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我要這個天下  
   
我要這個天下

"以二皇子做事情滴水不漏的性格,怎麼會去招惹一個宮女呢?而且就算招惹了,以您的性格,絕對不會留下證據……"講到這里,夢雪停了下來,沖著程嵩嫣然一笑,"雖然說也不排除意外懷孕的可能,但是以二皇子的性格,就算有這個意外,您也不會讓這個意外留下來的,做大事者,不拘小節,我相信二皇子肯定是不拘小節的人……"

夢雪把"不拘小節"這幾個字念得格外地有深意,很顯然,她是很含蓄地"誇"他"心狠手辣".

程嵩不免覺得好笑,揚起唇,抿著微微笑:

"二皇子妃對為夫的評價可真是不低啊!"

"您當得起的."

夢雪笑著對程嵩吐吐舌頭,兩個人之間,原本的隔膜似乎就這樣消失了,如果再次之前,夢雪絕對不會相信,自己會這麼輕易地原諒這個甚至"強-奸"過自己的男人,但是這一切卻就這麼自然地發生了!

這……大概是因為愛情吧!

愛情,就是這麼一個東西,會讓人失控,失去理智……

"二皇子妃,沒想到你如此看重為夫啊!"

程嵩覺得好笑,心情卻格外地好,低頭看著在自己懷中輕笑的女人,前所未有地滿足——能這樣擁著她,真好!

"二皇子,我的想法已經闡述完畢了,該您了!您總該給我一個合理地解釋吧."

夢雪眉眼彎彎地看著程嵩,等待著他的解釋.

程嵩放開夢雪,牽著她柔若無骨的雙手,來到桌邊,拿起桌上上好的青花茶壺,倒了一杯茶,遞給夢雪,然後又倒了一杯茶,端給自己小啜一口.

"這茶怎麼樣?"他輕輕地問她.

"香郁若蘭,上好的龍井,我還有什麼話好說呢?"夢雪挑眉,"二皇子,您若想轉移話題的話,請換一個高明的手段."

"高明的手段?"

程嵩眉眼一斂,臉上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感覺,整個人看起來壞壞的,他的手突然往上移了一點,落在她胸前那片豐盈之上,壞壞一撚,夢雪只覺得一種酥-麻之感瞬間襲遍全身,整個人都軟了下來.

"這個手段夠高明嗎?"他壞壞地在她的耳畔吹著氣.

夢雪微微一挑眉,雪白的纖纖玉指撫上他逡巡在她胸前的雙手,用力往旁邊一扯,起身站起來,離開了他的懷抱,轉頭道:

"既然二皇子如此沒有誠意,我看我還是不要留下來了……"

一邊說,她一邊往外走,程嵩見狀趕緊站起來,拉住她的手,小聲道:

"好了,剛才逗你玩的!"

"逗我玩的?"夢雪挑了挑眉,"好玩嗎?"

她轉過頭來,看著程嵩.

"生氣了?"

程嵩看著夢雪,站了起來,走到她身邊,用手刮刮她的小鼻子,說道.

"是啊!生氣了."夢雪把頭別到一邊去,說道.

"小氣鬼!"程嵩有些無可奈何,他揚起唇,笑了笑,道,"霜兒,你還記得嗎?剛剛進宮的時候,你不是懷疑過我是否並非真的傻……"

"恩."夢雪點點頭,"那時候的確懷疑過."

"這就對了!你懷疑過,其他也會懷疑……這皇宮里的人從來就沒有簡單的……"程嵩說道.

"你是說……"

夢雪瞪大了眼睛,看著程嵩,她一直都知道香雪不簡單,卻沒想到……

"正如你所想,她是別人派來試探我的……"程嵩道.

"天——居然用這種方法試探……實在是太……"

夢雪還真沒想到,居然會有人能想得出用這種方式試探,如果程嵩有稍微一點不自然的表現,便會被迅速揭露……

如果程嵩毫無反應,他們也把香雪安排到了嵩殿內部,時刻監督著,若是看出個所以然來,自然好,若是程嵩真傻,他們也可以憑借這一點,在嵩殿這邊發展勢力……

可謂是一舉多得!

這方法實在是太絕了!

"是誰?"

夢雪問道,這個人,實在是太狠毒,太可怕了!

程嵩沒有直接回答夢雪的問題,而是沉默了一會兒.

"怎麼了?"夢雪不解地追問.

程嵩轉頭,看向夢雪:

"這並不難猜吧……我納妾那天,誰的表現最積極?誰的試探最多?我相信二皇子妃不會不知道吧……"

程嵩的話讓夢雪整個人都愣住了,記憶回溯到之前,想起那日,和她接觸最多的人,自然是……

程流觴……

難道說……

會嗎?

夢雪有些不敢想象,一直以來,程流觴給她的印象都是謙謙君子,溫潤如玉,他總是在她迷茫,困難的時候幫助她……仿佛一個善解人意的天使……

一個坦坦蕩蕩的君子!

這樣的他,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嗎?

夢雪不願意相信.

"霜兒, 自古以來,宮廷斗爭,為了皇位,勾心斗角,毫無手足之情,你不會不知道的吧!我們這些人,從一生下來就開始耳濡目染,用各種方式偽裝自己!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你會相信外界傳聞中的傻皇子,會是我這樣的人嗎?"

程嵩的話,一字一頓地打在夢雪的心中,每一個字都仿佛一顆巨石,投到她的心湖,激起萬丈狂瀾.

是了!

這里,是皇宮……

"程嵩,下一步,你要怎麼做?"

夢雪抬起頭,看向程嵩,這是她第一次這樣認真地和他說話.

程嵩早已不習慣向別人表露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但是這一次,面對這樣的她,他卻坦然了.

不再有任何隱瞞,不再有任何虛偽的掩飾,他低下頭,直視著她,毫不掩飾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

"霜兒,我要這個天下!我要拿回原本屬于我父親的東西……"

上篇:關于孩子的問題     下篇:神秘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