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農女俏掌家 123 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123 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神馬 .. 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費小說】

青茉說完,便跟著青宜一起下了樓.

司鴻暮有些不放心,不過青茉的態度很嚴肅,司鴻暮也不好再跟著去了.

青茉跟青宜下了樓,就聽見了前院傳來的嘶吼聲.

"養你這麼個白眼狼,啊?老娘辛辛苦苦的把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了,你倒好,有了媳婦兒忘了娘啊?"

"你怎麼不管管你那個小賤人女兒,你就放著她來欺負娘是不是?你都不知道這小賤人,要不是老娘跑得快,現在你都不知道在哪兒哭娘了!"

王氏尖利的嗓音傳來,旁邊還跟著劉霞起哄的聲音.

青茉聽見這聲音,感覺渾身的汗毛都起來了.

該來的果然還是會來的.

青茉上前幾步,'砰’的一聲推開了門.

青玉玲正在對桌上擺著的一個造型別致的花瓶研究,被忽然而來的推門聲嚇了一跳,差點把花瓶打碎在地.

青茉眼疾手快的伸手抓住了花瓶,穩穩地給再放回了桌子上,冷眼看著青玉玲,道:"小姑,想要這個花瓶?"

青玉玲一愣,臉上隨即浮現出了一絲害羞的意味,居然點了點頭.

青茉無語,嗤笑一聲道:"小姑,這花瓶可是好貨,我買的時候,花了十兩銀子呢!"

"你要是想要,我便宜點,八兩銀子給你了."

青茉說著,伸手摸著桌上的花瓶笑著道.

青玉玲嚇了一跳,急忙往後退了一步.

王氏看見青茉出來了,急忙上前伸手扶著自己的寶貝女兒,瞪著青茉道:"小賤人,你這是咋跟你話的,這花瓶你小姑喜歡,就直接拿走就行了,不就是個破花瓶嗎?"

"對不起,這花瓶我不想白送,這可是我花錢買的,奶,你這是要讓小姑變成強盜嗎?"

青茉笑著說著,眼神掃過一旁一直坐著不動彈的青金福.

果然,在青金福聽到了強盜這兩個字的時候,整個人的臉上就有些不好了.

青茉知道,青金福是個念書人,一輩子靠著給人家寫信念信或者賣點字畫賺錢,雖然在村子里的名聲德高望重,可是卻是個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清高人士.

這種清高人士,可是不給他吃的喝的還有銀子,唯獨就是不能讓他沒有面子.

在他們看起來,這面子的事兒可是大于天啊.

王氏卻仍然不自知,皺眉道:"小賤人,你真是大了膽了,你們有了好東西,孝敬我們是應該的."

說著,王氏又看著一旁的青金福,道:"老大,你看見了嗎?你養出來的好女兒,你看看你這好女兒,我就說是賠錢貨,讓你扔了你不扔,好了,現在家里倆賠錢貨,好不容易賺點錢,等著嫁人的時候,你得賠多少出去!"

青老實十分的難堪,"娘,您也別……"

"我呸!"

王氏一口濃痰就吐到了青老實的鞋尖前,青老實嫌棄惡心,急忙往後退了一步.

青茉輕笑一聲,"奶,你今兒就承認一次,你們是強盜,我這花瓶就給你們,甭說是花瓶了,要多少銀子都給."

劉霞的眼神里立時放了光彩,承認是強盜又有啥呢,反正自己說句話又不能掉一塊兒肉.

"我們就是強盜,就是強盜,銀子呢,快把銀子拿出來!"

劉霞興沖沖的跑了上來.

只是還沒等著她靠近青茉,就被人猛地打了一巴掌.

"哎呦……"

劉霞捂著臉,從地上慢慢的爬起來.

看清楚打自己的人的時候,劉霞才算是徹底的害怕了.

"爹……爹……"

青金福顫抖著身子站在原地,看著劉霞.

"你簡直是無恥!"

劉霞十分的害怕,被青崗扶著站起來,哆嗦著身子不敢看她.

青茉輕笑,道:"奶,你這次把小姑帶來,是不是又想跟我說把小姑嫁給大老爺做小的事兒?"

王氏臉色一白.

"只是恐怕不行了,大老爺說了,他剛上任,要是納妾的話,會被撤職的,而且這天鴻書院的一群酸書生們,一直看不上大老爺,要是為了這事兒再影響什麼,那小姑你可就真的成了千古罪人了!"

"這女人嘛,要做好的就是相夫教子,你可不能拖了咱們尉犁縣縣太爺的後腿啊!"

青茉故意把事情說的十分的嚴重,看起來是說給青玉玲和王氏聽,其實就是說給青金福聽的.

說完了話,青茉偷著瞄了青金福一眼.

果然,青金福的臉色已經越來越黑了.

"王氏,我問你,她剛才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你們是不是真的背著我去跟老大家的說過這種事情?"

王氏的臉色變得煞白.

她當然知道青金福的為人,不由得暗恨,都怪青茉這賤人,看起來像是故意的說這種話來激怒自己一樣.

"奶,你咋不說話了呢?"

青茉故意笑著看著王氏.

"哎呦,奶,你這臉上咋這麼多汗呢?這大冬天的,你怎麼還出汗呢?"

王氏急忙伸手去擦.

青金福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玉玲,這事兒你也知道?"

青金福看著青玉玲.

這是他一手培養出來的好女兒,一直是自己的驕傲,讓她學習女紅,甚至還讓她念書識字,只為了以後她可以嫁給一個好的人家.

沒想到,居然教出來的不是淑女,而是一個蕩婦!

"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嫂子,是二嫂非叫我去的……"

青玉玲最怕的就是青金福了.

往常要是有什麼事兒,在家里都是王氏護著自己,現在這個情況,青玉玲心里也知道,王氏是沒法護著自己了.

青玉玲左思右想,便'撲通’一聲就跪下了.

"爹,爹我錯了,求你原諒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青金福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青玉玲,是又恨又心疼.

恨得是自己怎麼就養了這麼個不知廉恥的女兒出來,心疼的是,自己一手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女兒,就這麼被毀了.

而且自己還在青茉的面前罵她不知廉恥,卻不知王氏和青玉玲居然去人家面前這樣的無理取鬧.

想到自己一直不看好的青茉卻竟然變得這樣有出息,不但是帶著全家開了店鋪,還如今將店鋪經營的這麼好.

上午青茉走後,在村子里眾人的議論聲很高,大家都是十分的敬佩她.

敬佩一個女子,居然有這般的胸襟和氣魄.

青金福越來越覺得自己看走了眼.

是不是自己一直忽略的,這老大一家子,才是真正的有出息的一家子.

青金福歎口氣,道:"你起來吧!"

說著,便轉身離開.

青老實急忙上前,"爹……"

青金福轉身看著他,又看看青老實身後的胡氏和青茉還有青宜.

三人都是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青金福忽然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失敗的人生.

"老實啊……爹對不住你們!"

青金福歎口氣,說著.

青老實一愣,萬萬想不到青金福會這樣說.

青金福看著青老實錯愕的面色,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爹先走了,以後都不會來煩你們了,你們放心吧!"

青金福說著,又看了青茉一眼,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青茉沒做聲,只是眼神一直盯著青金福.

半晌,青金福才轉身離開了.

王氏和青玉玲也急忙跟了上去.

青茉上前幾步,看著幾人的背影走遠.

胡氏有些心有不忍,道:"咱是不是做的太不好了?"

青老實不做聲,半晌才道:"爹剛才跟我說,對不住咱們!"

青茉也不做聲了.

青金福是看到了事情的真相,所以心里慚愧了吧.

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青金福除非真的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自己說不定還能原諒他一次,要不然沖著他現在這態度,自己能原諒他才怪.

青茉想到這,道:"爹,你要是擔心爺爺,那你今晚就去找爺爺問問吧."

青老實囁嚅了幾下嘴唇,還是搖搖頭,"算了,不去了!"

說完,青老實便進了門去.

青茉撇撇嘴,看著胡氏,道:"娘……"

胡氏點點頭,"我知道!"

這件事算是擺平了.

青金福步行來了鎮子上,回去的路上又是步行,加上心里憋著一口氣,走在半路上就兩眼一黑,一下子暈了過去.

"爹,爹你咋了?"

青玉玲急忙上前,想扶起青金福來.

王氏也是慌亂了沒有手腳了.

青金福暈倒在地,正在這時,一輛牛車緩緩地走來,正是出門采買的青聞和金子.

"那不是你爺爺嗎?"

金子大驚,急忙停下了牛車來.

青聞也看見了,急忙從牛車上跳了下來,幾步躥上前去.

"爺爺,爺爺你咋了?"

王氏看著青聞,哭著道:"你爺爺不知道咋回事,忽然就暈了……"

"一定是被青茉那個賤人給氣的……真是大不孝啊,我們老青家是糟了什麼孽啊,怎麼就攤上這麼個孫女呦,真是來索命的啊……"

青聞氣的不行,可是他又是一直嘴笨,于是便伸手抱起了青金福的身子,道:"金子,趕緊的,去醫館!"

金子點頭,拉著幾人就往鎮子上去.

王氏一愣,"哎……等等我們啊……"

上篇:122 無賴上門!     下篇:124 遇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