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毒蛇是一件可愛的生物  
   
毒蛇是一件可愛的生物

白眉仁覺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個杯具,明明程嵩是他表弟,可是他卻從小就被他剝削,被他壓迫,從來沒有享受過做表哥的權利,卻整天旅行做表哥的義務!

每次想發發牢騷,消遣一下他,卻總是被他消遣回來!

不過白眉仁本著不到黃河心不死,沒到最後一刻堅決不放棄的高尚品格,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中越挫越勇,又在一次又一次的勇敢中越勇越挫!

在他人生當中的第N次消遣失敗之後,白眉仁打算暫時休息一下,坐在程嵩旁邊開始很沒形象地一邊剝花生,一邊喝酒!

"對了,事情查得怎麼樣了?"程嵩見白眉仁這幅受傷的樣子,便不再消遣他,轉變了話題,問道.

白眉仁剝開一個花生,高高地拋起,然後抬起頭,用嘴巴去接,不過很可惜,花生很奸詐地躲過了他的嘴,落到了地上!

白眉仁有些沮喪,于是低頭繼續剝,一邊剝一邊說道:

"一切如你所料,那個飯-島-愛果然不是普通的歌姬,她的真名叫藤原靜香,她是東瀛國的五公主,深受國王和太後的寵愛!"

程嵩點了點頭,並沒有多做評價.

"這次盛國之旅,她是瞞著國王和太後偷偷跑過來……連皇上和太後都不知道,阿嵩,你怎麼會知道的?"

白眉仁不解地問出心中的疑問,這件事情極其保密,他也是查了近半個月才查出來的.

程嵩端起酒杯,輕輕啜了一口,靜靜地望向白眉仁,道:

"你認為若是一般女子,程流觴會親自下場吹簫為她伴奏嗎?"

程嵩的話讓白眉仁愣了一下!

白眉仁雖然也不相信程流觴是因為遇到知音才忍不住為她吹簫伴奏這樣的借口,但是程嵩所說的這個層面,他還真沒想到……

他還以為程流觴是因為不忍心看百里霜站在風口浪尖,四面楚歌,才出手,英雄救美的呢……

他不禁有些佩服程嵩,這個男人的眼光真犀利.

"不是我眼光犀利,是我清楚,程流觴不是你."程嵩仿佛會讀心術一般,解釋道.

"……"

什麼叫做程流觴不是他啊!什麼語氣嘛!搞得他好像很沒檔次一樣,他可是情聖啊!

白眉仁不滿地瞪了程嵩一眼.

"對了程嵩,你家阿肉知道其實真正幫她的是你嗎?"白眉仁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開口問道,他漆黑的雙眸直勾勾的,仿佛想要將他看透一般!

白眉仁的直覺總是告訴他,程嵩對百里霜有特別的感覺,他的直覺雖然對其他方面的事情不大靈,但是,對感情這方面,向來特別敏感,從來沒有出過差錯!

面對白眉仁近乎拷問的眼神,程嵩依舊是一臉的淡然,劍眉一挑,他反問道:

"你覺得我是在幫她嗎?"

"難道不是嗎?如果你沒把她的帕子換掉,她就會被指責和程流觴有私情,雖然說這件事情皇上和太後一定會壓下來,但是這樣的話,程流觴在皇上心中的形象會大打折扣……程嵩,皇上還未立儲,程流觴現在的呼聲很高呢!借此搓一搓他的銳氣才是你的作風……"白眉仁分析道.

"眉仁?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為什麼要對付大皇兄啊?"程嵩挑眉.

"因為你要這個天下."白眉仁回答道.

"誰說我要這個天下了?"程嵩聳了聳肩,"我只想滅了百里家,為母妃報仇."

"少來了!你是誰我還不了解嗎?"白眉仁又開始剝花生了,"你肯定想要天下的!至少你會爭這個天下……"

這一次,程嵩倒是沒有直接否認,他低頭,看了看被白眉仁撒滿花生殼的桌子,真夠亂的!

他站了起來,理了理衣袖,淺淺地笑了起來:

"好吧,就算這樣,我現在對付程流觴是不是太早了?眉仁,你知道帕子這場戲是誰導演的嗎?"

"不是你?"

白眉仁驚訝地看著程嵩,本來並不大的雙眼此時此刻硬生生地被他撐得比杏仁還大.

"你覺得呢?我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嗎?"

程嵩漫不經心看著前方的字畫,那是一副前朝書法泰斗的真跡,價值連城.

"無聊?"

白眉仁更加不解了,這麼算計人的事情哪里無聊了啊?

"百里霜和程流觴的相會一直是在那片小樹林,那小樹林附近有程流觴布下的八卦陣,除了你,應該沒有人能在程流觴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進去……"

白眉仁分析道,那片林子是程流觴的禁地,他在旁邊布下了八卦陣,沒有他的允許,一般人絕對進不去,至于百里霜當初能進去,則是因為程流觴放她進去的.

"眉仁,既然我能破,別人也能的."程嵩道.

"除了你和林宣澤,任何人都不可能在程流觴毫無覺察的情況下破掉那個八卦陣,林宣澤估計沒用這個閑工夫來盛國摻和一腳."白眉仁很客觀地說道.

"那可不一定,我的三皇弟一向禮賢下士,廣納人才,普天之下,很多能人術士紛紛投奔,前些日子,就招了一個能人……"程嵩慢悠悠地說道.

"程嵩,那個能人絕對不可能是林宣澤!我猜那個能人就是你易容的吧……"

"眉仁,你真不愧為我的知音!前段時間,程凌風給他的門客出了個難題,若是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帶他進入程流觴的那片林子,重賞黃金萬兩!你說,這樣穩賺不賠,毫無風險的生意,我能不做嗎?不賺白不賺啊……"程嵩笑眯眯地看著白眉仁.

"所以你就去做生意了?"

"我帶他進入那林子,看了一場戲,結果程凌風果然沒讓我失望,沒多久就在長樂殿又導演了一場好戲!不過他居然要讓所有的人以為我戴著綠-帽,你說是不是很過分啊?所以我就稍稍動了手腳,順便也告訴程流觴有人在算計他……我想,程流觴應該不是這種甘心白白被人算計的人吧……"

"……"

白眉仁頓時無言以對!

程嵩看問題果然透徹,出手果然不凡——如果此時,程流觴失勢的話,最大的受益者是程凌風,對程嵩來說,的確沒有什麼好處!

按照現在的走勢,程流觴自然會順藤摸瓜,將事情的始作俑者歸結到程凌風身上,他們倆明爭暗斗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程嵩這一行,除了激化他們之間的矛盾以外,還有一點,就是做給程恭賢看!

程恭賢多麼聰明的人啊!

他自然看得出來,這件事情絕對不是司空紫薇想誣陷百里霜這麼簡單,以程恭賢的作風,也免不了暗中調查一番,到時候自然會查到大皇子程流觴和三皇子程凌風身上.

程恭賢當初登上皇位,就經曆了殘酷的宮廷斗爭.

先帝在位時候立的太子也是當今太後所生,程恭賢同母的哥哥,就是因為他一出生就被立為太子,所以從小就受到各種陷害,程恭賢幾乎是看著自己意氣風發的皇兄因為宮廷斗爭而枯萎,凋謝……

先太子最後因為經受不住複雜的宮廷斗爭,郁郁而終!

程嵩曾經專門研究過那一段往事,也給白眉仁分析過!

所以白眉仁知道,程恭賢對他的大哥有著深厚的感情,他登基後,還追封了逝去的皇兄為奉天皇帝……

大概是因為這樣程恭賢深深地體會到宮廷斗爭的殘酷,他才遲遲沒有立儲,而他一向討厭皇子們私自結黨,暗中斗爭!

而程嵩這一出戲已經將程流觴和程凌風之間的斗爭不著痕跡地呈現給程恭賢看了.向來從那次以後,程恭賢一定會重新評估這兩位盛國儲君呼聲最高的皇子;而這兩位皇子之間的斗爭也會愈演愈烈了……

程嵩,真有你的!

你都做到這個份上了,居然還好意思說自己對天下沒興趣!

就在白眉仁對程嵩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時候,程嵩卻淡淡地說:

"如果程凌風換一種方式,不讓我當眾戴綠-帽的話,我肯定不會這樣做的!畢竟我僅僅只是想賺那一萬兩黃金而已!你知道的……現在賺錢不容易!"

"……"

白眉仁再次無言以對!

他忍不住想問:

大哥,你天下首富,居然說賺錢難?

大哥,你給程凌風那樣的信息,他除了這樣的安排,怎麼可能還有別的安排?

大哥,你也實在是太毒了!拿了人家的錢,還算計人家……

白眉仁再一次認認真真地對自己說——以後見到這位爺,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這位爺太毒了……

這一刻,白眉仁突然覺得——其實,和程嵩比起來,毒蛇是很可愛的!

————————

純潔雨:晚上還有一章!(*^..^*) 嘻嘻……大家要給我推薦票和留言!麼麼!

上篇:吻男人的感覺     下篇:這點疼痛都承受不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