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四十九章 各盡心機  
   
第四十九章 各盡心機

甯邪也在心里絞盡腦汁,該死的,怎麼辦?這女人又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哪里像一國的皇帝啊!可她畢竟是真心的,而且這次也幫了她忙,若連這個小小的要求她都不答應,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她本想找個和洛兒差不多大的孩子冒充一下洛兒,反正孩子長大了都會大變樣,可是她又突然想起江湖上關于洛兒的傳聞"周歲會語,抓周顯芒,智比墨主,皆驚天下",這世上根本不可能有第二個孩子像洛兒那般聰慧,那般變態,若找來的孩子在鳳熾天懷里一副正常孩子的天真無知模樣,豈不露餡!

看來她只能當一次壞人了,沉下臉來,沉聲道:"陛下,本宮答應你第二個條件已經是極限了,玥兒因你受苦受難,你要回了他的尸骸,是不是也該為他報仇血恨?"希望能轉移她的注意力,不過她很郁悶,她上次明明暗示她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云幻之,可是她今天並沒有趁機要了云幻之的命,只是讓云幻之吐了點錢出來.

"朕…暫時還不能."鳳熾天的臉僵了僵,有些不敢面對甯邪,她知道是云貴君和左相害死了甯玥,可是左相手里還掌握著鳳天一部分的兵權,在收回兵權前,她還不能動這兩人,況且,云貴君也跟了她四年,為她誕下了一個皇女,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她做不到趕盡殺絕.

"既然如此,那個孩子請宮主多多關照,朕為她取了個名字,叫鳳沐麟,沐恩的沐,麒麟的麟,對了,這個玉佩交給她,也算是娘親給孩子的禮物."鳳熾天自知理虧,也不再多要求,從身上解下一枚玉佩放進了甯玥的手里,"也請宮主一定要保護好這個孩子,別再為了江湖之間的恩怨害了這孩子,朕會一直在皇宮里等著她,她永遠都是鳳天的皇女."鳳熾天有些哽咽,心里一片淒涼,孩子,對不起,娘親真的想好好愛你,可是,娘親更想你能平安長大,娘親會守好這片天下,到時將這一切都給你.

甯邪鄭重地點點頭,將玉佩收入懷里,展顏一笑"陛下,請放心,畢竟那孩子也是本宮現在唯一的親人,本宮怎麼會不珍惜?"看到她眼里的悲傷,甯邪內心有些動搖,但也只是一瞬,轉移話題道:"對了,陛下想什麼時候去為玥兒收殮?"

"明日吧,朕想回宮途中去一趟皇陵,以鳳後之禮厚葬玥兒."鳳熾天淡淡道.

"也好,既然如此,本宮也該回去了,告辭."甯邪打開房門,直接向外走去,在拐角處輕輕一躍,跳上了屋頂,夜色已黑,根本無人注意到她的身影,她幾個飛躍間,就出了宮牆.

宮外,有白蓮接應她,手里牽著兩匹良駒,甯邪二話不說直接上了馬,一拍馬屁,馬就直接飛馳了出去,白蓮也緊跟其上,兩個人快速回了墨宮.

甯邪的書房里……

"宮主,秘籍和孩子都沒有找到,下一步該怎麼辦?"白蓮有些焦急,宮主策劃了那麼長時間,沒想到卻什麼都沒有找到,她口里的秘籍自然是念心神醫所說的師門里的秘籍,孩子則指的是夜奴的孩子,那個云幻之實在謹慎,竟然早早就防備了起來.

今日申時,甯邪帶著她最近親自訓練出來的隊伍在西南角的斷崖邊等候,看到對面發射的信號彈,就立馬借著風箏飛去了對面的斷崖,從醉云山莊的後方潛入里面,山莊里的大部分侍衛都在和精兵混戰,根本無暇顧及她們幾十號人的潛入.一進入里面,甯邪一行人就分開行動,闖入所有的室內進行翻箱倒櫃地尋找,甯邪則帶著兩個人進了云幻之的主屋,找了每一個角落,甚至還找到了幾間密室,可是就是沒有秘籍的蹤影,過了半個時辰,幾十號人集合,都氣喘籲籲地搖頭,稱既沒有找到那本秘籍,也沒有找到兩歲左右的孩子,于是甯邪只能作罷,回到墨宮,她又立刻換了身黑色的便衣,騎馬去了鳳熾天的行宮,等候在書房內,誰知一等就一個多時辰,甯邪心里憋著氣,所以一見鳳熾天進來,就語氣不太好.

"哼!急什麼,本宮之前交代你的事情都辦得如何?"甯邪靠在椅子上,揉著自己的人中,有些疲憊,心里倒是平靜了下來,人家棋高一著,她也只能認了,但是這不代表終結.

"都辦妥了,宮主,可是走之前真要做得這麼絕嗎?"白蓮有些不忍心道.

"可這也許是最有效的辦法."甯邪垂下了眸子,眼里也閃過愧疚和自責.

而醉云山莊里,云幻之也呆在自己的書房內,慵懶地靠在座椅上,她已換了身行頭,依舊裹著光亮的裘衣,聽著陸管家的彙報,"莊主,今日損失鳳窯白瓷五只,一千兩銀兩,玉壺賞瓶兩只,三千兩銀,金窯青瓷茶杯一套,一百兩金……碧玉牡丹十株,五千兩金,所有東西價值累計有五萬兩金."陸管家臉上終于露出了肉痛的表情,今日莊主補繳六百萬兩金的稅錢,她即使覺得不合理,也不得不聽從,畢竟這幾年醉云山莊的確欠了朝廷一筆巨大的稅錢,連聖上都親自帶兵來了,算是拿錢消災吧,可是這五萬兩金,卻是白白地沒了,那些名貴的瓷器,藏品全部變成了一文不值的碎片,就連莊內一些名貴的花草也都被蹂躪踩踏得奄奄一息,不複光鮮.

云幻之撫了撫身上的皮毛,平靜道:"這次房屋修繕費用大致多少?"

"需要四百萬兩銀."陸管家恭敬稟報道,忽然皺了皺眉,氣憤道:"莊主,我總覺得今日聖上是故意的,計算稅錢明明只需那幾本賬本上的數目就可以了,沒想到她竟然想出了這麼一招."

"陛下本就是故意的,可惜那幾本假賬本白做了,早知如此,我該提前將莊里的珍品全換成贗品."云幻之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有些無奈,十七日前,她就收到母親傳給她的消息,稱陛下將帶兵來她莊上收繳稅錢,讓她務必小心,于是她暗里命人將近幾年的賬本全部銷毀,然後另做賬本,上面的所有的數目都是縮水了的,但也減少得恰到好處,能以假亂真,若用這些假賬本計算出的稅錢最多十萬兩金,對她來說,也不算多大的損失,可她萬萬沒想到陛下竟然帶了估價官來清查她的山莊,要交出的稅錢是她原來預估的六十倍,即使面上平靜,實際滿心不甘,但也不得不妥協,畢竟現在時機未到,她還不能輕舉妄動,以免打草驚蛇.

陸管家心里不平靜,卻也只能暗自歎氣,突然想到了什麼,她猶豫地說道:"莊主,請恕我無能,今日還有墨宮的人也潛入了莊內,我無力阻止,莊內的侍衛也都被精兵拖住了手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伙人在室內翻找著什麼,之後那些人好像什麼也沒找到,又馬上離開了."

"陸管家,此事我了解,這並不怪你,也請你通知下面的的人把嘴封牢,誰若敢把此事宣揚出去,我不介意給她試試我的毒藥."云幻之眼里突然迸發出一股凌厲,想到此事,她就一肚子氣,這次她最失策的就是沒算到鳳熾天會跟墨主甯邪合起伙來對付她.

她知道夜奴沒死,竟然被神醫救了,真後悔當時沒有直接殺了他,如今給自己留下了禍害,甯邪能想到借風箏過崖估計也是從他口中得知,幸好自己做事一向謹慎,自她將那本秘籍的內容全記在心里,那本秘籍就被她銷毀了,湊巧的是,她最寵的小侍黎歆三日前離開,去了隔壁縣城易州的璞宗廟,把那個孩子也帶走了,說是要給孩子求簽,所以甯邪這次只能是白費心機.

"是,莊主."陸管家不敢再提此事,低頭恭敬道.

"若無事,就先退下吧,明日把該補上的東西都補上,我也有些乏了."云幻之揮了揮手,看著陸管家離開,就緩緩地站起身,走向自己的寢室.

"彤兒,明天午時在莊外守著,黎歆一到,就立刻帶他來見我,我有要事商議."云幻之對身後的向彤吩咐道.

"是,莊主."向彤在她身後應道.

"你先退下吧."

"是,莊主."向彤為她關上了寢室的門,就悄悄回了自己的廂房.

云幻之一進寢室,就不再需要小厮在一邊伺候,她自行脫下了裘衣,走至暖爐旁,用小鏟撥了撥里面的香木,讓木塊燃得更旺些,來到鏡邊,她拿下了面具,從懷里掏出了一個瓷瓶,從里面倒出藥水,將帕子浸濕,然後在臉上擦拭,很快,她臉上一層潰爛的皮膚紛紛脫落,徒留下一張美人臉,她肌膚帶著絲病態的蒼白,一雙細長的眼里暗藏禍心,淡色的薄唇輕抿,帶著絲凌厲,云幻之對著銅鏡輕撫面頰,嘴角勾起了詭異的笑容.

今日,為了以防萬一,她對自己用了丑顏,丑顏是一種易容藥,能毀人容顏,也是記錄在那本秘籍上的秘藥,她最近才研究出來,沒想到效果不錯,騙過了那些人,估計鳳熾天以後再也不想再看到她的臉了吧.

"鬼魅雙煞,出來吧."云幻之忽然轉身,抬步走向床邊,來到床的中央,盤腿坐下.床很大,可以躺下五人,由紫檀制成,四周鑲著金色的飾紋,綴著彩色的瑪瑙,精致奢華.

一黑一白兩個身影無聲出現在她床邊,對著她躬身一揖,"冒犯了,莊主."是女聲.

"開始吧."云幻之已經閉上了眼睛,身體因為寒冷而微微顫抖.

"是!"兩個身影快速地竄上了床,一前一後盤腿坐在云幻之身邊,將云幻之夾在中間,一並出掌向她的身體輸送內力,逼退她體內的寒毒.

云幻之之所以怕冷,並不是因為體質敏感,而是因為她身中寒毒,事情追溯到十六年前,那時她才八歲,而且,她的名字也不叫云幻之……

世人皆知當朝左相與右相水火不容,相看兩相厭,卻不知左相楊曼書也曾有一位至交好友,便是醉云山莊的前任莊主云如海.然而,生活總是那麼戲劇.云如海和楊曼書年輕的時候,曾同時愛上了一名男子,男子名叫阜痕,是當年有名的一代公子,多才多藝,樣貌美玉,云如海和楊曼書答應彼此公平競爭,兩人都開始追求阜痕,最終楊曼書獲取了阜痕的芳心,阜痕嫁給了楊曼書,一年後,阜痕為楊曼書生了一個女兒後就香消玉殞,撒手而歸,楊曼書當時已經成為宰相,心愛之人的離開令她消沉了一年,給自己的女兒取名為楊思痕.

而云如海也繼承了醉云山莊莊主之位,迫于家族的壓力,娶夫生女,只是她不僅是醉云山莊的莊主,她還有一個不為人之知的身份,就是毒醫世家傳人.云家百年前是毒醫世家,後來逐漸隱世經商,成了商人,但家族的醫術仍世代相傳,所謂毒醫,就是擅長以毒治病,只是云家人常年與毒為伴,這個家族幾乎代代單傳,若生女,大幸,若生男,則招女入贅,云如海是這個世家的傳人,自小耳濡目染,她擅長制毒,用毒,同時也只有一個女兒云幻之,後來她又收了一名孤兒做自己的義子,名喚云初起,其實就是給自己的女兒找了個童養夫.

云家當時也在鳳都有生意,在鳳都定居,和楊家暗里依舊密切來往,兩家的孩子也相互熟識,只是云幻之和楊思痕卻是一對冤家,在長輩面前是一對好姐妹的關系,然而暗里卻常常互掐,有一次,這兩個人又發生爭執,楊思痕不慎將云幻之推入河里,慌了神,反應過來時云幻之已經溺死水里,當時楊思痕才八歲,不知所措,慌亂間立馬跑去告訴了母親,楊曼書自知對不起友人,帶著孩子去向云如海賠罪,云如海見自己唯一的女兒已死,自然悲慟大哭,差點想殺了楊思痕為自己的女兒報仇,可是看到她的臉,她又下不去手,因為楊思痕臉上的輪廓簡直和當年的阜痕一模一樣,阜痕是她心里的痛,她最終沒狠下心來,可是女兒已死,不可能就這麼算了,于是她趁機給楊思痕服下寒毒,要求楊曼書把她的女兒過繼給她,否則她只能看著自己的女兒被寒毒折磨致死,最終楊曼書為了女兒的生命安全不得不妥協,從此楊思痕成了云幻之,並且戴上了面具,後來這事被掩蓋了下來,楊曼書則對外謊稱自己的女兒拜了一個得道高僧為師,去江湖游曆去了.

然而當時楊思痕將云幻之推入河里的情景還有一個目擊者,就是云初起,只是他一直將此事埋在了心里,裝作不知道,甚至竊喜,因為云幻之對他不好,他早就受夠了,如今,死了正好,後來,他也知道那個戴面具的云幻之就是楊思痕,這也成了他以後可以利用的把柄.

後來云家舉家遷徙,在酈城的老宅定居,直至六年後,云如海死後,云幻之終于坐上莊主之位,只是她身上的寒毒一直未解,云如海生前對她說這毒雖不會要了她的命,卻會伴她一生,折磨她一世,她曾從云如海口中得知江湖中有個玲瓏世家有一本秘籍,里面記載了各種江湖中失傳的毒藥秘方,所以後來她滅了玲瓏師門,只為了得到那本秘籍,希望秘籍里記載著寒毒的解法,然而,卻只是徒然.

------題外話------

女主潛水潛了幾章,下一章終于要出水了,我得繼續好好構思一下了.

上篇:第四十八章 一場空     下篇:第五十章 落花有意水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