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農女俏掌家 101 情敵!  
   
101 情敵!

胡氏道:"跟我說啥?"

青茉抿唇,又自己組織了一下語言,才道:"娘,大哥的婚事,你是不是太著急了一點?"

胡氏皺眉道:"你咋的又這麼說,你大哥被那個什麼藍夢傷心傷的都沒法過了,你沒看他這幾天一直沒有精神嗎?"

"我跟你爹商量過了,你大哥現在這樣子,就是也該到了成婚的年紀了,咱們家里也不是成不起了,手上的銀子也寬裕了很多."

胡氏說著,又來了精神,道:"那個若冰就不錯,人模樣俏,還懂事,雖然身邊沒有了親人,但是以後進了咱們的家門,也能踏踏實實的待著不是."

青茉無奈了,道:"娘,大哥是第一次喜歡一個女孩子呢,遇上了這種事兒,大哥的心里肯定不好受啊,你要他這麼快的放棄掉心里的想法去接受一個新的姑娘,娘,你覺得大哥是這麼薄情的人嗎?"

胡氏剛想說什麼,又咽了回來,想了想又道:"那這樣也不好,你大哥都多大了,你都嫁出去了,他的事兒也該著急了."

"可是娘,這事兒是一輩子的事兒啊,你可不能這麼逼著他."

青茉說著,又歎口氣,"大哥這個人娘還不知道麼?他心里難受,可不會表現在臉上,為了不讓娘傷心,娘說啥他是一定會去做啥的,可是大哥心里頭難受了,誰知道啊."

胡氏被青茉說的,也有些不知道該咋辦了.

"娘你放心,你瞧瞧咱們家的情況,多好,以後還怕大哥說不著媳婦兒嗎?"

青茉循循善誘著.

胡氏點點頭,道:"倒也是這個理兒!"

"別的不說,咱們家現在這條件就不錯,加上你大哥人也不孬啊,以後這好姑娘還不是多的是."

胡氏自顧自的說著,已經跟青茉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去.

青茉捂著嘴笑笑,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氣,總算是把這個事兒給揭過去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青茉去青宜的屋子里看了看,就看見青宜正趴在桌子上寫字.

青茉看著她認認真真的樣子,笑著道:"小妹,寫的啥呢?"

青宜聞言,一轉身看見了來人是青茉,急忙笑著道:"姐姐,你看我寫的字兒好看不?"

青茉走了過去,將手上的托盤放在了桌子上,道:"寫的是自己的名字?"

"是啊,好不好看,我覺得寫字好好玩哦,漂亮哥哥還說以後要教我念書,跟我說很多很多的好玩的故事."

青茉輕笑,道:"不錯,愛念書是個好事兒."

青茉本想著培養青聞念書的,不過青聞對這些書本一點也不感興趣,倒是對算賬和做生意比較有興趣,青茉也就由著他來了.

念書還是需要一點興趣的,要是強逼著可不行.

更何況大哥也這麼大了,現在要是沒點興趣撐著,啟蒙也會更困難一些.

青宜看著青茉發呆,急忙道:"姐姐,姐姐你怎麼了?"

青茉一愣,隨即道:"啊……沒啥,就是想起來明天要出去,有點發愁."

"姐姐,你還說,娘就偏向你,你要做啥娘都不管你的."

青宜撇嘴,十分的委屈.

青茉笑笑,道:"剛才我還去跟娘賠不是呢,動了娘,娘保准也願意讓你去啊."

青宜皺眉,"我沒有姐姐那麼會說,我都有點害怕娘呢……姐姐你都不知道,娘凶起來特別嚇人,這麼多年了,我就看見娘哭過一次……"

青茉一愣,"啥?娘還哭過嗎?"

青宜點頭,"當然啊!"

說著,青宜伸手從一旁青茉端來的盤子里拈了一塊點心吃了,道:"那時候姐姐不記得呢,因為跟奶奶和小姑吵架,爹夾在中間難受,就沒站出來說話,娘一個人吵架,回來就哭了."

"因為村里的人都說,娘是母夜叉,不講理的,專門欺負長輩,還不尊敬長輩,娘是有啥話都說不出來,就憋著,我晚上起來起夜的時候就聽見娘哭了."

青茉聽著,心里有些酸酸的難受.

"小妹,我之前是太軟弱了,這種事兒居然都不知道,你放心,我現在知道了,以後一定會幫娘把這個仇報回來的."

"真的姐姐?我早就想報仇了,哼,當時他們那麼欺負咱們,現在姐夫是縣太爺,都該把他們抓了進大牢!"

青宜說著,咬緊了牙關,狠狠地攥著小拳頭.

青茉笑笑,道:"坐牢倒是不必,我們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的人,只是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讓他們欺負娘一下,不管是娘還是爹還是咱們,以後都不會被任何人欺負."

青宜看著青茉的神色,心里十分的崇拜.

她覺得,為什麼姐夫那麼優秀的人,會獨獨喜歡姐姐一個人,那就是因為姐姐身上有別的姑娘所沒有的東西,因為姐姐的自信和氣質,都是別的姑娘永遠也沒有的.

青茉又陪著青宜說了一會兒的話.

"明兒我走了,家里就剩爹娘和你,狗蛋兒不知道啥時候來,你可得注意著點啊,別老是自己在屋子里不出去,爹娘不舍得支使你,可你也大了,他們也老了……"

"姐姐我知道,我不會偷玩的,我會幫著爹娘的."

青宜笑嘻嘻的說著.

青茉輕笑一聲,道:"那好,你先自己寫吧,我回去睡覺了,你也早點睡啊."

青宜笑著點頭.

青茉回了屋子去,又收拾了幾件衣物和鞋子包起來,准備明天帶著用.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幾天,聽說這路上就得顛簸一整天的,青茉歎口氣,不知道去了能不能見到司鴻暮.

跟胡氏說的一去了就找司鴻暮,純粹是讓她安心,司鴻暮現在估計在知府那里呢,他現在也不是什麼大官,自己去了找他,也肯定沒有那麼順利.

青茉想到司鴻暮,收拾衣物的手忽然就慢了下來.

她想起了司鴻暮臨走時的樣子,這段日子為了這些事情他也好揪心吧.

一個能忍負九年的仇恨,加上年少輕狂之時犯下的錯的折磨.

司鴻暮他,真的好可憐.

青茉自己歎了一口氣,將衣服和鞋子收了起來,看到一旁自己做好了的手套,忍不住伸手拿了起來,也裝了進去.

她想去送給他,畢竟這也是自己親手做的嘛.

收拾好了行囊,青茉又反複的檢查了一遍,這才裝好,上了床去.

月色皎潔,青茉躺在被窩里,想到若是司鴻暮在,晚上該抱著自己睡覺的.

他的胸肌不錯,晚上做夢總是能夢到吃雞腿,然後逮著他的胸肌就咬……

當然,後果就是自己被壓!

青茉想到這,臉色有些紅,伸手扇了扇風,自言自語道:"青茉啊青茉,你成*了嗎?居然一個人在這里回味那種事情!"

睡吧睡吧!

這一夜,冒城.

知府的府衙內,司鴻暮剛剛喝完酒,被小刀攙扶著去往客房.

出了知府的視線,司鴻暮當即便恢複了步伐,哪里還能看出來有酒意.

小刀道:"老大,咱們現在怎麼辦?你說這知府是什麼意思,事兒都辦完了,非得拉著咱們在這住上幾天……"

"這不住也不行,知府要是不高興了,以後有的小鞋給咱們穿."

著,一副十分苦惱的樣子.

司鴻暮皺眉,大步的往前走.

他跟小刀連夜趕路,就是為了早點辦完事,早點回家.

臨走之時青茉對他依依不舍的眼神,司鴻暮一直保存在心里,他覺得,世間諸事都可拋棄,唯有小嬌妻的溫柔,不可拋棄.

可是知府這邊……

司鴻暮是個聰明人,他能看出一點名堂來.

想到自己被人惡意的算計這種事情,他就覺得莫名不爽,若是放在以前,他一定會一刀解決了這個蠢豬知府的.

可是這不是以前了,現在的自己,完全沒有這個能力.

司鴻暮微微皺眉,看著前面亮著燈的客房,道:"小刀,你去睡我的房間,就說我身體不適,去醫館了."

說著,司鴻暮便轉身離開.

"老大……老大……"

小刀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司鴻暮為何不去客房睡覺.

抱著懷疑的心思,小刀進了客房.

客房內打掃的干乾淨淨的,燃著嫋嫋的熏香,聞起來有點讓人臉紅心跳.

小刀推門進去,有些感歎,不知道為何這里裝扮的這麼好看.

這樣看起來,好像這個知府還是挺看重他們家老大的嘛!

住上幾天也不錯……

不過,他們老大心心念念的都是夫人,也難怪待不住了.

小刀正走了進去,卻忽然發現屏風後還有人.

那是一片紅色的紗帳,看起來十分的誘人.

有些香豔的感覺.

小刀有些疑惑,不知道這客房為何布置成了這個樣子.

明明是給老大住的,怎麼看起來像是個女子的閨房呢?

"林大人……"

正在這時,一陣嬌媚的聲音傳來.

小刀一愣,感覺頭皮發麻.

這聲音……

酥的人骨頭都化了!

"林大人,您來了……"

孫妙妙從床上緩緩的站了起來,身上披著一層薄薄的輕紗.

"林大人,妙妙知道您有家室,可是妙妙不會在意,妙妙只想做個平妻,與您的夫人一同伺候您."

------題外話------

明天必須更一萬……佳人這幾天好頹廢,對不住大家,明天必須崛起崛起崛起!

上篇:100章 准備動身     下篇:102 不知廉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