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放你走(金牌加更)  
   
放你走(金牌加更)

"霜兒……霜兒……"

隱隱約約地,夢雪聽到有人在喚她,聲音溫和得如同四月的風,讓人的心都會變得柔軟了起來.

不解地抬頭,只見一個美麗的女子正站在她的面前,對著她盈盈淺笑.

她穿著縷金百蝶穿花大紅洋緞窄褙襖,外罩五彩刻絲石青銀鼠褂;下著翡翠撒花洋縐裙,絕美的臉略施脂粉,晶瑩白嫩的肌膚帶著微微的紅暈,仿佛剛出浴一般,黑色的長發披在腦後,頭上插了一個翠玉的簪子,看得出她是精心打扮過的.

白婉清,本來就美得一塌糊塗,經過這麼一打扮,更顯然整個人飄飄欲仙,簡直美得驚心動魄,仿如廣寒仙子,隨時都要羽化而登仙一般.

"白夫人……"夢雪輕輕地出聲喚她.

"霜兒,叫我娘,好不好?"

白夫人溫和地對著夢雪說道,那雙多情的眉目中含著濃濃的情愫:

"霜兒,你知道嗎,其實你的名字是我起的."

百里霜的名字是白婉清起的?

夢雪有些不解,雖然她從百里徽的言語當中可以判斷出百里霜和程嵩可能從小就指腹為婚之類的,但是事實具體如何,百里徽並未和她解釋這麼多,她也沒問,因為沒必要!

知道,或是不知道,都沒什麼太多的意義.

"我和你娘自幼情同姐妹,自幼就立下諾言,以後我們的孩子若是都是男孩就結為兄弟,若是都是女孩就結為金蘭姐妹,若是一男一女,就結為兒女親家……"白婉清輕輕地說道,"嵩兒比你早四年出生,林妹妹懷你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粉嘟嘟的女孩正在繈褓中對我招手,後來你就出生了……你出生那一天的清晨,天氣很冷,霧氣特別特別的大,可是你卻生得那麼美,讓人忍不住想起那句詩——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原來這就是百里霜名字的來曆……

真的是個很美得名字……

原來,百里霜從一出生就是被人愛著的!

夢雪忍不住捧著心,去問那位此時不知魂歸何處的百里小姐——百里霜,你為什麼不堅強一點呢?

其實,你真的很幸福的……

"霜兒,你就是嵩兒的伊人,嵩兒自幼受了太多的苦了,以後的日子里,替我好好照顧嵩兒好不好?"

白婉清低著頭,握住夢雪的手,說得動容無比.

白婉清這樣的話,這樣的語氣,讓夢雪徒生出幾分不好的預感.

"白夫人……不……娘……您何出此言呢?"夢雪不解地看著白婉清.

"霜兒,答應我,替我好好照顧嵩兒,好不好?"白婉清沒有回答夢雪的問題,而是拉著她的手,非要她答應不可.

這樣的白婉清,真的沒有任何人拒絕得了!

夢雪只能點點頭,答應她.

"真是太好了!我終于可以放心了……"白婉清輕輕地笑了起來,好像最後的掛念終于放下了一般.

"霜兒,我想你們的爹了……"

白婉清說這話的時候轉過身去,不再看夢雪,她的聲音輕輕的,淡淡的,的目光看向前方,漂亮又完美的側臉在天空中熠熠生輝.

那麼美!

清風拂過,吹動她的衣襟和長袖,在空中不停地徜徉著,整個人都輕飄飄的,仿佛隨時都要羽化而去一般.

"不!不可以啊!"

夢雪心中一個激靈,猛地上前一步,想要拉住白婉清.

"霜兒,別擔心,分開是短暫的,在一起,才是永遠的."

白婉清對著夢雪輕輕一笑,漂亮的雙眸仿佛兩顆漂亮的寶石,她整個人都美得一塌糊塗,清風拂過,她就那樣順著風,向著懸崖深處飄去,仿佛一片白色的羽毛,輕飄飄地在空中徜徉著.

夢雪的腦海里反反複複回蕩著的,只有那一句——分開是短暫的,在一起才是永遠的……

"不——"夢雪猛地一聲尖叫.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推開了,映入夢雪眼中的是凝香和小紅不解的臉.

"二皇子妃,您怎麼了?"

"二皇子妃,您做噩夢了嗎?"

兩個人的聲音不約而同地響起,陽光饒過她們,直勾勾地射過來,夢雪忍不住微微眯起眼睛——原來,只是夢啊!

幸好……

長長地松了口氣,夢雪伸出手,拭了拭額頭,發現竟然全都是汗,細細密密的,冰冰涼涼的.

吩咐小紅讓人准備了水,沐浴一番,夢雪才覺得整個人清醒了不少,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心里卻空空的.

腦海里,還反反複複地回蕩著白婉清臨風而去的樣子……

明明知道,這一切只是夢,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她還是莫名地不安.

換好衣衫,簡單地綰了一個發髻,夢雪踏著柔軟的草地一路向前,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身在皇宮的哪個角落,她只知道不斷地往前走,只有這樣,才能掩蓋她內心的不安.

不知道過了多久,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只知道四周特別地靜謐,了無人煙,前方的台階上,隱隱約約坐著一個人.

背影有些孤寂……

待到走近時,才發現,那個人竟然是程嵩.

他安靜地坐在那里,冬日的陽光溫柔地傾瀉在他身上,漂亮的眉眼輕輕地簇在一起,眼神淡淡的,卻蘊藏著無限的熾熱狂烈.

那樣的他如神祗般溫和淡然.

他似乎感受到了夢雪的靠近,抬起頭,看著她:

"母妃,昨晚仙逝了."

他的聲音那麼的淡,仿佛沒有任何情緒,但是就在他說話的這一刻,夢雪卻覺得自己身邊的空氣頓時都冷了幾分,陽光瞬間也變得清涼.

原來,她昨日的夢……

"程嵩,娘只是去找爹了,他們在另一個世界重逢了……"夢雪輕輕地開口.

"那麼我呢?"程嵩反問,聲音中有些幾分不甘心.

他?

夢雪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清楚,這一切,對程嵩來說實在是太殘忍了……

她糾結著該怎麼安慰這個男子,可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坐著的他,突然站了起來,目光看向前方:

"他們的路走完了,可是我還得繼續往前走……"

把話說完,他邁開步子,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穩健無比.

走了幾步,他轉過頭來,看向她.

那一瞬間,他的豪氣,堅定,自信驚詫了夢雪.

是了,這就是程嵩,無論發生什麼,他都以最快速度能調整好自己,去迎接下一個挑戰!

即便是這樣,他依舊能恢複得如此之快.

他是那麼地堅強,仿佛鐵人一般.

可是,程嵩,夜闌人靜的時候,你是否也曾痛過,無助過,彷徨過?

程嵩走了,他沒有和夢雪說什麼,但是夢雪卻聽出了他的話外音——他還得繼續往前走,僅僅是他!

也就是說,她可以不跟著他往前走,他甚至會放她走,對嗎?

"百里霜,你的臉色真難看,回去好好休息吧,如果真的累了,就去你想去的地方,我會送你去的,"

往前走了幾步,程嵩又停了下來,轉過頭,對著夢雪輕輕一笑,就這麼輕輕一笑的瞬間卻羨煞了陽光,也一並沉淪了一顆漂浮的心.

這就是程嵩了,夢雪知道,程嵩大概是在向她道歉,為以前的所作所為!

但是,他是程嵩,他說不出任何卑微的語言,也不屑說那些華麗的語言,所以,他給了她這個選擇,這個比任何道歉的語言更加有意義的選擇.

夢雪有些心動了!

要走了嗎?

離開這個皇宮,離開這個讓人窒息的皇宮,去自己想去的地方,這是多麼誘人啊!

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她卻猶豫了!

為什麼呢?

因為沒有歸屬感嗎?

因為自己對這個世界完全陌生,不知道該去哪里嗎?

還是因為別的什麼……?

"百里霜……"程嵩輕輕地喚著正處于呆滯狀態的夢雪.

夢雪猛地回過神來,她抬起頭,看向程嵩,調皮地對著程嵩吐吐舌頭:

"程嵩,我還沒想好要去哪里,你這個選擇的有效期是多久啊?"

"隨時."程嵩的聲音淡淡的,說話的時候看向遠處的白云,聲音有些飄忽,"只要你想到了想要去的地方,跟我說,我會隨時送你過去,只要我能送得到……"

————————————————————————

純潔雨:那啥……突然覺得小嵩嵩其實很MAN!敢作敢為的挖!雖然說,他沒有正面向小雪雪道歉,但是他的行為卻已經是最好的證明了!有木有?

大家不要再恨他了挖!

各位童鞋們,俺今天更新是不是很給力啊!

繼續求推薦票,求留言!爭取早日讓俺重新回答推薦榜和留言榜!

謝謝我心依舊.和奧利奧雙.童鞋的金牌!麼麼!

上篇:如此關心     下篇:放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