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以後 世界上不會有徐若蘭了  
   
以後 世界上不會有徐若蘭了

春天的風很溫和,暖暖地吹拂著兩個相對而立的人,吹得寬大的衣袖鼓了起來.

程流觴,徐若蘭,兩兩相望.

兩顆相離了八年的心一點一點地靠近,靠近……

夢雪在程嵩的帶領下來到迷霧森林,見到這一幕的時候,輕輕地松了一口氣.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徐若蘭原本帶著輕笑的臉起了驟變,她的瞳孔微微一縮,道一句:

"流觴,小心!"

話音未落,她整個人便朝著程流觴撲了過去,程流觴的後方,一個黑衣人正提著劍迅速刺來,程流觴一驚,知道已經來不及躲了,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迅速將擋在他身後的徐若蘭拉開……

"嘶——"的一聲

是進入沒入肉=體的聲音.

鮮紅的血液順著劍和肉-體的連接處緩緩淌出,是紫黑色的,很顯然,劍鋒有毒……

那黑衣人想轉身,卻只覺得脖頸之處一涼,一把冰涼的劍正抵著她的脖頸,拿劍的,正是程嵩.

"流觴……"

空氣中,徐若蘭的聲音帶著絕望.

程流觴的臉迅速由慘白轉為青黑色,夢雪嚇了一跳.

嚇了一跳的不僅是夢雪,還有剛剛趕來的甄法師……

夢雪來到程流觴旁邊,替他把了脈.

脈象……

一切不言而喻,那劍是帶劇毒的,要命的劇毒……無藥可解……再加上那直逼心髒的傷勢……

夢雪的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為什麼會這樣?

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

怎麼會這樣呢?

大皇兄,不是應該和徐若蘭從此攜手紅塵,相忘于江湖,做一對神仙眷侶嗎?

怎麼會這樣呢?

"二弟妹,你哭什麼啊?"程流觴的聲音虛弱無比,仿佛是用最後一絲聲音在說一般,他抬起頭,看著抱著他的徐若蘭,沖著夢雪淡淡一笑,道,"你看……我的若蘭都沒哭……"

"流觴……"徐若蘭輕聲地喚著,她順著程流觴的目光,朝著夢雪看去,"不要哭了,流觴不希望你哭……"

她的聲音很輕,明明是無止境地憂傷,無止境的絕望,但是她卻淡淡地笑著,學著程流觴的表情,像他那樣笑.

"若蘭……我好高興……我終于能為你做一件事情了……"

程流觴依舊帶著笑,他的聲音已經虛弱地讓人聽不到了……表情卻帶著幾分孩子氣……

他和徐若蘭從十歲那年就認識了,從那一刻開始,他便認定,這是他要共度一生的人,他想照顧她,保護她,但是……徐若蘭那麼要強,仿佛無論什麼事情,她都能自己一個人搞定,永遠都不需要他一般……

哪怕是八年前,她父親被俘,突然去世,而楚國的繼承人,她的弟弟,才九歲……

頓時……整個楚國亂作一團,他已經做好拋棄一切,和她一起承擔的准備,可是,她卻不告而別……一個人去承擔那一切……

若蘭,你能不能不要那麼要強……

若蘭,你能不能讓我知道,其實,你也是需要我的……

"流觴,我是需要你的……你看,你這不是救了我嗎?"

徐若蘭低著頭,輕柔地哄著程流觴,仿佛在哄一個任性的孩子一般.

其實……

這才是她的流觴啊!

那個有著驚世之才的天之驕子,仿佛無論何時,都優雅大方,溫柔從容,但是卻會在不為人知的時候,對她耍著他的小性子,耍著他的別扭……要她哄……不斷地哄……哄很久很久……

"其實……是若蘭想救我……"

程流觴的聲音越來越弱了,他的視線慢慢地從徐若蘭身上移到了夢雪身上,緩緩開口:

"二弟妹,我想對你說……"

夢雪側耳傾聽,卻終究什麼也聽不到,因為……程流觴的聲音消失了,徹底消失了,永遠消失了……

他的嘴角還帶著淡淡的笑,弧度不大,卻看得出是真心的笑,發自內心的笑.

他的眼睛瞳孔失去了光彩,失去了生命的氣息,但是,夢雪卻在他的眼角看到了笑容——原來,這才是大皇兄真正的笑啊……

徐若蘭緊緊地將程流觴抱在懷中,她淡淡地笑著,什麼也沒說,只是那麼沉默著.

夢雪低著頭,看著程流觴,不停地問道:

"大皇兄,你想說什麼?你想對我說什麼?"

回答她的是無止境的沉默……

夢雪的心,絞著痛,那是一種失去親人的痛……無止境地痛……

怎麼會這樣呢?她的大皇兄,甚至連話都還沒說完!

"好了,別哭了!你再哭,流觴走得都不放心了……"徐若蘭一只手,揉揉夢雪的頭發,小聲地說著.

夢雪愣愣地看著,依舊不停地留著淚.

"你呀……這麼愛哭……流觴怎麼會說你和我像呢?"

徐若蘭依舊在笑,她的手撫上夢雪的臉,輕柔地為她拭去淚水,夢雪就這樣看著她,愣愣的.

徐若蘭淡淡地對著夢雪笑,然後,她將程流觴從懷中放了下來,轉過頭,看向被程嵩擒住的黑衣人,臉上,原本的笑容頓時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無止境的冰冷,冷若寒霜……

"程嵩,去照顧你妻子,這里交給我."徐若蘭道.

程嵩點點頭,把那黑衣人交給了徐若蘭,轉身來到夢雪身邊.

"咻——"的一聲

長劍出鞘,抵住黑衣人的喉嚨.

"誰指使你干的?"徐若蘭冷冷地對著那黑衣人說道.

那黑衣人什麼也沒說,就那麼靜靜地站著,徐若蘭看著她,其實……一切已經了然……

"是楓兒嗎?"

"皇上說只有這樣,公主才能毫無牽掛,皇上希望公主一切以大業為重."那黑衣人說道.

"毫無牽掛……"

徐若蘭的嘴角扯出一個諷刺的笑,終于,她還是收了手中的劍,轉過身來,不再看那黑衣人.

"回去,告訴徐楓,以後,這個世界上不再有徐若蘭了……"

——————————

純潔雨:我是親媽……

上篇:看來我們都被人擺了一道     下篇:程凌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