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

室內,沉默了.

他看著她,她望著他,兩個人相視無語,沉默在無止境地蔓延,空氣在這一刻停滯.

"程嵩,怎麼不說話了?"夢雪挑了挑眉,看著程嵩.

"我在等你說."程嵩回望著她,說道.

這一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等她先開口說話,還是在等她先向他交代什麼呢?

"為什麼不是你先說呢?"她反問.

"這次該你了."

程嵩看著夢雪,說話的時候,目光飄到了很遠的地方,若有所指,丟下這句話,沒有多說,他便轉身要走.

"我還有事,要先走,人在床底下."

程嵩說話的時候看了一眼床底,夢雪順著他的目光,低下身,果然在下面看到了那個昏迷中的黑衣女子.

當夢雪再抬頭,順著原來的方向看去的時候,程嵩已經消失了,屋內只剩下她一個人,以及那無色無味的空氣……

他……

這是生氣了?

夢雪微微皺起眉頭,幽幽地站著,心里的感受有些複雜.

良久,她歎了口氣,彎下腰,打算先把那個黑衣女子從床底下弄出來,其他的,以後再說吧.

她貓著腰,好不容易鑽到床底下,用盡了渾身力氣,才將那個黑衣女子從床底下移出來,結果出來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就在她放松的一瞬間,只聽見——"咚——"的一聲……

疼痛從頭上席卷而來,很顯然,某人一不小心撞到頭了!

捂著頭,從床底下鑽出來,看著躺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夢雪百感交集……

手痛!

頭也痛……

心也……痛?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難道又因為愛情而患得患失?

不過,夢雪無暇顧及這些——眼下,對她來說,先好好安頓這個女子才是最重要的!

夢雪站了起來,仰起頭,揚起唇笑了笑!

笑笑說過,想要自己堅強的時候,就是多笑,因為笑容會讓人堅強……

————————分割線————————————

東方現出的魚肚白透露出夜的結束.

床上,黑衣女子閉著的眼皮輕輕一動,轉身坐起,反手一扣,原本合在床頭的劍抵到另一個正欲給她喂藥的紫衣女子胸口. 黑衣女子橫眉冷對床前的紫衣女子,眉宇間透著冷,透著傲. 夢雪含笑道:

"你的毒快要發作了,別亂動." 黑衣女子詫異地看著她,她驚奇這個柔弱的女子時怎麼把她弄暈,又是怎麼知道她中毒的——鎖心丸的毒不是一般的大夫能看出來的,而眼前的女子十六七歲的樣子,弱不禁風. "喝了這個藥吧,雖然不能解你的毒,但是可以緩解幾天發作."

夢雪端著昨天苦思一夜的成果,從脈象判斷,這女子不出三日就會毒發,雖然她知道這個女子不是笑笑,但她有著和笑笑一樣的臉,她不忍心看她香消玉殞. 黑衣女子滿是防備地看著夢雪,一臉不可置信. "不喝的話,怕是你還沒拿到解藥就死了,試試吧."見她一臉防備,夢雪勸道. 那女子猶豫片刻,拿去藥碗一飲而盡. "換上它,去找給你下藥的人拿解藥吧."

在那女子喝完藥之後,夢雪將一套早已准備好的宮女衣服遞給她,讓她換上.

以她對二十一世紀狗血電視劇和狗血小說的了解——通常鎖心丸都是用于控制手下的,雖然說,二十一世紀的電視劇和小說不怎麼靠譜,不過這一點倒是還算符合邏輯!

所以夢雪斷定,這女子應該也是如此.

那黑衣女子顯然沒料到夢雪會如此待她,愣了一下,不過她並沒有猶豫多久,很快便接過夢雪遞給她的衣裳,默不作聲地拿過去換.

她甚至完全不避諱夢雪,當著她的面就寬衣換了起來,這讓夢雪忍不住想起以前……

每當她躲起來換衣衫的時候,笑笑總是會酷酷地說:

"夢雪,你躲什麼躲啊!你有的我都有,你沒有的,我也沒有……"

那黑衣女子換好衣服衣服的時候,夢雪還沉浸在自己的回憶之中,有些神游.

那個女子似乎也不在意夢雪到底在想什麼或是在做什麼,在換好衣裳之後,她便要轉身離去,不過,在走了幾步之後,她突然停下腳步轉頭看著夢雪:  "我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吧."

她的聲音和她的人一樣,冷冷的,把夢雪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恩,不是."

夢雪如實回答.

"為什麼?"

那女子問道,她看向夢雪的時候依舊是面無表情,冷得讓人看不出情緒,說話的時候是惜字如金,仿佛多說一個字便會造成浪費一般. 不過好在她的問題並不難理解,想來,她是在問她,為什麼要救她.

她曾經把她從百里府中掠走,交給司空紫薇,她應該是責怪她,逮到機會就複仇還來不及,為什麼還會出手相救呢?

"因為……你長得像一個故人."

夢雪淡淡道,心里默念:保重,笑笑.

那女子不再多說什麼,她不是多言之人.   "我叫南宮劍雨."

這是她對夢雪說的最後一句話,說完之後,她便推門離去. 南宮劍雨?

夢雪不是第一次聽到她的名字了,之前司空紫薇提過,剛剛不久前,程嵩也提過,可是,第一次聽她親口說出,夢雪格外地開心……

——————————————

純潔雨:

嗚嗚,那啥……雖然說俺最近更新有點少,乃們減少留言俺也無話可說,但是……那啥……兩天了,連一條都沒有,素不素有點傷人啊……嗚嗚……

上篇:我不希望你對我有所保留     下篇:不吃飯,但是要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