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二皇子的骨血  
   
二皇子的骨血

看著程嵩又哭又鬧,極其不情願地被幾個太監拉下去,夢雪差點笑出聲.她知道程嵩的武功絕對不是這幾個小嘍嘍們制服得了的,想想此時他心里肯定郁悶得很,夢雪就覺得好玩,看來裝瘋賣傻也不是件容易事.

"讓我死!讓我死!"香雪不停地嚷嚷著,扭動著身體.

夢雪默然地看著這一切,她知道香雪是在演戲,如果這些太監真放開她,她相信她也不會讓井里鑽的.不知道這香雪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

不過夢雪只是看著她,什麼也沒做,一切等太後來了自然知曉.

"吵吵鬧鬧成何體統!"一聲威嚴的女聲響起,夢雪回頭看見桂嬤嬤帶著一群宮女太監而來,"都去澈宮正堂,太後已經來了."

眾人得令,趕緊向正堂走去,太監們押著香雪一起去了.

夢雪倒是一動不動地站著,她知道這個"都"包括她,但是無論如何她都是二皇子妃,桂嬤嬤是太後身邊的紅人又怎麼樣,見了她一樣得行禮,夢雪靜靜地站著,用沉默提醒桂嬤嬤她再不濟,也是個主子.

桂嬤嬤畢竟在皇宮里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剛才是一時著急忘記行禮了,如今見狀趕緊跪下行禮:

"奴婢參見二皇子妃."

夢雪對著她微微一笑,示意她起來.然後由她引路走向正堂.

正堂之中,燈火通明,太後坐在椅子上,微微皺著眉頭,揮揮手,示意所有的下人全部下去,只留下幾個心腹,以及身為二皇子妃的夢雪.

"香雪,這是怎麼了啊?又哭又鬧的?"太後微微帶著怒意.

"奴婢,奴婢……惡……"

香雪跪在地上,梨花帶淚,張口欲言,話還未說出,便捂著嘴湊到一邊干嘔.

太後的眼里閃過一絲疑慮,揮揮手,讓身邊略懂醫術的陳嬤嬤去給看看.

陳嬤嬤利索地捉住香雪想閃躲的手,耗了下脈,面無表情地走向太後,湊到她耳邊竊竊私語.

看著情形,夢雪已經猜出了十之八九了,肯定是懷孕了.

她好奇事情會怎麼發展.果不其然,太後面色凝重地瞪著香雪:

"香雪,你是我親自送來嵩殿做大宮女的,怎麼會這麼糊塗?"

香雪此時已經淚流滿面,黑白分明的雙眸因為哭泣而染上了濃濃紅,只見她低著頭,抽抽搭搭地哭泣道:

"太後,香雪有罪,請賜香雪一死."

她說得大義凜然,一副英勇就義的樣子.

夢雪見了不由地想笑,若真想死,怎麼就這麼巧剛要跳井就被人發現,她記得嵩殿的那個井邊晚上路過的人並不多.

"告訴哀家,是誰的?"太後嚴厲地問道.

香雪低頭不語.

"太後讓你說你就說."一旁的陳嬤嬤催促道.

"香雪不說!死也不能說!"

香雪低著頭,咬著唇,那樣子似乎很維護她身後那個讓她懷孕的人.

不過,夢雪並不這麼認為,若是真的不想讓人知道,以香雪的手段,大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處理掉,雖然這樣想有些不人道,但是夢雪可以肯定,以香雪的手段,若是真的要尋死,也絕對可以死得神不知鬼不覺!

很顯然,她是故意鬧得人盡皆知的.

那麼,她自然是打算順水推舟,將她身後那個讓她懷孕的男人推出來!

想到這里,夢雪忍不住有些好奇——到底是哪位神人,居然能讓這位心比天高的嵩殿大宮女懷孕呢?

"香雪,你是個明白人,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的."太後冷冷地掃過香雪一眼,說道.

這麼簡單的局,夢雪能看透,而太後,這位後宮的主宰,在深宮之中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她自然不會看不出來.

很顯然,此時此刻說的這句話,是明擺著告訴香雪,她對她心中的小九九清楚地不得了.

香雪也是個玲瓏剔透之人,聞言之後,立馬低頭,不停地磕頭:

"太後娘娘恕罪!太後娘娘恕罪!奴婢竟然在您老人家面前耍這般手段,奴婢罪該萬死……罪該萬死啊……"

一時之間,諾大的大堂之上,只有香雪顫悠悠的請罪聲以及那"空空空"的磕頭聲.

夢雪聽得心驚肉跳,她忍不住想弱弱地說一句——香雪童鞋,你那個可是頭啊,不是石頭啊,哪里能這麼往地上撞啊……

這,大概就是代溝吧……

夢雪可以肯定,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她都沒辦法想這些人這樣,這麼死命地給別人磕頭……

"好了……你這頭先別磕,這萬死也先別說了,你先給哀家說說事由,哀家知道,你並不是一個不懂事的丫頭……"

太後眯起眼睛,漫不經心地說道.

"是……謝太後娘娘錯愛."

香雪抬起頭,額頭因為剛才磕頭磕得太猛的緣故已經開始淌血了, 臉色也有些慘白,再加上她那喊著淚珠兒的剪剪秋眸,那樣子,可謂是楚楚動人,我見尤憐.

她的目光兜兜轉轉一圈,最後停留著夢雪身上,她突如其來的眼神讓夢雪有些莫名其妙.

"霜兒不是外人,你有什麼話,大可直接說."太後淡淡地說道.

"是!"香雪轉過頭,對著太後又是深深一拜,柔柔弱弱地開口道,"太後娘娘,發生這種事情,奴婢本應一死了之,以正法紀,但是……奴婢實在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才會這樣做,將太後娘娘引到這里,希望太後娘娘慈悲為懷,救奴婢肚子里的孩子一命……奴婢雖然有罪,但是肚子里的孩子確實無辜的……奴婢希望他能活下來,能好好地長大,畢竟……他是二皇子的骨肉……"

——————————————————————————

純潔雨:各位童鞋,看到這里,你們很糾結吧!

那啥……我也很糾結呢……

上篇:香雪跳井     下篇:心痛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