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農女俏掌家 140 救人!  
   
140 救人!

"大妹,天色不早了,你先上去吧,別熬夜了,你這幾天也累了."

青聞說著,自己先走進了風雪中,沖著青茉揮手.

青茉笑著點點頭,剛轉身上樓,就看見站在樓梯上的司鴻暮.

"你怎麼在這兒?神秘兮兮的,嚇死我了!"

青茉拍著胸口上了樓去,走到司鴻暮的身邊站定身子.

"大老爺,沒想到你還有偷聽人家牆角的習慣?"

"不偷聽,怎麼知道原來你這麼在乎我?"

司鴻暮輕笑一聲,伸手將她抱在了懷里.

"我平日里對你太凶麼?"

他的嗓音低沉,卻帶著淡淡的暖意.

青茉急忙搖頭,"沒有沒有,那是您的風格!"

就算是有,她也不敢承認啊.

司鴻暮這厮太過狡詐!

司鴻暮看了她的樣子,就知道她是在說謊了.

"得,以後都對你好點!"

司鴻暮說著,有些眷戀的蹭了蹭她的頭發.

"過幾天要啟程了,過年之前我會回來的,你好好在家里等我."

青茉被司鴻暮這麼一說,才想了起來,意識到沒幾天司鴻暮就要走,青茉還覺得十分的舍不得了.

"大老爺,你這一趟去,一定要小心啊."

司鴻暮點點頭,伸手拉著青茉往樓上走.

兩人進了屋,青茉先去洗了澡,便換了衣服出來,司鴻暮坐在床上,盤著腿.

模樣清俊.

青茉臉色無端的紅了,道:"你怎麼這麼看著我?"

司鴻暮笑笑,沒做聲.

青茉在梳妝台前坐下,伸手拿著木梳梳理著頭發,從銅鏡里看去,能看見司鴻暮的眼神一直在自己的身上.

青茉有些臉紅.

"時辰不早了,早些睡吧."

青茉起身走到了床邊.

司鴻暮輕笑,枕著手臂,道:"**一刻值千金,夫人,我們不做點什麼嗎?"

"你別胡來,上次在家……"

青茉皺眉看著司鴻暮.

這幾天自己都挺累的,對這個可沒啥感覺.

要是再一折騰,不知道明天早上能不能起來呢!

"別鬧了,我累著呢!"

青茉上床躺下,伸手攥著司鴻暮的手.

司鴻暮低頭看著她,道:"晚上娘跟你說什麼了?"

"還能說啥,讓我別老是顧著生意,多照顧照顧你!"

青茉笑著說著,"我娘還擔心呢,怕你會喜歡別的姑娘."

司鴻暮抿唇,"那你覺得呢?"

"當然不會!:"

青茉笑著說著,"我對你,還是很放心的."

兩人正說著話,就聽見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隨即,胡氏急切的拍著門,"不好了不好了,茉兒……"

青茉一愣,急忙下了床去開門.

"怎麼了娘?"

"不好了,狗蛋兒他娘找不到了!"

胡氏焦急的說著.

青茉大驚.

"怎麼回事兒啊娘?"

青茉焦急的問.

"別問了,你先跟我下去!"

青茉點點頭,急忙穿好了衣服,跟著胡氏下樓.

樓下,幾人都被叫起來了.

"奶奶,你別傷心了!"

青宜正守在鄧氏的身邊.

青茉一驚,道:"奶奶,你怎麼來了?"

都這麼晚了,外面還下著雪呢.

"茉兒,我是沒辦法了,狗蛋兒他娘,晚上的時候說出去一趟,可是現在還沒回來,我眼睛不好,摸著黑來了這,沒人可以找上了,求求你們一定要幫我找到我兒媳婦兒啊……"

青茉急忙點頭,"奶奶,您別著急,您跟我仔細說說,到底咋回事?"

說著,青茉又跟青聞道:"大哥,你上去陪著狗蛋兒,別讓他知道,他傷還沒好,免得又來回折騰加重了就不好了."

胡氏也急忙點頭,"對,你去陪著狗蛋兒去!"

青聞點頭,"哎!"

說著,便轉身上了樓去.

青茉看著鄧氏,道:"奶奶,您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我說說,我們也好幫著你去找啊."

鄧氏點著頭,"狗蛋兒她娘本來晚上在家里,可是後來說是燒火的時候柴禾不夠,我讓她別去了,她非要去山上撿,誰知道這好好的柴禾就濕了,都燒不起來,我擔心她一個人去山上有危險,坐等右等也不回來,現在都還沒回家,指定是遇到危險了."

青茉皺眉,看著鄧氏,又轉頭看看司鴻暮和南宮流云.

"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吧."

"現在半夜,山上太危險了,我們必須要快!"

青茉說著,轉頭看著鄧氏道:"奶奶,您別著急,我們這麼多人,一定能把我嬸子帶回來的."

鄧氏流著淚點點頭,"茉兒,謝謝你了,多虧了你要不然我可就真的不知道該咋辦了……"

青茉搖頭,"奶奶,你先在這里等著,我們這就去."

這邊青老實已經准備好了火把,幾人一起往小瓦村去了.

下了大雪的路上,白亮的一片,青茉皺眉道:"我總覺得,我嬸子這事兒,跟那個白衛國脫不了干系!"

"你是想說司鴻敏兒做的?"

南宮流云急忙插嘴.

青茉點點頭,"雖然這麼想,可我也沒有證據,不好說."

兩人正說著話,司鴻暮卻忽然開口,"不在山里,去白衛國的驛館內!"

青茉一愣,"大老爺,你也是懷疑?"

司鴻暮皺眉搖搖頭,"不是懷疑,是肯定!"

"我知道司鴻敏兒的性格,對于得不到的東西,她從來都是要毀了的."

青茉一驚,有些緊張起來.

馬車朝著白衛國在尉犁縣的驛館駛去.

到了驛館的時候,青茉看到二樓的窗戶處,還亮著燈.

這大半夜的,居然還沒睡覺?

幾人下了馬車,青茉道:"這麼晚還沒睡覺?難不成真的有鬼?"

"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南宮流云上前去,敲了敲門.

沒多時,小二就來開門了.

一看到門外這麼多的人,小二有些害怕.

"幾位客官,這大半夜的,我們老板都睡下了,不能住店了……"

"誰要住店了,讓開!"

南宮流云伸手撥拉開了小二的身子,皺眉道:"我問你,白衛國跟他夫人,住在哪個房間里?"

小二被南宮流云的氣勢嚇到了,急忙道:"就在樓上第二間……"

青茉和司鴻暮聞言,已經上了樓了.

"叩叩!"

司鴻暮伸手敲了門.

門內沒有聲音.

可是還亮著燈.

"沒人?"

南宮流云皺眉,跟著跑了上來.

司鴻暮眯著眼睛,轉頭問旁邊的小二,"里面的人呢?"

小二被嚇得哆嗦,剛才這南宮流云的氣勢就夠嚇人了,好家伙,這位更是比剛才的人還嚇人.

"小的……小的也不知道,小的沒看見他們出去啊……"

小二說著,唯恐兩人不相信,便急忙上前去拍了拍門,"客官,客官你在嗎?"

小二緊張的手心都冒汗了.

南宮流云氣的,道:"你起開!"

說著,上前一腳踢開了門.

小二被嚇到了,急忙退到一邊去,不敢做聲了.

幾人進了門去.

屋子里安安靜靜的,一個人也沒有.

"沒人?"

南宮流云到處的看了看,"這兩人,哪去了?"

"會不會是我們判斷錯了?"

司鴻暮皺眉,"不可能!"

"我了解司鴻敏兒的!"

司鴻暮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神色有些陰郁.

青茉抿唇,知道司鴻暮是對司鴻家的人都有些排斥.

"我們再仔細的找找吧,總能找到蛛絲馬跡的!"

正在這時,司鴻暮皺眉看著大床之上,道:"這里有機關!"

說著,司鴻暮便伸手推開了床邊的暗格.

那大床一下子裂開,露出下面的暗道.

"原來居然有密道!"

南宮流云大驚,道:"大師兄,你跟嫂嫂在上面等著,我先下去看看去."

說著,便直接下了密道去.

司鴻暮伸手拿了一盞燭燈,"你拿著."

南宮流云應聲,伸手接了過來,然後下了去.

青茉有些擔心,"我們要不要也下去看看?"

司鴻暮皺眉搖頭,"等一下."

沒多時,底下就傳來一陣打斗之聲,司鴻暮身子一閃,便到了洞口,"你在上面哪里都別去,我下去看看."

青茉急忙點頭.

司鴻暮的身子輕飄飄的墜了下去.

青茉著急的很,在上面想下去,卻又怕自己沒有武功,下去也是添亂!

可是這左等右等,卻又不見司鴻暮和南宮流云上來.

正在青茉焦急的差點想下去的時候,卻見司鴻暮已經上來了.

隨後跟上來的,還有南宮流云,以及李氏.

"嬸子,嬸子你沒事兒吧?"

青茉急忙上前扶住了李氏的身子.

李氏虛弱的搖搖頭.

南宮流云道:"底下有人把守,可是司鴻敏兒和白衛國倒是不見人了."

"嬸子,你是怎麼到這兒來的?"青茉急忙問李氏.

李氏皺眉,虛弱的咳了幾聲,道:"我尋思上山去剪些干柴回來,沒成想剛出門就被人打暈了,我壓根不知道咋回事,醒來的時候就在這兒了."

"看來是有人把你綁來了!"

青茉皺眉說著,道:"現在我們先離開這里!"

幾人正欲往外走,卻見面前的屋門被打開,白衛國和司鴻敏兒正從外面回來.

幾人面面相覷,都沒想到會遇見彼此.

T

上篇:139 毀了一輩子不是這麼毀的     下篇:141 謀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