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同情和憐憫  
   
同情和憐憫

雨絲在空中斜斜地交織著,前方是一篇綠意黯然,植物抽出了新芽,濕意在空氣中無限擴展,夢雪抬起頭,看見了一個男子站在雨中.

他穿著一襲錦衣,黃衫青冠,手里拿著一把傘,雨滴打在傘上,順著傘簷一點點地下滑,霧蒙蒙的,透過雨幕,可以看到他清癯俊秀的臉孔,劍眉入鬢,鳳眼生威,只是臉色蒼白,頗顯憔悴.

他一點點地走近,踩著雨的輕輕節拍,一點一點地走過來,不知道怎麼的,她心中一顫,轉身想要離去,卻聽見一道溫和的聲音.

"別走……"

是他的聲音.

前所未有的語調,前所未有的溫柔,她從未聽他用這樣的語調說話,但是她自然知道這便是他的聲音……

愣了一下,抬起的腿還為落下,有人從她身後將她圈住,緊緊地納入懷中.

撲鼻而來的是他身上淡淡的薄荷以及濃濃的酒味.

"你喝酒了?"

夢雪微微皺起眉頭,從這酒氣上判斷,他應該是喝了不少,可是,在她的印象中,程嵩並不是會放任自己喝酒的人.

對于酒,他向來都是拿來品,淺嘗輒止的.

"霜兒,別走."他的聲音有些含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霜兒,對不起……"

一句別走.

一句對不起.

仿佛兩塊大石,重重的投遞到她的心湖之中,激起的不是漣漪點點,而是波瀾萬丈.

他和她說什麼?

對不起?

他會說對不起嗎?

夢雪覺得不敢置信,可是她卻深刻地感受到他熾熱的呼吸,仿佛火一般,燙著她.

"霜兒,對不起."他在她耳畔呢喃,聲音輕輕的,有些沙啞,卻格外地好聽,"我不該那樣對你,我錯了……"

夢雪徹底愣住了,他忍不住懷疑眼前這個人真的是程嵩嗎?

那樣驕傲的他,會說這樣的話嗎?

"霜兒,無論你怎麼對我都沒關系,就是別離開我……"他將她的身體轉過來,讓她面對他的臉,他的眼神.

一夜之間,原本意氣奮發的男子竟然變得頹然而又憔悴,那雙眼睛有些干枯,仿佛干涸的枯井,原本光潔的下巴隱隱有著青灰色的胡渣子,他的表情中帶著幾分迷蒙,大概是醉了的緣故吧.

濃濃的酒氣,讓夢雪好不容易舒展開來的眉頭再次皺起.

"程嵩,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她的一句話,讓原本干涸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仿佛得到雨露的干涸大地一般,瞬間綻放了生命的氣息.

"霜兒,昨天我太沖動了,我只是……想讓你成為我名副其實的妻……所以,一時控制不住……霜兒,我是不是傷害到你了?霜兒,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程嵩因為醉酒而迷離的雙眼盯著夢雪瞧,一字一句地吐著,酒精讓他的話有些含糊不清,"霜兒,我知道你生氣了,你生氣是應該的,你恨我也是應該的,你想離開我,也是應該的……我是個混蛋……"

夢雪愣愣地看著程嵩,耳邊充斥著他數落自己的聲音,她忍不住伸出手,撫上他的額頭,喃喃自語:

"沒發燒啊……"

溫度挺正常的,怎麼會突然抽風了呢?

"你……真的是程嵩嗎?"

她忍不住問了一個很無聊的問題,但是卻是一個很正常的問題——程嵩,怎麼可能會說出這樣的話呢?

"霜兒……"

他的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說話間,竟然腿一軟,坐到了地上,然後整個人呐呐地坐著,抬頭,開始對著夢雪傻笑.

看來,他是真的醉了.

夢雪無可奈何,她覺得自己應該不顧一切地走掉,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她卻邁步出第一步,大概是被程嵩這樣子給雷到了,也大概是被震驚到了.

那個心比天高,驕傲而又不可一世的男子,竟然也會憔悴,竟然也會買醉.

于是,心里的某一扣松開了,她心軟了.

她是個驕傲的人,她向來把自尊看得很重很重,所以她能深刻地感受到,同樣驕傲的程嵩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那需要多大的力量……

"程嵩,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夢雪伸手去扶他,濃濃的酒氣充斥著她,程嵩的武功如此高強,若不是喝了足夠多的酒,他絕對不會連站都站不穩.

"沒多少……"程嵩咧著嘴笑,伸手掰著手指頭,眯著眼睛認真地數著,"不知道幾杯,飄飄說酒窖里的酒都被我喝完了……嘿嘿……"

原來是在怡紅院喝的酒啊!

怡紅院,那是青-樓,青-樓里最不缺的就是酒,把青-樓酒窖里的酒都喝完了,可以想象他到底喝了多少……

"起來吧,地上涼."

夢雪伸手要扶他,可偏偏他卻不肯起來,賴在地上耍酒瘋.

"不起來!不起來!就不起來!我起來你就會走的……"

說話的時候,他的樣子很純真,讓夢雪忍不住想起他裝瘋賣傻時候的樣子,好像他裝瘋賣傻的時候就是這種表情,那是不是意味著現在他根本就是在裝瘋賣傻呢?

夢雪心中有些猶豫,而在這個時候,程嵩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他突然拉住夢雪的手,道:

"霜兒,你在想什麼啊?你是不是要離開我了啊?不要離開我好不好?你可以打我,可以罵我,也可以不理我,但是……不要離開我好不好?娘已經離開我了,現在,我只有你了……"

說話間,他不斷地搖著手,眼中寫著沒落與孤獨,她想,他是真的醉了,要不然那麼驕傲的他,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的.

同情和憐憫應該是他最不屑的東西才對……

上篇:瞬間移動     下篇:留他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