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她是他的  
   
她是他的

疼痛,混合著一種奇怪的感覺,一點點擴散開來.

漸漸地,漸漸地,疼痛不再那麼明顯了,而那奇怪的快-感卻越來越明顯.

她的眼神越來越迷離,身體開始不自覺地擺動,迎合著他.

她這個樣子實在是太迷人了,程嵩忍不住俯下身來親她,她身上有淡淡的清香,會讓人著迷.

他突然不動了,停下來,就那麼看著她.

"嗯……"

人體的本能讓甜美而又迷人的聲音自夢雪口中溢出,蠱惑著人心.

程嵩卻突然抽了出來.

突如其來的空虛讓已經被他挑撥得不能自拔的她不由自主地扭動著身子,迷迷糊糊地看著他,那雙眼睛無助而又迷離.

"怎麼?"他低著頭,聲音啞啞的.

"唔……"

柔若無骨的雙手攀上他的脖頸,整個人像一只撒嬌的小貓,掛在他的身上,無助地看著他.

"怎麼?想要?"

他低頭看著她,居高臨下地睥睨著她,修長的雙手撥動著她胸前敏感的櫻桃,都得她又一陣輕顫.

"我是你的什麼人?"他雙手撫上她漂亮的臉,聲音沙啞無比.

"你……" 她雙眼迷離地看著他,眼神有些渙散,無助地吮吸著手指.

"我是你什麼人?"他又問了一遍,聲音沙啞,後街上下滾動了一下.

"什麼人?"

她迷茫地看著他,黑白分明的雙眸看著他,試圖抓住一絲理智,卻終究還是徒勞,雙眼愈發地迷蒙了.

程嵩只覺得胸口像是被什麼東西壓了一下一般,莫名地難受.

他該感謝她此時的意亂神迷嗎?

若不是意亂神迷,她不會說不出他是誰.

可是若不是意亂神迷,她大概會告訴他,他在她心目中什麼都不是吧!

"霜兒,說我是你丈夫."他在她耳邊呢喃,挑逗性地劃過她的敏感地帶.

"你……是我丈夫……"她的聲音細細碎碎的,異常地好聽.

"霜兒,你想要我,對不對?"他誘惑著她.

"恩……"她嫋娜地搖著身子,一個勁地往他身上繞.

"那……你說出來,告訴我,你想要我."

他想是在教一個三歲孩童說話一般,耐心地循循誘導,雙手不停地挑逗著她,在她胸前的敏感之處重重地吮吸了一下.

"啊——"她驚呼一聲,身子更加柔軟了.

他的手指不停地在她的敏感地帶摩挲,研磨,夢雪在他的挑撥下,渾身難耐,一股一股的愛----液慢慢地湧出.

"唔……"

她的聲音仿佛一劑催-情藥,讓他忍不住情迷意亂起來.

他多麼想就這樣進去,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卻是不甘心.

"霜兒,瞧你是多麼地需要我!"

他將手伸到她的下面,輕輕一抹,沾上了那晶瑩的液體,舌尖壞壞地在手指尖舔過,眯著眼睛對她說道.

這樣的視覺刺激加上他身體上的挑逗讓她更加難耐了,整個人仿佛被點燃的火把,早已將理智燃燒殆盡.

"唔——需要……"她的聲音細細碎碎的,說話間用力地點著頭.

程嵩滿意地點點頭:

"霜兒想要我,對不對?"

他的聲音邪佞無比,聲音的沙啞已經透露出了他的心思.

"恩……"

她像個孩子,一邊迷茫地看著他,一邊伸出手,在他身上一陣摩挲.

"我要你……"

迷離而又甜膩的聲音鑽入他的耳畔,讓他再也沒法忍耐了,血色竄上他的雙眼,他在她耳畔說了一句:

話音未落,他趁著她一不注意,順著那濕潤的液體整個滑了進去,被她溫熱而緊致地包裹著,他前所未有地滿足,只覺得整顆心都滿滿的.

"霜兒,記住,是你讓我要你的……"他挑逗著她的敏感,輕輕地說著.

他不急著動,而是一遍一遍地挑逗著她,將她身上的星星之火徹底撩成熊熊烈火.

"唔……"

她哪里受得了他這樣的挑撥,不斷地扭動著身子,哼哼唧唧的,雙腿不自覺地攀上他的腰,弓著身子.

"嗯……"

她不自覺地弓向他,兩只豐盈摩擦著他熱燙的肌膚.

他滿意地看著她,邪惡而又用力地抓住她的豐盈,放入口中,用力地吮吸著.

"啊……"她驚呼出身,整個人擺動地更加厲害了!

腦袋處于放空狀態的她偏著臉,她潛意識里終究有著一絲理智,但是卻怎麼也抓不住,下身的火苗更讓她難耐地搖擺著身子,不斷地迎向他.

"叫我好哥哥."

"嗯……好哥哥……"

她乖順地叫著他,攀著他的脖子,雙手在他身上不停地逡巡著.

程嵩的下身更加漲了,他的喉結輕輕地動了一下,他哪里受得住這樣的尤-物致命的誘惑.

"霜兒真乖……"

他的聲音沙啞無比,興奮地兩眼通紅,在她的下身凶狠地進出.

"啊……啊……"

因為陌生的快-感,不適應,多種感覺焦灼在一起,夢雪忍不住隨著他的節奏輕叫出聲.

"霜兒……霜兒……喜歡不喜歡?"他喘著粗氣.

"恩……喜歡……"她嬌柔地笑了起來,笑臉泛著紅暈,讓她美得一塌糊塗.

"霜兒……你真美……"他由心地贊美.

這一夜,他總是在她理智恢複前折騰著未經人事的她,直到她經受不住,累得昏睡了過去……

黑夜中,他緊緊地攬著她,第一次這麼正大光明地將她攬在懷里,不願放開,他很清楚,醒來之後,她會恨他,可是,那又怎麼樣呢?

她又能怎麼樣呢?

他是她丈夫,永遠的丈夫,她本該屬于他.

————————————————

純潔雨:這章本來昨天發的,結果旅館網絡吃不消,只好今天拿到德克士發!話說,俺今天在熊貓基地和一個畫家一起擺地攤,給人畫像,黑白五塊,彩色十塊……

上篇:尊嚴沒了     下篇:被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