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留他不得  
   
留他不得

一陣風吹來,將雨絲斜斜地吹進亭子里,這雨雖然不大,但是細細密密的,殺傷力卻不小,夢雪看到程嵩的衣服又濕了一層,印上了大大小小的雨印子.

天色有些暗了下來了,不知道是因為時間晚了,還是因為這雨天天氣暗得快的緣故,總之,夢雪看到程嵩坐在地上,以昏暗的天空為背景,被雨水浸潤,她的腦海里想起那個夢,想起白夫人,她便忍不住心軟了.

女人,有時候真的很寬容.

尤其是一個這麼驕傲的人突然之間,因為你而放下自尊,放下一切,這樣說話,你會忍不住心動.

尤其是一個同樣驕傲的人.

在夢雪看來,自尊和驕傲是那麼地重要,若是她和程嵩易地而處,她想,她可能還是放不下這些東西,可是,程嵩卻放下了……

她想,他對她,應該是有很深厚的感情的,要不然,這麼驕傲的他,怎麼可能放下這些呢?

女人的心,總是很柔軟,尤其是在心愛的男人面前.

夢雪以前一直都不理解,為什麼小說里的那些女人會輕易地原諒一個不尊重她,甚至強-奸過她的男人,那時候,她總覺得這些女人真傻……

可是現在,她可不就是一個傻女人.

天色越來越晚了,她不知道在亭子里發了多久的呆,她只是聽到他孤獨地聲音:

"霜兒,不要走!娘已經不要我了,如果你也不要我,我就只有一個人了……霜兒,不要讓我一個人,留下來,陪我好不好?"

他的孤獨讓她心疼,他用他黑白分明的漆目凝視著她,她回視著他,孰料那雙眼睛仿佛一潭水,她就這麼多看了一眼,就掉了進去,就淪陷了.

她的心變得更加柔軟了.

終于,她彎下腰,對著他點點頭:

"好,我不離開你."

"真的嗎?"他認真地回視著他,那雙眼睛別提有多亮了.

"恩."

她含著淺淺的笑點頭,仿佛溫柔地涓涓細泉,緩緩地流進了他的心中,滋潤著那片干涸的土地.

"程嵩,我們回去吧,天色不早了."她輕輕地跟他說.

他乖順地點點頭,牽起她的手,想站起來,卻不知道怎麼的,使不上力氣,站到一半,又跌坐了回去.

看來,他真的醉得不清啊.

夢雪搖搖頭,彎下腰來扶他,攙著他往前走,周圍充斥著濃烈的酒氣,她忍不住心疼——程嵩,你難道不知道酒喝多了對身體不好嗎?

不知道怎麼的,程嵩卻不讓她攙,開始掙紮.

"怎麼了?"夢雪不解地看著他醉醺醺的雙眼.

他低下頭,用他的醉眼溫柔地看著她,目光從未這麼溫柔過,溫柔得仿佛要將她融化一般.

他伸出手,牢牢地扣住她的十指,嘴角蕩漾出一個同樣溫柔的笑,他說: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溫柔的話語,雖然帶著濃重的鼻音,卻聽得夢雪整個人仿佛被什麼東西擊中了一般,電流順著血液流變四肢百骸,然後全部集中在了她的心窩處.她那顆向來安分的心髒這個時候卻突然不受控制地狂跳.

"霜兒,好不好?"

他的聲音再次響起的,一字一句,扣到了她的心中.

好吧,就這樣吧,至少這一刻,她真的不想離去了.

點頭,十指相扣,打著油紙傘走入那雨簾,任由著雨意肆虐.

回到嵩殿,程嵩一直醉意迷蒙,夢雪讓人給他熬了醒酒湯,滿滿地灌了好幾碗下去,讓他喝下.

程嵩喝醉的樣子還挺可愛的,時不時會傻笑,對著夢雪叫好妹妹,時不時地依偎著她,憨憨的,像個孩子.

一個想要攫取關心和愛的孩子.

這樣的他,任由誰也拒絕不了吧.

那夜,夢雪早早地睡了,大概是最近被折騰壞了吧,一沾到床就沉沉地睡了過去.

當她平和的呼吸聲響起的時候,她身邊的那個男子倏地睜開眼睛,低頭,看著她安詳的睡顏,眼底一片清明,哪里有半分醉意啊.

悄然起身,輕手輕腳地下床,牽了被子將她蓋好,小心翼翼地幫她掖好衣角,轉身,出屋.黑夜之中,諾大的屋子里,只余下女子祥和的呼吸聲.

程嵩翻身走出嵩殿,一路向前,輕而易舉地就走出了戒備森嚴的皇宮,拐過幾個拐角,便有一個身影迎了上來.

來人一襲黑衣,渾身翻著寒意,比身上寒意更加寒冷的便是他的臉了,他走到程嵩身邊,雙手作揖.

這個人,便是程嵩的得力手下——展鵬.

"公子."

"恩."程嵩點了點頭,"眉仁回來了?"

"是的.展昭已經將白公子'請’回來了,不過途中他硬要去怡紅院,我們拗不過他,就送他去了."展鵬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這家伙……死到臨頭了,居然還改不了色字當頭的毛病."

程嵩冷哼道,白眉仁這家伙,居然敢給他下瀉藥,這筆賬他可要好好算.

程嵩轉身,打算去找白眉仁算賬,臨走前,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停下腳步,對著展鵬,問道:

"上次讓你查那個甄法師,查得怎麼樣了?"

"回公子,花雨樓那邊已經盡力在查了,但是……"展鵬面有難色地看著程嵩.

"這麼久都查不出來?"程嵩微微皺起眉頭,"那就讓柳花雨親自去查,如果還是查不出來的話,就直接做了……"

講到這里,程嵩雙眸冰冷無比,露出濃濃的殺氣——程嵩武功高強,聽力也比其他人強一些,今天下午,他遠遠地就聽到了那個男人和霜兒的對話,但是他走近的時候,那個男人竟然消失不見了……

直覺告訴他,這個甄法師一定是大有來頭,但是,不管他是什麼來頭,他竟然妄圖帶走他的霜兒,那麼,他便留他不得.

上篇:同情和憐憫     下篇:惱羞成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