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留下  
   
留下

夢雪沐浴完畢,換好衣服出來的時候,白婉清正坐在案頭,低著頭,似乎在畫著什麼,似乎感受到夢雪來了,她抬起頭,對著夢雪笑:

"好了?"

"恩."

夢雪點點頭,剛剛沐浴完畢,她的頭發濕濕的,一襲白色的素衣穿在她的身上卻別有一番韻味,巴掌大的臉,脂粉未施,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美得一塌糊塗.

"雪兒長得真美,這嫣然一笑,足矣惑陽城,迷下蔡."白婉清由衷地誇贊道.

被這麼一個絕世美人誇贊,夢雪就算心理素質再強大,也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雪白的臉上染上了朵朵紅云,更襯得她嬌豔無比.

"夫人您謬贊了,夫人您才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貌,和夫人比起來,夢雪只是寒鴉比鳳凰而已……"

夢雪巧舌如簧,贊賞卻是發自內心的,看著白婉清這樣子,她還是沒辦法開口叫她大娘,她看她梳的是婦人的發髻,心知她定是已經有丈夫之人,所以改稱一聲夫人.

"呵呵……"

面對夢雪的誇贊,白婉清低頭輕輕一笑:

"瞧你說的!我年紀都一大把,孩子都比你大了!還說什麼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啊……"

"不會吧?夫人的孩子比我大?我不信!"夢雪這話並不是溜須拍馬,她是真的不信,眼前這個女子怎麼看,也不想會有比她大的孩子的人啊……

"真比你大呢!"白婉清抬起頭,看著夢雪,"他,今年二十了……"

講到這里,白婉清停住了,眼中有些傷感,夢雪也識相地沒有多問,她想,一個如此絕美的女子,獨居在這迷霧森林的最深處,肯定是有什麼原因的吧,

其中的故事,她若願意跟她講,她會傾聽,她若不想講,夢雪也不會八卦地去問!畢竟這是別人的隱私!

夢雪見白婉清眼里染上了些許的哀傷,她便趕緊轉移了話題:

"夫人,我可以看看您的畫嗎?"

"當然可以."白婉清回答得淡然.

夢雪饒過那紅木書桌,來到白婉清身後,卻發現那是一幅漂亮的水墨畫,一葉輕舟,岸邊是道不盡的楊柳,似乎有微風,吹動著柳條.這畫細膩而又婉約,似有道不盡的情,以及那淡淡的哀傷.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夢雪想起了柳永的那首《雨霖鈴》忍不住脫口而出.

白婉清愣了一下,隨即她又暖暖地笑了開來:

"那是……很多年前的情緒了,現在……一切都淡了……這樣的離別之情,怕是只有你們年輕人才會感受得深切吧……"

她說話的時候看著夢雪,夢雪看得出來她若有所指——她大概以為她和她的"心上人"程嵩離別傷懷吧……

夢雪也沒有解釋,依舊淺淺地笑,坐下來講了很多好玩的東西逗白婉清笑.

盡管是萍水相逢,但是這位白夫人對她卻有救命之恩,若不是她昨日收留,她和程流觴不知道此時是否會怎麼樣!

程流觴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他淡雅地笑著,讓她別擔心,說是一定會找到出去的路的!

晚飯的時候還向白婉清和鐵姐問了很多問題,鐵姐依舊是沉著臉不說話,白婉清則笑著跟程流觴說她們也是因為迷了路,才在這里安家的!

晚飯過後,程流觴向白婉清要了紙筆,到案頭低頭憑著白日里的記憶勾勒出自己所感受到的路徑,夢雪則一定要幫鐵姐洗碗,鐵姐本來想拒絕的,卻被白婉清阻止了,于是只好把廚房讓給了夢雪.

次日清晨,夢雪起得早早的,她做了可口的清粥,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中,她笑得一眼淡然.看著他們先是驚訝,在嘗了她做的清粥和小菜之後,又開始贊不絕口,夢雪突然覺得很溫馨,心里暖暖的,就像她以前給笑笑做完吃的,然後接受笑笑的批評和贊美一樣.

第一次她有了一種家的感覺!

白夫人對她很好,她老說如果她有一個她這樣的女兒該有多好!還將一對晶瑩剔透的玉鐲子送給她,那對鐲子一看就知道很貴重,夢雪不肯收,白夫人便板著個臉,一臉失落地說:

"雪兒,這鐲子是我的傳家寶,要一代一代傳下去的,只可惜……"

見到這里,她頓了一下,眼中隱隱約約閃爍著淚痕:

"雪兒,你滿足我的心願,讓我把它傳給你,好不好?"

此情此景,尤其是白夫人那隱隱有著淚光的雙眸,夢雪實在是拒絕不了,只能答應!

在迷霧森林的這幾天,夢雪特別特別地輕松和幸福.

她甚至忍不住偷偷想——如果一直待在這個迷霧森林會怎麼樣呢?

這里,遠離紛爭,遠離塵囂,沒有程嵩那些無理的報複!

而且,這一次,她很明顯是被劫持了,如果他們一直沒有找到她,也只能怪搜尋不利,百里霜的生母應該並不會因此而受牽連吧……

這一刻,夢雪突然有一種不想回去的感覺,就這樣遠離一切,遠離塵囂……

多好呀!

"大皇兄,如果我說……我不想回去了……你會怎麼看?"

第三天的傍晚,當只有她和程流觴兩個人的時候,夢雪輕輕地詢問程流觴.

夕陽緋紅,天地間一片紅,但是程流觴的目光卻依舊一片清涼,他沉吟了一會兒,輕輕地說:

"那麼,這個世界上不會有第二人知道,我曾經在林子里遇到過你."

程流觴的聲音涼涼的,夢雪卻覺得心里暖暖的,程流觴是在告訴她,他尊重她的決定,並且在他出去後不會對任何人提起曾經遇到過她.

這,或許真的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吧!

這一刻,夢雪做了一個決定,她打算留在迷霧森林,讓自己活得輕松一點!

但是……

上篇:霜兒和嵩兒     下篇:我巴不得你死于非命(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