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我的承諾失效了1  
   
我的承諾失效了1

夢雪似乎真的刺激到了程嵩,內心深處的什麼東西越來越強烈,他一動不動地盯著夢雪瞧了很久,漆黑的雙眸是無止境的黑暗,仿佛宇宙的黑洞,留下無止境的冷.

夢雪看著那黑洞之中噴射出冰冷無限的寒冰,他眯了下眼,薄涼的嘴角微微扯動:

"百里霜,你就這樣看我嗎?在你眼里我就這樣不堪嗎?"

夢雪閉了閉眼,也跟著冷笑:

"不是在我眼里你這麼不堪,是你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程嵩冷笑,"百里霜,居然給我下這樣的結論!你了解我嗎?"

"我承認,我並不了解你,也不清楚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但是你剛才在做什麼我很清楚!那就是企圖強-暴,而且你也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了."

夢雪的語氣難得這麼重,她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想起程嵩曾經好幾次對她那啥……用現代的話來說,那就是吃果果的性-騷擾……若是在二十一世紀,她都可以告得他坐牢去了……

可偏偏這里不是二十一世紀,而她,又是他的妃子!她若真去告他,估計到時候被浸豬籠的是她了……

這麼多日子來,她一直選擇忽視這個問題,但是這並不代表她就不在乎,並不代表她就不難受.

其實,說穿了,夢雪也是個女子,雖然說她是個理智的人,對愛情沒有太多的期盼,也並不認為性這東西一定要真的有愛才能做.說穿了,人類也不是過是種高級的動物,他和一般動物的區別就是動物的發-情是分季節的,而人類則沒有明顯的季節性,但本質上都是一樣的……

生理需求,生理現象而已……

不過,這並不代表夢雪能接受一個人動不動的就對她動手動腳,完全不顧她的感受,完全不征求她的意見……

雖然她理智地將自己裝扮得跟封建社會十佳賢淑端莊好女人似的,但這並不代表她真的是一個端莊的封建社會傳統好女人,她的骨子里有的是二十一世紀的叛逆,不過是不表現出來而已,而這一刻,她終于爆發了……

此時此刻,她的表情是冰冷的,漂亮的眉目中也是冰冷的.

程嵩的神經被她刺激到了,他用力地揉搓著她,道:

"百里霜,你竟然會這麼看我,難道你不知道,我如果真的想要你,我哪里強-暴?"

"哦?二皇子這話是什麼意思?您的意思該不會是,您如果想要我就整一大把春=藥過來來我服下吧……"

夢雪扯著嘴角冷笑,她想起了以前,那一次,他給她吃媚藥,逼她求他,那樣羞辱她……這些個舊賬一加起來,程嵩剛才提醒她服用喝了自己下了藥的酒那件事情便變得微不足道了.

她真的爆發了,生氣了.

"哈哈……"程嵩感覺胸口痛了一下,卻開口說道,"百里霜,既然我在你心目中怎麼看都是那樣的人的話,那我如果不按你想的做,豈不是辜負你了?"

他這副似笑非笑的迷離讓夢雪打了個寒戰,她自然不會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了,所以,當他伸出手想要撕她的衣服的時候,她冷冷地開口:

"二皇子不用費勁,我自己來就行."

一邊說,她一邊自己動手解衣服,衣袋漸松,隨著她的動作,里面姣好的曲線,雪白而又誘人的肌膚若隱若現,勾魂奪魄.

看著她那副安靜淡然的樣子,程嵩很不是滋味,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他不喜歡這樣的她……

不該是這樣的!

真的不該是這樣的!

今天他納了香雪,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她到底在不在乎,她應該會在乎的,他明明感受到她已經愛上他了……

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難道說他的感覺錯了?

可是,這可能嗎?

此時此刻,夢雪已經褪盡了衣裳,如瀑的青絲散了下來,貼著她光滑的背……

她有著動人的身姿,動人得足矣讓任何男人心動,沖動加行動,可是不知道怎麼的,程嵩此時全是哇涼哇涼的,充斥著冰冷的憤怒!

她,這是什麼意思嗎?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告訴你,我是皇上賜婚給你的,你想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不用搞得那麼麻煩……"夢雪安安靜靜地說著,說話間連看也不看他一眼.

"賜婚給我?"

"難道不是嗎?如果不是賜婚,我會嫁給你嗎?"夢雪冷笑.

"所以,你至今依舊不是心甘情願留在我身邊的?"他眉眼之間絕望席卷.

"要不然呢?"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跟我說你要離開?我說過你若想走,隨時都可以走的……"他一字一句地吐出,每個字都仿佛千斤一般,這是他最後的希望了.

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最後一根稻草一般.

但是,這根稻草似乎注定要從他手中溜走了,因為在他這句話剛剛說完之後,夢雪並開口了:

"程嵩,之前我之所以不走是因為我還沒想好要去哪里,現在我想好了……只要遠離你,都好……程嵩,你送我走吧……離你越遠越好……"

程嵩的臉變了,他真的翻臉了,這是他第一次在別人面前有這麼大的面部反差,此時此刻的他看起來冰冷而具有殺傷力,殺氣騰騰,仿佛下一秒便會沖出來想捏死一只螞蟻那樣捏死一個人!

他這樣子讓夢雪感到害怕.

空氣完全凍結了,氣氛壓抑而又可怕,夢雪只覺得四周除了冰冷還是冰冷.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程嵩卻突然又笑了開來:

"百里霜,你怎麼才告訴我呢?你對你的那個承諾,昨天剛剛失效呢……"

上篇:吃醋     下篇:我的承諾失效了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