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二十四章 質疑的風波  
   
第二十四章 質疑的風波

念心忍不住伸手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眼淚,結果她低泣的聲音卻被江離聽見了,江離轉過身來不解地看著她,"奶奶,你怎麼哭了?"還舉起小手擦了擦她的眼淚.

"沒事,只是突然間想起你的爹娘了."念心連忙強自扯了個微笑,只是那笑容怎麼看怎麼別扭.

江離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洛安聽過她的敘述後一直無聲,也覺得有些傷感,念心念心,思念心兒,恐怕念心婆婆也是一個癡情種,便用這種方式來懷念自己已逝的愛人,突然什麼在她腦海里一閃而過,她不得不打斷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的念心,"念心婆婆,你是說那些毒藥的配方都早已經在江湖上失傳?"

"嗯."念心有些不明所以.

"你不覺得我美人爹爹中的絕感就是一個重要的線索嗎?"洛安似笑非笑地看著念心,希望她能一點就通.

念心頓了頓,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好似要從她混沌的腦海里破空而出,但她又無法立刻理清是什麼,唯獨有些不確定地說道,"你是說……"突然又想到了什麼,眼眸一亮,

"秘籍!"

"秘籍."

一聲是帶著六分驚訝,四分欣喜的語氣的聲音,一聲是沉靜無波卻又奶聲奶氣的聲音,這兩個人竟然異口同聲,然後相視一笑,好像知己般,很多東西都已經不言而喻了.只是兩人心里也都更加沉重了.

念心現在是由衷地敬佩起這個才一歲大的小娃娃了,"小丫頭,慚愧啊.我竟然覺得我這大半輩子都白活了."

如果是因為那本秘籍,那麼現在這本秘籍的持有者也就是陷害宮主令弟中毒的人,十有*就是她不共戴天的仇家了.只是,難道就為了爭奪那本秘籍,那人就滅她師門,那這人何其殘忍?她師門里的那些人以及她的那些家人都何其無辜?

"念心婆婆,我只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聽著你的故事,不是有句話叫'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嗎?再結合我美人爹爹的情況,所以我才能找到絲線索,如果我也經曆了這種事情,估計也會一團亂麻,什麼也做不了."洛安謙遜道,實則她也有些心虛.只是她這番話雖說得句句在理,卻更顯出了她的與眾不同.

誰家一歲的娃娃能如此調理清晰,面面俱到地辯論一件事情,估計只此這家.

"你真的是我的外甥女嗎?"此時一個幽幽的女聲傳來.只見甯邪有些渾身僵硬地挪了挪身子,竟是遠離了洛安一點,一雙看著洛安的鳳眸滿是不敢置信和懷疑.

洛安看到甯邪的動作和表情,心里有一絲受傷,面上卻很平靜,"如果我說我是,姑姑你相信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小外甥女是一個一點點大的孩子,她很粘人,喜歡'咯咯’地傻笑,她天真無邪,不諳世事,可愛地讓人忍不住想把全天下最美好的東西都捧到她面前."甯邪好似在回憶曾經洛安的模樣,臉上洋溢著溫柔寵溺的笑容,才說完這些,她又變成了疑惑迷惘的表情,"可是,我不明白這才眨眼間,她就變了,完全變了,沉著冷靜,機智敏銳,能說會道,這些是一個才一歲大的孩子該有的特點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

"夠了,姑姑,你說的都是我.曾經你抱我,結果我尿了你一身,害得你哭笑不得,罵我也不是,不罵我也不是,你還記得嗎?"洛安也明白她的那種不知所措的心情,因為一直生活在一起,所以才會了解得那麼深,才會計較得那麼多,估計這就是家人吧.若是誰突然發現與自己朝夕相處的家人突然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估計都會疑惑,不解,迷惘,想要弄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想要尋回曾經自己萬分熟悉的那個人.于是她索性細數些以前的日常來證明她還是她自己,也還是她的外甥女,永遠也不會改變.

"自然記得.那時你害得我換了幾桶熱水才洗去一身尿騷味兒,想不印象深刻都難."甯邪的眸子有些閃爍.

洛安見有效果,于是再接再厲,翻出陳年舊賬,"那姑姑,可還記得有一次美人爹爹給我喂奶的時候,你不知道情況便闖了進來,當時我可記得你尷尬得留也不是,去也不是,只站在一旁低著頭,眼睛卻還偶爾會瞟向我的美人爹爹?"洛安的神情也變得有些戲謔.

"這…自然也記得,只是你為什麼記得那麼清楚?那時候你才多大啊?"甯邪眼神閃爍得更厲害了,她徹底確認眼前的這個能言善辯的小家伙就是她的外甥女了,只是這糗事被她提出來,她都恨不得地上有個縫能讓她鑽進去.

洛安見姑姑懊惱的模樣,便知道她聽進她的話了,尤其她最後那句反問不就間接地承認她已經相信她了麼?索性也給她個台階下,"呵呵,那姑姑,我要抱抱!"張開自己的小胳膊一臉期待地看著甯邪.

"哎!乖洛兒,姑姑抱."甯邪急忙跑上前去抱起了洛安,憐愛地揉了揉她的小腦袋,還親了親她的臉頰,以表示自己的歉意和喜愛.

她早就為自己剛剛對她的質疑感到自責,覺得自己太小人之心了,這可愛的小人兒怎麼可能不是她的外甥女?她看著她長大,她怎麼能懷疑她?怎麼能疏離她?只是剛剛她真的被驚到了,現在卻又漸漸釋懷,這不是很好嗎?這孩子從小就這麼出眾特別,以後那還了得?真不愧是玥兒孕育出來的娃!

只是玥兒身中劇毒,仍躺在床上深睡不醒,她該好好想個辦法.

剛剛她也聽進了洛安與念心神醫的對話,夜奴的確是一個關鍵人物,只要抓到他,就能引出那個幕後的黑手,他能制出毒藥,自然也會制出解藥,說不定從他身上也能拿到絕感的解藥.只是他既然會費盡心機地給甯玥下毒,想至他于死地,恐怕從他手里拿到解藥也不容易?甚至跟找到絕情花和師母一樣困難.只是不試一下又怎麼知道呢?

為了以防萬一,找絕情花和師母的事情也絕對不能耽擱,雖然有兩種方法,只是都很困難,她不能拿玥兒的性命開玩笑,必須確保萬一一項不成功,她還能有另一條退路.

而她此時所想也正是洛安心中所想.

------題外話------

姑姑的不敢置信和質疑也有道理啊,畢竟女主實在是太怪胎了,好在最後誤會解除了.貓崽子寫到這里也覺得無奈,如果被自己最親最愛的家人懷疑,一定很痛苦吧.

上篇:第二十三章 她的不凡     下篇:第二十五章 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