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程嵩 你又騙了我  
   
程嵩 你又騙了我

"夢雪……"甄法師忍不住小聲開口喚.

"大H,我們繼續往前走吧."夢雪抬起頭,小聲說道.

"往前走?"

甄法師不解地看著夢雪,他有些擔心她,現在,她的狀態似乎很不好,現在的她並不適合繼續走,她應該坐下來,好好休息一下,調整一下心態.

"恩,往前走."夢雪揚起唇瓣,輕輕地對著甄法師笑,那笑容仿佛泛著梔子花的清香,"大黃,我沒事的,別擔心,我們繼續往前走,好不好?"

甄法師忍不住皺起眉頭,他突然覺得她並不適合笑,可是明明她笑起來這麼美……

"夢雪,你要去哪里?"甄法師輕輕地問道.

"帶我去迷霧森林里面一層,好不好?"

夢雪還是笑著,很美的笑容,很美的人,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卻給人一張"殤"的感覺.

"小夢夢,你累了,先回去休息好不好?"

不知道怎麼的,甄法師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總覺得要發生什麼事情一般.

"不要,大H,帶我去……"

夢雪的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淡然,但是卻又無比地堅定,仿佛任誰都無法動搖一般.

甄法師知道,這個溫柔文弱的女子骨子里有著一般人沒法比的倔強,有些事情,她一旦下了決心,真的是任何人,任何事情都沒辦法改變的.

這種情況下,作為朋友,他還能怎麼樣呢?

"那……走吧."甄法師淡淡地說,"小夢夢,你能告訴你想干什麼嗎?"

甄法師知道,夢雪讓執意讓他帶她到迷霧森林的最里面絕對不會是為了緬懷程流觴這麼簡單.

夢雪淡淡地看向甄法師,眼梢依舊含著淡淡地笑:

"我去求證一件事情."

求證什麼事情?

甄法師雖然很想知道,但是他沒有問,因為沒有必要了,事情很快自然會浮現在面前.

他按下按鈕,空氣中有一絲藍光閃過.

瞬移的速度很快,他們很快就進入了迷霧森林的第三層,四周,是郁郁蔥蔥的蒼天大樹.

"小夢夢,能告訴我你要去的具體位置嗎"甄法師問道,"系統需要具體的位置……"

"具體的位置?"夢雪不解,"怎麼個具體法?"

"最好是有橫坐標和縱坐標."甄法師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我是不是要先畫個函數坐標?"夢雪嘴角抽了抽,看著甄法師.

甄法師鼓著腮幫子,神秘地對她眨眨眼睛,用力地點了點頭,道:

"可以的,必要的時候你還可以用一下你們那個時空的泰勒公式."

甄法師一邊說,一邊對夢雪擠眉弄眼,那樣子特別有喜感,夢雪忍不住笑了——原來,他是在逗她樂……

他還是看出來她心情不好了嗎?

是她演技不夠好,沒裝好嗎?

可是,如果她的演技不夠好,為什麼這麼多個月來,程嵩從未發現過呢?

還是說……他其實發現了,只是……

"不是說要去里面嗎?別發呆了?"

甄法師看得出夢雪似乎又在想不該想的東西了,只得提醒她.

"恩."夢雪點點頭,"在森林最中心的地方,以你的先進儀器,提供這個信息應該能就夠了吧?"

"恩."

甄法師輕輕地應到,然後,按下手中的儀器,又是一道藍光,夢雪再次見證了科技的厲害……

一轉眼,她便到了那個熟悉的地方.

藍絲絨一般的天空,祥云朵朵,像小綿羊一樣躺在空中,四周是郁郁蔥蔥的森林,幾間精致的小屋……

夢雪還記得自己和程流觴無意中來到這里的時候,仿佛看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了希望.

而此時此刻,再次來到這里,已經是物是人非了……

"夢雪?"

甄法師見夢雪一動不動地站著,忍不住輕輕地問道.

"恩."

夢雪小聲地應道.

"你要來的就是這里嗎?"甄法師輕聲問道.

"恩."

夢雪輕輕點頭,表情沒有太大變化,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一般.

甄法師雖然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但是卻可以感受到,此時此刻,她似乎有些緊張,雖然他不明白這里有什麼好緊張的,不過他清楚,這一切八成和程嵩有關.

這個世界上,除了程嵩,還有誰能讓她變成這副樣子呢?

"要去敲門嗎?"

甄法師開口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已經在門口躊躇了很久了,夢雪一直都默不作聲的,一動不動,不上前,也不後退,就那麼傻傻地站著……

"恩……好……"

夢雪的聲音還是那麼輕,甄法師邁開腳步,上前朝著大門走去.

可是,在他走了幾步之後,卻又聽到夢雪的聲音.

"那個……等等——"

甄法師很自然地轉過頭來,對上夢雪那雙焦慮的雙眼,他不知道她到底怎麼了.

"我……"夢雪開了口,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小夢夢,你在怕什麼?"甄法師這樣問她.

夢雪看了看那扇緊閉著的門,然後把目光移回到甄法師身上,她這樣對他說:

"大H,我怕……事情和我想得一樣……"

"那麼你想的是怎麼樣的呢?"甄法師這麼問夢雪.

而就在這個時候,里面傳來一聲冷酷的女聲:

"是誰在外面?"

話音剛落,那門便打開了,鐵姐冰冷的臉出現在夢雪眼中.

"鐵姐,怎麼了?外面有人嗎?"

隨著這個溫婉的聲音,夢雪看到了一個絕美的女子,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程嵩的母親——白婉清……

程嵩,果然是這樣的……你又騙了我……

————————————————

純潔雨:那啥……小嵩嵩是個陰謀家……

上篇:其實我總是在騙自己     下篇:一條長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