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農女俏掌家 113 大老爺和小茉莉終于交心!  
   
113 大老爺和小茉莉終于交心!

青茉急忙道:"你不能抓我,人不是我殺的,是有人陷害我!"

"胡說八道,一派胡言!你手上拿著凶器,屋子里別無他人,不是你殺的難道是鬼嗎?"

孫明山氣的胡子都翹了起來.

轉頭看著司鴻暮,道:"林暮,縱使你有天大的本事,這一次也別想干預這件事情!"

司鴻暮皺眉,"誰敢動她!"

那些想上來抓人的官兵一看,都是被喝住了,根本不敢上前來.

孫明山氣的不行,伸手指著司鴻暮的鼻子,"好你個林暮,你只不過是個區區九品芝麻官,居然敢管到了我的頭上來!"

"我命令你,滾出去!"

司鴻暮眼神如冰一般的冷,直勾勾的看著孫明山,道:"沒人可以動她."

他的語氣十分的篤定.

在孫明山的驚訝的眼光中,司鴻暮大步的上前,伸手拉住了青茉的手.

青茉一愣,不可置信的看著司鴻暮.

她心里此刻的情感,十分的複雜.

她再也無法嘻嘻哈哈的對付司鴻暮的感情,青茉不是傻子,她已經隱隱約約的感受到了,或許,司鴻暮真的將自己看得很重要了.

可是,這不是玄幻嗎?

明明跟自己認識的時間並不是很長,怎麼就對自己這麼一廂情願呢?

青茉想到這,忍不住將探究的眼光看向身邊的司鴻暮.

司鴻暮轉臉,看著青茉.

"放心吧,有我在,沒人敢把你怎麼樣的."

青茉的心再次狠狠的一震.

這種被保護的,被妥善安置的感覺,真的是太溫暖了.

"大老爺,你會救我的對嗎?你相信我嗎?"

司鴻暮點頭,"我自然相信你."

青茉輕笑,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看著司鴻暮小聲道:"那就好,這是一個局,幕後人就是為了逼著你出現,所以,你不能跟孫明山來硬的,你要去找證據證明我的清白,沒有證據,他們不能把我怎麼樣的,司鴻暮,我等著你."

青茉說著,然後轉頭看著孫明山,道:"知府大人,不管是什麼樣的案件,既然已經死了人,那就要先驗尸的對吧?"

孫明山痛失愛女,早就氣的發狂,看到青茉的眼神,孫明山道:"青茉,你殺了我的女兒,居然還敢這樣猖狂!"

"知府大人,我敢對天起誓,孫小姐真的不是我殺的,我也是被人暗害的,你想想,我到底有什麼理由殺了她,若是大老爺喜歡她,我可能是出于嫉妒的心里殺了她,可是她根本就得不到大老爺的心,在我看來,她就是個跳梁小丑而已,我為何要去殺了她呢?"

"再者說來,要是我殺了她,我怎麼會這麼傻乎乎的留在這里等著你們來抓呢?我早該想到自己先逃跑才對!"

游染之跟著道:"夫人說的對!"

孫明山冷哼一聲,拂袖道:"青茉,你真是伶牙俐齒,事實都在,證據確鑿,你居然還能這樣為自己狡辯!"

青茉皺眉,道:"知府大人,我真的沒有狡辯,可是你也應該知道,你的女兒死了,你應該想辦法去抓住真正的凶手,如果抓了我,讓真正的凶手繼續的逍遙法外,孫小姐在地底下的亡靈,也不會安息的."

孫明山冷哼一聲,"休要繼續強詞奪理!"

青茉搖頭,十分嚴肅的看著孫明山,"知府大人,我可以乖乖的去大牢里待著,可是你也必須要先拿出確鑿的證據來才能治我得罪,否則,你也知道,我夫君是不會輕易地放手的."

"到時候將你這知府鬧得人仰馬翻,我們是互相得不到好處."

"你——"

孫明山萬萬想不到,在這個時候,這個小姑娘還可以這樣理性的分析出一堆的話來.

孫明山氣的幾乎快要翻白眼暈過去,可是他也知道,青茉說的都有道理.

司鴻暮還在,自己是動不了她的.

不如就讓他們去找,還可以將司鴻暮多留在冒城幾天,等到京城那邊來了信,便可以真正的解決掉這群人了.

"好,我便給你們三日的時間,三日之後若還是找不到凶手,那我就下令將青茉處斬."

孫明山說著,道:"來人啊,將青茉關起來."

司鴻暮看著青茉被帶走,眼神冰冷降低到了冰點.

青茉輕笑一聲,"司鴻暮,我相信你!"

游染之看著青茉被帶走,又轉頭看著司鴻暮.

"大人!"

"進去驗尸!"

司鴻暮皺眉說著.

游染之點點頭.

兩人進了屋子,游染之先是眯著眼睛看了看未曾關上的窗子,道:"這屋子里肯定有第三個人的存在,想必,夫人也是知道的."

司鴻暮點點頭.

在青茉剛才跟自己說那些話的時候,司鴻暮心里就已經有數了.

背後之人,應該是他了.

這次,想來害青茉,便不能怪自己狠心了.

司鴻暮的眼神危險的眯了起來.

沒多時,南宮流云和青聞也聞訊趕來了.

"妹夫,我大妹呢?"

青聞驚慌失措的看著司鴻暮.

南宮流云也是驚訝,絲毫不去管地上的孫妙妙的尸體.

"大師兄,嫂嫂呢,找到了嗎?"

司鴻暮沒有做聲.

游染之起身,將事情告訴了兩人.

"什麼?我大妹被人抓走了?"

青聞立刻炸了毛.

"我要去找知府評理!"

說著,青聞就要轉身離開.

司鴻暮伸手拉住了青聞的手腕.

"大哥,不能去!"

青聞轉頭看著司鴻暮,恨恨道:"我真是瞎了眼,居然會覺得你是真心實意的對待我大妹的,沒想到現在,你也畏懼那個什麼狗日的知府,對我大妹不管不顧,我大妹真是瞎了眼,我們全家都是瞎了眼!"

青聞的怒吼聲,讓司鴻暮的額頭上青筋都逐漸的顯露,看起來十分的可怕.

南宮流云見狀,急忙伸手擋在了中間,拉開了青聞的手.

"大哥,大師兄絕對不是這樣的人,以往大師兄對嫂嫂很好的,你們不也是看在眼里嗎?"

"呸!"

青聞毫不猶豫的呸了一聲,道:"那是平時,現在到了這個關鍵的時候,他是怕自己的烏紗帽保不住了,所以就選擇放棄我大妹了!"

南宮流云有些無可奈何.

他知道司鴻暮心里的苦,所以肯定知道司鴻暮是不會放棄青茉的.

可是,司鴻暮的真實身份,到現在來說,還是一個需要被隱藏起來的秘密.

他該怎麼跟青聞解釋.

"大哥,你真的是誤會大師兄了……"

南宮流云只能不斷的重複著這句話.

"你滾開!"

青聞伸手一把推開了南宮流云的身子,"你跟他是一伙兒的,我還不知道嗎?虧得以前在家里,我娘我爹對你那麼好,小妹更是喜歡你喜歡的不得了,好啊,你們現在全部合起伙來欺負我們!"

南宮流云被無緣無故的罵了一頓,心情也十分的不爽.

"大哥!"

司鴻暮忽然轉身,看著青聞.

他平時話很少,只是在青茉的身邊,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才會多說幾句話,平時在眾人的面前,司鴻暮都是一直沉默寡言的那種.

青聞不知道為何,就這麼被司鴻暮給震懾住了.

"大哥,我只想跟你說一句話,青茉,我不會讓她出事,如果青茉掉了一個頭發絲,那你就直接殺了我便是,我發誓,我不會躲!"

司鴻暮說著,伸手從腰間一把將匕首拿了出來,放在了青聞的手里.

匕首沉甸甸的,青聞冷不丁的接住,差點沒拿穩.

司鴻暮看著青聞,眼神中滿滿的都是震驚.

他居然這樣說……

那是不是,自己真的誤會他了?

南宮流云在心里暗暗地佩服,大師兄這才是真男人啊!

簡直棒呆了!

"大哥,你這下相信了吧?大師兄把嫂嫂當成自己的命一樣的看待,怎麼可能不管嫂嫂呢?"

青聞冷哼一聲,將匕首收了起來,看著司鴻暮道:"那你准備怎麼辦?"

司鴻暮道:"真正的凶手,我一定會找到的."

南宮流云點頭,道:"大師兄,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幫你調動朱雀堂的錦衣衛來!"

朱雀堂,是隸屬于皇室的專門破案的組織,十分的厲害.

南宮流云如此不避諱的說出來,也只是心里知道,青聞多半聽不懂.

果然,青聞絲毫不好奇這個朱雀堂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司鴻暮皺眉,道:"先不用!"

他心里知道,凶手真正想要逼出來的,是自己的身份.

而不是為了讓南宮流云將身份亮出來.

司鴻暮轉頭看著游染之,道:"檢查出來什麼沒有?"

游染之直起了身子來,道:"她是先被人掐死,然後才一刀捅上去的,根據現場留下來的證據來看,應該是一個男人,且武功十分的高強."

南宮流云急忙道:"武功十分高強?有多高?"

游染之看著南宮流云,道:"你我之力,勉強應付."

南宮流云有些打怵,"居然這麼厲害?"

游染之點點頭,又看著一旁的司鴻暮,道:"若是大人,則會與之勢均力敵."

南宮流云大驚,"你說的准不准啊?你知道我大師兄的武功多高嗎?"

整個大齊國,估計沒有幾個人能跟司鴻暮過招的.

勉強接下三招的人,已經是很厲害的了.

這個凶手居然跟司鴻暮勢均力敵.這不是開玩笑嗎?

游染之神色十分的認真,道:"我沒有開玩笑."

司鴻暮點點頭,"我知道了."

"現在這個驗尸結果,起碼能證明了青茉的無辜,我們去見知府."

幾人點頭,走出了屋子去.

孫明山正在祠堂,看著面前的靈位,老臉滄桑.

面前的靈位上,寫著幾個大字.

"吾妻柳氏之牌位!"

孫明山皺眉看著那牌位,心中暗暗地痛.

"老爺,林暮來了,還說已經找到了證據."

管家小心翼翼的進來稟報.

孫明山伸手擦了擦眼里的淚珠,轉身走了出去.

"你們這麼快就找到了證據?"

孫明山看著幾人.

司鴻暮點點頭,轉頭看著游染之.

游染之上前,道:"剛才驗尸的結果來看,凶手應該是個男人."

"呵呵!"

孫明山放聲大笑,"林暮,你還真的把我當成是傻子嗎?這人是你們的人,他是不是說凶手是鬼,我也要信?"

司鴻暮皺眉看著孫明山.

眼里的神色十分的危險.

"孫明山,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孫明山一愣,隨即大怒站起了身子來.

"林暮,這里是冒城,不是你的尉犁縣,你給我放尊重點!"

司鴻暮眯起了眼睛來,氣勢震懾人.

"孫明山,我完全可以毀了你這幾間牢房,讓你萬劫不複!"

"之所以跟你在這里周旋,完全是體諒你的喪女之痛!"

說著話,南宮流云的劍已經搭在了孫明山的脖子上.

"大膽!"

孫明山大聲的喊著,可是卻一動也不敢動,臉色都變得煞白.

司鴻暮看著孫明山,一字一句道:"我給你個機會,不要逼我出手!"

孫明山看著司鴻暮,皺眉道:"林暮,我知道你的後台很強,我也告訴你,青茉那邊我已經派人圍起來了,只要你敢出手,我就會直接讓人殺了青茉."

司鴻暮的手不可自已的抖了一下.

"你敢?!"

他的氣勢瞬間咆哮而出,上前一把掐住了孫明山的脖子.

"林大人,有話好好說……"

管家被司鴻暮這幅樣子嚇壞了,急忙上前想拉開司鴻暮的手.

司鴻暮皺眉,"滾!"

一個字,咆哮而出,大手揮出,一股強勁的內力撲面而來,管家噴了一口血,瞬間暈在了地上.

青聞看傻了.

他從來沒想到,司鴻暮有這麼厲害的武功.

更想不到,原來司鴻暮還有這樣的一面.

南宮流云歎口氣,上前伸手按在了司鴻暮的肩膀上.

"大師兄,不要做傻事."

司鴻暮的眼神慢慢的變得正常,手上的力氣也一點點的軟了下來.

孫明山得到了放松,急忙連滾帶爬的跑去了另外的一邊,伸手不斷的拍著自己的胸口,不住的咳著.

司鴻暮的手有些顫抖.

剛才那個人,仿佛不是他.

南宮流云卻知道,那個殘酷暴戾的司鴻暮,是以前,自從那件事之後,被貶為庶民,他整個人就變得沉靜,不發一言.

已經九年了.

九年的時間沒有看見過大師兄失態了.

這其中,多少的坎坷,多少次差點堅持不下去,大師兄一直都是沉靜的.

沒想到,這一次的爆發啊,卻是因為青茉.

南宮流云心里有了些計較.

大師兄啊,你真的這麼喜歡嫂嫂嗎?如果真的愛了,你會受傷的,嫂嫂也會受傷的.

"林暮,我告訴你,我不相信,不會相信你說的那些話,青茉,我一定要讓她給我的女兒陪葬!"

孫明山仍然不知死活的說著.

司鴻暮的眼神猛地又變了.

青茉在他的心里,像是一個被供奉起來的珍寶,誰敢動一下,必須殺無赦.

眼看著司鴻暮又要出動,南宮流云急忙給了游染之一個眼神,兩人合力而上,准備制住司鴻暮.

孫明山嚇了一跳,急忙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南宮流云皺眉,大喊一聲道:"孫明山,你還不快跑,想死嗎你!"

孫明山大驚,這才後知後覺,急忙站起了身子來,往外跑.

"啊——"

司鴻暮忽然大吼一聲,直接的掙脫了南宮流云和游染之的束縛,沖著門外的孫明山便襲了過去.

孫明山眼看著就要逃不掉了.

這一下過去,孫明山不死,也要去掉半條老命了.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身影忽然出現,直接擋在了司鴻暮與孫明山的中間,一掌對上了司鴻暮的手掌.

南宮流云大驚,以為是來害司鴻暮的,急忙跑了上前去.

卻發現那人,是個很陌生的老頭.

老頭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頭發花白,胡子也是花白的.

司鴻暮皺眉,又想上前,老頭卻伸手直接抓住了司鴻暮的手,然後從他的肩頭捋到了手心,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

司鴻暮眼睛緊閉,猛地吐出了一口血來.

南宮流云大驚,"你是誰?"

老頭皺眉,沒有理會南宮流云的話,皺眉伸手在司鴻暮的身上各個穴道處點了幾下,然後又從腰間的葫蘆里倒了一顆丹藥出來,塞進了司鴻暮的嘴巴里去.

這一番動作進行完了,老頭兒才停下了動作.

"好了,我已經把他體內的毒壓制住了!"

南宮流云上前幾步,"毒?什麼毒?"

老頭道:"他體內的毒,已經九年多了,一直潛伏,一旦爆發,後果不堪設想."

南宮流云大驚.

急忙伸手扶住了司鴻暮的身子.

一看見司鴻暮已經暈了,孫明山急忙站出來道:"快來人啊,把他抓起來!"

老頭兒轉身看著孫明山.

"他有什麼罪,你要抓他?"

一看到老頭的臉,孫明山的臉色都變了.

急忙恭敬道:"原來是屠醫仙!有失遠迎."

來人正是救了青茉一命的屠老怪.

屠老怪皺眉看著孫明山,道:"他驗尸你不相信,我驗尸你總相信吧,若是你是真的想給你的女兒報仇的話,那就不該只是固執己見,放走真正的凶手."

孫明山對于屠老怪,還是十分的信任的.

畢竟,屠老怪在冒城這邊,是非常出名的大夫,被人稱作是醫仙.

可是他一直神龍不見首尾,隱居在山林之中.

常人要想見他一面,簡直比登天還難.

能見到一次,那便是人生的造化了.

孫明山聽見屠老怪要給自己的女兒驗尸,便急忙答應了.

屠老怪點點頭,轉身走進了屋子里去.

沒多時,就在眾人都在翹首以待的時候,屠老怪才出來了.

"凶手是個男人,沒錯的."

屠老怪說著,道:"你是不是抓錯人了?"

孫明山大驚,"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個男人!"

"難道你連我的話都不相信?"

屠老怪十分不忿的看著孫明山.

孫明山急忙搖頭,"不是……不是的……"

屠老怪道:"既然證明了凶手另有其人,那便還是將無辜的人先放了吧."

孫明山無奈的很,點點頭道:"好,一切聽醫仙的."

南宮流云沒想到居然這麼容易的就說服了孫明山.

自己費了這麼大的勁都沒有成功的事情,一個老頭居然幾句話就搞定了.

南宮流云表示十分的震驚.

"大妹有救了,大妹有救了!"

青聞十分的開心.

孫明山皺眉看著司鴻暮,道:"這件事始終與你們脫不了干系,你們這段時間不能離開冒城,直到我將凶手緝拿歸案為止."

說著,孫明山便轉身拂袖離開.

屠老怪轉身看著兩人.

司鴻暮已經微微的醒來了.

看著面前的屠老怪,司鴻暮皺眉看著他.

"你剛才說我身上有毒?"

屠老怪點頭,"這個毒已經九年了,在你的身體里一直潛伏,只等著你爆發的那一刻,便會讓你全身的經脈逆流,血管爆裂而死."

司鴻暮的神色變得有些嚇人.

南宮流云也是大驚.

九年了,九年!

九年之前,司鴻暮還是分光無限的少將軍.

原來,毒在那個時候就已經下了嗎?

也是厲害,居然一直隱藏了九年!

司鴻暮微微皺眉,道:"不知道大師能不能給我解了此毒,大師想要什麼報酬,但說無妨!"

屠老怪冷哼一聲,"你還真以為我屠老怪是你能支使的動的嗎?"

"要不是知道青茉那丫頭有難,我才懶得來這里管你的閑事!"

司鴻暮皺眉,"青茉?你認識青茉?"

"嘁!豈止是認識!"

屠老怪說著,道:"我們可是好朋友,你又是她的什麼?"

"我是他夫君!明媒正娶!"

這下子輪到屠老怪無語了.

"這丫頭,居然是你的妻子?"

屠老怪說了一聲,便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了司鴻暮來.

嗯,小伙子是一表人才,武功也不俗,只是這毒,不像是一般人能中的,看來這消息也不是什麼一般人.

"小子,你的毒是世間罕見的,這下毒的人一定是恨毒了你,要不然怎麼可能花下重金買這種罕見稀奇的毒給你!"

司鴻暮皺眉,道:"這種毒,有沒有什麼解除的辦法?"

"有倒是有,只是需要時間!"

屠老怪十分的不耐煩,道:"等我什麼時候有空再來研究吧,現在我要先找到那丫頭,想死她做的飯了."

屠老怪說著話,就聽見身後傳來一陣聲音.

"屠爺爺?"

青茉十分的不可置信.

屠老怪笑著轉頭,"小丫頭!"

青茉大喜過望,急忙跑上前來,"屠爺爺,你怎麼來了?"

"來救你唄,你這小丫頭,怎麼來這兒了,這里太亂了,不如跟爺爺去山上住著."

青茉笑笑,道:"原來是屠爺爺救了我,謝謝屠爺爺!"

屠老怪笑著道:"丫頭啊,你上次給我做的東西,我都忍了好久沒吃,可還是吃完了,這下找到你了,你得給我多做點才行."

青茉輕笑一聲,"行啊……"

話說到了一半,青茉才看見站在身後的,一臉蒼白的司鴻暮.

"大老爺!"

青茉急忙沖了上前來.

她第一次看見司鴻暮的這幅樣子.

以往,司鴻暮都是十分強健的,活力滿滿地,青茉第一次看見司鴻暮這樣虛弱的樣子,心里心疼的很.

伸出手來輕輕地撫上司鴻暮的臉頰,"大老爺,你這是怎麼了?"

她說著話,眼里有淚要掉下來.

司鴻暮笑著搖搖頭,"沒事."

屠老怪十分的吃醋,"丫頭,他都這麼大個人了,就是中了一點毒而已,剛才我已經幫他壓制了……"

"什麼?中毒?"

青茉大驚,看著屠老怪.

屠老怪看著青茉緊張的樣子,急忙道:"已經沒事了."

青茉急忙轉身看著司鴻暮.

"大老爺……"

剛才司鴻暮不顧一切的也要保護自己的樣子,青茉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所以,她都准備這輩子就死心塌地的跟著司鴻暮一個人了,怎麼可以才下了決心,就知道了司鴻暮已經中毒的消息.

這不是坑爹嗎?

"屠爺爺,大老爺會沒事兒的對吧?您肯定是世外高人,求求您了,一定要幫我治好他,他是我夫君,他要是沒了,我一個人可怎麼辦啊?"

青茉說著,話里都帶了哭腔.

司鴻暮要是沒了,自己那長久的舒服的米蟲生活也隨之沒了.

更重要的是,青茉的心里,有一點點的小心思.

那種細小的,剛剛萌芽的小心思,讓青茉覺得十分的忐忑.

她不知道要怎麼面對自己的這種心思,只是,她不希望司鴻暮有事.

而青茉身後的司鴻暮,在聽見青茉的這一番話之後,嘴角卻揚起了一個弧度.

他伸手,拉了青茉一把,讓她轉身面對自己,然後伸手將她的身子擁入了懷里去.

青茉猝不及防,鼻尖撞上了他的胸膛.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我還要為你撐起一片天."

司鴻暮的聲音淡淡的,卻十分的讓人信任.

青茉覺得鼻子酸酸的.

"大老爺,你不會有事的!"

兩人這儼然生離死別的場面,看得周圍的人都是感動無比.

南宮流云更是感動的差點掉淚了.

"哎呦哎呦,我是怕了你們了!"

屠老怪受不了了.

"他身上的這毒,也不是無藥可解,只是需要一點時間來解開,丫頭啊你放心,我一定給你找出來."

青茉一愣,隨即轉身看著屠老怪.

"屠爺爺,你可真好."

屠老怪歎口氣,"那你得做一頓好的,好好的報答我."

青茉笑著道:"沒問題!"

幾人喜氣洋洋的離開了知府的府衙.

不遠處的角落里,兩個人影走了出來.

黑衣人看著身邊的郭棟,道:"怎麼樣?我說的你還不相信?那個什麼醫仙,就是跟林暮一伙的."

"青茉要殺孫小姐只怕是有些不可能,畢竟她一個女人,看樣子,肯定是司鴻暮從後面幫助了."

"其實仔細想想,孫小姐有什麼錯呢?只不過是喜歡他而已,他不娶也就罷了,為何要這樣害死人家呢?"

郭棟看著幾人的背影,忍不住攥緊了拳頭.

黑衣人輕笑一聲,道:"殺了孫小姐,還這麼大膽猖狂,居然這樣蒙混過關,就連知府大人也是無可奈何了!"

"郭棟,你好歹是孫小姐的第一個男人,你真的要放任凶手這樣逍遙法外嗎?"

郭棟攥緊了手心.

"可是,他們的武功很厲害,我根本沒有辦法靠近的."

郭棟說著,死死地咬著牙.

黑衣人笑著道:"真是不巧,我想要的人,就只有青茉而已,只要你幫我將青茉引出來,我就能幫你殺了林暮!"

郭棟皺眉看著黑衣人.

"我怎麼去引出來?"

黑衣人輕笑,道:"今晚,我會去先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等到我把他們全都引出來的時候,你就去將青茉引出來!"

郭棟聞言,點點頭.

黑衣人輕笑一聲,道:"那就祝你好運了!"

月朗星稀.

夜空中,一輪彎月掛在上面.

青茉炒了幾個菜,又燙了一壺酒.

"嗯……這才像是人吃的飯嘛!"

屠老怪十分的享受.

司鴻暮跟著青茉打了下手,兩人一起去洗了手,才在桌子旁坐下.

"屠爺爺,你嘗嘗味道怎麼樣!"

青茉笑著說著.

屠老怪笑眯眯的點了點頭,伸手拿著筷子去夾了一筷菜吃了.

"嗯……不錯不錯,味道不錯!"

"既然好吃那您就多吃點!"青茉笑著說著,末了又補上了一句.

"吃飽了有力氣了,就趕緊的幫著大老爺找解毒的辦法!"

屠老怪的一口飯一下子噎在了喉嚨里.

"咳咳……"

青茉急忙伸手端了茶杯遞了上去.

"屠爺爺,您慢點!"

屠老怪簡直無語.

"丫頭,你真是……"

南宮流云笑著道:"老頭兒,我嫂嫂跟我師兄的感情,那可是情比金堅!"

"你不服不行啊!"

屠老怪也是無奈,接了茶杯道:"丫頭啊,你就放心吧,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幫你完成的."

青茉這才笑著點頭,"好,那就一言為定啊!"

說過了這件事,眾人才慢悠悠的開始吃飯.

吃完了飯,青茉收拾了碗筷.

司鴻暮跟著青茉進了廚房.

"青茉!"

司鴻暮喊了她一聲.

"怎麼了?"

青茉頭也不抬的洗碗,應了一聲.

司鴻暮蹲下了身子來,讓自己跟青茉平視.

"今天在孫妙妙的屋子里,你見到了誰?"

青茉的手一僵.

半晌,青茉才抬頭看著司鴻暮,道:"就是上次那個,戴面具的男人."

"可是他這次沒有戴面具,只戴了面巾,我仍然不知道他的樣貌!"

司鴻暮微微的皺眉.

青茉忍不住道:"大老爺,他會不會還繼續來?以後我們要不要一直在一起?"

司鴻暮微微的點頭,伸手抱著青茉的身子.

"不怕了,會好的,我會解決的."

夜色如水,青茉累了,躺在了床上睡覺了.

司鴻暮正沐浴完了出來,就聽見窗子邊傳來一陣奇怪的響聲.

"是誰?"

司鴻暮大喊一聲,隨即一躍而出跳出了窗子去.

夜色下,黑衣人的身影如同鬼魅一樣的可怕.

可惜他剛跑出去,身子忽然就僵住了.

夜空下,一片身穿銀色鎧甲的戰士站在那里.

像是一道堅固的鐵牆,無法撼動分毫.

黑衣人一愣,認出了那些人來.

而這邊,一直躺在床上裝青茉的南宮流云也一躍而起,將前來想要使壞的郭棟抓住了.

"司鴻暮,你居然真的派出了你的銀甲軍?"

黑衣人站在街道的中央處,看著對面的司鴻暮.

司鴻暮看著他,"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嗎?"

黑衣人哈哈大笑.

"司鴻暮,你為了一個女人,你居然為了一個女人……"

"你隱藏了九年的身份,九年啊……"

"你的所有的抱負,所有的努力,居然為了一個女人,真的全部都不要了."

司鴻暮臉色十分的平靜.

南宮流云站在後面,看著這一幕,也是覺得十分的遺憾.

銀甲軍一出世,必定會被有心之人看出司鴻暮的身份來.

縱使不知道林暮就是司鴻暮,卻也會知道,司鴻暮仍然活著.

然後再細細的查,說不定就會查到司鴻暮的身上的.

到時候,這九年的努力和辛苦,這九年的准備.

全部都付諸東流了.

南宮流云心里難受,可是司鴻暮又何嘗不知道呢?

黑衣人看著司鴻暮,道:"你知道嗎司鴻暮,人一旦有了軟肋,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你為了一個女人放棄了自己的所有,即使是敵人,我也瞧不起你!"

司鴻暮的臉色還是十分的淡定.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為了她,便是拼了這條命,也是值得的."

------題外話------

以後更新時間還是穩定每天早上六點,群麼麼噠~

上篇:112 章 身陷囫圇,誰來救?     下篇:114 塵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