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吃醋  
   
吃醋

程嵩黑白分明的漆目有些迷離,他似乎在尋思著什麼,考究著什麼.

不知道怎麼的,夢雪此時此刻覺得"朋友",這兩個字讓現場的氣氛更加的奇怪了,有一種會讓人窒息的感覺.

或許,她不該用這個詞吧……

沉默,又開始了,真是讓人尷尬又難受的沉默啊.

"那麼大皇兄呢?"程嵩突然開口,打破沉默,他一動不動地看著她,目不轉睛,"百里霜,如果……今天處在我這個位置的人是大皇兄,你還會這麼淡然,這麼滿不在乎嗎?"

他問得很認真,而且覺得自己的語氣也沒什麼不妥,但是這話到了夢雪眼中,卻有了另一番含義.

"程嵩,你這是什麼意思?"

夢雪微微皺起眉頭,他這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是懷疑她和大皇子之前有什麼吧?

不知道怎麼的,她皺眉的樣子仿佛一顆小小的星火,點燃了他內心的火種,讓他整個人有些難受.

"百里霜,我不過說說而已,你何必這麼激動呢?"

他挑眉反問,雖然語氣是一派的淡然,但是,那樣子確實分明在說——百里霜,你這是被我說中了,不打自招嗎?

夢雪自然不會看不出來,她柳葉般的長眉更加糾結了,整個人微微有些不悅,雖然不明顯:

"程嵩,我什麼時候激動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激動了?"

她這樣子讓程嵩更加不悅,他冷笑:

"百里霜,用你的話來說,兩只眼睛都看到了."

說話間,他的嘴角勾勒出幾近嘲諷的弧度,嘲諷中有似乎包含著不悅,尤其是他那雙深不見底的雙眸,表情上看起來是風輕云淡,但是那地下,卻仿佛蘊藏著熊熊烈火.

他這樣子,讓夢雪也惱了,她揚了揚眉,冷笑:

"哼——怕不是兩只眼睛都看到吧,我看你是無數只眼睛都看到了,你有無數爪牙時時刻刻監視著我嘛!"

程嵩不置可否,關于這個問題,他們今天已經討論過了,他不想再談,就算再談,他也不會改變的.

夢雪看得出來他的想法,她恨透了這個不尊重人權的男人,更看得出這個男人不願意有任何退步,一股無名怒火突然席卷而來,夢雪忍不住冷笑一聲.

她的笑聲讓程嵩的怒氣跟著騰上來,他抿著嘴,突然靠近她,捏住她的下巴,一動不動地凝視著她,眼中帶著怒氣.

這一次,她也不肯退縮,狠狠地瞪了回去.

一時之間,原本好不容易營造出的平和氣氛就這樣消失殆盡,剩下的是兩雙對著的眸子.

一樣的憤怒,一樣的倔強.

"百里霜,你說,你明知道我派人跟著你,你都坐下來和大皇兄燒烤,談天說地,如果沒人看著你的話,你說你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他一字一句地說著,咬牙切齒,手中的力道忍不住又加深了一點,可是在看到她因此而皺起的眉頭之後,他又有些不忍,悄然放松了力道,卻不肯放開.

夢雪自然沒有覺察他微妙的心理變化,此時此刻,她算是徹底憤怒了!

程嵩,這個混蛋!

他把她當什麼人了啊?

真想給他一巴掌,可是她是清楚的,以這個男人的武功,她八成是打不到的……

這個男人!

既然他這麼"希望"她和大皇兄有什麼,那她如果一直讓他失望,似乎也不厚道.

一咬牙,她突然聳了聳肩,笑了起來,笑容中含著不懷好意:

"還能怎麼樣啊?頂多也就是滾滾床單,H兩下嘍……"

H,程嵩自然是聽不懂的,不過像滾床單這麼形象而又生動的詞,通過字面,他便了解其中意味了……

這一刻,程嵩的眼仿佛被墨汁染了一般,一下子就黑了!

而且是要多黑,有多黑!

黑里還透著紫,臉拉得老長老長的.

"百里霜……"

他的聲音,仿佛是從冰窖里飄出來的,不,不應該說是冰窖,冰窖已經不足以形容這樣的冰冷了,應該說是從北極點飄來的,要多冷有多冷,夢雪隱隱約約都覺得空氣似乎都被他凍結了……

可是,她也不是個服軟的人!

于是,她丟出了一個明媚的笑容:

"到."

話說完之後,她突然覺得心情豁然開朗,一下子,整個人都輕松了很多,而且還有一種叫做成就感的東西油然升起!

眼前,這個人,可是程嵩啊!

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男人啊!

現在,他的臉色竟然可以精彩到這個地步!

可見,男人啊,多麼自私的動物!自己三妻四妾毫無感覺,卻在聽說自己的妻子有不忠的行為,哪怕是一種根本不存在的假設,哪怕他根本就不愛他,他都可以氣成這樣……

男人啊!

多麼自私!

多麼可怕!

程嵩已經氣到了極限,夢雪卻還在旁邊笑著,她這樣子,很顯然刺激到了他,讓他的理智土崩瓦解!

此時此刻,他什麼也不去想了,什麼也不去在乎了,他上前一步,用力地將她往前一拉,滾燙的唇就這樣壓了上去,粗魯地欺壓著她的柔軟,動作毫無溫柔可言,他似乎正急迫地想要證明什麼.

略帶薄繭的雙手開始粗魯地在她身上游走,大力地揉搓著,在她雪白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痕跡.

疼痛讓她皺起眉頭,她開始掙紮,用手去推他,搡他,捶他,可偏偏他就是那樣巍然不動,任憑她怎麼掙紮都毫無作用!

他用力地在她的唇齒之間研磨,輾轉,大口大口地吮吸著屬于她的芬芳,想到有人也覬覦著這一切,想到她居然對他說出那樣的話,他只覺得渾身難受!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一刀一刀地在他胸口上刻著一般,痛得連呼吸都難受!

為什麼,他納妾,這樣的事情,她竟然可以一點難受的感覺都沒有,而他,卻在聽說她想和其他男人有所接觸之後,難受得差點渾身顫抖!

難道這就是一個不在乎,和一個在乎的區別嗎?

她,就真的一點也不在乎他嗎?

他是如此地難受……

那麼,既然他難受,又怎麼能讓她好受呢?

他,要讓她和他一樣難受!

他不停地揉搓著她柔軟的身子,那如同棉花一般的柔軟會讓人著迷,只要一觸碰,就舍不得離開……

他已經不滿足于僅僅攫取她的唇了,占領她的口腔了,他離開了那里,沿著她完美的頸線,一點一點地往下,親吻著,吮吸著,留下瑰麗的痕跡.

夢雪的雙唇終于得了自由,她被他只顧著,沒辦法反抗,一雙眼睛含著熊熊怒氣:

"程嵩,你給我停止!快點給我停止!"她的聲音含著怒氣.

"百里霜,你最好別給我出聲,否則,我給點啞穴了!"程嵩的聲音也喊著怒氣,不過突然,他又變得邪佞了起來,"當然,如果你發出來的是呻-吟聲的話,我會很樂意……"

夢雪氣極了,她開始更加用力地掙紮,推他:

"程嵩,你這個混蛋!放開我!"

一向淡然的她,也難得變得有些歇斯底里了!她開始用手抓他,很不客氣地在他身上留下紅紅的抓痕!

程嵩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夢雪,在他的印象中,這個女人一向都是風輕云淡的,即便是以前他曾經也這樣對過她,她雖然怒,卻不曾這樣激動……

她變了?

程嵩冷笑,他逼近她,在她的耳畔咬著牙,夢雪清楚地聽到牙齒"咯咯"作響的聲音……

看得出,他此時是多麼地生氣.

"百里霜,你干嘛這副樣子?搞得像是我在強要你一樣!"程嵩恨恨地說道.

"呵呵……呵呵呵……"

他的話,讓夢雪冷笑出聲,她轉過頭來,與他四目交接,一動不動地凝視著他,嘴角勾勒出濃濃嘲諷:

"程嵩,難道你現在不正是這樣做嗎?"

她的聲音,並不響,但是卻一字一頓地瞧在了他的胸口,仿佛一滴一滴的石油,澆到了他熊熊燃燒的大火之上……

——————————————————

純潔雨:

那啥……由于去山東的火車票沒買到,所以俺去了成都,在火車上待了四十四個小時,所以昨天沒更新上,不過一下火車俺就直接找地方更新,為了更新,俺還跑進了俺童鞋的寢室,俺童鞋可是男的啊!男生寢室啊!!同志們,你們看俺是多麼得敬業啊!!!!!!

不過,還是對不起,昨天沒更新,給大家帶來不便了!對不起

上篇:朋友2     下篇:我的承諾失效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