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要完成任務才能離開這里回到我那個時代嗎?"甄法師的聲音帶著幾許的滄桑,好像是從很遙遠的地方飄來一般.

"我的任務就是讓程流觴在今天離開人世……"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聲音很輕,空氣仿佛靜止了一般,死一樣的寂靜,唯有夢雪臉上的兩行淚水不停地流淌.

"我跟你說過,我們那個時空和這個時空是具有傳承性的,簡單地來說,我們那個時代就是由這個時空的這個時代發展而來的,盛國,是我們曆史上真是存在過的,程流觴對我們來說,也是真實的曆史人物.曆史上的程流觴,本來是在今天,被一個叫做李阿強的刺客刺殺而死的……可是……由于我之前,曾經因為時空的錯亂,穿越到了五年前,生活了一年,在那一年間,我遇到了一個人……那時候,我不知道他是李阿強,當時他正在習武,當時,因為我無聊,不知道怎麼的,就和他講了人道主義精神,告訴他暴力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更加神奇的是,那位李阿強的悟性居然如此高,一點就通!最後,棄武從商,賣起了豆腐……而且還做得有聲有色的……"

甄法師講到這里的時候,頓了一下,低頭,看著夢雪,他覺得自己講得有點亂,不知道她是否聽懂了.

夢雪卻沒有看他,她似乎低著頭,在思考著什麼.

甄法師突然覺得自己是多此一舉,這個女子,這麼聰慧,她怎麼可能會聽不懂呢?

頓了一頓,他又繼續說,

"當然,這些都是我被總部接回時空之後,才知道的,如果我總知道那個李阿強就是刺殺程流觴的那個家伙的話!我說什麼也不會去勸他賣豆腐……刺殺程流觴的刺客沒了,但是程流觴必須死,所以,我便被留了下來,來執行這個任務……"

講到這里,甄法師覺得氣氛有些沉重,所以清了清嗓子,試圖用一種輕松的方式來詮釋整件事情.

他抬起頭,對著夢雪輕輕地笑:

"你們那個時代不是有個叫《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的視頻嗎?其實,我這可以叫做《一只蚯蚓引發的血案》,如果我當時不變成蚯蚓出現在那里,如果我沒有被程嵩捏死以至于闖入錯誤的時空,就不會碰到李阿強……那麼李阿強也不會改行賣豆腐……"

甄法師一邊說,一邊笑,可是那笑聲卻異常地尷尬,現場的氣氛反而更加地詭異了.

"甄法師,大皇兄真的必須死嗎?難道就不能放過他嗎?"

夢雪抬起頭,看著甄法師,聲音清晰,卻微弱著,隱隱約約地帶著幾分咽嗚.

"必須死,這曆史的宿命."甄法師說道.

"那你昔日,為什麼又從迷霧森林中把他救出來呢?"夢雪直勾勾地看著甄法師,質問道.

之前,他曾經跟她說過,他之所以和程流觴相交是因為那日,他經過迷霧森林,看到他被程嵩母親的侍從鐵姐下了藥,丟棄在迷霧森林的沼澤之中.

很顯然,這一切,是鐵姐瞞著白婉清做的——鐵姐把她送到了森林的出口,卻把程流觴扔進了沼澤,她的目的很明顯——她怕程流觴泄露白婉清的秘密……

如果當時,不是甄法師經過,程流觴怕是已經歸西了……

當時,她一直以為甄法師救了程流觴,並以此來到皇宮,利用程流觴的便利條件,來幫助他執行他所謂的任務……

她怎麼也沒想到他的任務竟然就是殺掉程流觴.

"大黃,你既然是因為要殺大皇兄的性命而來,昔日又何必救他呢?"夢雪說道.

"為了讓他在今天死去……"甄法師看著臉色蒼白,還處在昏迷狀態中的程流觴,緩緩地說道,"這是曆史的宿命,程流觴必須在今天去世,早一天也不行,晚一天也不行……就在曆史中的今天……按我們的紀年是塔拉1890年,相當于你們的公元618年……你們的公元618年,李淵建立的唐朝,而我們的塔拉1890年,程流觴去世……這是曆史的宿命……"

甄法師左一句曆史的宿命,右一句曆史的宿命,刺痛了夢雪的心,她忍不住脫口而出:

"不能改變曆史嗎?"

甄法師看著夢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良久,他歎了口氣:

"小夢夢,不要說這種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你我都知道,曆史有其發展規律,維持著時空的順序,如果其中的一環出了狀況,整個都要改寫……或許影響不到你們那個時空,但是……我們的曆史卻要改寫……可能……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我這個人了……你覺得我們的總部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嗎?就算我不執行,他們也一樣會派人來的……所以……小夢夢,不要任性了,好不好?"

甄法師低頭,心疼地看著夢雪,不知道怎麼的,看到她這副柔弱悲傷的樣子,他整個人就莫名的難受,整顆心就軟了下來……

他,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受……

他忍不住伸出手,輕柔地為她拭去她臉上的淚水.

可是,他沒想到的是,夢雪竟然趁著這一瞬間,將他手中的藥搶了過去,迅速朝著地上一扔……

"哐當——"

碗碎了,藥撒了……

"對不起……對不起……"

夢雪的眼中含著淚水,他看著甄法師,卻不知道這句話是對誰說的……

——————————————————————

純潔雨:

有一個作者,每天要背兩百個單詞,每天要和古埃及木乃伊,古羅馬角斗士,中國藍田人,元謀人,北京人,俄羅斯各種斯基,希臘各種格拉斯……做慘烈的斗爭,卻還堅持更新……

這是多麼有誠意的女人啊!

可是,你們卻霸王她……連留言都不給她,你們于心何忍啊!嗚嗚嗚……蒼天啊!大地啊!鬼神啊!

我容易嗎?

那啥,謝謝michelle171717 童鞋的紅包,超級大麼麼!晚上還有一更……麼麼!

上篇:程流觴必須死     下篇:看來我們都被人擺了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