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農女俏掌家 128 我管定了!  
   
128 我管定了!

青茉好奇,"漂亮的女人?誰啊?"

青宜跟著搖頭,"我不知道,不過她說自己是來找人的."

青宜看了司鴻暮一眼,道:"我先去看看去."

司鴻暮點點頭.

青茉跟著青宜去了前面,就看見大堂里坐著一個穿著金紅色衣裙的女子.

女子的頭上梳著繁瑣的發髻,金步搖上的金色流蘇熠熠生輝.

在這素淨的小飯館兒里,真是閃花了一群人的眼睛.

青茉一進門,眼神就忍不住在女子的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

金子正靠在廚房的門口往外看著,見著青茉來了,金子忙伸手拉著青茉往里走,道:"這人不知道啥來頭,不過看起來像是個大家貴婦,就是不知道怎麼會來咱們這吃飯."

"不是說不做生意了嗎?我娘真是的,這人是誰啊就放進來……"

青茉十分的不願意.

這一會兒人就來了,到時候動工開始了,誰有時間去招呼客人啊.

金子急忙道:"這可不能怪伯母了,是這位夫人自己非要進來的."

說著,金子伸手指了指外面的的門口處,小聲道:"你看看,門外站著的人,都是這位夫人帶來的."

青茉順著金子的眼神看過去,就看見門口站著一群人.

看起來都是練家子.

青茉怒了.

"這誰啊到底,來這里找茬了呢?"

青茉說著,道:"金子姐姐,你先在這里待著,我出去看看去."

說著,便轉身走了出去.

"茉兒,茉兒……"

金子著急,就怕青茉這脾氣又給惹出什麼事兒來.

青茉出了門,走到了廳內.

"這位夫人,我們小店今天不做生意."

女子聞聲,慢慢的抬起了頭來,看著青茉.

"哼!"

女子沒說話,只是輕哼了一聲.

青茉一愣,沒想到這個女人這麼不要臉.

自己都趕人了.

"鄉巴佬,不就是要銀子麼?"

女子說著,對著身後的丫鬟使了個眼色,丫鬟急忙點頭,上前從錢袋里拿了一錠銀元寶出來,重重的拍在了青茉的身邊的桌子上.

銀元寶拍在上面的時候,發出清脆的響聲.

胡氏見了,氣的上前就要找他們理論.

青茉卻不怒反笑,伸手攔下了胡氏.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青茉看著兩人.

那丫鬟冷哼道:"沒看見銀子嗎?你以為我們夫人願意在這里待著嗎?我們夫人是在這里等人,等到了人,自然會走的!"

看著青茉仍然不離開,丫鬟忍不住不屑道:"還不快拿著銀子滾?"

青茉輕笑一聲,伸手從袖袋里摸了一枚銅錢出來,放在了那錠銀元寶上面.

丫鬟一愣,坐在椅子上一直淡定不屑的女子也是愣住了.

不解的看著青茉,女子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青茉輕笑一聲,一臉無辜道:"怎麼?看不懂?我不歡迎你啊,拿著錢滾吧!"

女子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

胡氏忍不住笑了,先前這人拿著一錠銀元寶出來侮辱青茉,青茉卻拿了一枚銅錢出來直接讓她滾蛋!

這說明,在青茉的眼里,她們也就值這一枚銅錢而已啊.

青茉含笑,"怎麼?不夠嗎?要我再多給點兒嗎?"

"不夠不好意思了,我身上錢不多,不過我可以給你們指一條明路,出了門左拐,路邊就能找到錢."

丫鬟皺眉看著青茉,道:"你說的那是什麼地方?"

青茉輕笑,"當然是做乞丐啊!"

"你……太過分了!"

丫鬟氣的臉色發白,皺眉看著青茉.

青茉輕笑一聲,道:"是你們太過分!不要仗著自己的人多就想在這里胡作非為,我都說了,我們小店今天不迎客,你們請走吧."

一直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坐不住了,猛地站起了身子來.

"你這個臭丫頭,真是大膽!"

"我看你才是大膽!"

一個聲音從門外傳來.

青茉一轉頭,就看見南宮流云走了進來.

女子一看南宮流云,眼神都直了.

"太……"

"閉嘴!"

南宮流云皺眉看著女子,道:"你怎麼會在這里?"

南宮流云的心里有些驚慌,該不會是發現了大師兄的蹤跡,追來的吧.

不過,司鴻峰既然有心懷疑,也不會讓司鴻敏兒來啊.

司鴻敏兒皺眉,聲音都軟了下去,沒了先前囂張的氣焰.

"太子哥哥,我是來找人的."

司鴻敏兒說著,道:"我來替我夫君找孩子."

南宮流云一愣,"你夫君的孩子?"

"你是不是有病啊?"

南宮流云說著,看著司鴻敏兒,就像是看傻瓜一樣看著她.

司鴻敏兒當然生氣了,可是也不敢跟南宮流云對著來.

"不是的,太子哥哥,我真的是……哎呀我也說不清楚……"

司鴻敏兒十分的難堪,拉著南宮流云的手往外走.

"我們出去說吧."

正在這時,青老實個青聞回家了,狗蛋兒也跟在身後.

司鴻敏兒的眼神一下子驚喜了起來,上前走到了狗蛋兒的身邊.

"你就是志勇?"

狗蛋兒一愣,看著面前這個衣著華麗卻十分陌生的女人,十分的吃驚.

"別害怕,我是你爹爹認識的人,是來接你去享福的."

司鴻敏兒盡可能讓自己很溫柔的說著話.

她知道,面前這個傻小子,也許就是自己最後的指望了.

原本她是不想來接這個鄉巴佬去京城的,可是她跟白衛國成婚這麼多年了,卻遲遲懷孕不成功.

本來自己一直強勢,加上爹爹一直是白衛國的頂頭上司,一直壓著他,白衛國也不敢說啥.

可是現在白衛國的地位已經小有名氣了,前幾次還得了皇上的賞識,爹爹說,如果再沒有孩子,怕是皇上都要下旨賜個小妾來了.

司鴻敏兒可是個女人,女人的嫉妒心都是十分的厲害的.

她也不例外.

所以她想來想去,跟自己的娘親一合計,還是決定用懷柔政策,親自來將這個孩子接回去.

反正現在這個孩子還不大,自己慢慢的養著他,到時候自己懷了孩子,再想個辦法扔出去不就得了.

現在唯一能阻止皇上往白衛國身邊賞賜小妾的辦法,就只有這一個了.

司鴻敏兒想到這,伸手摸了摸狗蛋兒的臉,笑著道:"志勇,跟我走好不好?我帶你去住大宅子,還會給你講故事,帶你吃好吃的,還會教你學武和念書哦!"

狗蛋兒不解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你是誰?"

司鴻敏兒的臉色有些尷尬了.

"志勇,我是你爹爹的朋友啊,你爹爹在京城的時候,我們認識的."

青宜跟在狗蛋兒的身邊,看著司鴻敏兒,忽然道:"啊……我知道了,你肯定就是白叔叔新娶的妻子了!"

司鴻敏兒的臉色有些尷尬,看著青宜道:"你知道什麼?走開!"

青宜委屈的很.

"你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

青茉上前幾步,伸手將青宜拉在了自己的身後,看著司鴻敏兒.

"你自己有臉做還沒臉認嗎?"

司鴻敏兒氣的臉色發白,伸手指著青茉哆嗦道:"我怎麼沒臉了?我是白衛國明媒正娶的妻子!"

"我呸!"

青茉皺眉,道:"你還明媒正娶?那你知不知道,白衛國在去軍營之前,就已經有了結發妻子,還有了兒子?"

司鴻敏兒冷哼,"那又怎麼樣?我是將軍的女兒,哪里比不上他家里的那個黃臉婆了?"

"不許說我娘!"

狗蛋兒攥緊了拳頭就沖了上來.

一拳打在了司鴻敏兒的身上.

"啊——"

司鴻敏兒大喊一聲,"你干嘛?"

狗蛋兒攥緊了拳頭,雙眼瞪得通紅的看著司鴻敏兒.

"原來你就是那個壞女人,你走,我不想看見你!"

司鴻敏兒十分的委屈,眼神在看見身後人的時候,忽然又變了.

"小子,你娘都老了,該走了,跟著我走,我還能給你錦衣玉食的生活,你不要不知好歹了!"

狗蛋兒聞言,氣的臉色通紅.

"我不許你侮辱我娘!"

說著,猛地就沖了上去.

司鴻敏兒立刻裝作很害怕的樣子,往後退.

青茉隱約的覺得不對勁,一轉身,就看見一個身影沖了上來,白衛國已經伸手拉開了司鴻敏兒的身子在懷,轉身看著狗蛋兒,伸手就是一個巴掌.

狗蛋兒被這大力的一個巴掌打在了臉上,身子都站不穩.

南宮流云急忙伸手扶住了他.

"白叔!"

青茉大喊一聲.

白衛國皺眉看著狗蛋兒,道:"臭小子,這是你母親,你是不是瘋了?居然對自己的母親動手!"

"白衛國!"

青茉實在是忍不住了.

"你是不是瘋了?"

白衛國皺眉,不做聲.

"狗蛋兒,狗蛋兒你怎麼樣了?"

青茉急忙蹲下身子去看狗蛋兒的臉.

狗蛋兒的臉已經高高的腫了起來,嘴角有一絲鮮紅的血跡慢慢的滲了出來.

"志勇哥哥,你流血了……"

青宜大驚,十分驚慌的看著狗蛋兒.

青茉看得眼眶發酸.

"狗蛋兒,我帶你回去洗洗,讓游大夫給你上藥去……"

說著,伸手拉著狗蛋兒往回走.

"站住!"

白衛國皺眉怒吼.

"茉兒,這是我家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青茉長舒了一口氣,慢慢的轉身看著白衛國,以及他懷里的司鴻敏兒.

"白衛國,這件事兒,我青茉還真的就管定了!"

上篇:127 他不喜歡女人!     下篇:129 死也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