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二皇子 莫非你很熱?  
   
二皇子 莫非你很熱?

關心她嗎?

夢雪有些不明白,百里徽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送一本這樣的東西給她!

參透?

"霜兒,有些事情你不清楚,不過,你爹和娘都希望你能好好的."

林氏將那本冊子給夢雪之後,自己站了起來, 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襟,起身走到門口.傍晚時分,天空一片緋紅,夢雪送林氏出門的時候,紅豔豔的夕陽將外面的景象照的都有些模糊.

看著母親離開之後,夢雪淡然地轉身,夕陽給她白皙的臉著上了淡淡的胭脂紅,一身素衣相得益彰.

剛剛走進房間,身後的門便"咿呀——"一聲關上了,然後緊隨著夢雪便覺得一陣風掠來,因為她早有准備,立馬往旁邊一閃,將手中的冊子移到另一邊.

但是,程嵩是什麼樣的人!

夢雪這個反應在普通人當中的確算敏捷,但是,在程嵩這樣的高手面前,她這個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不過,他卻沒有再上去搶,而是來到桌前坐下,轉頭對著她笑:

"我的二皇子妃,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啊?可否給為夫看一看?"

"可以不給嗎?"夢雪不答反問,因為她很清楚,她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力,程嵩若是鐵了心要看,她給或是不給,都沒有任何意義.

"你說呢?"他笑著對她挑了挑眉.

夢雪無話可說,微微上前,把那本冊子遞給了程嵩.

"我的二皇子妃真是善解人意又賢惠啊!"程嵩眯起眼睛笑,滿意地接過她手中的冊子,放到桌上,翻看,一眼掃過.

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程嵩的臉上一直保持著那副似笑非笑的笑容,至始至終沒有任何變化,一張俊顏依舊完美得不像話.

"百里老狐狸這是什麼意思?"

程嵩把那本冊子合上,抬頭對著夢雪說道,說話間,他依舊笑得風輕云淡,看不出任何情緒.

"不知道."夢雪聳聳肩,如實回答,她是真的不知道!

她在這個時代的父親,當朝宰相百里徽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給她送來一本這樣的冊子呢?

"如果你不知道,他為何要送來呢?"

程嵩依舊噙著小弧度的笑,不知道怎麼的,明明是那麼好看的笑,卻總是讓人覺得心慌.

"這……可是都是毒藥哦!"程嵩對著夢雪眨眼睛,"我的岳父,送一本寫滿毒藥配方的冊子給我的二皇子妃,會是什麼意思呢?"

他的聲音小小的,很有磁性,很好聽,可是夢雪卻聞到了危險的氣息!

好在,她已經習慣這樣的危險了!

既然回來了,既然她還要生活在這個皇宮,還要與這個冤家朝夕相處,那麼,就戰斗吧!

夢雪毫無畏懼,她怡然自得地在他旁邊的椅子上坐下,雙手托腮,做出一副思考的樣子:

"我想,有可能是讓為妻多學點東西,好保護我親愛的二皇子殿下吧!"

她無辜地對著程嵩眨眨眼睛,笑容純潔得如同春日明媚的天空.

程嵩挑了挑眉,他靠近夢雪,咧嘴輕笑:

"是嗎?那麼我的二皇子妃覺得為夫需要保護嗎?"

他一邊說,一邊伸出手,去玩她掉下來的頭發,這個動作,他做得很自然,他覺得一切都沒有因為自己心境的變化而有任何變化.

也不需要變化!

更不想變化!

她是百里霜,他是程嵩,這一切不可能會有任何變化!

他是程嵩,所以他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控制自己的感情,以前愛上她是因為那時候自己疏于防患,現在,他已經意識到這個錯誤了,自然不會繼續錯下去!

夢雪對于程嵩的動作並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大概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已經習慣程嵩這些不經意的親昵動作了.

"我覺得不需要沒用啊,我爹娘不知道啊……"

夢雪眯起眼睛,偏著頭對他笑,她笑起來的時候,臉頰上有小小的酒窩,漂亮的雙眸亮晶晶的,特別好看.

程嵩忍不住愣了一下.

"你……"程嵩看著夢雪,頓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卻又停住了.

"什麼?"夢雪有些不解,她嫁給程嵩一個多月了,這一個月,他們朝夕相處,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這番神情,忍不住追問.

誰知道,程嵩突然把手伸向她的臉,食指和大拇指一起扣著,捏起她的臉,往旁邊一拉,一本正經地說道:

"你這樣子很像彌勒佛……嘿嘿……阿肉……你是彌勒佛……"

夢雪對程嵩突然起來的癡呆有些不解,雖然他以前也會說著說著就扮起傻子來,但是那都是在有人在的情況下,此時只有他們倆人,他這是作何呢?

不過,他下手可真不輕——說她是彌勒佛也就算了,居然還掐得這麼重!

夢雪心中不滿,臉上卻笑得更加溫柔了,修長的手指突然伸向他的耳朵,一邊一只手輕輕地拉著他的耳垂,笑道:

"二皇子,我聽說耳垂被人拉住的話,舌頭是伸不出來的,我試過,真的做不到呢!"

程嵩此時的注意力在外面,所以對于她的話並沒有多想,本著骨子里一貫的狂傲,他想也沒想,直接伸出舌頭,證明這個像夢雪這樣的凡夫俗子做不到的事情對他來說只是雞毛蒜皮,小事一樁!

誰知道,夢雪見狀笑得特別歡:

"二皇子,你的舌頭伸出來了,難道……很熱?"

"……"

原本正在側耳傾聽外面狀況的程嵩聽到夢雪這話,神情別提多精彩了——這個女人……竟然趁他不注意的時候耍他!變相罵他!

夢雪看著程嵩精彩的神情,別提多樂了!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有些事情正在悄無聲息地發生變化!

若是以前,面對程嵩的各種嘲諷,她大多數時候都是淡然地看著,裝不知道,就算是反擊,也絕對不會采取這麼俏皮的方式……

——————————————————————————

純潔雨:什麼動物熱了會把舌頭伸出來呢?你們懂的……嘿嘿……

上篇:你爹是關心你的     下篇:定情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