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我只是在裝幸福(2更)  
   
我只是在裝幸福(2更)

"那麼霜兒對大皇兄的死呢?也沒興趣嗎?"

夢雪的腳步因為程凌風的這句話頓住了.

"霜兒現在比以前聰明了那麼多,很多事情都看得那麼透,難道就沒有想想大皇兄的死背後還有什麼嗎?"

程凌風淡淡地笑著,還是他一貫的笑容.

"霜兒,你知道嗎?你現在愛的男人,可比我可怕多了……"

夢雪又開始移動腳步了,不知道怎麼的,她不想再聽程凌風講下去.

"霜兒害怕了?所以要走?"

程凌風挑了挑眉,這是激將法,對以前的霜兒很管用,但是……好像現在完全不管用了呢!

看著夢雪毫不猶豫地往前走,程凌風也不急,他依舊笑著.

就算激將法沒有用,他依然有別的辦法讓她停下腳步.

"霜兒現在已經知道程嵩就是恨簫客了吧……可是霜兒,你知道程嵩昔日為什麼要來到太虛寺抓你嗎?"講到這里,程凌風笑得一臉自然,信心十足,他有把握,百里霜一定會停下腳步的,"程嵩手下那麼多強人,他如是只是單純地想讓你消失的話,隨便派一個人,都可以把你帶走,何須親自出馬呢?而且為什麼那麼巧,徐楓會出現在那里呢?徐楓想找恨簫客這麼久,一直找不到,為什麼偏偏那個時候會找到……徐楓和徐若蘭是什麼關系?一切很明顯了吧……"

程凌風的話,停止住了.

並不是因為什麼別的原因,而是因為,他的聽眾——夢雪並沒有如他預料的那樣停下腳步……

程凌風不敢置信地看著夢雪的背影.

他很難想象,她竟然完全沒有理會她.

"霜兒,你對這些真的沒興趣?"程凌風不敢置信地看著夢雪,"難道你不想知道大皇兄的死和程嵩有什麼關系嗎?"

夢雪並沒有轉過身去,她也沒有去看程凌風,不過她的聲音緩緩地傳遞了過去:

"程凌風,我沒有聽別人議論我丈夫的習慣.程嵩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自然會用心去看."

"用心去看?"

程凌風微微皺起眉頭,不解地看著夢雪的背影.

"我相信程嵩."

她的話,那麼淡,輕輕地飄到程凌風的耳畔,程凌風整個人忍不住愣了一下,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那一抹柔弱的倩影已經消失了.

程凌風看著夢雪消失的方向,眼神看向遠方,似乎在想著什麼.

"你……絕對不是霜兒……"

霜兒,絕對不是這樣的……

那一瞬間,一張單純的笑臉突然在空氣中出現,眯著眼睛,叫他"小平哥哥"……

一陣風吹過來,吹起程凌風的衣袂,也吹散了他的微弱的回憶.

過去的,終究已經過去……

霜兒,你相信程嵩嗎?

我也相信程嵩!

我相信程嵩和我一樣——和萬里河山比起來,百里霜又算得了什麼呢?

—————我是分割線—————純潔的分割線————————

夢雪原本的好心情被程凌風弄得煙消云散,也沒心情散步了,于是便回到房間.

回到房間後,她看了會兒書,又彈了會兒古琴……

她彈的曲子正是《佩蘭》,腦海里,浮現出昔日程流觴在林子里教她彈琴的情景……

那時候的大皇兄,白衣勝雪,黑發如墨,他的眉宇間擔著明顯的疏離和冷漠,就連教她彈琴也是一幅不耐煩的樣子.

但是,讓若真的不耐煩,又怎麼會教她呢?

夢雪總覺得程流觴像丁香一樣結著淡淡的愁,她總覺得他仿佛是誤入人間的謫仙……

謫仙,終究要回天宮的.

大皇子她現在只是回到屬于他的天宮去了,對不對?

說不定,大皇子現在正在向他的仙友講述他在人間的經曆呢!

夢雪這樣對自己說,大概……只有這樣,她的心情才會好一些吧……

夢雪就這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等到她意識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了.

凝香送了午膳過來,夢雪用過午膳之後,本來想散會步的,但是考慮到早上程凌風的突然出現,她覺得自己心里有陰影,便不出去了,只在房間里來來回回走了一圈……

晌午的時候,小憩了一會兒,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了.

正巧,她醒來沒多久,凝香過來跟她說,有貴客來訪.

所謂貴客,不是別人,而是四皇子程嵐和四皇子妃司空紫薇.

程嵐似乎瘦了一些,不再像以前那樣開朗了,整個人沉默了不少,看得出來——程流觴的去世對他打擊不小……

司空紫薇還是一如既往地直率,她大概是怕程嵩出征,夢雪會傷感,所以才特地帶了她和程嵐的兒子程易陽,來陪她.

司空紫薇說了很多笑話逗夢雪,夢雪總會很配合地跟著笑.

可是,每當夢雪配合著司空紫薇傻笑的時候,程嵐卻一臉嚴肅地站在旁邊,這讓現場的氣氛著實怪異.

"程嵐,我不讓你來,你非要跟過來!現在來了,卻跟個木頭一樣杵在這里,礙眼死了!"

司空紫薇沒好氣地瞪了程嵐一眼.

程嵐依舊沉默著,沒理她.

這下,司空紫薇火了,她上前一步,把懷中的孩子遞給他,道:

"程嵐,既然你沒事做,抱孩子去."

"不抱,你要是覺得累,可以讓奶娘來抱."

程嵐看了一眼司空紫薇,沒有伸手去接她遞過來的孩子,只是這麼不溫不火地地說道.

"累?誰說我累了啊……"

"既然不累,你就自己抱."

司空紫薇正想長篇大論說點什麼,卻被程嵐打斷.

"你……"

程嵐的這句話很顯然把司空紫薇給惹到了,她氣得發抖,轉頭,一臉委屈地看向夢雪,道:

"二皇嫂,你說程嵐這說的是不是人話啊!我們家陽兒可是他的嫡長子啊!他的骨肉啊!他居然連抱都不抱……二皇嫂,你說他還是不是人啊!"

"抱孩子這種婦人之事,怎麼能讓我一個大丈夫去做呢!"程嵐說道.

"程嵐,你說的這是什麼人話啊!敢情你看不起我們女子,認為我們女子只配做抱孩子這種雞毛蒜皮的瑣事是吧!"

司空紫薇顯然是被程嵐給氣到了,一激動,腦子一熱,就什麼也顧不上了,把孩子往夢雪懷中一扔,雙手叉腰,開始和程嵐唇槍舌戰.

程嵐是出了名的辯論高手,他的口才和思維哪里是司空紫薇能跟得上的呢?

幾句話下來,司空紫薇便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

不過,司空紫薇絕對不是輕易認輸的主.

文的不行來武的!

最後,她干脆挽起袖口,看樣子是想和程嵐大干一場:

"程嵐,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女中豪傑!"

她一邊說,一邊摩拳擦掌.

"司空紫薇,注意你的行為!不要跟我說你打算在這里和我'比武’,這里可是二皇兄的嵩殿,二皇嫂還在看著呢……"

"啊——"

經程嵐這麼一提醒,司空紫薇才想起事情有些不對,連忙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空空如也的手臂,然後大叫一聲,一臉慌張地看著程嵐,道:

"啊——陽兒呢?陽兒哪里去了?"

"……"

見司空紫薇如此,程嵐大概是覺得很丟臉,他干脆轉過身去,不看她了,他發誓,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很想說一句——"司空紫薇,我不認識你"……

"紫薇,陽兒在我這里."夢雪含笑著看向司空紫薇,"剛才,你和四皇子吵……說話……的的時候,把陽兒交給我了……"

"啊——原來如此啊……"

司空紫薇見她的寶貝正安然無恙地躺在夢雪懷中,沖著夢雪傻笑,大大地松了口氣.

大概也是意識到自己今天的行為似乎有些不妥,她頗為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司空紫薇,我們還是早點回家吧!別在這里丟臉了……二皇嫂都要被你嚇傻了……"

程嵐很認真地說道.

"嚇傻了?怎麼會呢?二皇嫂又不是膽小的人!記得當初,她連爾康都敢抓,我剛才不過是說話大聲了一點而已,怎麼會嚇到二皇嫂呢?"

司空紫薇也回答地很認真,講完之後,她還特地轉頭,向夢雪求證道:

"二皇嫂,你沒嚇到,對不對?"

看著司空紫薇那一本正經的樣子,夢雪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時的心情——嚇是沒嚇到,不過被雷得不清.

"當然沒有被嚇到了!我又不是紙做的,哪里那麼容易嚇到呢?"夢雪笑著說道.

司空紫薇在得到夢雪肯定的答案之後,只覺得底氣足了,轉過頭來,特別牛氣地對著程嵐,說道:

"程嵐,你看!二皇嫂都是沒有被嚇到了!"

看著她那副理直氣壯的樣子,程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白癡!"

沉默了一會兒,程嵐大概是忍無可忍了,干脆上來,用力地敲了一下司空紫薇的頭.

"很痛啊……程嵐你這個混蛋!還有……你說誰白癡啊!"司空紫薇徹底怒了,"你才白癡呢!你們全家都白癡!"

"司空紫薇,你再喊,二皇嫂肚子的孩子都要哭了."

程嵐知道和司空紫薇說不通,于是他果斷地換了個方式,指了指夢雪的肚子,道.

"啊——我怎麼忘了呢!"司空紫薇尖叫一聲,趕緊放低聲音,"小侄子,對不起哦!嬸子忘了還有你……對不起……對不起……"

她彎下腰,很認真地對著夢雪的肚子"道歉",無比地真摯.

"司空紫薇,要瘋回去瘋!"程嵐沒好氣地拉起司空紫薇的手,打算拎她回去.

"二皇嫂,我們告辭了,不打擾你休息了."程嵐彬彬有禮地對著夢雪說道.

夢雪淺淺地笑著,和程嵐說了一些客套話,不過,程嵐很顯然沒有時間和她說客套話,因為司空紫薇又和他鬧上了!

"程嵐,你放開我!我和二皇嫂還有很多話要說呢!"

"等你大腦正常了,再說吧!不過,這輩子是沒希望了!"

"程嵐,你皮癢啊!"

"程嵐……你給等等!陽兒……陽兒還在二皇嫂那里呢!"

"你放心,奶娘會帶他回來的."

"程嵐!你有沒有人性啊!那是我們的寶貝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呢!你這個混蛋!鐵石心腸!王八蛋!烏龜……"

……

程嵐和司空紫薇的聲音越來越遠,越來越遠,夢雪嘴角的笑容,終于消失了……

司空紫薇,程嵐……

他們這才是幸福……

而她……

從大皇兄去世之後,就從來沒有真正幸福過……

一直以來,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裝的……

她,只是在裝幸福……

程嵩,你知道嗎?這些日子來,我的笑容,全部都是裝的……

就連我對你的信任,也是裝的……

——————————————————

純潔雨:

童鞋們,這幾章看來小嵩嵩和夢雪之間似乎冰釋了……

其實,那只是表象……

真實是怎麼樣的呢?預知後事如何,請看……(嗷嗷——別拍我!)

那啥……可以給俺留言嗎?留言好少的說……

上篇:鄧爺爺     下篇:夢雪,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