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程凌風  
   
程凌風

程流觴的遺體被帶回了皇宮,他入殮那天,夢雪終于不再哭了.

夢雪其實並不是柔軟的人,如果事情發上她身上,她甚至都不會流一滴淚水……

可是,如果事情是發生在朋友身上的話,她便控制不住自己!

在夢雪的心中,有兩個人是摯友——一個是笑笑,還有一個……便是程流觴……

夢雪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真心以對的朋友總是要生死相隔呢?

不過,她知道,程流觴是幸福的,因為在他離去的那一刻,他的嘴角帶著淡淡的笑,那是一個真心的笑……

如此,便夠了!

大皇兄,雖然不知道你最後想我和說什麼,不過,我知道,那一刻,你是幸福的.

大皇兄,祝福你,你這麼好的人,在天堂,一定會幸福的.

那天之後,夢雪再也沒有見過徐若蘭,不過,她見過甄法師.

甄法師什麼也沒說,他大概也沒想到這麼戲劇化的一面吧.

讓夢雪沒想到的,甄法師竟然就是林宣澤……

那天以後,盛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林宣澤也就是甄法師,他說二皇子因大皇子的死受刺激過度,導致他腦中壓迫神經的血塊開始消散,有望康複.

後來,在他開了一系列清單,清單上的藥都是稀世之寶,任何一樣都是價值連城.這些藥材最後都弄到了,因為這不是普通的家庭,這是皇室,是中原大地上最強大的國家,盛國的皇室……

不過,這些藥材並沒有到程嵩的肚子里,相反的,全部都被甄法師收了起來,估計他打算拿他的那個時代,做個拍賣大賺一筆……

就這樣,甄法師"妙手回春",程嵩好了!

夢雪還記得程嵩第一次用正常的語氣說話的樣子,那時候……太後竟然激動地暈倒了……

夢雪知道,當程嵩以正常之姿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便是他要問鼎天下的時候了!

而她已經下決心,無論他選擇哪條道路,她都會站在他身邊,幫他.

當夢雪問他,她可以為他做點什麼的時候,程嵩只是笑.

他說:

"霜兒要做的就是對我笑,每天開開心心地對我笑……"

于是,夢雪笑了.

她想起了程流觴和徐若蘭,突然覺得愛情實在是彌足珍貴……

兩個人,能這樣在一起,朝夕相對,是那麼得幸運啊!

她應該珍惜……

這大概也是程流觴想對她說的吧!

于是,夢雪每天都會對著程嵩笑,下廚給他做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看著他在桌前狼吞虎咽,她便笑得更加開心了.

那種感覺,就叫做幸福……

然後,一個喜訊降臨了,夢雪懷孕了!

那天,程嵩激動地抱著她在房間里一直轉圈,大聲地嚷嚷著,他要做爹了,可能是他的表現太誇張了,導致在長樂殿待著的太後以為他又舊病複發,還派了太醫過來……

那是個幸福的日子,那天晚上夢雪夢到了笑笑,夢到大皇兄,夢到他們笑著祝福她……

程嵩自從"病愈"之後,程恭賢便嘗試著將原來程流觴負責的一些事情轉交給程嵩來做,起初只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後來,可能是覺得程嵩把事情處理地實在是太好了,漸漸地,越來越多的事情都被交給了程嵩……

那時候,夢雪笑著跟程嵩開玩笑:

"程嵩,你要和平演變嗎?"

程嵩只是笑,什麼也沒用回答.

夢雪肚子里的孩子六個月的時候,程恭賢在天壇祭祀的時候,突然有刺客襲來,當時,夢雪也在場,她條件反射似的看向程嵩,卻發現原本站在她身邊的他竟然不見了……

待到再次看到他的時候,他竟然倒在血泊之中……

一柄長劍沒入他的身體,他用血肉之軀擋在了程恭賢面前.

那一刻,夢雪終于明白,程嵩他何止要和平演變啊!

他還要以最完美的形象登上盛國的王位!

孝順,謙和,仁義……

才不過五個月,他已經由原來的傻皇子,一下子成了盛國皇室最完美的代表……

程嵩雖然受了傷,但是他自然不會有事情,因為這一切根本就是他籌劃的,估計連刺客劍刺入的部位都是他預先設計好的……

刺客一事一直沒有結果,最後,程恭賢命令三皇子程凌風來調查刺客的事情,三個月過去了,程凌風依舊查不出個所以然來……

盛國的形勢更加微妙了,程嵩更加受程恭賢的信任了,程恭賢將越來越多的事情交給他來處理.

那一年的九月,程嵩和夢雪結婚一周年的日子……

程嵩被封為大將軍,率兵攻打楚國,出兵的理由是為盛國大皇子程流觴報仇……

出兵前的一晚,程嵩笑著問夢雪:

"霜兒,為夫明日要出征了,你不擔心嗎?"

夢雪挑了挑眉,道:

"不擔心?我擔心得很呢!真怕楚國吃不消啊!"

"你這死丫頭,居然不擔心你的丈夫,擔心起敵人來了!"程嵩不滿地用手敲夢雪的頭.

夢雪立馬低著頭,對肚子里的寶寶訴苦:

"寶寶,你看……你爹又欺負你娘……你要快點長大,早點出世保護你娘啊……"

程嵩被她這樣子逗得笑了出來.

夢雪卻突然牽住他的手,認真無比地凝視著他,道:

"程嵩,我和寶寶等你回來……"

程嵩愣了一下,他的嘴角有一小片刻的停頓,他的目光一點點地下移,最後,在夢雪的胸前停住了,這把夢雪嚇了一跳.

"程嵩……不可以……會影響寶寶的……"

"不可以?"程嵩挑了挑眉,不懷好意地看向夢雪,伸手指了指她脖子上掛著的朱砂梅狀的玉墜,道,"我只是想向二皇子妃要這個玉墜,好讓我在出征的時候睹物思人,這都不可以嗎?還會影響寶寶?"

面對程嵩壞壞的笑,夢雪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這個男人……

"我的二皇子妃是不是想到別的方面去了啊?"程嵩笑得更加壞了.

"少廢話,給你啦!"夢雪解下玉墜,遞給他,沒好氣地打斷他.

"哈哈哈……"程嵩笑得爽朗無比……

"程嵩,你個混蛋!不准笑!"夢雪不滿地抗議.

"哈哈哈……"程嵩哪里會理會她,笑得更加開懷了.

"程嵩,不准笑!"

夢雪郁悶無比,從床頭拿了個枕頭朝著程嵩丟了過去,程嵩竟然也不多,任由那枕頭打在他的臉上……

然後,他一臉委屈地看著夢雪的肚子,道:

"寶寶,你看到了沒有,明顯是你娘欺負你爹……你爹好柔弱的,你要快點長大,早點出世保護你爹啊……"

他說話的時候,要多委屈有多委屈,要多認真有多認真,搞得好像真的是被人壓迫的農奴一般,那樣子把夢雪弄得哭笑不得——柔弱……這個詞好像和他八竿子打不著吧……

程嵩出征那天,香雪哭得一塌糊塗,那個叫做梨花帶淚,我見猶憐啊!一邊哭,一邊還抱著肚子里的孩子,和程嵩依依惜別……

相比較之下,夢雪就完全被PK下去了,她就那麼站著,淡淡地沖著程嵩笑.

"兒啊……跟你爹道別……"

香雪抱著出生才幾個月的兒子,對著程嵩依依惜別.

夢雪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這個香雪,演戲演得可真到位啊!

程嵩也只是笑,什麼也沒說,雖然在甄法師的醫治下,他的"病"已經痊愈,但是出于種種考慮,他並沒有道破香雪的事情,只是說以前的事情記不清了……

程嵩離去之後,香雪還在默默流淚,神情無比地注視著程嵩英姿颯爽的背影.

"背影已經消失了……"

夢雪對著還在做望夫崖狀的香雪說道,說完之後,她便轉身走了……

香雪不休息,她還是要休息的!她可不想等程嵩凱旋歸來的時候,她得上了猶豫著什麼的……

夢雪回到嵩殿之後,打算在院子里散散步,呼吸呼吸新鮮空氣,以便將來以最好的狀態迎接寶寶的到來.

皇宮是危險的,程嵩不在期間,她必須倍加小心,保護好自己,保護好寶寶……

"霜兒……"

就在夢雪神游期間,一道帶有磁性的男聲響起,夢雪不解地抬起頭,循聲望去……

他的前方,一個藍衣男子逆光而立,強烈的陽光讓夢雪條件反射地低下頭,躲避陽光,當她再次抬起頭的時候,那個男子已經來到他眼前了.

這個人,竟然是程凌風……

————————————————

純潔雨:注意程凌風叫夢雪什麼!

注意!一定要注意啊!發揮你們的想象吧……

上篇:以後 世界上不會有徐若蘭了     下篇:鄧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