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第一百二十九章 知音  
   
第一百二十九章 知音

夢雪有些不解地看向程流觴——她的意思是彈琴?

可是,她的琴藝……也就停留在勉強能把曲子彈出來的地步,而且她會彈的曲子也就一首——《佩蘭》.

"彈琴?"

飯-島-愛嬌美的臉龐上有些不解,她小心翼翼地看向程流觴,只見他靜靜地站著,一身如雪的衣衫襯得他空靈脫俗,長發挽成髻,用溫和的碧玉扣扣著,炯炯有神的雙眸,挺拔的鼻,微薄的雙唇,冰肌玉骨,英氣逼人.

"剛才飯島姑娘的舞姿一直在晨曦眼中揮散不去,流觴很想再次看看飯島姑娘的舞姿,所以才讓人拿琴上來,讓四弟妹為姑娘伴個曲子,好讓流觴再次欣賞到飯島姑娘的英姿."

程流觴的聲音依舊有些清冷,不過說話間卻是彬彬有禮.

很多女人都禁受不住男人的甜言蜜語,尤其是對方本是一個冰冷的人,卻為你而變得溫和,有幾個女人能抵擋得住呢?

此時此刻,在飯-島-愛看來,程流觴是因為她才從寒冰變成一彎春水的,她的虛榮心在這一刻極大地膨脹.

"怎麼?飯島姑娘不肯賞臉嗎?"程流觴看得出飯-島-愛此時已經動容了,于是他淡淡地開口,道,"要不這樣,流觴吹簫願意親自為姑娘伴曲,只求姑娘一舞."

"大皇子親自為飯島伴奏?"飯-島-愛楞了一下,皇子親自為她伴奏?

夢雪此時已經看出端倪了——程流觴其實是想為她解圍,于是她盈盈一笑,對著飯-島-愛說道:

"好舞配好曲,知音難遇,很顯然大皇兄已經將飯島姑娘視為知音了!百里霜本來該下去把舞台交給你們的,可是既然這琴已經上來了,我若下去的話,豈不對不起搬琴過來的小全字?不如這樣,大皇兄的簫聲為主,我的琴音為輔,為姑娘伴舞可好?"

夢雪一番話,說得不緊不慢,不慌不忙,在外人聽來當然是促成大皇子和飯-島-愛在音樂上的碰撞.

飯-島-愛原本就受寵若驚,而此時又聽夢雪這麼一講,自然就順水推舟答應了:

"如此,有勞二皇子妃和大皇子了."

于是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派的和諧.

程流觴拿起簫之前,還特地轉身請示程恭賢,見皇帝點頭允許之後,方才將一直別在腰間的那支翠玉簫拿了出來.

"飯島姑娘,在下吹古曲《佩蘭》可好?"程流觴轉頭看向飯-島-愛溫和地詢問.

"可以."飯-島-愛低著頭,回答問題的時候有幾分嬌羞.

"二弟妹,你沒問題吧?"

程流觴轉向夢雪的時候語氣便恢複了一貫的清冷.

"可以."

夢雪低著頭,聲音也是淡淡的,心里她卻很明白,其實……程流觴是在為她解圍,雖然對此感激不已,但是眾目睽睽之下自然不好表現出來.

夢雪的琴音跟程流觴的簫聲同時響起,這是夢雪第一次聽程流觴吹簫,清越的簫聲仿佛來自悠遠的山林,空靈而又溫潤,夢雪對于古琴並不熟練,不過因為有簫聲的引領,彈琴的難度大大降低,基本上夢雪還算應對自如.

琴聲低低的,跟著簫聲之後,更加襯托出簫聲的悠揚與美妙,與此同時,飯-島-愛隨著音律起舞,她的舞步全部都是隨著簫聲即興而作,當簫聲悠揚時,她心遨游太空,遠思長想,像是俯身,又像是仰望;像是來,又像是往,像是飛翔,又像步行;當簫聲低沉時,她曲折的身段手腳合並,衣羅輕飄,繚繞的長袖左右交橫,神情像惆悵,像思量.

簫音志在高山時候,她便舞出峨峨之勢;當簫音意在流水之處,她便舞出蕩蕩之情……

現場的人都醉了,沉醉在這絕美的簫聲和舞蹈之中,似乎有忘了琴聲,唯有一個人,他的目光至始至終都停留在那坐在琴畔,靜靜彈琴的女子.

她的度把握得很好,琴音總是輕輕的,若有若無,再加上有簫聲在,很好地掩飾了她藝上的不足.

一曲終了,輕舞罷,不知道是誰率先帶頭鼓起了掌,隨之掌聲便紛至遝來.

"飯島姑娘的舞姿真是堪稱完美啊!朕要謝謝飯島姑娘給我們帶來這麼一場完美的舞蹈呢!"程恭賢笑著看著飯-島-愛,很有風度地贊賞道.

飯-島-愛剛剛跳完一曲,因為運動的緣故,笑臉紅撲撲的,平添了幾分妖-嬈,她低著頭,盈盈含笑:

"若不是大皇子音律高超,飯島決然跳不出這麼好的舞蹈."

飯-島-愛說的是實話,對于一個舞者來說,音律是極其重要的,尤其是飯-島-愛這麼高超的舞者,她對音律的要求很高,以前在國內的時候,她總是挑三揀四,總覺得找不到能和自己共鳴的樂師,但是這一次,她無話可說了……程流觴的簫聲堪稱完美.

"老大,飯島姑娘對你的評價很高呢!"程恭賢笑道.

"那是因為飯島姑娘對我們中原的音律並不了解."程流觴淡淡地說道,"流觴的音律只是中等水平,倒是飯島姑娘的舞步堪稱一絕,流觴實在佩服."

一席話,既恭維了飯-島-愛,同時也拔高了中原音律.

程恭賢對此頗為滿意,他樂呵呵地笑著:

"母後啊,瞧這倆人,相互恭維起來了!"

"這大抵就是鍾伯牙和俞子期之情吧!"太後笑著應和,"找個機會,你們倆一起品茶研討音律去."

"若能跟大皇子學習,再次體驗中原音律之博大精深,那更是飯島的榮幸了."飯-島-愛低頭嬌羞地說道.

"飯島姑娘言重了,是相互學習."程流觴文質彬彬地說道.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謙謙君子 溫潤如玉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 你在看大皇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