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農女俏掌家 098 讓人心酸的真相!  
   
098 讓人心酸的真相!

游染之收拾東西出門,青茉急忙將玉佩放進了懷里去,道:"游大夫,你去藍家嗎?"

游染之點點頭,道:"我還是覺得,藍夢不會是凶手的."

青茉心里也有數,上前幾步跟游染之並肩,道:"游大夫,我記得你之前說過的,藍氏夫婦是被武功高強的人殺死的,藍夢肯定沒有武功啊."

游染之點點頭,道:"而且,我覺得藍夢的遺書,很有問題."

兩人一路攀談,出了門去.

到了藍家,青茉這次記了上次的教訓,先自己拿了鑰匙去開門.

進了藍家的門,青茉環顧四周,發現這里已經沒有當初的血腥味兒了.

游染之上前幾步,推開了門.

"這是藍夢的閨房."

游染之說著,然後四處的查看起來,青茉摸摸下巴,道:"游大夫,咱們在這里看是不是不對?這幾日藍夢一直住在醉仙居里,我們或許可以去醉仙居里看看."

游染之的動作一頓,笑著道:"居然是我糊塗了."

青茉笑笑,道:"走吧,不過咱們得先找個機會把藍英偉支開,要不然他看著,我們也找不到什麼的."

游染之點點頭,"夫人說的有道理."

兩人出了藍家,又朝著醉仙居去了.

青茉先去找小刀支開了藍英偉,然後便跟游染之輕聲輕腳的上了樓去.

藍夢的房里,安安靜靜的,一雙還沒有做完的鞋子放在桌子上,到處都是正常的.

青茉其實也不知道該查點什麼,她四處的看看,伸手抓起了鞋子來.

鞋子是一雙男式的鞋,看起來像是給藍英偉做的,只是做到了一半,藍夢就已經沒了.

青茉搖搖頭,兀自歎息.

"真是可惜了."

游染之轉身,道:"可惜什麼?"

青茉舉著手里的鞋子給游染之看,"諾,藍夢在臨死前都還在給藍英偉做鞋子……"

話說到了一半,藍夢一下子停住了話.

對啊,鞋子做了一半而已,藍夢怎麼會自殺呢?

就算是畏罪自殺,也得先做完這雙鞋子的啊.

原本以為藍夢是為了替誰贖罪而自殺,現在看來,藍夢說不定根本就不是自殺啊.

青茉的眼神轉了轉,游染之看著青茉忽然卡殼,急忙上前道:"夫人,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青茉抿唇,道:"游大夫,今晚我們就來一出引蛇出洞吧."

夜色彌漫,縣衙門里,安靜的可怕.

婆子給白傲京收拾了身下的汙穢之物,便端著盆出了門去.

沒多時,一個黑色的身影襲來,蹲在牆頭左看右看,見周圍沒人,才躡手躡腳的進了屋子去.

白傲京躺在床上,閉著眼睛.

黑衣人微微皺眉,手臂一伸,兩只手上便出現了一根細長的絲線來.

天蠶刃絲,殺人于無形!

黑衣人慢慢的靠近了白傲京,周圍黑漆漆的,就在他正要將絲線靠近白傲京的時候,床上的白傲京卻忽然睜開了眼睛.

黑衣人嚇了一跳,也意識到自己是中了計,急忙轉身想跑.

卻不料那床上之人已經飛快的伸手抓住了黑衣人的手臂,然後幾個衙差破窗而入,將黑衣人團團圍住.

屋子里的燈亮了起來.

青茉跟司鴻暮走了出來.

"藍英偉,你終于來了."

青茉看著那黑衣人開口.

黑衣人一頓,高舉的手慢慢的落了下來,慢慢的摘掉了面上的圍巾.

果然是藍英偉.

"青茉,這都是你設計好的."

青茉欣然點頭,"沒錯,我是故意讓人將阿京好轉的消息放出去的,只有真正的凶手才會害怕阿京真的醒來,藍英偉,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藍英偉輕笑一聲,道:"即使是這樣,你有什麼理由證明我是凶手?我只是看這個小鬼不順眼而已."

"死到臨頭還不思悔改?"

青茉皺眉,將自己在藍夢的房里找到的鞋子一下子甩給了藍英偉.

"你看看吧,這是我在你妹妹的房間里找到的."

青茉說著,道:"你要告訴我,她臨死前還在給你做鞋子嗎?她既然做了,為何不一次性做完呢?做完了再自殺不是更好嗎?"

"因為,她根本就不是自殺的,根本就是你."

青茉說著,看著藍英偉,道:"你不是藍家的親生孩子,你只是藍氏夫婦領養來的,所以你對藍氏夫婦根本沒有感情,游大夫去京城走訪過你曾經的同窗好友,你從來沒有跟他們主動提起過任何的你的家庭的事情."

"那天,在青華私房菜的後院里,你也聽見了我跟我大哥說的那些話,你知道我開始懷疑你了,所以你在情急之下,才選擇了殺死藍夢,讓藍夢為你做替死鬼."

青茉說著,一雙古井一般的眸子盯著藍英偉.

"藍英偉,你跟藍夢在一起,還讓她有了孩子,你為了自己的前途和名聲,讓她嫁給我大哥保全你們兩人,後來被藍氏夫婦發現,你又狠心的將藍氏夫婦也殺死,最後,甚至是為了自己的私欲,將藍夢也殺死,藍英偉,世間之人最毒,也莫過于此了."

藍英偉聽著青茉的話,忽然呵呵的笑了出來.

"呵呵……哈哈哈……"

藍英偉大聲的笑著,笑著笑著,都笑出了眼淚來.

"他們一家子的人,都是蠢貨……"

"我根本就不是什麼親生的兒子,他們還把我當親生兒子,我跟夢兒感情那麼深,我們是彼此的唯一,為什麼不肯承認我們?"

"藍家沒有兒子,沒有香火,就想讓我來做這個人,我憑什麼?我憑什麼?"

青茉看著藍英偉,道:"那你殺了藍夢呢?為什麼要殺了她,你不是很愛她嗎?"

"你口口聲聲的說著愛她,可是最後的一刻,你還是為了你自己,而選擇讓她去死."

青茉看著藍英偉,"沒有人比你更惡毒了,你不配愛任何人,你只配一個人孤獨終老."

藍英偉不做聲了,他出神的看著外面的夜色.

司鴻暮皺眉,道:"帶下去吧!"

小刀點頭,正要上前去拿人,就看見藍英偉猛地轉身,從旁邊衙差腰間拔了一把劍出來.

伸手搖搖晃晃的指著周圍的人.

"青茉,你自以為是的很啊,你知道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你什麼都不知道……"

他說著話,伸手將劍猛地放到了自己的脖頸之間,自刎了.

血液噴灑而出,落在地上濺起了一片.

青茉大驚,急忙後退一步.

司鴻暮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老爺,人死了."

小刀上前一步,試了試藍英偉的鼻息,又站起身子來稟報.

青茉皺眉,居然死了!

司鴻暮點點頭,道:"將人抬出去,把這里收拾乾淨,明日一早寫提案,昭告百姓."

小刀點頭,"是!"

"走吧!"

司鴻暮看著青茉,伸手拉著她離開,青茉出門的時候,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藍英偉.

他最後的樣子,模樣是那樣的悲慟,青茉想起來之前在藍家看到他的時候.

他面對藍夢的尸體的時候,那種悲傷,並不像是能夠裝出來的.

這件案子塵埃落定之後,城里對司鴻暮的風評又好了很多.

不再是之前那樣的了,現在統一的口徑,變成了司鴻暮是如何能治理縣城,如何有作為了.

可是這件案子牽扯到了的是一個秀才,所以結案沒有那麼容易,司鴻暮不日便收拾行囊前往知府的府衙了,畢竟他一個九品芝麻官,也要去報備一下.

青茉給司鴻暮收拾好了東西,有些依依不舍的送司鴻暮離開.

此時正是清晨,天色還沒有亮,司鴻暮伸手給青茉系好了披風,道:"就到這吧,外面太冷了,你快點回去."

青茉點點頭,因為吹了冷風而有些僵硬的臉上拼命的扯了一個微笑出來.

"你要小心啊,聽說冒城那邊好亂的,遇事不要逞強不要出頭,安安穩穩的跟知府大人報備完了就回家吧."

"我在家里等你呢."

青茉說著,呼出的白氣在空氣里冒出了圈圈.

司鴻暮輕笑一聲,下巴上青色的胡茬看起來都有些滄桑的感覺.

伸手摸摸青茉的腦袋,司鴻暮點點頭,"好,我記得,回來給你帶禮物."

"我不要禮物,你安安全全的回家就行."

青茉嘿嘿的笑著,樣子有點傻兮兮的.

司鴻暮點頭,"好!"

小刀上了馬,將東西都收拾好了,道:"老爺,可以出發了."

青茉看著司鴻暮,道:"你快走吧."

司鴻暮點點頭,"好,那我先走了."

他說著,俯身在青茉的額頭上吻了一下,才轉身翻身上馬.

青茉看著他的背影,有些惆悵.

南宮流云站在青茉的身邊,十分沒有形象的籠著袖子,道:"嫂嫂,大師兄去冒城而已,又不是去地獄,你不用這麼擔心的."

"呸呸呸!"

青茉轉身瞪著他,"不會說話就別說!"

南宮流云撇撇嘴,不知道自己又怎麼惹到了青茉.

青茉轉身往回走,半路上,天空中忽然開始飄灑起了雪花來.

"下雪了."

青茉仰頭,伸手出去接飄灑下來的雪花.

南宮流云仰頭,"下雪了啊."

青茉輕笑一聲,道:"南宮,是不是初六了?"

"初六?好像是後天,怎麼了?"

南宮流云十分的好奇.

青茉抿唇笑著,道:"初六該是小妹和娘的生日了,以前家里條件不好,我們的生辰都是湊合過的,甚至都不過,所以這次小妹和娘的生辰,我要好好的給她們倆過."

南宮流云一愣,驚奇道:"伯母和小蘋果兒是一天生辰?"

"對啊!是不是挺有趣的?"

青茉笑著道,進了門,先站在屋簷下拍了拍身上的雪花,道:"以前啊,家里雖然不窮,可是也不是很好,每年種的地收的糧食也不少,可是大部分都用來交稅了,爹娘和大哥三個人忙計,才能將將夠吃飯的."

"所以,哪里有生辰這一說啊,現在我覺得,好不容易生活條件好了一些,就想給娘和小妹好好的過一次生辰."

南宮流云笑著道:"這個我在行,以前在皇宮的時候,大大小小的壽辰看了好多了."

"嘁,我才不要那種的呢!"

青茉冷哼一聲,進了屋子坐下,道:"那種生辰,左不過就是吃個飯,跳個舞,或者找戲班子來唱戲,有什麼嘛!"

南宮流云一愣,"吃的是山珍海味,聽得是名角名家,跳舞的也是一等的舞姬,難道這樣你還覺得不好嗎?"

這可是皇家最高的標配了啊.

青茉搖頭,倒了一杯茶,道:"南宮,你知道什麼叫自助餐嗎?"

"自助……餐?"

南宮流云表示很奇怪.

"對啊,是一種特別新奇的東西,你等著看好了,這次的生辰宴,一定得是前無古人的,至于後面有沒有來者,就說不好了."

也免不得別人會來模仿自己的嘛!

青茉心里已經有了想法,這個飯館兒要做大,就得先搞出一點不一樣的花樣來.

南宮流云算是成功的被青茉勾起了興趣來,"嫂嫂,這個自助餐,能不能先給我嘗嘗鮮?"

"不行!這可是保密的活動!"

青茉摸摸下巴,道:"南宮,我這次的生辰要請幾個有頭有臉的人物來,要是做好了,以後就可以把這個自助餐拿出來開店了."

南宮流云被青茉說的更加心里癢癢.

"嫂嫂,這個什麼自助餐,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

青茉看著他一臉好奇寶寶的樣子,于是便走到一旁去拿了毛筆來,在紙上畫了一副草圖出來.

"看,就是這樣的,自取自拿,但是繳費卻是一次性拿上."

"其實讓大家看起來十分的合算,但是其實根本吃不回來的."

青茉說著,嘴角揚起一個狡黠的笑意.

"嫂嫂,你可真奸詐啊,這麼一招,的確比這樣論盤賣菜賺的多了."

青茉皺眉,將墨跡吹干,然後小心翼翼的折疊好裝進了袖子里,道:"什麼叫奸詐,無奸不商你聽過嗎?"

青茉說著,覺得肚子里有些餓了,看著外面天色還黑著,青茉忽然想自己做點吃的了.

這幾天懶了,一直去娘家里蹭飯,在府里也是吃廚娘們做的,一時間,青茉覺得自己好像為了這個案子,頹廢了很多啊.

想到這,青茉已經挽起了袖子來,進了廚房.

南宮流云急忙也屁顛屁顛的跟了進來.

時辰還早,廚房里根本還沒生起火來,青茉先去爐子旁生了火,才轉身看著南宮流云,道:"你不怕髒了嗎?"

"大丈夫能屈能伸."

南宮流云十分豪氣的拍了拍胸口.

青茉忍不住笑了,"什麼能屈能伸,那叫能伸能縮."

"一個意思一個意思……"

南宮流云笑著,忽然,這笑容又僵硬在了臉上.

"嫂嫂,這能伸能縮的,聽起來怎麼怪怪的?"

青茉憋著笑坐在板凳上處理手上的大蝦,不敢出聲,只是肩膀不斷的聳動.

"能伸……能縮……"

南宮流云仍然在自己不斷的思考著.

青茉抿唇笑著,可不想說話.

處理好了大蝦,挑了蝦線出來,然後將蝦肉放進了盤子里,加上一開始准備好的魚肉和各種調料.

"南宮,來弄碎他們,弄成泥啊!"

青茉將盤子遞給了南宮.

然後自己轉身去生火,又去洗了菜來.

這一番忙活,已經是天色蒙蒙亮了.

廚娘們起床的時候,青茉已經開始炸丸子了.

蝦肉的丸子鮮香無比,一個個的在鍋里炸到金黃色,然後拿出來放在一旁早就鋪好的菜葉上.

碧綠色的菜葉,洗的干乾淨淨的,上面還帶著一點點的水珠,金黃色的丸子香氣彌漫,剛出了油鍋,還在滋滋作響.

南宮流云在一旁坐著,看得口水真是飛流直下三千尺了.

青茉瞧著他的樣子,笑著道:"幫我吃一個嘗嘗味道."

南宮流云急忙點頭,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個塞進了嘴里去.

"怎麼樣?咸不咸?"

青茉急忙問.

南宮流云顧不上說話,在嘴里嚼了半天才咽下去,隨即伸手摸著自己的喉嚨.

"唔……燙,燙啊……"

青茉掩嘴笑,將鍋里的最後一鍋丸子盛了出來,道:"瞧你那德行,就不知道慢點啊."

話雖然是這樣說著,可青茉還是轉身去倒了一杯涼茶給他.

"諾,喝點吧."

"咳咳……謝謝嫂嫂……"

南宮流云伸手接過,一股腦的喝了下去.

青茉將丸子分為兩份,一份盛起來,一份包起來放進了食盒里.

"南宮,一會兒你給我娘送去吧,我還得去看看阿京,一會兒還得去買點食材."

青茉說著,端著盤子去了飯廳.

南宮流云點點頭,將食盒提著,跟著走了出去.

飯廳里,青茉道:"南宮,我要給娘親和小妹過一個不一樣的生辰的事兒你可不能告訴她們,就說要過生辰就行,具體的我要自己悄悄地安排,要是告訴了你就死定了知道嗎?"

青茉說著,瞪了南宮流云一眼.

南宮流云急忙點頭,"知道知道,這叫驚喜嘛!"

青茉眯著眼睛點點頭,"孺子可教也."

夾了一個丸子吃了一口,青茉道:"你覺得這味道如何?"

"剛才吃的太快,沒嘗到味道."

南宮流云十分的委屈.

青茉無奈,洗了手,將丸子用青菜的葉子包了起來,然後卷成一個團子的樣子,道:"這樣吃試試."

南宮流云伸手接了過來,一嘗,果然十分的美味.

"原來,這青菜生吃也是可以的嗎?"

"居然這麼好吃."

只吃熟食的南宮流云表示十分的驚訝.

青茉一愣,隨即想到原來古人是不知道用青菜包烤肉或者丸子的.

這可是現代烤肉的必備啊,古人既然不知道,那自己完全可以把這個發揚光大啊.

青茉心里有了主意.

以後開個烤肉店,再來個自助餐,或者直接自助烤肉吧!

"南宮,跟著嫂嫂,以後很多好吃的."

青茉笑著說著.

南宮流云現在已經完全臣服于青茉了.

作為一個吃貨,誰有好吃的就跟著誰,這是最基本的.

南宮流云走了之後,青茉便也跟著去看了白傲京.

游染之剛給白傲京紮完了針.

"游大夫!"

青茉喊了一聲,道:"今兒怎麼這麼早?"

游染之點點頭,一邊收拾著藥箱一邊道:"不知道……誰睡不著."

青茉一愣,道:"有心事嗎?"

游染之點點頭.

青茉抿唇,又道:"那可以跟我說嗎?"

"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游染之輕笑一聲,道:"我給藍夢的驗尸的結果,真的是自盡."

青茉一愣,有些疑惑的看著游染之.

如果游染之檢查的藍夢,真的是自盡,那就藍英偉……

游染之悠悠的看著外面,輕聲道:"或許,事情是這樣的……"

時間再度回到那天晚上.

我們還有沒有看到的地方.

藍英偉從點心齋出來的時候,手上已經多了一包白糖糕.

他坐在馬車上,從袖中拿了一個薄薄的小紙包出來,放在了點心上面.

看著那粉末逐漸的被點心吸收,他的眼神卻沒有半分的喜悅,反而卻是一股十分難言的悲傷.

馬車在醉仙居的門口停了下來,藍英偉下了馬車,站在樓下,卻沒有動彈.

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上去,手上的紙包,在這一刻變得有千斤的重量.

周圍來往的人潮,喧鬧的聲音,在這一刻成為了陪襯.

甚至是一個小乞丐不小心撞到了他,他都沒有反應.

藍夢站在樓上的窗子邊,看著樓下的藍英偉遲遲不動的樣子,心里蒙上了一層陰影.

那雙還沒有做完的鞋子,被暫且的放在了一邊,藍夢走到床邊去,將自己早就准備好的東西拿了出來,裝在了袖袋里.

沒多時,藍英偉便上來了.

"哥哥,你怎麼回來了?"

藍夢輕笑著,轉身看著他.

藍英偉的臉上閃過一絲悲傷,卻又很快的掩飾好,換上一種笑容,道:"夢兒,給你買了你最喜歡的點心."

藍夢笑著走到桌子邊坐下,拆開了,驚喜道:"是白糖糕……"

她最喜歡吃的,哥哥還記得呢.

藍英偉皺眉看著她吃下,然後一點點的變得神色迷離.

他伸手拿出了帕子來,捂住了藍夢的口鼻.

藍夢只是睜著眼睛看著他.

她不想求生,她知道,自己和哥哥之間,一定要死一個的.

如果是一定要死一個不可,那就讓自己死吧.

可是就在藍夢呼吸微滯的時候,嘴邊的束縛卻忽然沒了.

"哥哥……"

"夢兒!"

藍英偉伸手抱住了她的身子.

"哥哥,為何不讓我死?"

藍夢哭著看著藍英偉.

"不行,我不能讓你死,夢兒,藍家的兩個老東西終于死了,我們本可以好好的活著的……"

藍夢的心里湧上一絲難受.

"哥哥,爹娘雖然沒有生我們,可是爹娘養育我們這麼多年……"

"什麼爹娘?他們不配為爹娘,藍過山那個畜生,算什麼爹?"

藍英偉一想到藍過山對藍夢做的那些事情,就恨不得將藍過山的尸體挖出來再度鞭尸幾千幾萬遍.

藍夢哭著搖頭,"哥哥,這是罪孽,這是罪孽啊……"

"夢兒,不會的,一定會有辦法逃過此劫的."

藍英偉想到黑衣人對自己的囑托,咬緊了牙關.

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不管怎麼樣,自己都要先努力一次.

凌晨時分,藍英偉忽然醒了.

身邊的藍夢已經沒了身影.

藍英偉一愣,急忙披上了衣服走了出去.

外面靜悄悄的,藍英偉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樣,大步的朝著藍家大宅跑了過去.

走到門口,才看見藍家已經圍起了一堆的人.

藍夢的身子被吊在樹上,兩只腳晃蕩著.

長長的頭發落下來,淒美又決絕.

藍英偉感覺到自己的渾身都在不斷的顫抖.

他一步步的走進去.

將藍夢的身體抱了下來.

藍夢已經閉上了眼睛.

藍英偉才想起昨晚上藍夢靠在自己懷里最後的那句話.

"哥哥,這是罪孽啊……這種罪孽,老天爺是看不過去的,必須要有一個人來贖罪……"

藍英偉睡著了,卻沒有聽到藍夢的最後一句話.

"哥哥,好好的活下去吧,我們來生有緣再續.只是,我不想做你的妹妹了,就算是這種表面上的妹妹,也不想了."

藍英偉忽然感覺胸口一陣劇痛.

……

青茉皺眉,聽著游染之的話,忍不住眼眶都紅了.

"游大夫,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昨晚上跟著船出去了一趟,在船上,聽到了很多碼頭的工人對藍家的評論."

"原來,藍家老爺並沒有生育的能力,藍夢和藍英偉,都是藍家收養的."

"而藍家老爺雖然樂善好施,是個好人,可是背地里卻喜歡玩弄姑娘,最喜歡流連青樓,藍夢逐漸的長大,對于這個並沒有什麼血緣關系的養女……"

游染之沒有繼續說下去.

"真是畜生!"

青茉攥緊了拳頭.

游染之歎口氣,"事情已經過去了,也不必再提了吧."

游染之說著,又道:"只是……為何世間總是有這麼多的來不及?為何人們不會看清楚事情的本質呢?"

"並不是每件事,都有人去真真正正的了解的,很多人不會願意去追究,只願意相信表面上的真相."

游染之說著,已經伸手拿起了放在門口的紙傘撐開,走進了滿天飄灑的雪花里去.

飄飄灑灑的雪花中,游染之的身影有著一種蒼涼的感覺.

青茉歎口氣,游染之身上,好像秘密也很多呢.

正在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陣聲音.

"姐姐……"

青茉一愣,轉頭一看,白傲京居然醒了.

"阿京……"

青茉急忙走了上前去,伸手將白傲京扶了起來.

"姐姐,我這是在哪里啊?"

白傲京扶著頭,到處的看了看.

"這是衙門,我家呢,你上次被那個黑衣人壞蛋給下毒了,是游大夫救了你."

青茉笑著說著,伸手試了試他的腦門.

"嗯,不熱……你感覺怎麼樣?"

白傲京點點頭,"就是身上有點酸,可是一點別的都沒感覺,也不疼……"

"游大夫剛走呢,要不然還能再來給你看看."

青茉說著,道:"不過看你的精神頭好像是沒事兒了,怎麼樣,肚子餓不餓,想不想吃點東西?"

白傲京點點頭,眼神有些怯怯的,道:"姐姐,我是不是給你帶來麻煩了?"

"沒有!"

青茉看著他變得乖巧了,伸手揉揉他的頭,道:"走,姐姐帶你去吃好吃的去."

兩人去了飯廳,劉嬤嬤將飯菜端了上來.

"慢點吃,你剛好,不能吃太多."

青茉說著,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伸手拿出了自己一直幫他收留的玉佩,道:"諾,你的東西."

"那天晚上你掉在我家里,我去給你送玉佩才看見那個黑衣人劫持了你."

白傲京伸手接了過來,寶貝似得摸了摸,才裝進了懷里去.

看著白傲京這麼緊張的樣子,青茉有些好奇,道:"阿京,這玉佩是誰給你的?你怎麼這麼寶貝?"

畢竟作為一個乞丐,白傲京看起來真的不像是有這麼塊玉色上乘的玉佩的人.

若是不是很重要的,只怕早就拿去賣了吧.

畢竟賣了的話,這錢得夠他吃喝好久了呢.

白傲京點點頭,道:"這是我娘留給我的,我不知道我爹娘長什麼樣子,只是很小的時候,爹娘就死了,我根本記不住,後來在一個破廟里面,一個老乞丐一直帶著我,告訴我這個玉佩是我娘留給我的,一定要好好的留著,他還告訴我,我叫白傲京,要我一定要記住我自己的名字."

白傲京說著,忍不住抽噎了一下.

"他還說我爹娘已經死了,要我好好的活著,說不定可以用這個玉佩,找到我其他的親人."

白傲京說著,低下頭去,臉上是濃濃的憂傷.

"我等了好久,老乞丐都死了,我把他埋了,自己一路流浪到了這里,每天吃別人的剩飯,去乞討,可是再怎麼難咱怎麼餓,我都沒有想過要將這塊玉佩賣掉!"

青茉聽著白傲京說的話,心里十分的難過.

僅僅是幾句話,青茉就能想象得出,白傲京之前到底經曆了什麼.

"阿京,不要怕,以後就跟著姐姐好了,姐姐不會再讓你餓肚子的,也不會讓你給別人欺負了."

青茉說著,給他往碗里夾菜,"吃吧吃吧."

白傲京抬頭看了一眼青茉,又低頭吃起了飯來.

青茉歎口氣,托腮看著白傲京.

衙門里是不方便,那就只能將白傲京帶去青華私房菜了.

留下來幫個忙也好,總比讓他自己孤零零的在外面流浪的好.

"阿京,衙門里呢,是不方便讓你住下的,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讓你住我家的菜館兒里面好不好?"

"雖然沒有什麼好的條件,不過我爹娘和大哥小妹都是很好相處的人,不會讓你感覺疏離的,你既然把我當成是親姐姐,那我的親人也就是你的親人."

白傲京聽了這話,一愣,然後隨即放下了筷子,站起了身子來看著青茉.

二話不說,'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你這是干啥?你這孩子……"

青茉急忙伸手去扶他.

"姐姐,我之前對你沒有禮貌,對不起……我以後一定好好的干活,我不要工錢,只要能給我一口飯吃就行."

青茉輕笑一聲,"傻孩子,快起來吧."

扶著白傲京站了起來,青茉道:"你既然叫我一聲姐姐,我就有這個義務照顧你,你要是動不動就給我跪下,那以後就別叫我姐姐了."

白傲京聞言,這才點點頭.

"我知道了."

青茉笑笑,站起了身子來拍拍他的肩膀,道:"這下好了,以後家里又多了一個人,我們的大家庭啊,是越來越熱鬧了."

"走,我帶你回我家去看看去."

說著,便收拾了一下,拉著白傲京出了門去.

門外的屋簷上,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的游染之看著兩人的背影,忍不住微微的笑了笑.

出了門,青茉道:"你這樣的衣服也不行,等讓我娘給你扯幾尺布做一身好衣裳穿著,入冬了也不能短著穿了."

白傲京到底是小孩子,聽著要買新衣服,眼里也有些興奮的光芒.

青茉跟白傲京去了青華私房菜里,此時正是大早上,還沒有幾個客人吃飯.

青老實依舊是起了個大早,將門口的地面上掃的一塵不染,桌子和椅子還有地上都是干乾淨淨的,不知道他已經擦過了幾遍了.

"爹,我回來了."

青茉喊了一聲.

青老實抬頭,一看是青茉,笑著道:"冷吧?趕緊的進來暖和暖和!"

青茉點頭,拉著白傲京進了門去.

胡氏和金子坐在板凳上擇菜,青宜在旁邊擦這櫃台,青聞和狗蛋兒在後院劈柴整理貨物.

青茉掃視了一圈,"南宮呢?這小子又不干活,又玩去了?"

------題外話------

妹子們不喜歡晚上更新,那我還是調整一下吧,還是早上更新,然後中午或者下午二更一下,麼麼噠

上篇:097 玉佩     下篇:第099章 相約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