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五十章 落花有意水無情  
   
第五十章 落花有意水無情

隨著云幻之年齡的增長,這寒毒帶給她的痛苦越來越嚴重,甚至需要靠別人的內力來幫她壓制,鬼魅雙煞曾經受到墨宮的追殺,最終走投無路,所以投靠了她,也順便為她壓制寒毒.現如今幾乎每隔十五天,這寒毒就複發一次,她就算給自己裹再厚實的衣服,燒再旺的暖爐,也還是抵制不了體內的寒冷,云如海這招果然狠,既為自己的醉云山莊找了一個繼承人,又讓殺害她女兒的凶手一生都受盡寒毒的折磨,生不如死.

其實,最令云幻之痛苦的還不是體內的寒毒,而是云初起.她自小就對云初起有朦朧的情愫,小時候看到那個云幻之私下里打他罵他的時候,她就忍不住想護在他身邊,去為他出頭.後來,她失手殺了那個云幻之,成了云幻之以後,她甚至心里也有一絲竊喜,因為如果她成了云幻之,她將和云初起一起生活,一起長大,而且,云如海早給云幻之和云初起定了娃娃親,如今,這段姻緣就會落到她頭上,她怎能不沾沾自喜?

然而,她好不容易等他十六歲成了年,想要選個黃道吉日迎娶他,他卻給了她沉重的一擊.

四年前,她拿著吉日書一臉興奮地奔進了他房里,"初起,來看看我們成親的黃道吉日吧,你覺得應該選哪日好呢?"她已經拿下了面具,因為時隔這麼多年,就算她和云幻之八歲時的臉完全不像,也沒人敢懷疑她,只有那個云幻之的親生父親曾經私下里揭穿過她的謊言,但他並沒有說出去,後來郁郁而終了.

"云姐姐,你何必非要娶我?我還不想嫁."云初起並不像她那麼興奮,反而顯得有點冷情.

云幻之以為他在害羞,苦口婆心地哄道:"哎呀!我的乖乖,我們之間可是有父母媒妁之言的,怎麼能說不嫁就不嫁?"

"云姐姐,我真不想嫁!"云初起有些急了,將頭撇向了一邊,不再看她.

"初起,你都成年了,再不嫁可要變成老男人了."云幻之繞到他跟前,一臉戲謔地看著他,"再說了,我要財勢有財勢,要清白有清白,這麼好的女人你都不要嗎?"她一臉自戀地自誇道,期待地等著他改變主意.

云初起暗自下定了決心,一臉認真地看向云幻之,堅決道:"云姐姐,你若堅持讓我嫁給你,我就把你的秘密公之于眾!"

云幻之眼眸閃了閃,又很快恢複平靜,一臉笑意地看向他,"初起,別玩了,可以嗎?我的小心髒會承受不起的."

"我知道你不是云幻之."云初起豁出去了.

云幻之渾身一僵,不敢置信地看向云初起,嘴里卻輕松道:"初起,我不是云幻之是誰?你別忘了這麼多年我們可是一起長大的."

"你是左相的女兒楊思痕,十幾年前,我親眼看到你把云幻之推入了河里,後來,她死了,你取代了她的位置,所以你會一直戴著面具."云初起一臉平靜地說了出來,心里有一絲釋然,這個秘密在他心里已經藏了整整十六年.

"你…原來早就知道了."云幻之震驚地看著他,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有些無力地癱軟在身後的椅子上,垂下了眸子,"可你為什麼現在才說出?你難道不曾想過為真正的云幻之報仇嗎?"

"我只想尋個對我有利的時機罷了,況且,我為什麼要幫那個女人報仇?那個女人死了才好."云初起想到真正的云幻之就一臉憎惡.

"初起,原來你至始至終都將此事當成了我的把柄,想著以後用此事威脅我."云幻之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悲,難道在他心里,她就一點都沒有分量嗎?這十幾年的朝夕相處都只是虛影嗎?心里有些不甘,"初起,你看著我的眼睛,認真回答我,你心里究竟有沒有我?"語氣有絲哀求.

云初起清澈的眼眸再次看向她的,一臉認真地答道:"我只將你當姐姐."

云幻之眼里的眼淚無聲決堤,她連忙用袖子抹去了自己的淚,臉上帶上了笑意,卻顯得牽強,只為掩飾自己的脆弱,"初起,我…不逼你."因為我是真心愛你的.

"真的嗎?云姐姐,你真好."云初起聽到她的這句話,立馬開心地跳了起來,上前牽起了云幻之的手,有些猶豫道:"姐姐,其實…我一直夢想去一個地方."

"哪里?"云幻之有些疑惑.

"皇宮."云初起則滿臉憧憬.

"初起,你為何會有這種想法?"云幻之蹙起了眉頭,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會想去皇宮.

"我經常聽人說,皇宮里什麼都有,有美輪美奐的屋子,有漂亮的花園,有數不盡的金銀珠寶,只要進了宮,就能擁有滔天的權利,所有人都會向我下跪,對我極盡討好."云初起一臉向往地說道.

"初起,你說的我們莊內不都有嗎?只要你想要,我都會給你的."云幻之眉頭因為他的話而越皺越深,該死的!誰在他面前胡說八道的!她真想割了那個人的舌頭!

"那感覺不一樣,云姐姐,你能想辦法讓我進宮嗎?我只想進去逛一圈,看看里面是不是真如我所想,求求你了,好不好?"云初起突然朝她撒起嬌來,一雙清澈的眸子亮閃閃地看著她.

"你真想進去?"云幻之突然覺得先答應他也不是不可,他涉世未深,所以才會對皇宮那麼好奇,如果讓他進去看了,發現根本沒有他所想的那般好,她再讓母親把他偷偷接出來,到時他打消了好奇心,或許就會乖乖地回來跟自己成親了.

"嗯嗯."云初起發現有轉機,連連點頭,期待地看著她.

"我答應你,不過你進了宮一定要低調行事,千萬別惹是生非,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云幻之有些無奈,看來她得傳信給母親,讓她想辦法讓初起進宮看看,並且看好他.

"云姐姐,謝謝你,你真好!"云初起一臉欣喜地說道.

云幻之怎也沒想到是她親手把心愛的人永遠地推離了自己的身邊,幾個月後,她得到母親傳信"云初起被新帝封為云貴君,深得盛寵",她看到這個消息,只覺得頭暈目眩,眼前一黑,當場暈倒,那天,她寒毒發作,是她中毒以來最嚴重的一次,明明是盛夏時節,她卻渾身冰冷,連內心都凍結了一般,躺在床上煎熬忍受了三天,她才緩過來.

之後,她直奔鳳都,想找母親問個究竟,母親只跟她說,云初起是支撐她朝廷里地位的一個有力保障.她才知道,母親的野心不小,她認云初起為自己的義子,為他細心打點,將他送入宮內,讓他成為皇宮新一批的佳人,巴不得他能獲得皇帝的盛寵,奪取後宮的高位,結果歪打正著,云初起真的得到了皇帝的寵幸,並且一路直升,當上了宮里的貴君,地位僅次鳳後,母親這個左相也當得風光無限.

湊巧的是,她還正好碰上了云初起歸家省親的日子,她是該哭還是該笑,笑的是初起終于綻放出自己的美麗,哭的是那份美麗不屬于她.只見云初起穿著一身妖嬈的紅色華服,頭發輕挽,眼角含春,渾身散發著一股致命的嫵媚,他款款地向她走來,驚喜地看著她,對她真摯地一笑,自然親昵地牽起了她的手,軟軟道:"云姐姐,你來啦!我還想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呢,既然如此,云姐姐,我想對你說一聲'謝謝’,謝謝你當初幫我進宮."

她看遍他全身的每一角落,將他的美麗全部刻印進自己的內心,眼里已經忍不住模糊,哽咽道:"初起,在宮里…過得好嗎?"心里已經痛得發顫.

"云姐姐,陛下對我很好,我在宮里也很好."云初起不好意思道,臉上染上了一抹嬌羞.

"那就好."這三個字幾乎是她從嘴里硬擠出來的.此時他臉上的那抹嬌羞,她只覺得刺眼異常.

後來,那一整夜,她在房里嚎啕大哭,母親勸她,她也只當沒聽見,第二天一早,她就離開鳳都回了山莊,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只是母親每次傳來的書信上關于他的消息,她還是會忍不住多看幾眼.

她也開始填充自己的後院,有了幾個通房的小侍,但是不娶,她的心早已一片荒涼,無心的婚姻,她甯願不要.自那以後,她體內寒毒發作的程度也越來越嚴重,她心里不甘,也和母親一樣有了野心,她想要得到這個天下.也許得到這個天下,她才能得到云初起的傾心.

……

"莊主!莊主!"逆冷扶住了已經陷入昏迷的云幻之,有些焦急地看向姐姐,"逆寒,怎麼辦?莊主好像又暈過去了."

"逆冷,把莊主放平,讓她睡吧."逆寒收了功,比起逆冷,顯得淡定了許多.

逆冷點頭照做,將云幻之小心翼翼地放平在床上,給她頭下塞了個枕頭,然後幫她蓋好了被子,擔憂道:"逆寒,莊主中的寒毒果真霸道,她忍受了這麼多年,一定很痛苦吧."

"是啊,莊主雖善用毒,卻獨獨解不了自己身上的寒毒,寒毒因太過毒辣,有違人道,早在江湖上失傳,沒想到還有人會制此毒."逆寒也有些同情云幻之.

"也不知是誰這麼狠心!"逆冷有些憤憤不平.

"唉!現在追究這些又有何用,當務之急是想辦法找到寒毒的解法."

"也是……"

"我們回屋吧,別打擾莊主休息了."逆寒走至暖爐旁往里面加了些木塊,就和逆冷一前一後走出了云幻之的寢室,走之前對外頭守夜的小厮吩咐道:"莊主今夜身體不適,怯寒,你們一定多加注意了."

"小的們明白."幾個小厮連連點頭稱是.

第二日,鳳熾天就帶人去鳳歸山脈主峰的後山處收殮了"甯玥"的尸骨,接著便開始出發去沛城,因為她們鳳氏皇族所有的皇陵都位于沛城南部的郊野.

鳳熾天已經傳信給鳳都,也等于宣告天下,稱一年前失蹤的甯貴君為她生下了一個皇女,賜名鳳沐麟,只是被人劫持,下落不明,而甯貴君因遭奸人陷害而死于他鄉,她將把他的遺骸以鳳後之禮葬于自己的皇陵,于是這個消息無論在朝廷還是在江湖都引起了軒然大波,人們或驚訝,或疑惑,想法不一,議論紛紛.

而鳳熾天這樣做就是有兩個目的,一是宣告眾人甯貴君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同時也警示朝廷的官員別再上呈讓她立後的奏章,二是為了迷惑左相那些人的眼睛,讓她們放松警惕同時也人心慌慌.

出發前,鳳熾天還命半暖將她昨日的事跡廣泛傳揚,就是為了警醒其他給朝廷缺稅的大戶,連第一山莊醉云山莊都乖乖地交出了應補的稅錢,她們也該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究竟能不能和朝廷抗衡,可千萬別因小失大了.後來,這殺雞儆猴的方法果然起了效,于是出現了整個鳳天國無戶漏稅,國庫充盈的景象.

大致午時左右,一輛精致的馬車駛向醉云山莊,最終停在了門口,從車里走出一個纖細的男子,懷里還抱著一個兩歲大的男孩,等在門口的向彤見到他,連忙迎了上去,焦急道:"黎公子,你可回來了,莊主讓你一回來就去找她,她有要事商議."

"汝兒,幫我先把熙兒抱回我院內吧."黎歆點了點頭,慈愛地看了看懷里已經進入夢鄉的小家伙,將他交給了身邊的小厮阿汝.

"是,公子."阿汝小心翼翼地接過了睡得正香的孩子,應了一聲就先進去了.

"彤兒,帶我去見莊主吧."黎歆穿著一身談綠色的衣衫,僅用一根白玉簪束著頭發,顯得端莊優雅.他俏麗的眉目間盡顯溫柔,連說出的話語都帶著淡淡的暖意.

"黎公子,請跟我來."向彤在前面給他帶路.

黎歆微笑點頭,便跟著向彤去了云幻之的書房,他有些驚訝,因為云幻之平時都不讓他們這些小侍踏步她的主屋.

"莊主,黎公子來了."兩人進了書房,向彤便向一身慵懶地坐在椅子上的身影通報了一聲.

云幻之睜開了眼睛,聲音里有絲虛弱,"嗯,彤兒,你先退下吧."此時她沒有再帶著面具,平時她對著自己熟悉的人都以真面目示人,只有對外人,她還是會戴上面具,畢竟當初云如海對人謊稱自己的女兒臉上得了疹子,讓她戴了五年的面具,也讓她習慣了.

"是."向彤恭敬應道,便退出了書房,並關好了書房的門.

"幻之,你寒毒是不是又發作了?"黎歆見門關上,就立馬走至云幻之身邊,一臉擔憂地看著她,剛聽她的語氣就覺得不對勁.

云幻之對著他抿嘴一笑,無聲搖了搖頭,將他一把攔腰抱在了自己的腿上,調笑道:"歆兒,最近又瘦了呢!"

"啊!莊…莊主,別…別這樣,這里是書房."黎歆整張臉瞬間紅了,連忙撲騰著想從她懷里出來,可是無論他怎麼用力,都掙不開她的鐵鉗一樣的手臂.

"歆兒,別動,你也知道我體寒,那就乖乖呆在我懷里,讓我汲取你的溫暖."云幻之更用力地抱緊了他,不想放開這溫軟身子,只是她的眼里卻一片平靜.

黎歆聽她這樣說,心里一軟,就任她抱著他,兩條手臂有些猶豫最終還是挽上了她的脖子,擔憂道:"幻之,你的身體……"

------題外話------

本想更滿五千的,可是實在有心無力,女主仍在潛水,上一章說大話了,我保證,下章女主出場,並更滿五千!!!

上篇:第四十九章 各盡心機     下篇:第五十一章 母女初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