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第七章  
   
第七章

三月的黃昏來得很快, 陰影越來越濃,漸漸和夜色混為一體.

夜空安靜,廣闊,而又神秘.

天空里零零星星點綴著星星,如同小小的火花,閃閃爍爍的.

皎潔的月光裝飾了春天的夜空,田野,房屋,樹木,披著銀色的薄紗.

月光透過紙糊的窗戶,散進安靜的臥房.

在柔軟的床上,夢雪眉頭微皺,不停地翻身,睡得很不安穩,似乎正在做著不大好的夢.

"小心——笑笑!"夢雪"咻——"的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額頭還冒著豆大的汗珠.

"原來是個夢啊!"夢雪輕輕地噓了口氣,打算躺下來接著睡,但頃刻間,她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迅速起床,披上上衣,朝著門外跑去.

漆黑的夜空,一朵烏云悄悄地遮住了月球,一下子就給黑夜增添了神秘的氣息.

客棧的院子里閃動著兩個影子,一個黑衣,一個青衫.

飄忽間只見青衫男子縱身一躍,劍光沖天而起,如青蛇一般直刺向黑衣女子,劍鋒觸到那女子眉心的一瞬間戛然而止,穩穩地停在女子眼前.

"解藥."程嵩沉沉的聲音打破夜空的寂靜.半個月前他就抵達錢塘了,他還記得那天正在和教一諾武功,突然收到柳花雨傳來的信息——展鵬身負重傷.

他匆匆趕回去,發現展鵬不但身負重傷,還深中劇毒.

"沒有."南宮劍雨冷冷地說完,閉起眼睛等待死亡的來臨.

恨簫客,天下四公子之一,平時獨來獨往,性格古怪,殺人不分正邪,只要他看著不爽便殺之.

他很神秘,江湖上極少有關于他的信息.

南宮劍雨也是五年前才知道他竟然就是程嵩.

也傳言說他和天下第一公子車軒是同一個人,不過至今沒有任何證據,僅僅是傳言而已.

這次,南宮劍雨奉命去殺展鵬,對于展鵬,她只知道他是程嵩的暗衛,一般來說,一個暗衛武功都不錯,但是再不錯,也不過是個暗衛而已,和她這種頂尖高手是沒法比的!

但是,她沒想到的是展鵬的武功竟然如此高.

她殺不掉他,差點被他所殺!

幸好,她帶了徐楓給他的毒藥,放入暗器之中……

展鵬是程嵩的人,得罪程嵩的下場顯而易見……

南宮劍雨從徐楓讓他去殺展鵬那一刻開始,就知道她的生命已經走到終點了……

"再說一次,解藥."程嵩的聲音再度響起.

南宮劍雨冷冷地程嵩,默不作聲.

二十一年了,在這個陰冷的人世間,她從來都是一個人,她南宮劍雨活夠了,也被生命折磨夠了.今天能死在程嵩手里,也不枉此生了……

"放開她,我知道怎麼配置解藥."

一個柔柔的聲音從台階上漂來,漂到程嵩和南宮劍雨之間,纏繞在劍鋒上.

台階上夢雪含笑,笑得溫暖,笑得遺世獨立.

程嵩的心忍不住揪了起來.

她,醒來時剛剛睡醒,一身凌亂,連頭發都亂糟糟地,可這些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美.

她站在那里靜靜地看著他,仿佛山野間突然出現的雛菊,帶著露水……

她是真的一點都記不起他了呢……

此時此刻,程嵩的心情很複雜——明明早就知道了,可是,不知道怎麼的,當她真的站在他面前,用看陌生人的表情看著他的時候,他的心忍不住還是會隱隱難受.

"是嗎?"

程嵩帶著質疑地語調隨著微冷的春風漂到夢雪的耳朵里,其實,他本不該用這樣的語氣和她說話的,可是以此時此刻的情況,不用這樣的語氣,還能用什麼樣的語氣呢?

夢雪點點頭.

程嵩收回目光,看著一臉驚訝的南宮劍雨道:

"既然有人有解藥了,那就只好取你性命了."

南宮劍雨只看見青色的劍光輕輕一閃,她閉起眼睛等待著疼痛的來臨.

半晌,卻沒有預計的疼痛感,她納悶的睜開眼,碰的是到夢雪溫暖的笑臉,仿佛吹面而來的楊柳風.

她微微低頭,一行殷紅的鮮血在夢雪胸前靜靜地淌下.

"笑笑,要珍惜生命."

夢雪暖暖的聲音如同酥酥的小雨,細細地落在南宮劍雨的心田,什麼東西滋生了,什麼東西消失了.

南宮劍雨伸手去抱夢雪倒下的身體,接住的卻是一陣空氣.

身邊一股疾風閃過,伴隨著衣袖劃過空氣的聲音,南宮劍雨看見程嵩抱著夢雪的身影在空中回旋,消失.

頃刻間,一股力量讓她下意識地運功飛起,身體的疼痛卻使她只能癱坐在地.

原本在睡覺的白眉仁感覺到打斗聲,趕到院子里,卻只看到南宮劍雨癱坐在地,他伸手扶起她.

她看著他,目光呆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南宮劍雨喃喃自語,不知道她這個問題是因為不明白夢雪為何會為她擋這一件,還是因為她不明白夢雪為何會不記得程嵩.

" 被程嵩帶走了?"白眉仁不解地皺起眉頭——小嵩嵩,你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

"百里霜,她……受傷了……她為了救我,被程嵩刺了一劍……"

南宮劍雨默默地看著白眉仁,說道.

不知道怎麼的,她竟瘋狂地笑起來,如同一朵開在冷雨中的薔薇,寂寞,孤獨,美麗,而又充滿懷疑,自責,詫異,戒備.

這樣的笑容,白眉仁第一次看到,傻傻地看呆了.他沒想到這樣南宮劍雨這樣的女子竟然也會笑!

可是,更讓白眉仁沒想到的是,南宮劍雨竟然就這樣笑著,笑著,整個身體突然徑直往下掉.

煞那間,白眉仁不假思索地抱住正下落的南宮劍雨,輕輕點地.

然後,給她把脈.

從脈象中判斷,南宮劍雨傷得不輕.

白眉仁對程嵩的快,狠,准一向是很了解的,程嵩出手沒有幾個人招架地住.

想到這里,白眉仁忍不住又開始擔心百里霜.

聽南宮劍雨說,她受了程嵩一劍,以程嵩的速度,發現是她沖上來之後應該會立馬收劍,可是……光光那余力就夠百里霜受的了……

白眉仁實在不明白百里霜為什麼會這麼在乎南宮劍雨,甚至為了她不惜以身擋劍,這下小嵩嵩估計有得郁悶了……

————————分割線————————————————

疼痛感從胸口一陣陣傳來,豆大的汗珠從夢雪額頭上冒出. 夢雪咬著牙,身體抽搐著. "笑笑,我真不沒用."

夢雪喃喃道,夢雪從小就怕痛,小時候打預防針的時候,針眼還沒插進手臂,她就會先哇哇大哭.

每當這個時候,一旁的笑笑會輕輕握著她的手,給她鼓勵的,為她打氣.

可是夢雪並不吃這一套,她就一直沒完沒了得哭著,哭得連醫生都怕了她了.

于是笑笑老嘲笑她"膽小鬼","愛哭鬼".夢雪也不為意,她就是怕痛,她就是愛哭,怎麼了?

夢雪記得小時候,有一次要注射乙肝疫苗,她怕疼,所以跑得老遠老遠的,可還是被笑笑找到了.

"夢雪,快跟我去打針."

夢雪望著笑笑關切的表情,眼睛閃碩著,一副可憐的樣子:

"打針,好痛的,不要嘛……"

或許此時夢雪楚楚可憐的表情可以打動好多人,但是笑笑早就免疫了,她一把拎起夢雪,朝醫院走去……

醫院里,笑笑在旁邊輕笑著鼓勵她:

"放松,放松,你越緊張會越痛的,不准哭哦,一下下就好……"

笑笑的話還沒說完,就聽見"哇~~~"的一聲,夢雪淚流滿面……

"笑笑,這次我不會哭."夢雪心理默默念道,她努力扯動嘴角,露笑容.

"笑笑,我不知道那個南宮劍雨是不是你,不過我會盡力保護她的,就像你以前對我一樣.她,內心應該有很多苦吧."

一直抱著夢雪的程嵩,看著這個努力忍著疼痛的女子,滿滿的,全是心疼,可是,他不能讓她看到他這樣的表情,于是,他點了她的睡穴.

"好好睡一覺吧."

程嵩淡淡地說道,雖然她也救過南宮劍雨,但是她還是沒想到這一次,她竟然會不顧一切地替南宮劍雨擋了那一劍.

霜兒,你不想讓我殺她可以開口和我說啊!

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會答應的……

為什麼要這樣呢?

上篇:第六章     下篇: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