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第六章  
   
第六章

第六章

距離上官丹楓的比武招親還有兩個月多,錢塘卻早已聚滿了來自各地的人士.

有的是志在必得,欲與各路英雄爭奪桂冠贏得美人,博得門主之位;有的自知武功一般,千里而來只為一睹武林第一美人的芳容;有的則純屬看熱鬧……

錢塘的各家客棧都是人滿為患,人們的討論的,議論的全都和上官家的比武招親分不開.

"你知道嗎?上官盟主把鎖心環當做上官小姐的陪嫁之物,要是能在比武招親中脫穎而出,不但能抱得佳人歸,還能繼任下屆盟主,名利雙收啊!"

一個長相粗獷的男子雙拳緊握,興奮道.

"就憑你?我看還是算了吧."突然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打斷那個正在自我陶醉的中年男子.

"我不行,難道你行?看你毛還沒長全呢,黃口小兒."那男子突然一刀朝少年砍去.

眼看就要砍到少年頭上了,一根筷子飛來,擊中刀心,雖然是一根筷子,粗獷男卻感覺到一股十分強大的力量壓迫而來,他急忙運功穩住.

"胡大俠,好刀法,在下多有得罪,還望海涵."一個國字臉的男人彬彬有禮的對著剛才那個粗獷男作揖道,"秦風,還不向胡大俠道歉."

"知道了,少爺."被喚作秦風的少年,癟著嘴,滿臉不願意地向胡大俠草草道歉.

胡大俠看著眼前的男子,國字臉,濃眉大眼,舉手投足之間顯得十分穩重,再看他腰間掛著一把藍色的寶劍,連忙雙手作揖,哈哈笑道: "原來是君子劍岳不群啊.看來上官美人的魅力不少啊,哈哈~~~~~!"

"沒想到堂堂楚國的國師都出動了啊!怎麼想娶上官小姐做小妾啊."旁邊一個身穿袈裟的和尚諷刺道.

岳不群不以為意道:

"若真有幸能贏得上官小姐芳心,賤內也是通曉大義之人,定會和上官小姐不分大小,娥皇女英共處;倒是大師你,還是先還俗再去比較好."

原本坐在一旁准備點菜的夢雪聽到這段對話之後,嘴角忍不住開始抽搐!

那啥……岳不群不是金庸先生筆下令狐沖他師父嗎?怎麼跑這里來了啊?更加神奇的是,這位岳不群童鞋長得還挺年輕的……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岳不群是楚國國師,徐楓的得力助手."白眉仁見夢雪不解,在一旁解釋道.

夢雪總算明白了,這僅僅是同名而已,純屬巧合!

可是……這個巧合也太讓人糾結了……岳不群啊——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岳公子說得是,在下要是能勝出,肯定立馬還俗,只是可惜,怕是沒這個命了."那和尚因為白眉仁一句話,注意到了白眉仁的存在,立馬指著夢雪坐的這桌,說道.

眾人的視線一下子都移了過來. "白神醫?"有人說道.

白眉仁倒是面不改色,繼續優雅地喝著他的茶. "素來聽聞神醫只樂山樂水,沒想到對美女也感興趣啊."岳不群說道.

左一句美人,右一句美人,人們總是喜歡用美人做借口,掩蓋自己的貪婪之心.

夢雪心中冷笑,上官丹楓再美,沒有那"鎖心環"做嫁妝,來的人怕是也不會這麼多吧.

不過這些與她無關,世界上看不慣的人和事那麼多,要是件件去推敲,恐怕要累死了,而且自己早就過了憤青的年齡了.夢雪端起茶杯,和白眉仁相視一笑.

"哎呀,神醫何時有佳人相伴了?"岳不群注意到了一旁的夢雪,說道.

經岳不群這麼一提醒,眾人也注意道了坐在神醫旁邊的女子,只見她楚腰衛鬢,霞裙月帔如出世之淡菊,嘴邊淺淺的笑像湖水里散開的漣漪,看久了竟有點心潮蕩漾的感覺.

"師父可喜歡佳人這個稱呼?"白眉仁沒有看岳不群,也不顧眾人,他只是痞痞地對夢雪笑.

"白眉仁,我找你很久了."

突然一陣大叫打斷眾人的遐想,一個身著紫袍的散發男子不顧眾人奇怪的眼神,沖向白眉仁.

見到來勢洶洶的郝武功,夢雪連忙轉過頭,背對著他,心里忍不住偷笑. 郝武功挽起衣袖,露出長滿癬的雙手,"快幫我看看,癢死了." 眾人見他手中全是癬,還留著濃,連忙退開,白眉仁看了他一眼,不懷好意道: "怎麼蜈蚣兄,最近花柳巷去多了啊?" "我叫武功!不是蜈蚣!"

郝武功咬著牙糾正道,他的眼睛里都快噴出火來了,要不是有求于他,他真恨不得撕爛他的痞子嘴臉.

"我說蜈蚣兄啊,你也不是缺錢的人啊,真要去那種地方,也挑高檔點的去啊.你看你現在……錢不是這樣省的."

白眉仁假裝無奈地搖頭,還不忘記添油加醋:

"對了,你找我做什麼啊?不會是讓我和你一起去吧,你知道的,我白眉仁雖然愛去青樓,但是我眼光很挑的,那種普通的是入不了我的眼的……"

白眉仁的樣子煞是可愛, 一旁的夢雪是在憋不住了,"哈哈哈"的笑出聲來.

她不笑倒好,她一笑,在場的人也都憋不住了,一下子現場炸開了鍋.

郝武功已經被白眉仁氣得咬牙切齒了,一看還被一個女子嘲笑,實在忍不住了,而這背影……

"毒婦!"郝武功認出夢雪,頓時眼睛都綠了,一拳向她揮去.

白眉仁連忙伸手去擋,對上郝武功憤怒地眼神,卻不忘火上澆油:

"啊呀,不知道會不會傳染."

說著不知道從哪里拿來的一塊手帕,擦拭著剛才去擋郝武功拳頭的手. 郝武功氣急敗壞,揮手又是一拳,快如閃電,只見白眉仁輕輕一閃,聲如疾風.頃刻間,兩人騰空而起.眾人只見兩個交纏在一起的人影,一個如火如雷,一個如風如電. 眾人心中暗暗佩服,這倆人皆是高手中的高手啊!

正和白眉仁打斗得如火如荼的時候,郝武功突然感受到一陣瘙-癢之感席卷而來,這讓他忍不住伸手去抓,白眉仁見狀笑地更加放肆了:

"我說蜈蚣兄,你到底去了哪家妓院,落得如此下場,說來聽聽,好讓大家引以為戒啊."

"老子撕爛你的臭嘴!"郝武功怒氣上升,呼的一掌,便往白眉仁胸口拍去,徑取要害.

白眉仁腳步錯動,身形一閃,輕輕避開,將嘴湊到他耳邊輕輕地說:

"蜈蚣兄,我知道你是中毒了,可這毒我解不了,真要解藥的話,你向我師父要吧."

"你不是自稱神醫嗎?這點小毒都解不了."郝武功鄙夷道.

"神醫是世人送我的稱號,我什麼時候自稱啦."白眉仁無辜的眨眨眼.

"你還有師夫?別跟我說是林宣澤!"郝武功沒有理會他,而是抓住了問題的關鍵.

"當然不是林宣澤."白眉仁不屑地說道,"那家伙還不如我呢!"

"少廢話,你師父在哪里?我先取了那給我下毒的毒婦性命,再去拜訪他老人家去."

白眉仁笑得合不攏嘴,佯裝神秘地指指夢雪:

"他老人家就是你所說的毒婦."

眾人嘩然,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個柔弱的絕色女子,他們實在意外——名滿天下的神醫竟然會拜一個女子為師.

郝武功更是目瞪口呆.

"郝少俠,那天是夢雪無理,這是解藥."夢雪見郝武功是在瘙癢難耐,便拿出解藥遞給他.

郝武功狐疑地瞟著夢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他不信她會這麼簡單就把解藥給他.

"怎麼,以狂妄著稱的郝少俠還怕小女子會在光天化日之下謀害你不成."夢雪說完還不忘向在場的眾人點點頭,以尋求支持的聲音.

"對啊!對啊!"眾人附和道.

郝武功見狀,只能豪邁地接過解藥,一飲而盡,味道酸酸甜甜的,竟沒有一絲藥的苦味.

"挺好喝的吧."

看郝武功似乎好陶醉在解藥的美味之中,夢雪淘氣地向他眨眨眼.

刹那間,郝武功竟覺得面紅耳熱,砰然心跳,慌亂地道聲"告辭",匆匆離去.

————————————————

純潔雨:岳不群,有木有不知道的童鞋?有的話百度一下哦!

上篇:第五章     下篇: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