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我從不受任何人威脅  
   
我從不受任何人威脅

"程嵩,你現在殺了我,是不是有些不明智?"夢雪抬起頭,小心翼翼地提醒著程嵩,"我怎麼說現在還是你的二皇子妃,你不覺得如果明日,宮里的人發現你的二皇子妃去世了,不會有人懷疑嗎?"

"百里霜,你放心,沒有人會知道我的二皇子妃死了的."程嵩笑了起來,他的笑容那麼燦爛,也那麼殘忍.

"我怎麼沒想到呢!"夢雪恍然大悟,"二皇子手下那麼多能人,找個人來易容成我的樣子的,的確不難."

"二皇子妃真不愧為百里徽的好女兒,腦子轉得真快!"程嵩說話的時候眼底的神色極其複雜,有憎恨,有恐懼,有害怕,最後一切的一切都轉換為恨意,直接他目光一凜,"百里霜,你不用害怕!我會讓你死得痛快的!"

話音未落,手中的寶劍被他提起,下一秒內,並用力地朝著夢雪的喉嚨刺去.

這一切快得嚇人,夢雪甚至都來不及閉上眼睛,眼睜睜地看著那鋒利的寶劍沒入她的喉嚨,鮮紅的血液自脖頸之上流淌下來,映著雪白的肌-膚.

夢雪相信,只要不出零點零一秒,寶劍並會貫穿她的大動脈,奪走她的生命……

然而就是在這零點零一秒間,程嵩卻停了下來,發著寒光的寶劍就這樣停留在她的表皮組織之上.

程嵩的目光停留在夢雪的手腕之上,一動不動的:

"這……玉鐲子……怎麼會在你這里?"

他清冷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激動,不解,不可思議……

夢雪順著他的目光,來到自己的手腕之上,這才響起程嵩回來之前,她一直在研究這個玉鐲子,得知他來了之後,她一時情急,條件反射,就將鐲子套進了手腕之中.

"這……"

夢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脖子之間的疼痛讓她的臉有些蒼白.

"說."

他急迫地催促道,從他的反應來看,夢雪不難判斷出這個玉鐲子很可能是對他氣急重要的東西,她從沒見過程嵩這麼激動過!

那麼是不是意味著她可以利用這個呢?

"告訴你可以,但是,你要答應我,留我性命."夢雪冷靜地說道,她不想死,而現在正好有一個機會,那麼她一定要抓住.

"百里霜……"

程嵩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女子,此情此景,若是換了其他人,怕是嚇得腿都軟了,而她,竟然在這個時候,還能這麼冷靜地和他談條件.

面對程嵩的目光,夢雪毫不畏懼,她很清楚,程嵩是真的下了決心要殺她的,而現在,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

程嵩,絕對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對付的簡單人物!相反的,他狡猾得很!

所以,她必須冷靜.

突然,一道亮光自她的腦海間劃過—— 程嵩激動的表情,白夫人那熟悉的五官……會不會……

夢雪有了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程嵩,我告訴你,給我這個鐲子的是一個極其美麗的女人."

她的聲音輕輕的,說話間,她的目光死死地釘在他的臉上,連眼睛都沒眨一下,生怕一不小心,就錯過他關鍵的表情.

很顯然,她這句話似乎有效果,程嵩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目光都變了.

就在這個時候,她適時打住,對著他盈盈一笑:

"程嵩,我跟你說,她現在還活著,活得好好的!你想知道她在哪里嗎?"

"不可能!"程嵩冷冷地打斷夢雪,"絕對不可能!"

他明明看到母妃被百里嬋娟退下水,看著她無助地在水中掙紮,被那急湍的流水沖走,打撈上來的時候,身體浮腫得厲害,可是他的母妃依舊那麼美麗,即便是被水浸泡得不成樣子了,依舊是傾城傾國……

他親眼看到母妃入土為安,父皇在她的墓碑上題字——婉如清揚.

而百里霜,卻說她還活著,這……怎麼可能?

"程嵩,我不知道我所說的人,和你所想的人是不是同一個人,但是……給我鐲子的這個人的確還活著,而且……她長得有些像你……"夢雪平靜地說著,她的聲音風輕云淡,但是她緊握著的雙手卻透露了她此時的緊張!

能不緊張嗎?

以程嵩的武功,他若要取她性命,她絕對沒有逃走的機會,而這……是她最後的機會,她必須把握!

"程嵩,你還記得我父親給我的那個小冊子嗎?我那天看過,上面記載了很多毒藥,而其中有一種要,讓人吃了以後,會出現和死亡毫無區別的假死症狀……"

其實,這也只是她的猜想,不過現在,她必須拿來用了,不管對錯,這能增加她活下來的幾率!

而且,就算結果證明她的猜測是錯了,也沒關系!

因為她至始至終,都沒有說給她這個鐲子的是他母妃,也沒說他母妃服了那個會讓人"假死"的藥!她只是在闡述幾個事實而已……

所以,就算到時候程嵩追究起來,也不能拿她怎麼樣!

而眼下,得到程嵩放過她的承諾才是最重要的.

程嵩在拿到這本冊子之後立馬拿給了白眉仁,白眉仁看完之後的確有提起這麼一說,但是那位藥的配置方法非常難,不僅藥材珍貴,極難獲得,而且對配置者的技術要求極其高,就連白眉仁這樣的高手,也坦言配置不出來……

"帶我去."程嵩再次開口,用冰冷的金屬提醒夢雪,她的命還掌握在他的手中.

"你先答應我,只要我帶你去,就放過我."夢雪沒有被他的冰冷嚇到,很冷靜地開口.

"你不帶我過去我現在就殺了你."

程嵩的聲音更加冷了,手一手,加重了封鎖在她喉嚨間的力道——他,程嵩,從來不受任何人威脅!無論誰都一樣!

————————————————————————

純潔雨: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大家有金牌的都幫俺頂一頂哈!北京之旅,靠大家了!

謝謝michelle.送金牌6枚03-30

waterqin.送金牌1枚03-30

上篇:殺了她 他就不用再為難了     下篇:立字為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