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程嵩 我愛你  
   
程嵩 我愛你

一個丈夫應該做的嗎?

"大皇兄救了我的妻,救了我愛的人,我感謝他,我和你一樣關心他的安危,甄法師不讓我留下來,我不能因此也不讓你留下來啊……"程嵩溫和地解釋道.

夢雪愣了一下!

卻突然有一種心酸的感覺!

的確啊,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對于一對相愛的人,一對夫妻來說再平常不過了,而她,竟然會覺得這一切不可思議……

整天覺得程嵩不信任自己,其實,她又何時信任過他呢?

不知道怎麼的,夢雪突然覺得眼睛酸酸的.

"傻丫頭,不准哭!以後,我還會做更好的事情的,如果這樣就哭了,以後豈不是要生活在淚水之中了?"程嵩將夢雪攬入懷中,打趣地哄道.

夢雪忍不住笑了,這一刻,她有一種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從未感受過的感覺,那種感覺叫做幸福!

這一刻,她真的很幸福!

很多年以後,每當夢雪回想起這一刻的時候,嘴角都會勾起一抹無奈的笑!

那時,到底是她太單純呢?還是程嵩太狡猾呢?

她怎麼會相信程嵩說的話呢?

他是程嵩啊!他怎麼可能會做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呢?他所走的每一步,都是精心策劃的!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好在這一刻,她並不知道!

有句話叫做傻人有傻福,這不是沒有道理的,有時候,人傻一點,別看得那麼透,幸福就不會這麼遠……

只可惜,夢雪終究做不到那個境界!

她只在那一刻幸福了一下,所謂難得糊塗,難得幸福……

"程嵩,你剛剛對大皇兄說了什麼?"

夢雪將臉埋在程嵩的懷中,笑得格外舒適,她想起剛才自己無論怎麼也拉不回被程流觴拽住的手,而程嵩只在程流觴耳畔說了什麼,程流觴便主動放開了.

程嵩依舊溫和地笑著:

"天機不可泄露哦!"

程嵩說得一臉神秘.

"說嘛!說嘛!不准裝神秘!"夢雪嬌俏地在他懷里撒著嬌.

程嵩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她,一種甜蜜的感覺從心靈的深處蕩漾開來,在黑夜中無止境地增長著,他的心開始"砰砰砰"地不停地跳動.

他一動不動地凝視著她,凝視著她那動人的雙唇,殷紅的,仿佛成熟了的櫻桃.

一定,很甜美.

沒有多想,他低下頭,含住她誘-人的雙唇,輕輕地吮吸——果然很甜美.

夢雪被程嵩突如其來的行為嚇了一跳,只覺得程嵩微涼的薄唇就這麼蓋了下來,整個人便籠罩在了他的氣息之中,這是她所熟悉的氣息.

生平第一次,她發現自己竟然如此地喜歡一個人,喜歡他身上那熟悉的氣息.

她難得熱情,踮起腳尖,雙手挽上他的脖子,回應著他.

她的主動讓程嵩心情飛上了云霄,好得一塌糊塗,他的舌頭侵入她芬芳的口腔之中,貪婪地徜徉著,攫取著這幾日來他日思夜想的芬芳!

夢雪緊緊地抱著程嵩,她感受到了他強烈的情感,真的感受到了.

程嵩,是愛她的!

雖然他從來沒有說過,但是這一刻,她卻感受到了!

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程嵩……我……愛你……"

夢雪的聲音有些含糊,但是就因為這幾個含糊的字,讓原本投入的程嵩整個人都僵住了.

一秒,兩秒,三秒……

整整三秒過去了,程嵩依舊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愣愣地站在那里.

夢雪突然有一種報複的快感!

她真的好想學著他的語氣,特別牛氣地問道"程嵩,你的睿智呢?你的靈活呢?你應變呢?".

"霜兒,你說什麼?"

程嵩終于找回自己的狀態了,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夢雪,眼里慢慢的全是喜悅,卻又有些害怕,似乎是在擔心自己聽錯了一般.

"你不是聽到了嗎?"

夢雪帶有捉弄性質地說道,她知道程嵩肯定想再聽她說一遍,她當然不會輕易再說一遍,程嵩發窘的樣子可是百年難得一見,她還沒看夠呢!

"霜兒不願意再說一遍了嗎?"

程嵩似乎看出了夢雪的想法,說道.

"不願意了."

夢雪笑道,其實也不是不願意,如果程嵩好好哄她一下,她想她肯定還會說的.

但是她清楚,程嵩絕對不會為了再聽一句話,滿足自己某種心理而做一些無聊的事情,無論他怎麼轉變變,他終究還是程嵩.

夢雪以前看言情小說的時候最鄙視的情節就是那些原本雷厲風行,跟冰山一樣的男主因為愛情,突然變得跟小綿羊一樣,為了聽女主說一句話而換著方式哄她……

那種情節,根本不符合邏輯!至少,不符合她的邏輯,也不符合程嵩的邏輯.

果然,程嵩沒有做任何小說里男主會做的事情,他只是一動不動地凝視著她,道:

"霜兒,你要記住你今天說的話!無論發生什麼都要記住,永遠記住……"

不知道怎麼的,夢雪在聽程嵩這樣說的時候,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她總覺得是他話中有話,不過程嵩沒有給她任何思考的機會,俯下身,吻住了她.

他更加熱情了,不停地吮吸著她的雙唇,將她口中的津液吮出,吞下,又喂給她他的,他對她說:

"霜兒,這叫相濡以沫."

"相濡以沫?"

這個時候,通過雷達系統正在偷窺別人KISS的某人只覺得渾身不舒服,雞皮疙瘩起了一地!

"什麼相濡以沫?什麼愛你永遠!真惡心人!不看了!"

甄法師伸出手,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再次唾棄人類初級階段的感情是多麼的無知,多麼地幼稚!

可是在唾棄的同時,他卻忍不住又往雷達上瞟……

一邊看,一邊唾棄!

"惡心!惡心!真惡心!"

不知道怎麼的,甄法師覺得自己看到程嵩和夢雪KISS之後,渾身難受,只覺得坐立難安,站著也不是,坐著也不是!

干脆"啪——"的一下,把雷達系統給關了!

眼不見為淨!

甄法師站了起來,他以為不看就可以解脫了,可是誰知道腦海里卻依舊殘留著他們相親的情節,揮散不去!

搞什麼啊!

甄法師覺得自己這是中邪了!

他開始在房間亂蹦跶,上躥下跳!

"什麼情啊!愛啊!太惡心了!真是惡心死我了!惡心死我了啊——"

甄法師不停地吼著,一邊吼還一邊張牙舞爪,面目猙獰!

"你再吼下去,大皇兄估計都要被你嚇得噩夢連連了!"

是程嵩的聲音.

甄法師一抬頭,便看到程嵩神清氣爽地站在他的面前.

"你……什麼時候來的?"甄法師有些不敢置信地說道——這家伙剛才不是還在和李夢雪卿卿我我嗎?

怎麼這麼快就跑這里來了?

"來了很久了!是你蹦跶得太投入了,沒發現而已."程嵩雙手環肩,淡淡地說道.

"沒想到你還挺快的呢!"甄法師感慨道.

"要不然呢?難道你認為我還會進房間,和霜兒發生點什麼嗎?"程嵩挑了挑眉.

"……"

順著程嵩的話,甄法師不知道怎麼的,腦海里竟然很詭異地開始幻想了夢雪和程嵩H的樣子.

"什麼跟什麼啊!惡心死了!"甄法師趕緊驅散自己腦海里不該出現的圖像,轉頭看向程嵩,道,"既然沒事了,你可以走了!我這里不歡迎你!"

程嵩也沒表示什麼,他只是挑了挑眉,道

"那我走了,不過……你不要以為我不在這里,就不會影響到你要做的事情……只要我有心,在哪里都是一樣的……"

程嵩的話讓甄法師愣了一下,他整個人都頓住了……

而程嵩,就在這個時候若有所指地將目光投向昏迷地程流觴,道:

"大皇兄的傷勢雖然有些惡化,但還不至于危急生命吧……如果明天,他突然仙逝了,霜兒會怎麼想呢?"

程嵩若有所指地笑了起來,相比較之下,甄法師的臉色卻"唰"地變白了……

——————————————————

純潔雨:嗷嗷,這一章又是三千哦!

甄法師,程嵩,每個人都不簡單!俺們家小雪好可憐!嗚嗚%……

我也很可憐,我媽媽又在罵我了,說我整天對著電腦不收拾房間……嗚嗚……

收拾房間去了!

大家要記得給俺留言,推薦票哦!晚上還有一更……所以……用推薦票,留言砸死我吧!

上篇:丈夫應該做的     下篇:林宣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