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王妃不好追 第九章 大結局  
   
第九章 大結局

居室里一派安靜,

房間里的人都凝視著正在給展鵬診脈的夢雪.夢雪閉著眼睛,聚精會神.

他中的毒並不難解,夢雪很快就配制出解藥,只是這個男子,深受重傷,高燒不退.

收回手,夢雪微微歎氣,其實他這症狀也不難治,一定量的青黴素便可輕松搞定.只是在這里是一千多年前,叫她去哪里弄青黴素啊.

沒有青黴素,也就只能……

夢雪終于明白為什麼青黴素的發明者弗萊明會獲得若貝爾生理學獎和醫學獎了!這真是一項偉大的發明!

難怪2010年曆史研究生入學考試還專門出了一道名詞解釋——解釋"弗萊明"!

這道怪題難倒了不少同學,現在看來,出題者真是用心良苦啊!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你明明知道怎麼解決問題,卻沒辦法這樣做.

"他……怎麼樣?"

夢雪一口氣還沒歎完,便被柳飄飄打斷.

"他的毒是解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夢雪忽略眾人焦灼的眼神,看著一旁冷峻的程嵩.

他望著她,半晌,輕輕頷首:

"我會放你走,你放心,"

夢雪什麼也沒說,她沉默著,那雙漆黑的雙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程嵩從她身邊走過,坐到床沿,看著展鵬,帶著關切.

"主子……"他氣若游絲,艱難地說道.

一旁的小紅已經泣不成聲了,程嵩伸手溫柔地撫平好友糾結的眉.

展鵬,自由就和他一起長大的侍從,他最好的朋友,二十五年來,他們相知相交……

"也沒這麼嚴重啦."

夢雪見狀,知道自己的玩笑開得有點過分了,嬌俏地吐吐舌頭,然後站了起來,在房間里僅有的桌子前坐下,拿起毛筆思量片刻,寫下一串藥方,遞給程嵩.她的任務只是負責開藥,至于藥材,她相信李澤浩定有辦法.

而此時,夢雪心里忍不住偷偷祈禱——"弗萊明,雖然你還沒出生,但還是請你保佑我,能成功培養青黴菌."

-------------------------

日子過得很快,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展鵬沒過多久就下地走路了.小紅也不再成日哭哭啼啼了,她體貼地照顧著展鵬的起居.

一切都很順利.

可是事情太順利了卻未必是好事,夢雪心里總有隱隱地不安……

是日,

綠草映殘陽,一派溫和,夢雪坐在院子得亭子里小憩,她的任務完成了,或許可以說是超額完成了,可是離別卻近了……

"你真的打算就這樣讓他走了?"柳花雨看著程嵩,問道.

"恩."程嵩點點頭,"這樣對她比較好."

他打算通知白眉仁,讓他來這邊接她回去.

見程嵩如此,柳花雨保持沉默,他了解程嵩,他一旦決定了的事情,沒有任何人能改變.

"程嵩,如果我要你和我一起回去呢?"

一陣溫和的聲音響起,這一刻,柳花雨突然發現自己錯了,其實程嵩的決定並不是任何人都不能改變的……

聽到這個聲音,程嵩整個人都愣住了,他一動不動的,甚至都不知道該不該轉身.

"程嵩,你傻掉了?連我都不認識了?"夢雪走上前一步,說道.

這個時候,柳花雨很識相的退了出來,完了他還沒忘記幫他們帶上門.

雖然,她不知道百里霜怎麼會突然記起這一切,但是,他從她的表情中看得出來,她似乎不再責怪程嵩了……

既然如此,柳花雨便放心了,接下來,也應該沒他什麼事了,他還是先去處理花雨樓的事情吧.

室內,是一片沉靜,程嵩背對著夢雪,夢雪卻可以清晰地看得出他背後線條的僵硬.

"程嵩……"夢雪輕輕地喚道.

她這麼一喚,程嵩背部的線條更加僵硬了.

"程嵩,你在害怕什麼呢?"

夢雪上前一步,拉住他的手.

他還是以前的溫度,帶著薄繭,可是不知道怎麼的,以前她牽著他的手的時候,總覺得涼,可是現在,卻覺得很溫暖,很溫暖.

"霜兒……"程嵩終于開口了,"霜兒,你快走吧!要不然,等下你連後悔的機會都沒用了."

程嵩的聲音也是無比地僵硬,此時此刻,他正在壓抑自己,壓抑著那瘋狂的渴望.

他知道,這一切,如果爆發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五年了,他無時不刻不在想著她,只是強迫自己不去接近,跟自己說——愛,不是追逐占有,只要她開心就好……

但是這一切的前提是她不主動接近他……

"程嵩,不怎麼會後悔呢?"夢雪低頭笑了,"我不會後悔的."

夢雪往前走了幾步,繞到程嵩前面,目光灼灼地看著他.

"程嵩,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她牽著他的手,一動不動地凝視著程嵩,說道:

"你並沒有拿娘的生死來騙我,娘是真的走了,我那天在森林里看到的,是程凌風找人易容而成的……程嵩,對不起,一直以來,我總是責怪你不坦白,其實卻忘了,很多時候是我不信任你……"

"傻丫頭,那又不能怪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事情的根源終究是我."程嵩這麼說道.

他很想問,她是什麼時候想起他來的;

很想問她是怎麼知道程凌風的事情的.

但是這一切都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夢雪已經踮起腳尖,柔軟的唇附上她的……

五年了,原來,她從未刻意去尋覓自己失去的記憶,她一直信奉一切隨緣,只要有緣便會相逢,若是無緣,也不強求.

他們終究是有緣吧,她遇上了他.

起初,她並不記得他,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在那天給展鵬開完藥,他接過她遞給她的藥方,十指相碰的那一刻,她整個人仿佛被雷擊了一半,瞬間有無數席卷而來,然後……不知怎麼的,便都想起來了……

腦海里居然還浮現出了甄法師搞怪的臉.

"小夢夢,你想起來了對不對?這說明程嵩對你的愛指數已經突破極限,接近正無窮了……"甄法師笑嘻嘻地沖著夢雪眨眼睛,"別驚訝啦!都說了我們的科技很發達,這段錄像是我提前錄好,以腦電波的現實存入你大腦的,一旦程嵩對你的愛能突破我預設的指數的話,就會觸發這段錄像,不過之後就馬上會消失,不會對你有任何不良影響的……"

甄法師通過那段錄像,告訴夢雪很多很多事情,有關程流觴的,有關程凌風的……

"小夢夢,你知道流觴臨終前想和你說什麼嗎?"甄法師突然故作神秘地對著夢雪眨眨眼間,"其實……他想和你說——寬容多一點,信任多一點,誤會少一點,憐惜眼前人……雖然我一直看程嵩不爽,不過不可否認,他真的很愛你……要不然他也不會突破這個指數嘛……"

甄法師聳聳肩,說道.

一邊說,還一邊感慨:

"不過這指數不是好東西!因為愛情,是你們這種沒檔次的低級人類才會有的情愫,指數越高,只能說明你們越愚蠢……"

甄法師特別囂張地雙手叉腰,一臉不屑地說道:

"哇咔咔,原來程嵩是個蠢貨呀!而且還是指數這麼高的蠢貨……哇咔咔……"

甄法師可愛的樣子讓夢雪忍不住捧腹,隨之而來的便是那點點滴滴的記憶.

記憶一點一點上來,夢雪才知道,那一次,甄法師講她帶到了他的那個年代,可是他們部門經過一番審核之後,卻說不能收留她.

"雖然她是異世穿越的靈魂,但是她本身卻是曆史的一部分,所以,這里不能收留她,她必須回去."

甄法師不解,夢雪也不解,但是上面一張審判書,她便被送了回去.

這是他們那個時代的法律,神聖不可侵犯.

她回來之後,依舊發生了很多事情,毫無意外,程嵩找到了她,那個時候,她很排斥他.一見到他,她的情緒便會很激動……

他們都以為程嵩會不顧一切地帶她走,但是沒想到的是,程嵩竟然選擇自己離開……

他甚至還讓甄法師運用他的高科技,幫她刪除了有關他的記憶.

"小夢夢,我是不是很偉大!私自刪除記憶可是犯法的,我為你,不惜以身試法!你是不是很感動啊?好了,不逗你了!我想你回憶得差不多了吧!小夢夢,這是你最後一次見我了,作為朋友,我想和你說——愛情,雖然聽愚蠢的,但是也不容易,所以,套用程流觴的話——憐惜眼前人吧……"

憐惜眼前人嗎?

夢雪忍不住輕輕笑了——當初,何止程嵩不懂愛情,其實,她也不懂……

"程嵩,我愛你,真的愛你……"夢雪輕輕地對程嵩說,"所以,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程嵩的雙手緊緊地抱著懷中的人,至今,他都對眼前發生的這一切感到不可置信……

這是夢嗎?

上天是在開玩笑嗎?

他真的可能重新擁有霜兒的愛情嗎?

答案是肯定的,因為他的霜兒正深情而又溫柔地注視著他.

兩兩相望,深情無限,情意濃濃,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煞風景的敲門聲打斷這一切.

木門開啟的時候,柳花雨正站在門口,面色凝重,他看了看夢雪,又看了看程嵩,欲言又止.

"說吧."程嵩道.

"是這樣的.徐楓帶了一大堆人去錢塘,可能會出狀況……"柳花雨微微皺起眉頭.

"徐楓?"夢雪也皺起眉頭,"一言,一諾……"

"霜兒別急,不會有事的."程嵩握住夢雪的手,道,"徐楓此行怕是為了《百越遺書》和扣心玉,在拿到東西之前,他不會對一言一諾做什麼的,更何況還有眉仁在……"

夢雪點點頭,程嵩說得對,一言一諾暫時是不會有危險的,更何況,這個時候就算她著急也沒用.

著急並不能解決問題.

"程嵩,我們現在就出發去錢塘吧."夢雪對著程嵩說道.

"恩,好."

程嵩點點頭,轉身又對柳花雨吩咐了什麼.

—————————分割線———————————————

三天後

蘇樓和錢塘相差終究還是有些距離,即便是夢雪和程嵩快馬加鞭,日夜兼程,還是花了三天的時間.

來得走不如來得巧,程嵩和夢雪到達錢塘的時候,正好遇上徐楓派兵封鎖了白眉仁和一言一諾住的那件客棧.

看得出來,徐楓這次是有備而來,他手下的四大高手全部都帶齊了,各個都是裝備精良的高手.

面對這樣的情景,向來將"識時務者為俊傑"奉為至理名言的白眉仁果然帶著一言和一諾無條件投降,成了徐楓的肉票.

"美人哥哥,你不覺得你這樣很沒志氣嗎?怎麼說也要反抗兩下的."一諾小聲地對著白眉仁說道.

"這倒也是哦——這樣是有些沒出息呢!"白眉仁托著下巴,一本正經地說道,"要不,我們反抗一下?"

"可以啊!"一諾一臉興奮,轉頭看向一言,道,"一言,你不是剛剛研制了新式的炸藥嗎?現在拿出來試試吧……"

"對哦!還有炸藥呢——"白眉仁黑漆漆的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轉著,"一言,把你的炸藥貢獻出來!哥帶你們殺出去……"

白眉仁說得一臉激動!

雖然他很清楚,他們就這樣當了徐楓的人質很安全,因為以小嵩嵩的能力,救他們幾個出來不在話下……

不過,如果他能英勇神武地把兩只救出去,到時候說不定小嵩嵩一高興,賞他一所青-樓,那就發達了……

"白叔叔,你別想了,如果你現在待我們出去的話,我爹不但不會賞你你想要的東西,說不定會直接把你送回白府,讓你和那位癡心的周小姐擇日成親."一言冷颼颼地說道.

"不……不會吧?"白眉仁嘴角抽了抽,他是做好事哇……

"白叔叔,我們還是乖乖地待著吧,我爹自有打算的,別壞了他的好事."

一言說道,他說話的時候很有禮貌,從來不會像一諾那樣沒大沒小,但是不知道怎麼的,白眉仁卻覺得一諾比他可愛太多了……

一言這小子……

和某人小時候太像了!

瞧瞧,他這說話的語氣!是一個小孩子該有的嗎?

還有,小嵩嵩另有打算?

他怎麼不知道啊?

白眉仁不解地看向一諾,一諾也是一臉懵懂.

"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諾和白眉仁齊刷刷地看向一言,異口同聲地問道.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一言懶得理他們倆,徑自閉起了眼睛.

"你……"

面對一言的無視,白眉仁和一諾開始抓狂,正打算用武力對付一言,可就在這個時候,門開了.

"南宮劍雨?你來這里干什麼?"白眉仁見來人是南宮劍雨,微微皺起了眉頭.

"跟我走."南宮劍雨冷冷地說道.

"啊?不會吧?你來放我們走?"白眉仁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南宮劍雨,"你會這麼好心?"

"走不走?"南宮劍雨的語氣依舊很平.

"不走!"白眉仁特別牛氣地朝著南宮劍雨笑道,"怎麼?想向我師父報恩,然後再來一句我南宮劍雨從來不欠人人情之類的話?我偏不讓你如意!我們就不走了!"

白眉仁痞子一般地對著南宮劍雨笑.

"你……"

南宮劍雨微微皺起眉頭,她怎麼也沒想到白眉仁會這樣.

"劍雨,你這是干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冰冷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並有一群侍衛飛快走來,帶頭的便是岳不群.

他狐疑地看著南宮劍雨.

"這位阿姨……好凶……她居然要殺我——嗚嗚嗚……"

就在岳不群懷疑地打量著南宮劍雨的時候,一諾的聲音響起.

"一諾不怕,哥哥保護你哈……"白眉仁立馬很配合地將一諾納入懷中,然後轉頭看著南宮劍雨,"你這個瘋婆子,你們主子都還沒下令要殺我們,你來凶什麼凶啊!"

岳不群聞言看了看白眉仁他們,又看了一眼南宮劍雨,道:

"劍雨,我知道你恨盛國王室,但是沒有主子的命令,不可以濫殺無辜的……"

南宮劍雨默不作聲,轉頭看向白眉仁他們,卻發現一諾正調皮地朝著她眨眨眼睛.

"來人,把他們帶到前廳."

岳不群一聲令下,並有侍衛上來,將一諾,一言,白眉仁他們押了起來.

和一般的人不同,這三個人絕對是史上最淡定的肉票.

一言的嘴角還帶著淡淡的笑——爹,你總算來了!速度比我預計的快呢!

——————分割線————————

客棧的大廳之內,布滿了徐楓的人.

"徐兄還真是謹慎啊."程嵩的嘴角揚起一個淡淡的笑,饒有興味地看著徐楓.

"沒辦法,面對程兄這樣的對手,不謹慎也不行啊."徐楓笑得妖嬈萬分.

"那我還真是榮幸啊."程嵩挑了挑眉,手往袖口一伸,拿出早已准備好的《百越遺書》和扣心環,對著徐楓說道,"想必這便是你要的東西吧,一句話,把人帶來,東西給你."

"哈哈……真不愧為恨簫客,料事如神!我都還沒說,你就知道我想要什麼了.夠爽快——"徐楓仰頭爽朗地笑了起來,然後轉過身來,對著身後的人吩咐道,"讓不群把人帶上來."

相對于徐楓的痛快,夢雪卻有些意外,她驚訝地看向程嵩.

她聽說過《百越遺書》和扣心環,鎖心玉是前朝留下來的,據說里面藏著關系到天下一統的秘密,向來昔日,程嵩為了獲得《百越遺書》和扣心環,肯定是費了不少心思,如今竟然就這樣拱手讓出……

其實……

以程嵩的能力,夢雪相信,就算不讓出《百越遺書》和扣心環,也一樣可以救出一言一諾的,為什麼……

面對夢雪的不解,程嵩只是淡淡地笑,他緊緊地牽著她的手,低頭低聲說道:

"現在,對我來說,你們才是最重要的,我不會拿你們去冒險,哪怕那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危險."

程嵩的聲音不大不小,卻讓夢雪整顆心都開始砰砰然地跳著……

程嵩,真的變了很多!

"霜兒,我不是變了,我只是知道了什麼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程嵩淡淡地說道.

夢雪一陣一陣地感動,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明明這算不上什麼甜言蜜語,可是她聽了以後卻覺得心滿滿的.

"爹——"

"娘——"

就在這個時候,一言一諾活潑的聲音響起.

程嵩和夢雪抬頭,看到這對小寶貝安然無恙,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程嵩把上前,打算把《百越遺書》和扣心玉交給徐楓,順便領回他的那對小寶貝,這個時候,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程嵩和一言一諾,還有《百越遺書》和扣心玉上面.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站在原地沉默不語的岳不群突然勾起一個邪惡的笑容,手中的劍就這樣滑向毫無防備的夢雪.

"小心——"

南宮劍雨的聲音撕破凝固的空氣,也轉移了人們的視線.

頃刻間,卻見鮮紅的血液自女子胸口湧出,不停地湧出,怎麼也停不住.

那個女子便是南宮劍雨,她就那樣護在夢雪的面前……就像之前夢雪曾經不顧一切地護在她面前一般……

"笑笑……"

夢雪困難地喊出這個名字.

"程嵩,不用你動手."

就在程嵩正欲將手中的珍珠彈向岳不群的時候,岳不群粲然一笑,平靜地盯著程嵩,然後將手中的劍反手朝著自己一刺,原本還站著的七尺男兒就這樣倒了下次,動作流暢,一氣呵成,更帶著幾分灑脫.

在倒下的瞬間,李齊的目光悄悄地飄向夢雪——他當然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必死無疑了,只是可惜沒有帶她上路……

月光透過窗外的大雪,反射到夢雪淚流滿面的臉上.

一顆,兩顆,三顆……她的淚就這麼一直往下墜,不停地落到已經癱倒在地的南宮劍雨身上.

"笑笑,你傻啊?為什麼要這麼做?"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嘛!百里霜,你救了我兩次,我還你一次,還是很劃算的."南宮劍雨笑了起來,淡淡的,柔柔的,這個冰山一般的女子第一次露出這麼溫柔的笑.

"傻瓜……"

夢雪不停地哭,她真的不知道除了哭還能做什麼,她把過南宮劍雨的脈,知道自己已經沒辦法救她了,岳不群的那柄劍已經穿透笑笑的心髒……

"你別哭嘛!要不我會舍不得走的."

南宮劍雨虛弱地伸手,去撫摸夢雪臉上的淚水,生平第一次,她嘗到了溫暖的滋味,原來……有人關心的感覺,是這樣的……

"舍不得走,就別走.我們一起去游山玩水,和白眉仁一起."夢雪輕輕地說著.

"好啊!還有一諾……"南宮劍雨冷淡的眸子竟然染上了溫暖的春色,那是充滿渴望的神情,轉頭看向已經來到她身邊的一諾,她扯出一個艱難的笑,"一諾,你真像一個小仙女……"

"南宮阿姨……"

一諾看著一臉慘白的南宮劍雨,淚流滿面.

"南宮阿姨,你別走啊!我跟你說……其實美人哥哥喜歡你……你不要走,你留下來做我美人嫂子哇……"一諾精致的笑臉沾滿了淚水.

南宮劍雨吃力地轉換視線,看向神色複雜的白眉仁,突然覺得心里甜甜的.

原來……這就是有人喜歡的感覺啊……

她真心地笑了出來:

"白眉仁,謝謝你……"

白眉仁,謝謝你,謝謝你喜歡我……

"笑笑……笑笑……不要扔下我……"

夢雪不停地抽泣著,她知道這個女孩就是她的笑笑,她們好不容易才重逢,怎麼可以就這樣別離呢?

"我也不想啊!可是……"笑笑的聲音很輕,她的笑也很輕,"霜兒,你不要哭啊,笑一笑好不好?你笑起來好溫暖,就像三月的陽光一樣……"

南宮劍雨輕輕地看著這個泣不成聲的女子,是她給她帶來了陽光,是她把她從冰寒的世界中帶了出來.

她記得,無論她對她做了什麼,她總是那麼淺淺地對自己笑,寬容地包容她的一切——哪怕是她要殺她……

一直以為自己是個無情的人,沒想到不知不覺,已經讓這個清淡的女子在自己心里生根了.

"對……就這樣……好溫暖……"

南宮劍雨看著夢雪艱難地扯出笑容,她知道她這樣很痛苦,可是她真的不想見到她哭.

"霜兒,如果有下輩子,我會化作一道陽光,溫暖著你,就像你對我一樣……"

南宮劍雨對著夢雪說道,她的聲音很輕,似乎馬上就要消失了,可是她的笑容卻很燦爛,美得一塌糊塗,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與唐笑容的招牌笑容重疊了……

"恩!我會的!"夢雪用力地點頭,輕輕地俯在笑笑耳邊,她溫柔地說道,"笑笑,下輩子要記得我,我叫李夢雪."

"恩……夢……雪……"

南宮劍雨輕輕地點了點頭,而就在她打算閉上眼睛的那一刻,一滴淚水偷偷地從上面落了下來,掉進她半睜著的眼眸里.

那細若游絲的聲音也終究消失在無止境的甯靜中,唯有那花一般恬靜的笑容自她臉上蕩漾開來……

這一刻,她是幸福的,因為她終于擁有了很多她一直想擁有的東西.

這樣,就夠了……

真的夠了嗎?

……

——————————純潔分割線————————————————

春季過去了,上官丹楓的比武招親也結束了,最後得到鎖心環的是齊國的太子齊世民,而徐楓也沒用得到《百越遺書》,那天,程嵩和夢雪他們離開那家客棧之後,程凌風的人接踵而至.

程凌風似乎早就料到徐楓會得到《百越遺書》和鎖心環一般,帶來了大批人馬,和徐楓進場一場惡戰.

一場驚險的戰爭之後,他搶到了《百越遺書》,而扣心玉則留在了徐楓手中.

天下,依舊是三足鼎立之勢.

而此時此刻,茫茫東海

一葉小舟,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漂浮.

船頭的男子一襲白衣,輕輕地吹動手中的翠玉簫,烏黑的長發在風中輕輕飄動.

小船內,女子倚著船壁,輕輕地和著他的曲子,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距離笑笑過世已經三個月了,記得在替笑笑守了四十九天的陵之後,白眉仁平靜地跟她說他要走了.

夢雪問他要去哪里,他一臉茫然,只是說天大地大,總有他的容身之所,或許有一天,他還會回到那里,看看南宮劍雨.

世界上最令人心痛的是,愛情還未展開,伊人已經遠去!

夢雪知道白眉仁永遠都不會回到笑笑沉睡的地方了,笑笑已經被他裝到心里帶走了.

送走白眉仁之後,她和程嵩還有兩個孩子一直安靜地陪著笑笑,直到一個月前的一個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夢見夏離穿著一襲藍衣,不耐煩地趕她走.

她知道,她是該走了,笑笑肯定不會願意她天天在她眼前晃來晃去的.

所以,她淡淡地和程嵩說:

"程嵩,我們一家人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好不好?"

"好."程嵩輕輕地點頭,帶著一貫的寵溺.

于是,他們便踏上了回歸途.

一葉扁舟,一家四口,說說笑笑,格外地溫馨,也格外地幸福.

"程嵩,你是故意的,對不對?"一曲終了,夢雪突然轉過頭來,對著程嵩輕輕地笑.

"什麼?"程嵩裝傻,"夫人何出此言呢?"

夢雪覺得有些好笑:

"程嵩,明人不做暗事,你就承認吧."

程嵩挑了挑眉,道:

"那夫人說的是哪件事呢?是指我故意讓一言不用新研制的彈藥逃跑,還是指程凌風那件事情呢?"

"敢情你都是故意的."夢雪不滿地挑挑眉,心里卻是甜蜜的,"不過,你是對的!一言就算再聰明,也不過是個五歲的孩子,雖然說他能控制自己研制的東西,但是……我們承受不起那個萬一……"

"霜兒,我說過,我不會拿你們去賭那個萬一的."程嵩將夢雪納入懷中,輕輕地說道,"當然,不否認,我也有私心,我想讓你知道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要了,我最在乎的只有你們……"

"程嵩,你越來越惡心了!"夢雪趕緊伸手撫撫自己身上的雞皮疙瘩,不過,心里卻滿滿的全是甜蜜.

面對她的唾棄,程嵩不置可否.

他說的是實話!

他的人生,有二十多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而活,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起初,他因為仇恨而活,後來,他以為自己想要的是這萬里河山,所以,他為奪天下而活……

直到她離去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原來他真正想要的竟然僅僅是她……

這個世界上,只有她才值得他付出一切.

"程嵩,你什麼時候讓把信息透露給程凌風的啊?還讓他那麼及時地趕過來……"夢雪不解地問道.

"從我們出發前就准備好了."程嵩淡淡地笑著.

夢雪也跟著他笑——這就是程嵩,即便是他已經完完全全不在乎《百越遺書》和扣心玉了,他也不願意便宜徐楓,非要鬧出個天翻地覆不可……

程嵩,真是惡性趣味不斷啊……

直到很多年以後,程一言一統天下,稱帝的時候夢雪才知道,昔日,程嵩這一步並不僅僅是惡性趣味.

原來,他從那麼早的時候就看出了一言的心思,所以他才會在那個時候設局讓這三件法寶落入三個國家,讓三足鼎立的位置更加鞏固,直到……

程一言這個英雄出來……

"程嵩,我們是不是該給一言改個名字啊?"

夢雪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問道,一言這個名字是她失去記憶的時候起的,那時候,她並不知道和程嵩的生父重名了.

中國的古代很忌諱這個.

可是,程嵩的看法向來與人不同,只見他淡淡地笑:

"不用,這樣挺好的."

名字,不過一個代號而已,程嵩向來不注重這些,更何況,他日,一言必定會一統天下,至少,這可以算是幫他的生父了卻一個心願吧……

太陽漸漸西移,天色不知不覺晚了下來,那葉扁舟在東海之中輕輕飄蕩,承載著幸福的味道.

願天下有情人結成眷屬!

願大家都幸福……

The End……

故事到這里,已經全部結束了,但是對于很多問題,大家可能還會有不解的地方——比如甄法師,比如大皇兄,比如徐楓為何要殺大皇兄等等……

這些我會在番外中交代!大家想看誰的番外給俺留言!

今天我會把番外全部送上,所以大家今天一定要關注王妃哦!

Anyway,謝謝大家陪我走到現在!我愛你們……

王妃完結了,但是,我相信我們的緣分不會就此結束,本周五,純潔雨會開新文,到時候歡迎大家捧場.

另外,這是純潔雨新浪微薄:://weibo./2157184730,歡迎大家關注!如果大家懶得打地址,可以直接去新浪微薄搜"雨落落雨CJY",我每天都會去微博和大家交流的!

純潔群3群:70451760也歡迎大家……

上篇:第八章     下篇:不負若蘭不負卿——程流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