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看來我們都被人擺了一道  
   
看來我們都被人擺了一道

"傻瓜,你沒有對不起我,一切都不會改變."

甄法師的這句話說完的時候,原本站在的夢雪整個人便軟了下來,癱倒在地,昏了過去.

甄法師彎下腰,將夢雪抱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走向她原來住的那個房間.

將她放在床上,他低下頭,為她掖好被角,然後轉過身來,往外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忍不住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向她.

"小夢夢,好好睡一覺,等你醒來,一切都好了……"

說完之後,"咿呀——"一聲,木門關上,明明那麼輕,但是卻給人很沉重的感覺,仿佛隨著這扇門,一切都已經成了定局一般.

夢雪睡得很沉,時間就在她沉睡間一點一點地流失.

天亮了,太陽出來了,漸漸地想天空中部移去……

隱隱約約中,夢雪覺得有人在碰她,癢癢的,很難受,她想睜開眼睛,可是不知怎麼的,整個人仿佛被什麼東西束縛住了一般,無論她多麼用力,就是沒有辦法睜開眼睛.

"霜兒,醒醒……"

"霜兒……"

是……程嵩嗎?

聲音那麼溫柔,那麼悅耳,低低沉沉的,仿佛舒緩的大提琴,可是聲音中,似乎又帶有幾分焦急……

是程嵩,真的是程嵩.

程嵩,在擔心她嗎?

夢雪猛地一用力,使出渾身的力氣,睜開眼睛……

正午陽光的光線無比刺眼,通過窗欞直勾勾地射過來,刺得夢雪雙眼生疼,好在程嵩反應快,立馬用他的手為她擋住了光線.

然後,一點點地放開,等待她適應中午的光線.

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熟悉的臉.

青冠黃衫,清癯俊秀的臉孔,一雙眸子精光四射,英氣逼人……

不是程嵩,又是誰呢?

"程嵩……"夢雪開口喚道,聲音有些啞.

"是我."程嵩將夢雪納入懷中,輕輕地回答,"你被人下藥了……"

原來……她……被甄法師下藥了……

那麼……程流觴……

夢雪抬起頭,看向外面的太陽,此時已經是正午了……

天啊!

夢雪心中有一種絕望的感覺!

"程嵩……大皇兄……"

"大皇兄不見了,甄法師也不見了,我正派人去找……你別擔心,很快就會有消息的."程嵩輕輕地安撫著夢雪.

"程嵩……大皇兄他……"

夢雪的話還沒說完,淚水就流出來了!

"別哭!別哭!大皇兄不會有事的."

程嵩低頭輕輕地吻著夢雪,溫柔地安撫著她.

"不……程嵩……大皇兄……"

夢雪從來沒有這麼絕望過,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不停地滾落,就像當初,她得知笑笑失去光明一樣,一樣的無助……

程流觴,他是她在這個世界上碰到的第一個朋友!

是他給了她那麼多勇氣,讓她一次次在吃人的皇宮中堅強,在一次次受挫後勇敢,努力去適應這個陌生的環境……

他總會在她無助的時候出現,給她鼓勵,就像一個親人一般……

大皇兄……

大皇兄……

夢雪泣不成聲.

就在這個時候,展鵬走了進來,附在程嵩的耳畔說了什麼.

"霜兒,別哭了,有大皇兄的消息了,我帶你去找他."程嵩取出帕子,幫夢雪拭去眼中的淚水,好笑地說,"瞧你……大皇兄不過是受了點傷,還怕太醫治不好嗎?你這哭的……都快成淚人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大皇兄怎麼了呢……"

程嵩一邊為夢雪擦眼淚,一邊取笑她:

"我的霜兒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女人了,跟個愛哭鬼似的……"

"你說大皇兄沒事?"夢雪看著程嵩,難以掩飾地狂喜著.

"是啊!沒事!怎麼會有事呢?"程嵩一臉不解地看著夢雪,"你不是懂醫術嗎?連大皇兄的傷勢都不會看了嗎?"

程嵩用他修長的手指戳戳夢雪的額頭,道:

"你呀……越來越傻了……不過……這樣挺好的……"

"程嵩……"

"好了,帶你去找大皇兄."程嵩站了起來,低頭對著坐在床上的夢雪笑,"我的二皇子妃,你是要自己走,還是要我抱你去呢?"

"……"

夢雪這個時候沒有心情和程嵩調侃,她只想快點見到程流觴,所以什麼也沒說,任由他在言語上站她便宜.

此時此刻,甄法師也正在找程流觴.

今天早上,他將夢雪抱回房間回到原來的地方之後,發現程流觴竟然不見了!

這弄亂了他的整盤計劃,他怎麼也沒想到,就在他離開的這麼一瞬間中,程流觴會醒過來……

好在他早在程流觴身上裝了追蹤器,只是,昨天為了對付程嵩,他的儲備能源都用完了,所以只能先采集太陽能充電.

等能源充足了,卻發現原本安裝在程流觴身上的追蹤器竟然出了故障,他只能哀悼時運不濟……

其實,此時此刻,程流觴所在的地方正是昔日夢雪被南宮劍雨抓去的地方——迷霧森林的第一層……

森林中不大不小的風吹得他衣袂飄然,飄飄欲仙,仿佛一個誤入人間的謫仙,只是胸前的那抹鮮紅卻透露出,這是一個受傷的謫仙……

他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腳步是無比地沉重.

從甄法師的住所到這里,他整整走了一個上午,一路上,胸口的疼痛不斷地傳來,但是……他卻不停地往前走……

一直到來到這片林子……

前方,有一抹幽藍的影子,輕盈而又輕靈.

"若蘭……"

程流觴輕輕地喚道,說話的時候,他有些不確定!

是若蘭嗎?

背影看起來那麼像……

可是怎麼可能會是若蘭呢?

徐若蘭轉過身來,不敢置信地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男子.

他的臉慘白慘白的,比紙還白,眼瞼下是濃濃的淤青,整個人是無比地憔悴.

可是,這個人,正是她昨日誤傷的人……

她是她這八年來從未忘卻,朝思暮想的人!

他是她的流觴啊!

"流觴……你怎麼會來這里?"徐若蘭不敢置信地看著程流觴.

"若蘭……你怎麼會來這里?"程流觴驚訝地看著徐若蘭.

兩個人,異口同聲.

"我說過,只要我能來盛國,我就一定會來這里……只是,以前都脫不了身而已……"

"我每年的今天都會來這里,八年來,從未斷過,這里是我們相遇的地方……"

兩個人,異口同聲.

然後,他們不敢置信地看著彼此.

"你還記得我們?"

又是異口同聲,然後……他們不敢置信地看著彼此.

就這麼深深地凝視著,深情的,無聲的.

那一瞬間,他們似乎都懂了,原來……一切都是誤會啊……

"若蘭,百里霜只是我的弟妹,他在我看來就像一個妹妹……正如你所知的那樣,八年來,我變了很多,我不再是以前那個樂于助人的少年了,但是我卻忍不住去幫她……因為有時候,她的眼睛和你一樣……那麼清澈……但是……她不是你……我的若蘭只有一個……"

程流觴這樣對他說.

"所以流觴不是恨簫客……"這一刻,徐若蘭懂了,"流觴,我從來都不認為我的流觴會移情別戀,直到去年,恨簫客為了保護一個女子被徐楓所傷,我向楓兒詢問這件事情,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並且告訴我那個女子是百里霜……流觴,我一直以為恨簫客是你,因為他有一支和你一模一樣的簫……江湖上傳言,他以曲子《佩蘭》殺人,《佩蘭》是你最愛的曲子……所以我一直以為他是你……我以為恨簫客是你,以為你在程嵩和百里霜成婚之前帶著百里霜出走……我的流觴是個那麼重仁義的人,竟然會不顧一切帶弟弟的未婚妻走,所以……我才會以為,你真是愛慘了她……"

"不……我從來就不是恨簫客,而我,一直以為恨簫客是你愛的人.若蘭,我這支簫是你給我的……普天之下只有一對,我這里有一支,你那里有一支,你說過只給最愛的人,生生世世不相離,我以為你變了心,將你的那支簫轉送給了恨簫客……"

"你說的是這支嗎?"徐若蘭拿出那支碧綠的簫,遞給程流觴,"流觴,八年來,這只簫從來沒有離開過我……"

"看來我們都被人擺了一道."

兩個人,在這一瞬間,看向彼此……

————————————

純潔雨:到底是誰擺了他們一道呢?很明顯了吧……

留言啊!我要留言!!!!!!!這麼多字,你們不給我留言了話,我會哭的!

上篇:對不起 對不起     下篇:以後 世界上不會有徐若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