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第一章  
   
第一章

竹林漫上殘陽,歸農依唱,

雨送一抹微涼,虹結窗框.

河上胭脂薄媚,山間炊煙嫋嫋. 有孩童在歡快地嬉戲.

琴聲響起,悠揚動人.

"娘喚我們吃飯了."聞到琴聲原本在玩耍的女孩對著男孩說道.

"恩."男孩應道,說罷他們便和其他小孩道別.

雨後初晴的黃昏,山上林間煙霧繚繞.

一個扮相斯文的男子蹲在山嶺間,仔細地觀察著路邊的各式花草.

突然,一絲笑意在他臉上浮現,只見他伸手小心翼翼地將一顆帶著黃色小花的植物移到旁邊的竹簍里.

悠揚動人的琴聲隨著煙霧,飄到男子的耳朵里. 男子起身,望向山腳. 透過層層云霧,山腳一隅的小湖和著夕陽,泛著淡淡的粉妝,湖邊的佇立著一件用原石砌成的小屋,屋頂的煙囪上飄著若有若無得炊煙.

門前,一白衣女子低首撫琴,安靜恬淡,一曲《佩蘭》動人悅耳.  

男子斯文的臉上露出個不羈的笑——用《佩蘭》喚人回去吃飯,怕是這世間除了她,百里霜,不會有第二人了.  

男子背上竹簍,沿著若有若無的羊腸小道,向山腳走去……

他, 白眉仁,和林宣澤齊名的神醫. 五年前,因為某些事情,他離開京城,來到她身邊照顧她,一待便是五年.

這五年來,並沒有發生太多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

她忘記了一些存在過的事情,甚至都忘記了她叫百里霜,但是卻不知道怎麼的,她老要說一些不存在的事情.

比如說她跟他說她叫李夢雪,是北京什麼大學的,具體怎麼說他是記不清了,大概就是說她出自一個很有名的大夫門下的意思.

白眉仁本就知道百里霜通一些醫術,不過對于她在他面前自稱大夫這件事情,他還是有些不屑的!

怎麼說,他才是神醫啊!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舉世無雙!

她居然敢在他面前說自己是大夫,這不是在佛祖面前說自己很會念經嗎?

白眉仁對夢雪充滿了不寫,可是在後來他見識到了她高明的醫術之後,卻只能心服口服,甘拜下風,從此恭恭敬敬地叫她一句師父. 可是,她得了便宜還賣乖,狡黠地說他把她叫老了……

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有身孕,很奇怪,但是她並沒有慌張,大概……她也知道,她可能遺忘了什麼……

有時候,她也會問他,她是不是遺忘了什麼!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每當這個時候,他便轉移話題……

她真的是一個很體貼的女子,因為看出他的為難,並不再多問,甚至從那以後便不再提了…… 

一直以來,他們把彼此當做最好的朋友,一起游山玩水,浪跡江湖.

直到兩年前,他們來到這個小山村,她說喜歡這里的甯靜純樸,于是便在這里住了下來.

五年的相處讓白眉仁對百里霜有了新的了解. 

以前,他一直以為她是個恬靜的女子,靜謐,恬淡,像個不知人間煙火的仙子;不過,現在,他知道,她偶爾玩心肆起,也會像個孩子,會搞得他們哭笑不得,更有甚者——語出驚人,笑料不斷. 

白眉仁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腳步卻並沒有停止,不知不覺之中,已經到了山腳了.  

夢雪收回在琴上纖纖玉指,抬頭含笑道: "采到什麼靈丹妙藥了嗎?竟笑得如此開心."

"自己看."

白眉仁把竹簍遞給夢雪,自己向屋里走去.  

"斷腸草?"

在裝著各式各樣的植物中,夢雪找到了開著喇叭狀黃色小花的葫蔓藤科植物.斷腸草有劇毒,毒性物質是葫蔓藤堿,她以前在教授放的PPT中見過,此草在夢雪生活的二十一世紀的內蒙古草原,東北等地十分常見,但是在白眉仁生活的時代卻十分罕見.

 "難怪笑得嘴巴都何不攏了."夢雪莞爾.  

白眉仁,人稱神醫,醫術高明,但有個怪癖——喜歡收集各種毒.

這點倒是和夢雪有點像,不過夢雪只是喜歡研究,並不收集.

五年前,夢雪記得當時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古色古香的環境下時,十分驚訝.她驚訝的不是自己為何會穿越,而是驚訝自己內心對身在一個這樣的環境竟然一點也不意外.

她還記得自己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安然地閉上眼睛,閉眼之前,腦海里是笑笑恢複視力後溫柔的笑容.

可是為什麼自己對周圍的一切又種熟悉感?仿佛已經在這里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了.仿佛在出車禍後到醒來之前發生過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她的記憶卻是空空的.

更加讓她不解的是她竟然懷孕了……

可是,她對此竟然一點都不覺得驚訝,只是想不起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  

當她看到推門而入的白眉仁,她竟然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那種感覺告訴她——他是朋友.

她曾經嘗試著問他以前的事情,他總是躲躲閃閃,次數多了,她便不問了!

她可以確定,她肯定曾經在這里生活過一段時間,她甚至可能嫁過人……

然後,因為某種原因,她失去了記憶.

她曾經嘗試過努力地去回想,但是無論她多麼努力,都只是徒然……

夢雪是個隨遇而安的人,有些事情,她並不會去強求,比如這記憶……

既然想不起來,那就算了吧!

何必去為難白眉仁呢?何必為難自己呢?

更何況,有時候,忘記並不代表壞事吧!

夢雪恢複了開朗,她以健康的心態迎接寶寶的出世,卻沒想到上天如此厚愛她,給了她一對龍鳳胎.

夢雪給他們起了名字:

一言,一諾.

君子一言,一諾千金.

這兩個孩子是她的天使. ;

"娘,進屋吃飯啦!外面起風了."一諾甜甜的聲音打斷夢雪的回憶.

夢雪淺笑,跟著一諾進屋.

 晚餐, 熱氣騰騰, 一張木桌旁,四個人表情各異.

"娘,為什麼晚飯不吃米飯啊?"

一諾精致的五官皺到了一起,不解地看著夢雪,其實娘的廚藝很好,她會做很多很好好吃的,可是……

不知道為什麼,娘每天只給他們做一頓飯,早上吃各種豆,晚上則則持燕麥,玉米之類的.

"師父,我可不缺錢啊."

白眉仁笑嘻嘻地對夢雪說,其實他也挺納悶的,只有窮苦人家才是雜糧,他不是很窮吧.再說,就算她喜歡吃,都吃了五年了,也該膩了吧.

"很明顯,娘懶得做飯唄."一言人小鬼大地說到.  

"恩."

夢雪淡淡地點頭,她總不能告訴他們,豆子富含蛋白質,早上多吃有利于一天的營養,燕麥,玉米等符號纖維素,晚上食之有助消化,促進第二天晨便吧.說了也白說.

"嗚嗚……可不可以換啊?"一諾對著夢雪撒嬌,"娘……我想吃桂花糕……"

"晚上吃甜食,小心胖死你!"一言一本正經地說道,說完後,他沖著夢雪甜甜一笑,道,"娘,吃炒飯吧!你上次做的揚州炒飯很好吃……"

"師父……"

當百眉仁也學著一言和一諾的語氣講話的時候,夢雪有種扛不住的感覺.

"那啥……你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吧……"

夢雪趕緊阻止,以白眉仁的性格,如果她不阻止,他很可能也會學著小孩子的語氣跟她撒嬌……

一個大男人,跟她撒嬌……太恐怖了……

"要吃,明天給你做!今天晚上給我先把這些解決了……"夢雪道.

"可是……"

"沒有可是!不吃的話,明天不給你們做飯了!"夢雪威脅道.

"別……別……誰吃我們不吃的啊!我們現在就吃!"

原本愁眉苦臉的三個人頓時飛快地拿起筷子,開始下手吃東西!

看著他們那樣兒,夢雪忍不住笑了…… 其實,不管以前發生過什麼,不管她是怎麼來到這里的,不管之前發生過什麼,都已經過去了,都不重要了.她喜歡現在甯靜平淡,溫馨和樂的生活……

晚風肆起, 山竹一陣顫抖,   一顆顆露珠雜亂而下, 真的可以一直平靜下去嗎?

————————————————

純潔雨:是不是覺得很奇怪——夢雪不是跟法師回去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她為何會失去記憶?

白眉仁為何會到夢雪身邊?

噓——秘密!

哇咔咔,以後會揭曉的啦!

3群:70451760

繼續招沒有加過群的童鞋們.

上篇:一條長河     下篇: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