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血族  
   
血族

他指腹微微泛著涼意,在她的下巴輕輕的摩挲著,這棵古樹碩-大樹葉擋住了雨絲,偶爾有幾縷從樹葉的縫隙中溜進來,或者被清風送過來,落到他們的身上,涼涼的,卻起不了降溫的效果,甚至帶來些許曖-昧.

一時之間,原本清涼的空氣突然變得有些灼熱,散發出道不盡的曖-昧.

她的眼神有些渙散,大概是想不到他會突然這樣吧!

看來,她對他的印象真的便好了很多!

真把他當君子了?

"百里霜,別把我當君子,我從來都不是君子!"他冷哼,"你信不信,我就現在就要了你,就在這里……大庭廣眾之下……反正,我是個傻子……傻子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只是,到時候你就……"

程嵩看著夢雪,整個人愈發地迷離.

誰知道,這個時候,原本還有些楞的夢雪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程嵩,如果真的這樣的話……到時候,我會好好享受的!"

"……"

夢雪這話一出,原本訕笑的程嵩頓時就愣住了,他看著夢雪,那神情別提多奇怪了,就像……在看一個怪物……

這……是一個女子說的話嗎?

夢雪見他這樣子,沖著他吐吐舌頭,道:

"既然反抗沒有用的話,那就好好享受嘍!不過這一次,二皇子可別讓我吃媚藥,那樣太沒意思了,我比較想看一看二皇子的真本事……"

"……"

眼前的女子,一襲青衫,因為雨水的緣故,染上了幾個小小的水花,烏黑的長發微微有些濕潤,但是卻沒有讓她看起來有絲毫的狼狽,她對著他,巧笑倩兮,整個人仿佛雨中的精靈.

清靈,乾淨,空靈……

只是,她的話,卻讓人不敢恭維!

程嵩整個人都愣住了——這,真的是一個女人能說出的話嗎?

不,他應該懷疑——百里霜,她真的是女人嗎?

"無聊的女人!本大爺今天還有事情,沒空陪你玩!"

程嵩輕輕一躍,整個人穩當當地落到地上,行動間,衣袂飄飄,身輕如燕.

夢雪突然覺得會武功真是一件好事,這麼輕輕一跳,就下去了,不像她,等下估計要很沒形象地爬下去了.

不過,她現在並不急著下去,這樹枝坐得很慢舒服點的,而且這里視線很不錯,風景也很好,她打算多坐一會兒.

"百里霜,這一次,你真的錯了!我之所以要把帕子換掉,不是為了幫你,而是因為……我不想讓別人以為我戴著綠帽子!"

就在夢雪以為程嵩已經離去的時候,他又突然出現在她的身邊,坐在他原來坐過的位置!

夢雪差點嚇了一跳,差點從樹枝上掉了下來,她忍不住再一次感慨,武功,真是一個好東西……

不但可以打人,還可以嚇人!

"是這樣的嗎?"

夢雪看著程嵩的雙眸,輕聲地呢喃著,溫柔的目光直勾勾地射過去,想從中把他看透一般.

"要不然呢?"程嵩反問,"百里霜,你做好准備吧,對你們百里家的報複,我一刻都不會停止,以後我還會有更加寶貴的禮物送給你,所以……你一定要做好准備……"

說到最後,程嵩笑得如同黑夜中的鬼魅,仿佛一個嗜血的血族,而他接下來的動作,更加將他此時的形象演繹到了極致.

他突然靠近她,張開嘴,朝著夢雪的右肩重重地咬了下去.

牙齒嵌入肌膚,疼痛的感覺從肩膀上瞬間開始,然後沿著神經末梢,傳遞到神經中樞!

劇烈的疼痛讓夢雪倒吸一口涼氣.

他的牙齒離開她的肩頭的時候,夢雪甚至都看到了那皓白的牙齒上有著濃烈的紅!

那鮮紅的,是她的血液嗎?

"疼嗎?"程嵩目光幽冷無比.

劇烈的疼痛讓夢雪渾身顫抖,她甚至都沒辦法開口說一句完整的話,只是茫然地看著他.

"百里霜,你現在承受的疼痛和我昔日承受得比起來,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程嵩的聲音仿佛來自寒冷的極點,冷得嚇人,目光更是幽冷死鬼,仿佛要將她瞬間凍結,然後再吞噬.

"百里霜,我恨你們百里家!也恨你!我恨不得將乃們百里家所有的人都挫骨揚灰……"

這一刻,夢雪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的恨意了!

原來,一個人竟然可以這樣狠別人……

那樣濃的恨意,真的很可怕……很可怕……

說話的時候,他伸出舌尖,在他皓白的牙齒上掃過,將上面殘留著的,她的血液卷進舌頭,混著唾沫,一起吞了下去……

這一刻,夢雪真的有一種被吞噬的感覺,程嵩的雙眼更加迷離了,釋放出的恨意也更加的濃,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個嗜血的血族.

"百里霜,這就是我,看清楚了嗎?你覺得這樣的我,真的會幫你嗎?"程嵩冷笑,俊美的容顏讓他看起來愈發的迷離.

"你還要謝謝我嗎?"

程嵩緊緊地盯著夢雪,勾起唇,散發出魅-惑的笑.

雙手撫上她被他咬過的肩膀,那青衫上竟然已經染上了緋紅的血液.

"百里霜,你太善良了,所以才會以為人的本質都是好的."

"不……我沒有……程嵩……我不是善良的人,我也從來不認為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本質好的人……"

夢雪終于找到了自己的聲音,開口說道,聲音卻還有些弱.

"你沒必要和我說你的想法!"程嵩冷冷地打斷她,"你心里怎麼想的,跟我沒關系!"

程嵩似乎不願意再說了,他都懶得再看她一眼,轉身,從樹上一躍而下,夢雪只聽到衣袖滑過天空的聲音……

這一次,他真的走了!

————————————————————————

純潔雨:各位童鞋,今天為毛沒有推薦票啊!乃們難道都不給俺推薦票了?打滾……不肯的說……

上篇:第二次機會     下篇:爭風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