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我會一直背你  
   
我會一直背你

迷霧森林之所以被稱為迷霧森林是因為終年被瘴氣所覆蓋.迷霧森林分為三層,一層比一層難,如果說第一層尚且還有人能從里面進出的話,那麼出于最里面的第三層則是有進無處.

夢雪被南宮劍雨帶入的地方是第一層和第二層的交接處,所以司空紫薇通過之前的圖紙,還是出去了,但是後來隨著程流觴不知不覺被那群黑衣人帶到了第三層.

此時,白晝的光亮被地平線吞沒,天,黑了下來,幽白的月光照出一層又一層的瘴氣.

"好像迷路了."程流觴平靜的聲音在夢雪的耳畔響起.

"看出來了."夢雪對著程流觴笑了笑,"我們差不多走了半個時辰了,卻還在原地."

"怎麼?不著急?"程流觴挑眉對著夢雪笑了笑,問道.

"著急沒用嗎?"夢雪反問.

程流觴聳了聳肩,但是這個動作牽扯到了他的傷口,疼痛讓他忍不住"嘶——"了一聲.

"大皇兄你的動作別太大,要不然我剛才的治療就白費了哦!"

夢雪笑著說道,剛才程流觴帶她離開了那個橫尸遍野的是非地之後,她想起程流觴剛才在和黑衣人的對決中受傷了,便要給他治療,程流觴也沒拒絕.

好在傷口面具雖然大,但是並不深,所以沒有什麼大礙,處理這樣的傷口對醫學系高材生夢雪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兩三下就處理好了.

"傷口如果破了,二弟妹就再幫我看一次,反正你上次還欠我錢,多治療幾次抵債好了."程流觴淡淡地說道.

"噗——"

夢雪笑了,月光下,她姣好的面容上掛著淺淺的笑,那麼美麗,那麼靈動.

"咕嚕——"

是肚子的呼叫,夢雪有些不好意思,雖然她很清楚,這僅僅是餓久了之後正常的生理反應而已,但是,不知道怎麼的,當著程流觴的面,她竟然覺得自己有些失態,有些尷尬.

她嬌俏而又可愛的樣子映入程流觴的某種,他揚唇輕輕地笑了起來,說道:

"瞧——我肚子都餓了!"

他用這麼溫和的語調為夢雪化解了尷尬,夢雪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心中拂過,有些感動!她忍不住想,此情此景,若是換了程嵩,十有八九要跳出來狠狠地嘲笑一番.

程嵩的性格有些古怪,有時候她甚至覺得他很幼稚,可是偏偏是這樣一個人,卻能只手遮天,運籌帷幄……

"二弟妹,怎麼辦?坐在這里餓肚子,還是和我一起覓食去?"

程流觴紳士無比地問道,本來,他是想和她說讓她在這里等他,他去四周看看,有沒有可以吃的果子之類的,但是……這里不是一般的森林,這里是迷霧森林的第三層,若是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迷路,回不來,所以他們只能一起去.

"一起去吧,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夢雪笑著對程流觴眨了眨眼睛,"不過,大皇兄你要走慢一點,我好像還不是很有力氣."

這一天,她沒少受折騰,雖然說有些恢複,但是身子卻依舊很累,並沒有多少力氣.

"恩."

程流觴點點頭,他和她並排而走,步子不大不小,不快不慢,正好應和著她的步子,晚風迎面而來,帶來陣陣蘭香,是從他身上飄出來的,淡淡的人,讓人很舒服.

但是,他們誰也沒想到,這迷霧森林里面竟然沒有任何可以吃的東西,別說野生動物了,就連野果都沒有.

偶爾碰到幾個,還是有毒的.

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兩天,他們依舊沒有走出這片森林.

兩天不吃不喝,即便是再強壯的人也會撐不下去的,更何況是兩個本來有傷在身的人呢?

"大皇兄,是不是我連累你了?"

精疲力盡,身體上的疲勞,再加上兩日為進任何食物,夢雪似乎已經沒有力氣了,漂亮的紅唇有些干涸.

"哪有什麼連累不連累."程流觴的聲音淡淡的,他轉過頭來,看著夢雪憔悴的樣子,依舊笑得很溫柔,"怎麼?小丫頭走不動了?"

程流觴第一次沒有叫夢雪二弟妹,這樣的稱呼中,甚至帶有些寵溺,兩日為進食的他雖然沒有夢雪那麼狼狽,但是臉上卻依然有了些許的憔悴之色.

"大皇兄,你先走好不好?等你走出去了,再派人來接我吧……"

夢雪並不是一個容易服輸的人,可是這一刻,她真的很累!胃……似乎開始疼了,整個人仿佛要虛脫了一般……

她……怕是撐不住了!

但是,她不希望拖累程流觴,以程流觴現在的體力,一個人行走的話,說不定還有希望走出去的.

"接你?怕是到時候見到的是二弟妹的尸體吧!"程流觴很不客氣地道破夢雪內心的想法.

"上來."程流觴彎下腰,拍了拍自己的背,溫和地對著夢雪說道.

"啊?"夢雪愣了一下.

她還沒反應過來,程流觴就走了過來,夢雪只覺得雙腳一空,整個人騰空而起——程流觴竟然背起了她.

"大皇兄……"夢雪驚呼一聲.

"傻丫頭,皇宮里那麼艱難的局面,你也熬過來了,這點困難都熬不過?"程流觴的聲音輕輕的.

"可是……大皇兄……我真的累了,我不想……"

她想說她不想連累他,但是程流觴卻不待她把話說完,就搶先一步開口:

"所以,我來背你!"

他將她按在背上,力道依舊是輕柔的,但是動作中卻帶著霸道,容不得她掙紮.

"我會一直背你,直到走出這片森林為止."

"大皇兄,這樣不……"

她想和她說,這樣不值,他一個人,尚且有走出去的機會,可是若是兩個人的話,基本上結果就可想而見了……

一個人死,總比兩個人好啊……

這是她想說的,可是,她卻沒有機會說出來,因為在她開口之前,他已經搶先一步開口了:

"在我的概念里沒有值得不值得,只有願意不願意!我,程流觴只做我願意做的事情……"

————————————————————————————

純潔雨:今天上晚自修,所以更新得比較晚,晚上還會更新的!大家要幫俺投金牌哦,只剩下六天了!俺和第十還差22塊金牌……嗚嗚

上篇:別看 會嚇著你的(金牌加更)     下篇:第一百六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