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小巫見大巫2  
   
小巫見大巫2

今日,似乎發生太多事情了,原本要持續到傍晚的小宴在中午時分,太後便覺得乏了,草草結束了.

司空紫薇這次惹得太後很不高興,被太後罰去太虛寺閉門思過一個月,並且不僅要抄《女則》,《金剛經》並且還要把他們都背下來.

夢雪于心不忍,她總覺得此時有蹊蹺,雖然在二十一世紀的她可能有點小迷糊,但是這一切從她知道自己穿越,並且要嫁人皇宮那一刻開始,並被她永遠的埋葬了!

以前她迷糊是因為有笑笑在,她知道無論自己怎麼做,笑笑總會幫她善後的.

她不用刻意去記幾點起床,因為笑笑每天會很准時地叫她.

她不用刻意去記等下要做什麼,因為有重要的事情笑笑會幫她急著.

她甚至都懶得去想要吃什麼,因為笑笑幫她搭配好營養……

在二十一世紀的二十四年,夢雪除了考試的時候一定要拿第一以外,其他大多數時候她都很懶,懶得多想……

因為懶得多想,所以她很多時候都迷迷糊糊的!

但是現在,她卻早已忘記迷糊是什麼感覺的,因為她已經沒有了迷糊地資本……

今天出門的時候,她把帕子放得很好,而且她的動作也一貫地很小心,為什麼她的帕子還是會突然掉出來?

而且為什麼這麼巧正好會掉到司空紫薇的面前?她記得她當時離司空紫薇的距離並不近

當時在場的人當中認得這帕子的本不多,而且大多數人就算認得,但是精通宮中游戲規則的他們也不會貿然指出,而只有直率的司空紫薇會這麼說……

這顯然是有人在背後操作!

這個人……會是誰?

還有為什麼她的帕子為什麼會突然被換掉呢?

什麼時候換掉的?

誰換掉的?

會是程嵩嗎?

從長樂殿出來的時候,秋日午後的陽光迎面照來,夢雪一時之間沒有適應過來,忍不住伸出手擋住微微眯起的雙眼.

清風拂來,吹得她衣袖都鼓了起來,夢雪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原來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深秋了……

冬天,還有多久呢?

"二皇子妃,我家主子找您."一個小丫頭小心翼翼地說道.

"你家主子?"夢雪不解地轉過頭來,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到一個溫婉的女子.

襲嫩黃的輕衫溫柔的裹住她嬌小的身體,精致的小臉透著一抹薄紅,亭亭玉立,霧鬢風鬟,宛如一朵幽香,迎風綻放.

百里荷香,果然當得起京城第一美人的稱號,就連同樣是女人的夢雪看到這樣的她眼底也忍不住閃過一絲驚豔.

"你找我?"夢雪走過去,輕輕地問.

"三姐,我有話和你講."

百里荷香說話的時候很溫和,夢雪對百里荷香的了解並不多,以前在百里府的時候,她是眾星捧月的嫡出小姐,居住在百里徽專門為她修建的雨荷居,和百里霜住的西廂房相差甚遠.

即便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見面的機會也極少,即便是見了,也不過是點頭之交.

所以這一句"三姐"倒是夢雪第一次聽她叫,不免愣了一下.

不過僅僅是一下而已,她很快便反應過來,回以同樣溫和的笑:

"什麼話啊,四妹."

百里荷香漂亮的雙眸亮晶晶的,她靜靜地凝視了夢雪一會兒,上上下下地打量著,似乎在尋思著什麼.

良久,她才開口,說道:

"你……真的是我的三姐嗎?"

對于百里荷香的問題,夢雪沒有正面回答.

"四妹,你覺得呢?"

她一臉淡然地反問,眉眼含笑,一雙眼睛仿佛有重重的水汽氤氳著,讓人看不清她的真實.

"我印象中的三姐總是很安靜,每次聚會都會躲在最不起眼的角落,稍微碰到一些事情便會嚇得六神無主,每次說話都是誠惶誠恐的,只要別人對她稍微大聲一點,她便會懦弱地低下頭……"

百里荷香抬起頭,沉浸在回憶中.

夢雪清清地聽著——這就是真正的百里霜嗎?

她只知道百里霜膽小懦弱,卻沒想到如此誇張.

"在我的印象中,三姐似乎不愛看書,知道的東西僅僅局限于百里府內的,不……確切地說,連百里府內的東西都不知道……"

夢雪發現百里荷香在講到以前的百里霜的時候眼中不自覺地會有些鄙夷,夢雪的突然不想再繼續聽下去了.

"四妹,你到底想說什麼?"

夢雪打斷她,她可不想在這里聽百里荷香鄙視以前的百里霜,在夢雪看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你可以不理解他的生活方式,但是你沒有權力瞧不起他……

百里荷香有些驚訝,她不敢置信地撐大了她漂亮的雙眼:

"三姐,你變了,在我印象中,以前的你斷然不敢這樣對我說話."

從她的話語中,夢雪可以感受得到,以前百里霜見到百里荷香肯定都是唯唯諾諾的,她忍不住挑了挑柳眉,道:

"四妹,那只是你印象中的我而已,也只能說明你以前並不了解我而已."

在夢雪看來,百里荷香所說的百里霜,只不過是她印象中的百里霜而已,真正的百里霜到底是怎麼樣的,那也只有百里霜自己知道,她相信,一個敢于違抗皇逃婚的女子絕對不會是他們口中所說的那種無趣而又懦弱的女子!

百里霜,是個值得欽佩的女人.

而且不管百里霜到底是怎麼樣的人,那是百里霜自己的事情,外人沒有資格來議論她.

百里荷香微微皺起眉頭,眼色也冷了一些:

"是啊!三姐現在今非昔比了,昔日的那個出身地位的庶女,如今搖身一變,成了二皇子的嫡妃,我的二皇嫂,而且還是太後娘娘面前的大紅人,你的確沒必要再像以前那樣唯唯諾諾地活著,但是作為妹妹的還是要提醒你一句——請姐姐不要忘了不管怎麼樣你還是百里家的三小姐."

"四妹這番話是什麼意思?"夢雪有些不明白.

"三姐是聰明人,會不明白我這話是什麼意思嗎?"百里荷香反問.

她的意思夢雪的確明白,看得才出來,百里荷香是在提醒她不要做不利于百里家的事情,但是夢雪並不認為她從入宮到現在有做過什麼對不起百里家的事情啊!

"四妹可能是三姐愚笨,一時之間還真明白不過來你的意思."夢雪輕輕地笑著.

"是嗎?"百里荷香的聲音冷冷的,她想了一下,還是開了口,"我看三姐不是愚笨,你是聰明過頭了,以至于喜歡自作聰明."

百里荷香話中的冷嘲熱諷夢雪聽得真真切切!

夢雪也不是沒有脾氣的人,她覺得自己沒有義務在這里聽別人嘲諷自己,于是干脆轉身要走.

百里荷香顯然沒料到夢雪會突然轉頭,忍不住皺起眉頭,:

"百里霜……你……給我站住!"

瞧瞧——剛才還叫她三姐的,才一轉眼的功夫,就直呼其名了!

"站住干嘛?聽你嘲諷我嗎?"夢雪轉過頭來,挑眉輕笑.

"百里霜,我這是為你好!我們是百里家和司空家本來就勢不兩立,而你,一二再,再而三地為司空紫薇求情,你這是干嘛?顯示你的大度,還是顯示你的善良?"百里荷香直勾勾地看著夢雪.

"我做事情的時候並沒有想這麼多."

夢雪的聲音淡淡的——如果真的想這麼多的話……她想……她肯定不會替司空紫薇替司空紫薇求情了.

"百里霜,我只想告訴你,不要吃力不討好!我想司空紫薇現在已經很透你了……以後……你好自為知吧,皇宮不是你百里霜能應付得了的地方."百里荷香說道.

"謝謝."夢雪輕輕地說,"三弟妹,二皇子正在等我,我先過去了,改日再聚."

這一回,她轉過身來,對著百里荷香淡淡地笑了笑,然後才轉身離去.

前方,程嵩正傻乎乎地看著她,雙眼失焦,但是夢雪知道,這具面具下掩藏的卻是一雙足矣吞噬一切的眼,身後,百里荷香此時八成對她也沒什麼好感.

這叫什麼?

豬八戒照鏡子,哪邊都不是人?

但是,這也不是她所能控制的,程嵩對她的憎恨緣來已久,百里荷香對她的偏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這皇宮,這生活……

真不是一般地壓抑啊,此時此刻,夢雪特別想淋一場雨,洗去一切塵囂,只剩下簡單而又乾淨的靈魂……

可是,可能嗎?

"阿肉……"踏上轎子的時候,程嵩對她笑得燦爛無比,"剛才發生的一切,你喜歡嗎?"

————————————————————

純潔雨:各位,小嵩嵩很無辜地!他真的很無辜地!

上篇:小巫見大巫     下篇:丁香一樣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