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農女俏掌家 087 助興的酒  
   
087 助興的酒

身後的聲音響起來,在一片鑼鼓齊鳴鞭炮喧天的熱鬧中,格外的突兀.

青茉忍不住想伸手掀開蓋頭看一眼,卻又被司鴻暮的大手給按住.

"老實點."

司鴻暮的聲音冷冷的傳來,青茉吐吐舌頭,沒有再繼續.

"是誰在吵鬧?"

司鴻暮轉頭看去.

他坐在高頭大馬之上,整個人有一種舍我其誰的霸氣,氣勢十分的鮮明.

藍英偉上前幾步,笑道:"在下藍英偉,在此恭賀大人新婚,願大人與夫人白頭偕老,永結同心."

司鴻暮皺眉看著他,"退下吧."

藍英偉點點頭,沒有再說話,轉身混入了人群之中.

青茉驚訝,這個藍英偉是不是閑的沒事兒,這麼上前來一番,就是為了說一句恭喜?

好奇怪的人.

青茉偷偷地掀起了一點蓋頭往外看去,只能看到一個陌生人的衣角.

青聞看到藍英偉的時候,心里已經緊張了起來,他渴望看到藍夢,卻又害怕看到她.

心中的渴望,男孩兒青春期的初戀,都在變相的壓榨著他的信念.

他希望藍夢也會來,自己哪怕是就看她一眼也好,可是他又害怕,自己看了她一眼,更加會舍不得放手.

要自己在藍夢和家人兩者之間選擇一個,他一定還是會選擇家人的.

青聞攥緊了拳頭,一直看著藍英偉的身子消失在了視野之中.

一直到最後,藍夢的身影都沒有出現過.

青聞長歎一口氣,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失望.

結婚是一件麻煩事兒.

青茉一開始就知道,可是直到此刻才感受到.

被人扶著拜堂,耳邊的吵鬧聲不絕于耳,吵得她都想罵人了.

可是身邊司鴻暮一直都在,她想掀開蓋頭,也不准,想去偷吃個東西,也不准,想偷懶只是站一會兒,他還是不准.

青茉暗暗地咬牙,在心里將司鴻暮罵了一萬八千遍.

這是結婚嗎?這是上刑吧!

青茉十分的無語,靠著司鴻暮的身子站著,忍不住輕聲的嘟囔.

一塊兒點心塞進了她的嘴里,司鴻暮的聲音十分的低沉.

"再忍忍……"

青茉狼吞虎咽的吃了點心,忍不住道:"都拜完堂了,什麼時候才能送入洞房啊?"

"我想睡覺……好累……"

喜堂里雖然吵鬧,可司鴻暮的耳力極好,青茉的話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下腹一緊,司鴻暮忍不住去敏銳的捕捉到了青茉的小手.

"很快就好."

小嬌妻想先洞房,那自己還有什麼不能滿足她的?

沒多時,金子便帶著青茉回了房去.

"金子姐姐,我好餓,還好累……"

青茉發著牢騷,全身的重量都攤在了金子的身上.

"茉兒,成親都是這樣的,我昨兒聽村兒里的好些人說,越是大戶人家的婚事越是麻煩,這林暮已經給你省去了很多的步驟了呢……"

金子笑著,上前推開了喜房的門.

青茉一股腦的開了蓋頭,道:"我的天,累死了……"

她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伸手倒了茶喝.

"嗯……這茶怎麼有點辣?"青茉自言自語,可是顧不上別的,又急忙倒了一杯.

金子正在彎腰鋪床,聽見青茉的話,忍不住道:"你說什麼?"

青茉搖頭,吃著桌上菜,"沒什麼……"

金子鋪好了床,看著青茉狼吞虎咽的樣子,道:"還真是餓了呢."

青茉點點頭,仰頭喝下一口茶,道:"金子姐姐,你也吃點吧,你陪了我一整天,也累了."

金子搖搖頭,"不用了,茉兒,你吃完了就趕緊的把蓋頭蓋好,這要等新郎官來揭蓋頭的."

青茉聽話的點點頭,道:"好,我也趕緊的蓋上吧,要不然大老爺回來又要說我."

青茉胡亂的吃了幾口,便走到床上規規矩矩的坐好.

金子作勢要來給她蓋上蓋頭,青茉又祈求道:"金子姐姐,讓我再喘口氣兒吧,我等著大老爺來的時候再蓋上行不行?"

金子看著青茉的樣子,笑著道:"你啊你,都已經嫁人了怎麼還這樣."

話雖然是這麼說的,可是金子還是沒有再給她蓋,只是去幫著將屋子里的火盆又撥弄的更旺了一些.

"你先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金子說著,便轉身往外走.

青茉點點頭,正想再啃個蘋果,就看見金子又跑了回來.

神秘兮兮的看著青茉,"茉兒,伯母給我一本書,我給你放在了枕頭底下,你一會兒自己看看."

說完,金子就紅著臉離開了.

青茉疑惑的很,不知道金子紅什麼臉.

金子走後,青茉覺得自己有些熱,想到司鴻暮可能在外面招呼賓客,要很晚才回來,青茉忍不住伸手解開了衣服的扣子.

這喜服實在是太重了,穿在身上感覺都沒辦法動彈了.

好不容易脫了衣服,這熱勁兒消退了一些,沒多時,卻又感覺更熱了.

青茉有些驚訝,也沒心思啃蘋果了,只是抓耳撓腮的胡亂的抓著頭發.

熱啊熱啊熱啊……

自己是不是吃壞了什麼東西啊,怎麼會忽然這麼熱……

青茉扔了蘋果,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打滾,一個不小心,就伸手摸到了枕頭底下的書.

拿起來隨手一翻,青茉覺得更加的臉紅耳赤了.

這分明是……小黃書!

不會是娘給自己專門指導洞房的吧?

青茉覺得十分的無語,不過這古代小黃書的畫工可不怎麼好看,她扔去了一旁,覺得心里還是像有一把火燒一樣.

她起身,走到桌子旁伸手倒了一杯涼茶給自己.

咕嘟嘟的喝下,卻覺得這涼茶的味道有點怪.

是不是不是茶……是酒啊?

可是又不像是酒,只是有點微微的辣意而已啊.

青茉搖晃了一下腦袋,不會是有人放在這里要暗害司鴻暮的吧?

恰好被自己喝了?

青茉想到這,心里的不安漸漸地擴大,顧不得其他,急忙伸手隨意的披上了一件衣服,轉身往外走.

剛出了門,她就看見司鴻暮的身影朝著這邊走來.

他穿著紅色的喜服,卻仍然俊美無雙.

青茉踉蹌了幾步,朝著司鴻暮跑去.

"怎麼了?"

司鴻暮急忙伸手扶住她的身子,道:"你怎麼穿成這樣跑出來了?"

"司鴻,我把你桌子上的茶喝了……好難受……我是不是中毒了?"

青茉有氣無力的伸手抓著司鴻暮的手臂,身子軟軟的靠在他的身上.

司鴻暮一愣,"你把桌子上的茶水喝了?"

青茉點點頭,聽著他的聲音,卻覺得十分的好聽.

從來沒有這麼好聽過.

小手不由自主的撫上了他的臉頰.

"司鴻……那茶水是不是有毒啊?"

"不過……我好像覺得你越來越好看了……"

司鴻暮皺眉,這個蠢女人,那是南宮流云放在桌子上助興的合歡酒.

什麼涼茶!

司鴻暮皺眉,伸手拍拍她的臉頰,道:"青茉,那不是毒藥,只是南宮放的一點小酒罷了,你不勝酒力,所以才這樣."

司鴻暮說完,便伸手將青茉的身子抱起來,大步的回了房間去.

房內,地上散落著青茉的衣服,如此狼藉一片,卻讓人看得有些眼熱.

司鴻暮的眼眸深了深,然後伸手將青茉放在了床上.

"唔……司鴻,我好難受……頭暈暈的……"

青茉伸手捂著自己的臉,感覺頭暈的厲害.

她好想聽司鴻暮說話啊,就是說句話,好像也能平息自己體內的不安和煩躁.

"不能喝酒還喝,現在是醉了,你等一下,我去給你煮點醒酒湯."

司鴻暮說著,便轉身大步的離開.

青茉欲哭無淚,在床上自己不停的翻滾著.

難受難受難受……

熱熱熱熱……

這邊司鴻暮出了屋子,去了廚房.

"老爺……"

幾個廚娘看見司鴻暮來了,急忙起身行李.

"夫人喝醉了,你們快煮一碗醒酒湯送來."

"是!"

司鴻暮說完,便轉身出了門去.

"大師兄……"

南宮流云從身後跑了上來.

"大師兄,*一刻值千金啊,你怎麼還在這兒呢?嫂嫂自己在房間里等的多辛苦啊."

南宮流云說著,擠眉弄眼的看著司鴻暮.

"她喝醉了!"

司鴻暮皺眉說著,心里也有些不爽,本來自己還准備了很多話想在洞房之夜告訴青茉.

沒想到這個蠢女人居然就自己喝醉了.

司鴻暮正要往房里走,卻見南宮流云的臉色有些難看.

"你怎麼了?"

司鴻暮皺眉看著他.

"咳咳……大師兄,那個……嫂嫂不會是喝了桌子上的合歡酒吧?"

司鴻暮皺眉,"你在酒里放了東西?"

"我可沒下毒啊……"

南宮流云急忙擺手,隨後又笑笑,"嘿嘿……只是放了一點點的春滿樓而已."

司鴻暮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春滿樓,頂尖春藥!

怪不得青茉剛才一直說熱……

這個丫頭!

"明天再收拾你!"

司鴻暮恨恨的瞪了南宮流云一眼,便大步的進了屋子去.

"我這不是為了你們的和諧生活努力嘛!"

南宮流云悻悻的說著,又想到了司鴻暮一直鐵面不變的冷色,如今卻這樣陣腳大亂,哈哈哈,好玩!

而這邊司鴻暮回了屋子,就看見青茉已經褪去了身上的衣裳,正在床上不停的翻滾.

"青茉……"

司鴻暮眼眸的火熱加深,大步的上前,坐在了床邊.

------題外話------

以下省略一萬字……

剛把二更寫出來,我要去接著寫明天的了,藍家姑娘大家表擔心,大哥不會那麼傻的,不過這人都是有糊塗的時候不是嗎?

一家子在一起,難免會有磕磕絆絆的,但是最終還會是平淡溫馨的生活,所以大家放心吧~

上篇:086 大婚     下篇:088 真相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