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農女俏掌家 142 這幾天都不能饒了你  
   
142 這幾天都不能饒了你

司鴻敏兒一愣,隨即立刻道:"你真的答應我?"

白衛國點點頭,"你說怎麼樣,我就怎麼樣!"

"好,夫君,果然你還是愛我的."

司鴻敏兒的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上前來站在了白衛國的身邊,"夫君,我果然沒有白白的相信你,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白衛國點點頭,伸手抱著司鴻敏兒入懷,臉上的神色閃爍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司鴻敏兒的眼神卻一瞬間陰毒了起來.

這邊,青茉幾人回了家.

青老實和胡氏根本就沒上樓,金子在屋子里生了火盆,烤的一屋子里暖烘烘的.

南宮流云拍了拍門,青老實急忙應聲,"來了!"

說著,上前去開了門.

"伯父,外面冷死了,趕緊的給我倒碗熱水!"

南宮流云當先躥了進來.

胡氏忙遞上一碗姜湯,"知道你們冷,趕緊的喝了吧."

南宮流云道謝了,然後伸手接了過來,咕嘟嘟的喝了一口.

李氏進來,看見了旁邊坐在椅子上的鄧氏.

"娘!"

李氏喊了一聲.

鄧氏一喜,忙站起了身子來,"香林,你沒事兒?"

李氏點點頭,兩人抱在一起哭了起來.

青茉看得心酸無比.

都說婆媳是仇人,可是你看這一對兒,白衛國走的早,李氏便是如同服侍親生母親一樣的服侍鄧氏.

所謂真心換來的便都是真心了,李氏這樣盡心盡力的照顧家里,鄧氏也一直將李氏當做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的照顧.

"娘,娘,是媳婦兒不孝,媳婦兒不孝……讓您擔心了!"

李氏跪在地上,伸手抱著鄧氏的大腿,一直不停的哭泣.

鄧氏心里也難受,滿臉的淚水.

"香林,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是被誰綁走了,香林,我們老白家對不住你,我們老白家造孽啊……"

"我也不知道我這是上輩子造的什麼孽啊,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兒子,怎麼養了這麼一個狼心狗肺的兒子啊!"

鄧氏的聲音十分的淒厲,聽起來讓人覺得心頭都跟著酸酸的.

青茉歎口氣,上前道:"奶奶,你也別哭了,你眼睛一直不好,要是這樣繼續哭下去,會危險的."

青茉說著,拿了帕子來,給鄧氏擦干了眼淚.

李氏也急忙道:"是啊,娘,我沒事兒了,您別哭了."

鄧氏慢慢的止住了眼淚,可是她眼睛已經壞掉了,只能伸手摸著李氏的臉,道:"香林,你跟娘一起回家,以後我們娘倆就一直在一起,要是那個畜生回來了,那就讓他先殺了他老娘吧!"

李氏聞言,想起了剛才在驛館看到的那一幕,心里又是難受的不行.

"好,娘,我們一起回家."

"香林妹子,這麼晚了,外面又是下著大雪,你們倆還是等明天再走吧."

胡氏上前勸說道.

李氏沒說話,鄧氏卻十分的固執.

"不了,我們今晚一定要回去,要是那個畜生想動手,等明天回去還是會動手動的,不過我也不怕了!"

鄧氏說著,看著青茉,道:"茉兒丫頭……"

"奶奶,我在呢!"

青茉上前伸手拉住了鄧氏的手.

"茉兒丫頭,我們狗蛋兒,就托付給你了,求求你答應奶奶,一定要幫奶奶好好照顧狗蛋兒,千萬不能給那個畜生奪走了!"

青茉聽得心酸,"奶奶,您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任何人帶走狗蛋兒的!"

鄧氏欣慰的點點頭,然後伸手拉著李氏的手,"香林,咱們走,回家吧."

李氏跟著點頭.

兩人就這樣走了出去.

青宜皺眉道:"姐姐,奶奶這樣走了,會不會有危險啊?"

青茉搖搖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鄧氏的心意已定,自己還能怎麼辦呢?

這件事情,本來就是要出一個結果的.

胡氏道:"看樣子這白衛國是真的被鬼迷了心竅了,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兒來!"

"全是被他現在的妻子攛掇的,如果不是她,估計不會嚴重到現在這個地步."

青茉說著,道:"算了,我想今晚我們去了這一趟,南宮也下了話,他們應該不會怎麼樣的,我明天再去看看."

胡氏點點頭,"造孽啊!"

幾人收拾了一下,准備上樓.

青茉故意磨蹭了一會兒,拉住了南宮流云的衣袖.

南宮流云轉頭看著她,"嫂嫂……"

"跟我來!"

青茉伸手拽著南宮流云去了廚房.

廚房里沒燈,黑燈瞎火的,只能借著外面微弱的光亮依稀辨別出面前的路來.

"嫂嫂,你可理智一點,我是不會做對不起大師兄的事情的!"

南宮流云說著,伸手環胸,故意裝出一副戒備的樣子來看著青茉.

青茉無語,伸手掐了他一把.

"你再胡說我就揍你了啊!"

南宮流云笑了,"好好好,我錯了!"

青茉輕笑,道:"剛才我在驛館里看到司鴻敏兒對你的態度,似乎有些微妙啊!"

"什麼微妙?"

南宮流云皺眉看著青茉.

青茉眨眨眼睛,有些曖昧道:"你無意中栓走人家的心都不知道?"

南宮流云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複雜的神色.

眼神里一閃而過的厭惡,被青茉真真切切的看在了眼里.

"得了吧嫂嫂,她都已經成親了,你還這樣說,你這不是惡心我嗎?"

青茉輕笑,道:"南宮,這個司鴻敏兒之前是不是就挺喜歡你的?"

南宮流云擺手,"不知道,我沒注意過."

青茉看著他興趣缺缺,道:"好了,我也不多問了,我就是八卦一下."

"對了南宮,咱們鎮子上不是來了一個挺出名的戲班子嗎?你明天想個辦法去找到他們班主,我有點事兒跟他說."

南宮流云有些心不在焉的點點頭,"行,我去幫你准備."

青茉看了看南宮流云,伸手拉拉他的衣袖,"南宮,你在這兒真是幫了我很大的忙,謝謝你啊."

南宮流云笑了,"嫂嫂,你怎麼忽然這麼說?"

青茉笑笑,"沒事,回去睡覺吧."

說著,青茉便轉身出了廚房.

南宮流云看著青茉離開了,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青茉上了樓,進了屋子.

司鴻暮正在准備熱水,看著青茉進來,道:"說完了?"

青茉點點頭,上前就著盆里的熱水擦了一把臉,道:"大老爺,這個司鴻敏兒之前,是不是喜歡南宮啊?"

司鴻暮輕笑,點點頭.

"不過南宮從小對女人比較排斥,我當時跟你說過的吧?"

司鴻暮看著青茉說.

青茉點點頭,道:"剛才我跟南宮說起來的時候,也看見他的嫌棄,我一開始還以為,要是司鴻敏兒喜歡南宮,或者南宮能從中做點什麼,我們能更好的對付他們,不過現在想起來,南宮這孩子太可憐了,就算是逢場作戲,我也不想讓我們這麼好的南宮給司鴻敏兒那種狠毒的人糟蹋."

司鴻暮輕笑一聲,"沒看出來,你嘴上一直不喜歡南宮,嫌棄他,其實心里還是挺在乎他的."

"那肯定啊,南宮這孩子其實人不錯,熱情又嘴巴甜,就是有時候太娘了,老是跟我爭我娘的寵!"

青茉有些嗔怪的說著,眉間的一抹風情,看得司鴻暮心神一蕩.

伸手拉了青茉的手,順手讓青茉坐在了自己的懷里,司鴻暮笑著道:"我的寵,絕對沒人爭得過你."

青茉臉色微紅,轉身抱著他的脖子,笑著道:"誰敢到你面前來爭寵,看我不滅了她!"

司鴻暮輕笑,低頭蹭著她的唇,卻並未吻上去.

"過幾天便要動身了,居然現在就開始擔心起來沒有你的日子了."

他的聲音低沉,像是大提琴一樣渾厚,有磁性.

青茉輕聲道:"那你早些回來便是."

"怎麼早?幾天?"

司鴻暮的手像是帶著濃烈的熱度一樣,一點點的輕撫過青茉的脊背.

青茉忍不住激靈一下,身子靠著他的更近了一些.

"你能早幾天便早幾天,干嘛問我,若是要我說心里話,我巴不得你不要去,一直留下來."

青茉輕聲的說著,臉靠在他的肩膀上,嘴巴說話的時候,呼出的熱氣落在司鴻暮的耳垂上,脖子上.

司鴻暮的手握的更緊了一些.

"你這樣說的,我更不想走了!"

司鴻暮低頭去吻她的唇.

青茉忙起身,伸手堵了他的唇,道:"這可不行,那樣我豈不是成了牽絆你的人."

青茉說著,歎口氣道:"看來司鴻家的人應該是沒有懷疑你的事情,你看司鴻敏兒,居然幾次見你,都沒有認出你來."

司鴻暮輕笑一聲,眼神里是一片云淡風輕.

並看不出什麼別的情緒.

青茉的心里安慰了一下.

即使司鴻家不拿司鴻暮當一回事兒,可是司鴻暮也一樣,幸好沒有對司鴻家有什麼不舍.

這樣算起來,報仇就是報仇,不會摻雜任何別的情緒.

倒也干脆利落.

青茉正在出神,卻覺得自己的脖頸之處濕潤一片.

"你干嘛?該睡覺了……"

"嗯,你睡你的!"

司鴻暮輕聲說著,伸手抱了她在床上,"過不了幾天我便要走了,這幾天如何也不能讓你歇息了!"

青茉哪里不知道司鴻暮說的不能歇息是什麼意思.

不過,面前的夫君實在是秀色可餐,她也就半推半就了.

簾子落下的時候,青茉心里不忍歎道,食色性也啊!

------題外話------

有些不好說的事情,才導致我一直三千更,對不住大家一直追文的親們,離開我不怪你們,是我更新的的確不給力,留下的,我感謝,謝謝你們還在,我希望,我能盡快處理好生活里的事情,讓自己的生活走上正軌,然後就可以好好的碼字了,謝謝大家~

上篇:141 謀殺     下篇:143 生日宴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