擁簇下,踉踉蹌蹌地從門口走來,經過門檻時險些跌倒,好在有在眾人攙扶.

新婚之夜,本應是鬧洞房的,但是考慮到這位二皇子比較特殊,再加上還有兩位皇子成婚,眾人便沒有多留.

眾人散去後,房間里回歸甯靜,嬤嬤們小心翼翼地開始行禮.

"請新郎挑起喜帕,從此稱心如意."

新郎步履錯亂地走向新娘,拿著喜秤的手很是不穩,在嬤嬤們的幫助下,好不容易才將喜帕挑開.

一張波瀾不驚的臉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帶著盈盈淺笑,微微閉著的眼睛輕輕睜開,晶亮的眼睛迎著新郎同樣漂亮的眼眸,沒有驚慌,沒有哀怨,愣是那麼平平靜靜,溫溫和和.

倒是在場的宮女倍感驚訝,這下午還未拜堂,女子的面容便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是多麼惱人的事情啊!

可是沒想到,眼前這個女子一點惱怒都沒有.

不過,宮女們畢竟訓練有素,雖然心里訝異,但不露聲色.

"新郎,新娘請喝交杯酒."

嬤嬤的聲音繼續響起,只是話音未落,就見那程嵩隨手端起杯子自顧自喝了起來,還不時地傻笑:

"好喝,好喝."一副醉態.

"二皇子,不行,不行,要交杯喝的."擔任司儀的王嬤嬤連忙阻止,生怕新娘子嚇到.

看著在場的嬤嬤和宮女們手忙腳亂的,夢雪不免覺得好笑.

"噗嗤~~~~~~好辣,咳咳咳……"

程嵩捂著嘴一陣咳嗽,咳得整張臉都紅了起來,一副痛苦無比的樣子,可那酒卻不偏不倚地噴到到了夢雪的臉上.

一時之間,那精致無比臉上沾滿程嵩噴出的酒,好不狼狽.

在場的宮娥們到嚇傻了,頓時呆在那里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他們估計這回新娘子定是要大哭大鬧了.新婚碰到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平常人家的姑娘也難以忍受,更何況是丞相千金呢.

"啊~~~酒怎麼到新娘姐姐臉上了啊!"

程嵩傻乎乎地指著夢雪,說著便一臉天真地去欺身去舔夢雪的臉,一邊舔拭,一邊還不忘憨笑連連:

"嘿嘿!新娘姐姐的臉味道真不錯!"

一旁端坐著的夢雪不由地滿臉黑線,心里默默祈禱——這位兄台可別把她當糕點,咬上一口啊.

正想著,臉上便傳來一絲痛楚.

"二皇子,使不得,使不得!"一旁領頭的嬤嬤見狀況不對,趕緊上前將程嵩拉開,恭敬中帶著幾分焦急,"二皇子,新娘子可不是可以吃的東西."

"嬤嬤,你說什麼?新娘子不是東西?"程嵩睨著夢雪,一本正經地問道.

如果不是他的一臉天真無害,夢雪肯定懷疑他是故意的!故意斷章取義!

不過她並沒有太多的反應,只是靜靜地坐著,觀其變,不知道怎麼的,她總覺得這個二皇子怪怪的.

而王嬤嬤顯然沒有夢雪的定力好,她被程嵩嚇得發抖,兩腳一軟便跪了下來,大喊一聲:

"主子贖罪,奴婢失言了!"

那領頭的王嬤嬤心里叫命苦,人家張嬤嬤運氣好,給三皇子和百里荷香布禮,肯定是簡單輕松,順利無比,而且打賞犒勞肯定不少;人家李嬤嬤運氣也不錯,給四皇子和司空紫薇布禮,肯定也不麻煩!

而自己呢?給一個傻子布禮,從一開始就不太平,現在這傻呼呼的二皇子又胡言亂語,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這百里霜雖然是只是一個庶出女子,可怎麼說也是宰相千金,自己只是一個下人,得罪不起.

一旁的宮女們見了也捏了把冷汗,她們都偷偷地凝視著夢雪,神態各異,有幸災樂禍的,有看好戲的,有好奇的……

四周頓時安靜了下來,就連一直鬧騰的二皇子也變得安靜無比,雖然表情呆滯憨厚,可夢雪卻總覺得他那看似失焦的眼神中帶著幾絲考究.

但仔細看來,卻又發現程嵩的眼神分明是呆滯無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不過無論如何,她還是小心為妙.

畢竟,這宮廷向來複雜得很.

打定主意,夢雪沉默著低頭,雙眼茫然地看著跪在地上的王嬤嬤,一語不發.反正多說多錯,少說少錯,不說不錯!

沉默在空氣中蔓延,四周頓時變得壓抑無比,宮女們都僵直著,這樣的局面誰也不知道怎麼收場.

"二皇子,您忘了您答應過太後什麼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溫柔的女聲打破了沉默,夢雪循聲望去,正是白天那個叫香雪的宮女.此時,她笑盈盈地望著程嵩.

"我……我答應過皇祖母什麼了嗎?"一直呆滯著的程嵩似乎有點反應不過來,他呆呆地望著香雪,結結巴巴地回答道.

香雪似乎被程嵩的逗樂了,輕輕地笑了起來,道:

"我的好皇子啊,您忘記答應過太後娘娘要乖乖地聽話,按照王嬤嬤的口令完成婚禮了嗎?"

"哦!對哦!"程嵩聞言,拍掌道,一臉喜悅,仿佛想起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可就一瞬間,他俊逸的臉又跨了下來,低著頭,反複搓著手掌,一副做錯事情的樣子,"香雪姐姐,我沒聽嬤嬤的吩咐?是不是不乖了?皇祖母會不會生氣啊?"

那樣子是那麼的無辜,香雪見了,趕緊道:

"沒有,沒有!二皇子現在開始乖乖的,就可以了,太後娘娘肯定會誇二皇子乖巧的."

"真的?"程嵩上前一步,一雙墨眸閃閃發光,表情單純如三歲孩童.

"恩,真的.不過,二皇子接下來要聽話哦."香雪適時引導道,看來她基本上已經掌握了二皇子的性子,應付起來十分自如.

"好!好!好!"程嵩一聽,趕緊點頭如搗蒜.

香雪輕巧一笑,轉頭對著跪在地上的王嬤嬤道:

"王嬤嬤,起來吧.接著布禮要緊."

"謝二皇子,謝香雪姑娘!"

王嬤嬤一聽沒事了,趕緊激動地磕頭行禮,或許是太激動了,也或許是認定新娘只是一個不會多言的柔弱女子,竟然謝恩時只字未提夢雪,似乎忘記了還有這麼一個主子.

上篇:第六章 出嫁     下篇:第八章 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