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農女俏掌家 110 你的美夢破碎了!  
   
110 你的美夢破碎了!

清風樓內.

南宮流云早就占好了位子,等著幾人上來了.

小二給打了簾子起來,讓幾人進去.

"嫂嫂,你們可算是來了."

南宮流云看著幾人進來,急忙起身迎接.

青茉進了門,道:"南宮,剛才你沒去,真是可惜了."

"什麼?"

南宮流云好奇道:"剛才莫不是有什麼好玩的事情?"

青茉點點頭,坐下了身子,先伸手拿著茶杯喝了一口茶,才道:"剛才有個西域的小姐在,那性格火爆的,我覺得你肯定喜歡."

南宮流云興趣缺缺,"女人啊,我不喜歡,不如給我來點好吃的."

南宮流云說著,便打了個響指,道:"小二,可以點菜了."

小二急忙走了進來,臉上帶著殷勤的笑意,道:"幾位爺,想吃點什麼?"

青茉習慣了,"菜單呢?"

小二表示懵逼了.

"菜單?"

青茉心里警鈴大作,急忙硬生生的轉了話.

"我是說,菜團!菜團有沒有?"

青茉皺眉看著那小二.

小二急忙搖頭,"對不起客官,這個……沒有!"

青茉不爽,"那你們這里有什麼?"

小二急忙將店里的名菜如數家珍的報了出來.

青茉一邊點著頭,一邊掩飾著自己臉上的慌亂.

媽蛋,差點暴露了.

等到點完了菜,小二走了,青茉這才慢悠悠的抬起頭來.

一抬頭,就對上了南宮流云探究的眼神.

"你小子,看我干嘛?我是你嫂嫂!"

青茉拿著筷子敲了他一下.

南宮流云十分的無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道:"嫂嫂,你剛才說的菜單……是什麼意思啊?"

青茉皺眉,"是菜團,我是說有沒有菜團!"

南宮流云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看著青茉.

青茉皺眉,道:"怎麼?你不相信我?"

南宮流云急忙搖頭,"不是不相信你,我剛才明明聽到了啊……"

"是你聽錯了!"

南宮流云的話還沒說完,便被一個聲音打斷.

說話的人不是青茉,卻是一直沉默的司鴻暮.

南宮流云愣住了.

青茉也愣住了.

司鴻暮抬眼,淡淡的看著南宮流云.

"你聽錯了!"

南宮流云一愣,急忙道:"可是我明明……"

"我隔得比你近,我聽到她說了菜團子!"

司鴻暮的話擲地有聲,十分的篤定,不容一分懷疑.

南宮流云只好不了了之了.

青聞是個神經大條的,壓根沒有懷疑什麼.

倒是覺得可能是南宮流云太較真了.

這個小插曲就這麼悄然的過去了.

沒多時,小二端上了飯菜來.

青茉看著色澤還不錯的菜,還算是滿意.

她這個人,對什麼都可以湊合,只有吃的這一樣,是完全不能湊合的.

伸手夾了一筷糖醋魚,青茉滿心歡喜的吃了一口,卻覺得十分的難以咽下去.

可是看著幾人都吃的十分歡暢的樣子,青茉又默默地咽了下去.

一頓飯吃的沒滋沒味.

吃完飯出了門,南宮流云十分的滿意,道:"真不愧是冒城第一酒樓,這手藝,真不錯."

青茉無語的很.

看著南宮流云道:"南宮,你也是嘗過我手藝的人,怎麼就這麼想不開呢?"

南宮流云輕笑一聲,"跟嫂嫂比起來,當然是差遠了啊,不過這幾天一直沒有吃到嫂嫂做的菜,所以才有點好滿足嘛!"

青茉撇嘴,伸手拉著司鴻暮的手,道:"大老爺,我晚上回去借用一下驛館的廚房,燒幾個菜我們再吃一頓好不好?"

司鴻暮點點頭.

剛才青茉沒有吃多少東西,司鴻暮看在了眼里.

幾人正出了門,卻只聽見一陣很尖利的聲音傳來.

像是一聲極其淒慘的聲音一樣的滲人.

青茉下意識的抖了抖.

司鴻暮急忙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南宮流云轉頭看去,"什麼情況?"

一樓正在吃飯的人也是都愣住了,不知道樓上出現了什麼狀況.

緊接著,一陣猛力的推門聲傳來,一個衣著凌亂的女人散亂著發髻從屋子里跑了出來.

"救命,救命啊……"

那女字跌跌撞撞的跑了下來,一下子跌倒在地,十分的狼狽.

隨後,一個男人也從屋子里跑了出來.

"孫小姐……孫小姐……"

出來的男人是郭棟.

青茉還是有點印象的.

那這個女人……

青茉不可置信的看著地上狼狽的爬起來的女人.

是孫妙妙!

青茉大驚,皺眉看著這一幕.

孫妙妙驚恐的看著郭棟,"你不要過來,你走開!"

"我要去告你,我要去告你!"

孫妙妙說著,忍著雙腿間的疼痛轉身離開.

這一轉身,她整個人都像是被冰封住了一樣.

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的人.

"林……林大人……"

孫妙妙的眼淚簌簌的落下.

在自己最愛的人面前,丟了臉,以後的自己,還要怎麼去面對他?

甚至,連肖想他的資格都沒有了吧?

孫妙妙心如死灰.

"小姐?!"

環兒正從門外跑進來,看著衣著凌亂的孫妙妙,急忙撲了上來.

孫妙妙落淚,死死地咬著唇.

她知道,自己這幅樣子,算是完蛋了.

正在這時,一起出來找人的孫明山也帶著人來了.

"妙妙……"

孫明山看著這幅樣子的女兒,十分的震驚.

再看一旁的司鴻暮,孫明山十分的氣憤.

"林暮,老夫敬你是個正直的人,為何你要這樣對待我的女兒!"

青茉皺眉,大聲道:"孫老爺,您是看錯了吧?跟您女兒顛鸞倒鳳的人,是那位!"

"不要什麼屎盆子都往我夫君身上扣!我夫君潔身自好呢!"

青茉說著,不屑的瞪著孫明山.

死老頭,打的什麼主意以為自己看不出來嘛!

不就是想把女兒塞給司鴻暮做小嗎?不要臉!

孫明山不可置信的看著青茉,隨之看到了孫妙妙身後走來的男人.

那男人是誰,他也認識的.

是冒城書院里的夫子,一個小小的夫子,居然跟自己的女兒……

"好一個大膽的郭棟,你居然敢強搶民女,你簡直是罪無可恕!"

孫明山氣的眼前發暈,大聲的喊著,"來人啊,把郭棟抓起來,直接押進大牢!"

身後的人急忙跑了上來,急忙伸手制服了郭棟.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郭棟急忙大聲的呼喊.

"老爺,老爺求你聽我解釋,不是這樣的……"

孫明山皺眉,怒喝道:"你住嘴!你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行這種無恥之事,簡直該碎尸萬段!"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郭棟拼命的解釋,"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本來在家里的,可是被人莫名其妙的打暈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就看見孫姑娘在房里了……"

"我頭腦清醒,又怎會去侮辱孫姑娘,可是孫姑娘不知道為何,面紅耳赤,一直抱著我不肯撒手……"

郭棟說到這里,又是低下頭去,"我心中對孫姑娘也一直有所愛慕,所以便……"

"不是的大人,我願意為我所做的一切負責,我一定會娶孫姑娘的!"

郭棟的話音剛落,孫妙妙已經一個箭步的沖了上來,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郭棟的臉上.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

"你以為你是什麼?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我孫妙妙就算是絞了頭發去做姑子,也絕不願意嫁給你!"

孫妙妙說完,便哭著轉身離開.

"小姐,小姐……"

環兒急忙跟了出去.

"把他帶走!"

孫明山說著,便也急忙轉身離開.

這一場鬧劇,開場太快,收場也太快.

青茉看得有些應接不暇.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司鴻暮微微皺眉,看著一旁的白傲京,道:"你回去,將游大夫叫來."

白傲京點頭,拉著小滿急忙往回跑.

青茉看著司鴻暮,道:"是不是有什麼懷疑的?"

司鴻暮點點頭,抬頭看著樓上大開的屋門,道:"上去看看!"

幾人走了上去.

一樓大廳的角落里,坐著一個身著藍衣的男人.

男人樣貌年輕,一雙深邃的眸子里此刻滿是笑意.

他伸手端起面前的酒杯,淺啜了一口.

司鴻暮,准備好接招了嗎?

這邊,司鴻暮跟青茉南宮流云和青聞四人,上了樓去.

屋門內,男女歡愛的氣息還未消散.

"別動!"

司鴻暮皺眉,喝住了南宮流云正准備拿起桌上酒杯的動作.

南宮流云嚇了一跳,急忙止住了手上的動作.

司鴻暮環視一圈,道:"這屋子里的東西,現在先不要隨便亂動,一會兒等著游染之來了,再做定奪."

南宮流云捂著鼻子,道:"這個什麼孫小姐,這下是碎了一顆心了,不能再纏著大師兄了."

青茉瞪了他一眼.

南宮流云急忙閉了嘴.

沒多時,游染之便來了.

"大人!"

游染之先對著司鴻暮行禮.

司鴻暮點點頭,道:"你進來檢查一下,看看屋子里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游染之點頭,進了屋子.

小二帶著老板急忙跑上了樓來.

"你們……"

話還沒說完,司鴻暮已經伸手拿出了腰間的令牌來,擺在了老板的面前.

老板的臉色驟然變了.

"原來是大老爺,對不起對不起……小的有眼無珠……"

"退下吧,我們現在在查案!"

司鴻暮的聲音冷冰冰的.

老板急忙點頭,帶著小二逃跑一樣的跑了出去.

游染之已經檢查完了,上前幾步道:"大人,這里有殘留的藥粉,看起來,像是烈性的春藥."

司鴻暮皺眉,"春藥?"

游染之點點頭,"不過,春藥並非是摻雜在酒水之中的,這種春藥,是沾膚才會發作的!"

游染之說著,從床邊撿起了一片零碎的布料來.

"這應該是女子身上的衣料,上面夾雜了列行動的春藥,足以說明,這春藥帶來的人,是女子."

青茉大驚.

原來真的是孫妙妙麼?

郭棟是冤枉的?

游染之繼續道:"這種春藥,很奇怪,我們這里應該沒有,或許……是從西域傳來的."

青茉大驚,道:"西域傳來的?"

游染之點頭.

青茉抬頭看著司鴻暮,道:"會不會跟咱們今天遇見的事情有關啊?"

司鴻暮搖搖頭,"時間太緊湊,那幾個人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准備好這些,並且查出來,孫妙妙與我們之間的關系."

聽司鴻暮這麼說,青茉也覺得有道理.

司鴻暮道:"走吧,先回去一趟."

幾人出了清風樓.

走到門口的時候,司鴻暮忽然停住了腳步.

青茉好奇的看著司鴻暮.

司鴻暮轉頭,看著大廳內的人.

眾人都在吃飯,或者聚在一起閑聊.

因為剛才的事情,大家都在竊竊私語,討論著.

司鴻暮的眼神如同精准無誤的掃描儀一樣,掃視全場.

忽然,他的眼神定在了一個角落.

那是一張已經吃完了的桌子.

桌子上還擺著幾個盤子,沒有收走.

司鴻暮大步的朝著桌子走了過去.

青茉急忙道:"大老爺……"

說著,也急忙跟了上去.

司鴻暮走到了桌子旁,看著桌上的東西.

青茉好奇的很,跟在他的後面.

小二正要上前來收拾桌子,一下子認出了司鴻暮,以為司鴻暮又在查案,也不敢說話,急忙轉身離開.

司鴻暮看了好一會兒,才微微的閉上了眼睛.

自己剛剛進來的時候,這里是沒人的.

然後自己下樓的時候,這里也是沒人的.

可偏偏孫妙妙的事情出來了之後,鬧過了一場之後,自己往樓上走的時候.

這里是坐了一個人的.

好奇怪!

為何這個人這麼不合時宜的出現.

而在自己下樓之後,又走了呢?

司鴻暮皺眉看著桌子上的剩菜,然後眼神一凜,看見了桌角處的異樣.

司鴻暮緩緩的蹲下了身子,伸手摸了摸,放在手指尖輾轉.

"這是什麼?"

青茉好奇的問.

司鴻暮搖搖頭.

青茉有些奇怪的看著他的手指尖,又伸手奪到了自己的面前來.

"我知道了,我說怎麼看著眼熟呢,剛才在那屋子里,我抬頭看到的頭頂的橫梁處,就缺了一塊這樣的金色的漆……"

司鴻暮皺眉,急忙轉身上樓.

果然,屋子里的橫梁上,缺少了一小塊這樣的金色的漆.

"原來,剛才有人在這里的橫梁上偷看,然後又下來吃飯,所以才會留下這樣的漆,對嗎?"

青茉急急忙忙的說著.

司鴻暮點點頭,"一定是這樣沒錯了."

游染之道:"那這樣說來,這次的事情,應該是有人在暗地里策劃這件事情了."

司鴻暮皺眉,點點頭道:"看著孫妙妙的樣子,她應該知道一些什麼事情!"

游染之跟著點頭.

"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司鴻暮皺眉說著.

幾人離開,街角的轉角處出現了一個身影.

男人輕笑一聲,看著幾人的背影,嘴角漾出一抹淺淺的笑意來.

"少爺,您怎麼在這里呢?"

身後的小厮走了出來.

男人一轉身,笑著道:"阿才,我出來透透氣."

阿才無奈道:"少爺,書都買齊了,咱們回客棧吧,出來好幾天了,再不回去夫人該著急了."

男人笑著點點頭,跟著小厮轉身離開了.

青茉幾人正回了驛館,卻看見一個衙差模樣的人走了進來.

"林大人,知府大人有請."

司鴻暮點點頭,"你們先回去,我去去就回."

"不行,我跟你一起去!"

青茉急忙跟上.

南宮流云也急忙點頭,"我也去!"

游染之沒有說話,卻也是站在了司鴻暮的身後.

那衙差有些難辦,道:"知府大人說了,只讓林大人一個人去!"

話還沒說完,南宮流云就上前一把掐住了衙差的脖子,"你丫的是不是欠扁!"

衙差嚇了一跳,臉色都白了.

司鴻暮皺眉,道:"南宮!"

南宮流云恨恨的松開了衙差的脖子.

司鴻暮道:"走吧!"

幾人跟了上去,衙差也不敢說什麼了.

青茉偷偷的跟南宮流云比劃了一個大拇指.

南宮流云得意的笑.

如果實在不行,自己就要先把身份亮出來了.

反正自己這個身份,遲早是要被知道的,不論怎麼樣,司鴻暮的身份是不可以拿出來的.

南宮流云想象著孫明山知道這件事的表情,不由得心里暗爽.

沒多時,幾人便已經去了知府的府衙了.

進了門,青茉便感覺這里的氣氛有些凝重.

孫明山坐在椅子上,看著司鴻暮進來,道:"怎麼這麼多人來了."

"嗯!"

司鴻暮應聲,並沒有解釋什麼.

孫明山皺眉,道:"既然來了也好,我就把我的意思告訴你吧!"

"妙妙為了你才出去的,我一直把她關在家里,我知道你家里有妻子,所以關了她,可是她執意跑出去找你,現在為了你,變成了這樣,林暮啊,我很看好你,覺得你也是前途無量,妙妙以前,給你做個正室綽綽有余,現在雖然已經……咳咳,可是給你做個小,也是可以的!"

"我知道這樣會委屈了你,可是我跟你保證,以後你的官途,我定會幫你!"

------題外話------

這個男人的身份,你們肯定都知道了……

上篇:109 我看誰敢?!     下篇:111 背後主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