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農女俏掌家 124 遇險!  
   
124 遇險!

青聞伸手托著青金福的頭,不讓他磕到腦袋,一邊看著前方的路道:"金子,你穩著點兒……"

金子應聲,抖了一下缰繩,然後轉頭看著身後青聞懷里的青金福,道:"爺爺上午還好好的……"

青聞皺眉道:"看樣子是被我奶的事兒給氣到了."

青聞上午聽青茉說了,要等著青金福來的時候,好好的跟他說一遍,王氏他們做下的錯事兒.

估計是青金福知道了,受不了才這樣的吧.

青聞雖然不怪青茉,知道青茉也是無可奈何,可是也不好不管青金福.

怎麼說,青金福也是他爺爺,青聞這個人是隨了青老實,老實忠厚.

雖然有時候容易死腦筋,可是多數的時候,更是像一頭牛一樣,忠誠.

到了醫館,金子急匆匆的刹車,然後幫著青聞一起將青金福給抬了下來,進了醫館去.

"大夫,大夫你快來看看,我爺爺怎麼了?"

青聞一進門,就大聲的喊著.

大夫正在里面配藥,一看病人來了,急忙上前指揮,"快,快把他抬到屋子里的床上去躺下."

青聞點頭,滿頭大汗的抬著青金福進去躺下.

"大夫,大夫你可一定要救救我爺爺啊……"

青聞就差給大夫跪下了.

大夫摸摸下巴上的胡子,然後伸手給青金福診脈,繼而又拿了一包銀針來,給青金福紮針.

沒多時,青金福便醒了.

"爺爺,爺爺你醒了?你感覺怎麼樣?"

青聞十分的激動.

青金福有點暈乎乎的,恍惚的睜開了一雙渾濁的老眼,看著面前的人.

是自己的大孫子.

青聞.

青金福想開口,卻又覺得嗓子難受的很.

大夫讓旁邊自己的小徒弟給青金福端上了水來.

"老人家,先喝口水吧."

青聞急忙扶著青金福坐起了身子來,讓人喂他喝水.

金子道:"青聞哥,你先在這里照顧爺爺,我回去告訴茉兒他們去."

青聞點點頭.

青金福整個人十分的虛弱,喝完了水,便又重新的躺在了床上.

青聞給他蓋上了被子,轉頭問大夫道:"大夫,我爺爺的身子有沒有問題?"

大夫摸摸下巴上的胡子,道:"沒什麼問題,只是氣急攻心,急火太旺!我給他開幾幅藥,你們回去讓他好好的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青聞聽了大夫的話,這才心里安定了一點.

大夫道:"你先在這里照顧他吧,我去給你開藥!"

青聞點點頭.

青金福閉著眼睛,躺在床上假寐.

青聞看著青金福閉著眼睛,也不做聲,想了想,道:"爺爺,您感覺怎麼樣?"

"我沒事!"

青金福歎口氣,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來.

青聞看著青金福睜開了眼睛,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爺爺,您先在這里等一會兒,我去給你抓藥去."

說著,青聞便起身去外面抓藥,青金福一個人躺在床上,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兒.

自己從來都沒有正過老大一家子人,有因為老大嘴巴笨,加上當時不顧一切的娶了胡氏那個悍婦,也有王氏一直在身邊念叨的原因.

老大都不關心,更別提老大家里的三個孩子了.

青金福歎口氣,想到了自己上午,青茉對自己說的話.

青金福想到,自己之前還從來沒有去看一眼青茉這丫頭.

不知不覺,居然長這麼大了.

這丫頭雖然嘴巴厲害,可心眼兒卻是個好使的,又是識字懂大體,也難怪縣太爺都會喜歡她了.

青金福歎口氣,正想起身,卻聽見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大哥,爺爺怎麼樣了?"

是青茉幾人來了.

青金福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自己這會兒出去肯定很尷尬,便索性又躺回了床上去.

青茉跟胡氏還有青老實都來了.

大夫將之前跟青聞說的話又跟青老實說了一遍.

青茉點點頭,道:"娘,你去跟著大夫抓藥去,趕緊的回去熬了,先給爺爺喝."

胡氏應聲,轉身去准備.

青老實十分的擔心,臉上滿是焦急的神色.

青茉道:"爹,你不用擔心了,大夫都說沒事兒了,咱們先別進去打擾爺爺了,讓他先自己睡一會兒吧."

青老實點點頭.

幾人等在外面,青茉看著白傲京道:"阿京,府上庫房里有一支老人參,你去跟劉嬤嬤說一聲,讓她給我取出來,我要用."

白傲京點點頭,轉身就去.

青老實有些心疼,道:"茉兒,那人參……是不是太貴重了一點?用不用先跟林暮說一聲?"

青老實生怕的是,青茉一直幫著家里,會讓林暮不開心.

要是因為自己家里的事情,拖累了女兒跟林暮之間的感情,這可就不好了.

青茉笑笑,道:"沒事兒的爹,我是家里的正房夫人,難不成連一支人參都做不了主嗎?"

"再說了,爺爺這事兒我也有不好,要不是我為了讓奶和二嬸兒他們以後別再來店里找茬,我也不會這樣……"

"沒想到氣倒了爺爺."

青茉也覺得心里有些不好意思.

青老實歎口氣,道:"沒事,沒事……"

"好啊,你這個小賤蹄子居然還敢來,你氣倒了你爺爺還不過癮,還想來氣死他是吧?"

王氏跟劉霞和青玉玲一起趕著跑來了這里,就看見青茉和青老實正在坐著.

青茉皺眉,"我沒心思跟你干嘴仗,你離我遠點!"

王氏一愣,隨即大怒.

"小賤人,你真是急著死了,有你這麼跟你奶奶說話的嗎?"

說著,王氏就大喊大叫起來,拉著那跑堂的小二哭喊,"你看看啊,你們都看看啊,這就是我們家的孫女兒,怎麼我們老青家就養了這麼個不爭氣的孫女兒啊,這樣的孫女兒,生下來還不如扔水里溺死,被我給掐死扔去山里喂狼算了……省的好不容易養到了,專門來氣死他爺爺奶奶啊……"

青茉被王氏吵得頭疼,怒道:"你再不閉嘴,我就真的不客氣了!"

王氏被青茉冷冽的眼神唬了一跳,忍不住後退幾步.

隨即,意識到了自己的窘態的王氏,氣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開始撒潑了.

"老天爺啊,你可睜開眼看看啊,這孫女兒要殺人啦,我辛辛苦苦的把她拉扯大了,她這就要來殺她奶奶啦……"

"大家快來看啊,怎麼有這麼不知道孝道的孫女兒啊……"

王氏一味的撒潑,讓青茉不但心煩,更加的不悅.

'蹭’的一聲站起了身子來,青茉正要說話.就聽見一聲更威嚴的聲音傳來.

"你在干什麼?"

正是青金福.

王氏嚇得哭聲都一下子收了回去,坐在地上呆呆的看著青金福,不知道該咋辦了.

青金福皺眉看著王氏,嚴厲道:"還不快滾起來?"

王氏嚇了一跳,急忙爬了起來.

青老實忙抬頭,"爹,你沒事兒了吧?"

青金福皺眉點點頭,道:"沒事了!"

說著,青金福看了一眼身後的青茉,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胡氏正熬好了藥端來,就看見這幅場面.

"爹,喝了吧."

胡氏硬邦邦的說了一句.便放下了碗.

青金福皺眉,伸手端了起來,仰頭喝下.

喝完了,才對那大夫道:"多少錢?"

大夫急忙道:"他們已經幫你付過了!"

青金福的手有些顫抖,臉色也十分的尷尬.

轉身離開.

青茉微微皺眉,沒有說話.

這個爺爺,看起來是個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啊.

不過也好,起碼這個人是正直的,不是個太壞的人.

王氏看著青金福離開,自己也急忙轉身跟著跑了.

胡氏看著手里的草藥,道:"這可咋辦?這還剩下一堆呢?"

請模擬道:"給金子姐姐吧,晚上讓金子姐姐給爺爺送去."

胡氏只能點點頭.

幾人從醫館出來,看著青金福他們還沒走遠.

青茉轉身看著金子道:"金子姐姐,你把這草藥給我爺爺送去,然後順便捎他回去吧!"

青金福畢竟年紀大了,這一來一回的,太不容易了.

金子點點頭,正要駕著牛車走,青茉又急忙道:"就拉著我爺爺一個人就行,剩下的幾個,我看著身子健康的很,得讓他們吃點苦頭."

金子點點頭,笑著道:"行,你放心吧."

說著,金子便駕著牛車趕了上去.

青茉看著幾人的背影,忍不住點點頭,轉頭道:"咱們先回去吧!"

青老實點點頭.

回了家,青宜正在跟小滿一起趴在炕上數糖果,兩人的嘴巴里塞得滿滿的,一看就是偷吃了.

青茉一進門,兩個小家伙都是急忙正襟危坐,雙手死死地貼著自己的身側,不敢出聲.

青茉忍不住笑了,"吃多了糖小心晚上老鼠鑽嘴巴里去!"

青宜大驚,"我不信……"

青茉煞有其事,道:"怎麼不信?這是真的!"

"有些老鼠啊,專門聞著味道去,老鼠跟你一樣啊,都喜歡糖果的甜味兒,要是你吃多了,老鼠晚上等你睡著了,就偷摸著跑到你嘴巴里……"

"啊——"

青宜害怕的要命,急忙翻身將口袋里藏起來的糖果一股腦的全部倒了出來.

一邊倒一邊委屈的哭.

"我再也不吃了,不敢了,再也不吃了……我不要讓老鼠進我的嘴巴里……"

青聞沒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青宜抬頭委屈的看著青聞.

青聞哈哈大笑,道:"小妹,吃多了是不行,少吃幾塊兒吧!"

青茉也點頭,"吃的少,味道輕點,老鼠沒那麼好的鼻子的.只是不能吃多,一旦吃多了,老鼠聞著味兒就來了."

青宜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還是一副怕怕的樣子.

晚上,青茉跟青老實和青聞一起研究了半天的策略,逐個記了下來.

"咱們後天就開始動工吧,明兒去買了石料回來,爹就回去聯系人去."

青茉看著青老實說道.

青老實點點頭,"行!"

翌日,青茉跟青老實和青聞去買了石料和各種需要的東西,幾人零零散散的提了一堆.

回家的路上,青茉卻碰見了一個好久沒遇見的人.

"青姑娘!"

成佑然看著青茉,笑著行禮.

他穿著一身嶄新的青藍色學子裝,頭頂的帽子後有兩條飛長的發帶,襯的他整個人看起來身姿修長挺拔.

青茉輕笑,道:"成少爺,好巧啊,不對,好像好久沒看見你了."

成佑然輕笑一聲,道:"前幾日染了風寒,便臥床了幾日."

青茉急忙道:"那你沒什麼大礙吧?"

成佑然笑著搖頭.

青聞有些不喜歡這個成佑然,看了看青茉道:"大妹,你不是要跟林暮去山林里嗎?再不回去這會兒就晚了."

青茉被青聞這麼一提醒,才一下子想了起來,急忙道:"對哦,我差點忘記了!"

說著,抱歉的看著成佑然道:"成少爺,真是抱歉了,我還有事兒呢,咱們改天再聊吧!"

說著,便急匆匆的跟著青聞回去了.

成佑然轉身,看著青茉的背影.

他有些蒼白的臉色上,浮現出了一絲苦澀.

阿才小聲道:"少爺,快該上課了."

成佑然點點頭,咳了幾聲,道:"走吧."

青茉回了家,青聞才語氣硬邦邦道:"大妹,你跟我過來一下."

青茉正洗了手准備去吃個蘋果,聞言,走了上前去,道:"怎麼了大哥?"

青聞看了看後面正在忙著准備出發的眾人,又看著青茉,小聲道:"大妹,你以後別跟那個成佑然再說話了."

青茉一愣,不解的看著青聞.

青聞有些尷尬,想了想,才道:"大妹,那個成佑然我總覺得他不是好人."

青茉輕笑,"一有點傲氣的學子罷了,什麼好人不好人的,多個朋友多條路你知道不知道?"

青聞不語了.

青茉道:"大哥,我知道你擔心的是啥,可是我不會的,你放心吧,我跟大老爺的感情好著呢."

青聞還是覺得十分的不妥.

"大妹,你可別在這樣了,我就怕被林暮看見了,這男人啊,都是不容許的,這個成佑然明知道你已經成婚了還這樣老是跟你不清不楚的,我覺得就不是什麼好玩意兒!"

"啥叫不清不楚啊!"

青茉輕笑,伸手拍拍青聞的手臂,道:"大哥,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拎的門兒清呢!"

青聞搖頭歎口氣,不做聲了.

"姐姐,咱們該走了!"

青宜興奮的喊著.

青茉應聲,"哎,這就來了!"

說著,青茉又看著青聞,道:"大哥,你這麼擔心我,還不如趕緊擔心擔心你自己呢!"

青聞一愣,轉頭看著青茉.

"啥意思?"

青茉輕笑一聲,道:"我那天晚上起夜,聽見爹娘又在念叨你的婚事了,還是那個若冰!"

青聞的臉色一下子變得不好看了.

"大哥,你說這個若冰是不是真的很好,要不然你說娘怎麼就老是死扒著她不放呢,不收回來做兒媳婦不罷休的樣子啊!"

青聞的臉色越來越黑了.

"我不喜歡她!"

青聞皺眉說著.

青茉來了興致,道:"咋了?我上次瞧見人家若冰,長得還行,身材也好,還會唱小曲兒呢!"

"那聲音啊,像是黃鶯似得,又溫柔又軟的,我看啊,娘就是喜歡這種溫溫柔柔的姑娘,大哥,你要不然差不多得了."

青聞皺眉,"不行,我不喜歡她!"

"到底為啥啊?"

青茉不解的看著青聞.

青聞歎口氣,道:"我沒感覺……她人挺好的,可我不喜歡那樣的!"

青茉無奈了,道:"大哥,你放心吧,爹娘不會逼你的,主要是你要堅定住了自己的立場來,千萬不能放棄!"

青聞點點頭.

青茉笑著道:"我先去了哈,晚上回來再說."

青聞點點頭,"路上小心!"

青茉笑著點頭,轉身離開.

這一趟去山林,南宮流云研究了附近的地勢,最終決定目的地為東南方的一片山.

那片山往前,就是冒城,往後,還離著小瓦村不遠.

青茉騎在馬兒上,懶洋洋的靠著司鴻暮的後背,心情十分的愜意.

南宮流云笑著道:"嫂嫂,這一趟打獵,咱們是不是要下個彩頭?"

"啥彩頭?"

青茉來了興趣.

"誰獵的獵物最多,便有個獎勵,怎麼樣?"

南宮流云笑著說著.

青茉輕笑,"行,那就賭一百兩銀子!"

南宮流云無奈,"嫂嫂,你真是鑽進了錢眼兒里了啊!"

青茉輕笑,得意道:"那你是賭不賭啊?"

南宮流云點頭,"賭,就賭一百兩!"

青茉滿意的笑了,"行,咱們一言為定!"

說完,青茉才轉頭看著司鴻暮,道:"大老爺,你要是輸了,一百兩可得你自己出!"

司鴻暮輕笑,低頭,剛毅的下巴蹭在她的頭頂處,微微的磨蹭.

"一定不會讓你輸的!"

青茉輕笑,"你說的話,不管是什麼,我都相信你!"

司鴻暮聽了青茉的話,有些被她感動到.

"好!"

他的回答總是簡單,卻十分的讓人有可信度.

沒多時,幾人便上了山.

這會兒是年關了,山里堆了些積雪.

可是這時候,也是野鹿和狗熊出沒的時候.

動物們要出來覓食,就一定會被逮到的.

司鴻暮伸手拿出了弓箭來,伸手悄悄的搭了一根箭在弦上,眯起了眼睛看著周圍.

青茉好奇的四處的看著,沒有啊!

哪兒有東西?

司鴻暮這瞎瞄准什麼呢!

正在這時,南宮流云也感受到了什麼,伸手急忙利落的拿了弓箭出來,可惜的是他還沒來得及射擊,司鴻暮的箭已經射出去了.

只聽得'嗖’的一聲響起來,羽箭已經穩穩的插在了一頭野鹿的腦袋里.

青茉大驚,半天合不攏嘴.

南宮流云十分的無奈,恨恨道:"師兄,你內力比我好,這場比賽你贏定了!"

"真是太不公平了!"

青茉冷哼一聲,"南宮,是你先說要比賽的,現在輸不起了嗎?"

"大老爺們兒,別這麼婆婆媽媽好不好?"

青茉笑著說著,看樣子就是在挑釁他.

南宮流云十分的無語,"得,自己挖的坑,自己跳!"

"漂亮哥哥,我覺得你肯定行的,咱們別跟姐姐姐夫在一起,咱們去那邊,不跟他們搶!"

青宜小聲的出主意.

南宮流云眼神一亮,道:"小蘋果,還是你機靈,走,哥哥帶你去那邊去!"

狗蛋兒在後面跟著,看著這一幕,眼神有些受傷.

青茉看著兩人離開,急忙大聲道:"南宮,別往深山去了,小心點啊!"

南宮流云並沒有應聲,而是好勝心很強的騎著馬往前走了.

青茉無奈,道:"大老爺,咱們也往那邊去吧!"

司鴻暮點點頭.

狗蛋兒跟白傲京兩人一人跟著一個去了,兩人都是第一次騎馬,有些生疏.

沒多時,狗蛋兒便跟上了南宮流云的馬兒.

南宮流云道:"小蘋果,你們先在這里等我,我自己進去看看去!"

青宜十分的擔心,"漂亮哥哥,你小心點啊!"

南宮流云笑著點頭,"你們在這里別走,乖乖的等我!"

青宜用力的點頭.

狗蛋兒看著青宜,道:"小蘋果,要不然你在這里等,我跟著他去吧!"

"不用了志勇哥哥,我們一起在這里等吧,我怕你去了,漂亮哥哥還得保護你,那就成了漂亮哥哥的累贅了."

青宜十分天真的說著,沒有注意到狗蛋兒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兩人靜靜地的等待著,沒人說話.

慢慢的,有一種很奇怪的聲音傳來.

青宜感覺有些害怕.

"志勇哥哥,什麼聲音?你聽到了嗎?"

狗蛋兒屏氣凝神,自然也是聽見了.

"不好,咱們快走!"

狗蛋兒說著話,就拉著青宜往回跑.

"不行,漂亮哥哥還沒回來呢!"

青宜十分的死心眼兒.

"來不及了,是熊瞎子!"

"再不走就死了!"

狗蛋兒臉色都嚇白了,急忙拉著青宜往外跑.

"不行,我要去找漂亮哥哥!"

青宜說著,掙脫了狗蛋兒的手,往後跑.

高大的黑熊大步的走來,一下子就鎖定了青宜的身子.

大喊了一聲,黑熊朝著青宜就走了過去.

"青宜,小心!"

狗蛋兒什麼都顧不上,一個箭步上前,一下子把青宜的身子推出去老遠,自己卻完全暴露在了黑熊的視野中.

------題外話------

最近有點忙,差不多到下個月六號,都會巨忙,只能晚上回來碼字,所以更新暫時不會太多,等著忙過了這一陣子,一定會加更的,希望大家諒解~

上篇:123 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下篇:125 舊人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