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我要和阿肉睡  
   
我要和阿肉睡

"額……"

香雪完全沒想到程嵩會突然出現,整個人傻傻愣愣地看著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不是說有重要的事情嗎?這會子二皇子醒了,你可以說了啊."夢雪淡然地笑著.

"什麼事情啊?"

夢雪的聲音剛剛落完,程嵩就一臉不解加一臉疑惑,再加一臉不耐煩地說道,說完之後,不經意間兩個人眼神一交會,似乎有什麼東西完美地和諧著.

兩個人勾心斗角這麼久,沒想到配合起來居然也可以這麼完美,跟黃金搭檔似的.

"那個……"

在這兩個人強大的氣場下,就算淡然狡猾如香雪,也不有自主地開始緊張,不過她畢竟在皇宮里混了這麼久了,反應還算快.

"二皇子……孩子……他踢我呢……"

她突然展現出慈愛無比的笑容,溫柔地看著程嵩,一邊柔柔地說道,一邊對程嵩放電.

夢雪聽到這句話,差點笑出來!

那啥……香雪童鞋,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懷孕才三個月吧!

三個月!

肚子里的那個東西才剛剛告別胚胎狀態,勉強可以稱之為胎兒,你的子宮也才拳頭大小,你家寶寶居然能救能踢你了!

你當你家寶寶吃了三聚氰胺,基因突變啊!

程嵩自然看出了夢雪不屑的表情,不過他打算逗逗她,于是,他突然瞪大眼睛,一臉天真地看著香雪.

"真的嗎?孩子踢你了?"

"是的!"香雪溫柔無比地看著一臉激動地程嵩.

"踢你哪里了?我可以摸摸嗎?"程嵩說得一臉興奮,但是說話間,眼睛是在夢雪身上打轉.

夢雪挑了挑眉——敢情這個男人想看她為他吃醋呢!

幼稚!

很顯然,她並不打算理會某人幼稚的行為,攤了攤手,淡然地噙著一抹優雅的笑.

香雪並沒有發現夢雪和程嵩這兩位演帝演後級人物之間的微妙互動,她還在為自己想出借口而松了口氣.

于是,她充滿母愛地看向程嵩,指著自己的肚子,道:

"就是這里."

說著,她雪白的耦臂朝著程嵩伸了過去,打算拉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感觸一下.

程嵩還在看著夢雪,可夢雪卻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眉眼彎彎,淺笑連連,那樣子更像一個要看好戲的觀眾.

不知道怎麼的,程嵩只覺得自己的眼角開始抽搐了!

說來奇怪,這個女人明明對自己笑得這麼溫和,他為什麼會眼角抽搐呢?

眼看香雪的手就要碰到他的手了,夢雪卻依舊毫無反應,最後程嵩只好伸了個懶腰,道:

"嗚嗚……好困,香雪姐姐,我要睡覺了……"

說完之後,他便一動不動地躺回了床上,拉起上好的蠶絲被,蓋上.

香雪沒想到會有這麼戲劇化的一面,她的手還停留在空中,伸也不是,收也不是.

這個時候,夢雪笑了:

"二皇子睡了啊!香雪,你要留下來陪二皇子睡覺嗎?"

她淡淡地笑著,不過她的話音剛落,原本用被子蒙著自己的臉的程嵩突然做了起來,不滿地抗議道:

"不要!我要阿肉陪我睡!阿肉說好的,晚上要陪我做運動的,不准賴!"

"……"

程嵩用單純無比的眼神說著一件猥-瑣的事情,不過好在夢雪早已習慣,並沒有什麼反應.香雪也是個識相的人,而且她正愁沒機會走,于是見好就收,跪下來道一句:

"二皇子,二皇子妃萬福,奴婢告退……"

說完之後,她便恭恭敬敬地退了出來,順手也沒忘記帶上門.

因為香雪的離開,室內又恢複了平靜,夢雪的嘴角依舊含著淡淡的笑,轉頭看向程嵩,發現他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怎麼?就這樣讓她走了?"程嵩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說道.

"要不然呢?讓她留下來給二皇子侍寢嗎?"夢雪也跟著挑眉.

她的話讓程嵩的雙眉挑得更加高了,他聳了聳肩,道:

"這種話你都說得出來,我的二皇子妃可真淡定啊!"

"謝謝誇獎."夢雪道,"如果剛才二皇子的手伸向某人的肚子的話,我想我會更加淡定的."

說完之後,她俏皮地對著程嵩眨眨眼睛.

"哦?淡定地將我手砍下來嗎?"程嵩饒有興味地看著夢雪.

"當然不會."夢雪果然笑得很淡定,"我是這種人嗎?我最多也就給你下定藥,讓你的手長長疹子而已……"

"哦?那我是不是該高興?"

"高興?你有被虐傾向?"夢雪道.

"不是有被虐傾向,而是……"

講到這里的時候,他停了下來,整個人從床上站了起來,走到夢雪身邊,從她身後將她攬入懷中,湊到她耳畔,小聲地呢喃:

"這說明我的二皇子妃吃醋了,並不是完全不在乎我……我能不高興嗎?"

他的聲音充斥著磁性,說話間,灼熱的氣息一點點地噴到夢雪的脖頸之上,撓的人癢癢的,不過夢雪卻依然保持著清醒的理智.

"二皇子殿下,你能告訴我,你把那個黑衣女子藏到哪里去了嗎?"

"我的二皇子妃,你不覺得你這句話很煞風景嗎?"程嵩不滿地抗議.

————————————————————————————

存稿箱:

大家好,我是最純潔的存稿箱,CJY現在大概正在准備比賽,願主保佑她!不過,以她一貫的淡定風格,應該不會緊張……

不過課也不會上得太好!因為她是CJY嘛,說不定上著上著就忘了是公開課,給學生講起猥--瑣的東西來了!

上篇:所謂急事     下篇:我不希望你對我有所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