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七十九章 前塵往事  
   
第七十九章 前塵往事

鳳熾天看著水中為了食物拼命搏斗的鯉魚,眼里閃過一抹意味不明的情緒,手里摩挲著自己的右手拇指上的玉扳指,聲音有絲沉靜和痛意:"是,也不是."

"娘親這話是什麼意思?"

洛安又往水中撒了一把魚食,看著水中群魚相斗的場面,心情倍好,真想下水捕幾條上來,讓人做成清蒸魚,水煮魚,紅燒魚等各種佳肴,大快朵頤一頓.

"若不爭,它們又如何能存活至今?麟兒,你看,邊上有十幾尾搶不到魚食和甚至不搶的鯉魚,鱗片都不如底下這些拼命搶魚食的光亮鮮豔,而宮內的禦膳房,一般都會將這些不怎麼美觀的鯉魚先捕上來,做成桌上的美食佳肴."

鳳熾天指了指那些魚群邊緣上的鯉魚,平靜地說道,只是,話語間存著一絲狠絕.

"娘親是想讓我竭盡全力地爭奪吧?"

話都說到這份上,洛安若再聽不出鳳熾天話里的暗示,那她也枉活這前世今生了.

洛安轉眸複雜地看向身側看著未知前方的鳳熾天,心里第一次有點明白,娘親長得如此嬌美柔弱的面容和身姿,為何還能震懾百官,坐擁江山,因為,她有一顆堅硬的帝王心.

鳳熾天轉眸看向洛安,愛憐地伸手捋了捋她耳邊的碎發,說道:"麟兒,別怪娘親狠心,娘親跟你講點故事吧."

她頓了頓,雙手背在身後,轉身看向池中風光,眸中有些哀傷,語氣平靜,淡淡道:"從前,有對帝後,夫妻倆伉儷情深.鳳後是一個極賢惠的男子,事事都為帝王著想,無怨無悔地為帝王打理著她的三千後宮,從不爭寵,也從不抱怨.帝王,即使有了後宮三千,心中最愛的,還是這位鳳後,得之有幸.只是後來,這位鳳後難產而死,生出的嬰兒也是一個死嬰,帝王悲,無心理朝政,她本以為這是意外,卻不想後來才了解,害死鳳後的凶手正是之前跟鳳後一直走得很近的一個侍君,那名侍君在自己的身上熏了一種香料,那種香料散發的香味,對孕夫和腹中胎兒都會產生極大的危害.帝王暗中處死了那名侍君,只是失去的人,永遠都無法挽回……"

講到這兒,鳳熾天的語氣已經有些哽咽,眼里閃爍著一些淚光,強自隱忍著,不落下.

"娘親,你講的是自己的故事吧?"

洛安同情地看著鳳熾天,她早就聽出來了,娘親說的,應該就是她和那位已故去的秋鳳後的故事,只是沒想到的是,其中還有這層內幕,秋鳳後竟是被人陷害才難產而死的.

"唉!都是前塵往事了."

鳳熾天轉眸看向洛安,無奈地笑了笑,原來都被麟兒聽出了,"麟兒,娘親知道,你接受鳳血,是有爭奪之心,娘親很欣慰,只是,娘親想說,還不夠."

"…娘親,難道我未回來之前,你就從未想過將皇位傳給我皇妹?"

洛安有些不解地看著這個對自己幾乎毫無保留的娘親,躊躇地問道.

她看得出,娘親對鳳沐軒,不是很喜愛,甚至是冷淡,她對鳳無雙和鳳千雪,都比對鳳沐軒熱情.朝堂上,她發現,娘親連個正眼都沒施舍給鳳沐軒,好歹也是一對母女,卻只像一對君臣.

"想過的,娘親本想再拖兩年,若你不歸,便封她為太女,幸好麟兒你回來了,讓我松了口氣."

鳳熾天唏噓道.

她對軒兒,的確喜愛不起來,那天,她一時糊塗種下了諸多惡果,每次看到軒兒,她都會不自覺地想起十六年前的事情,以及玥兒留給她的"至此 不見"四字,都深深地映入了她的腦海,令她悔恨,也令她痛不欲生.

云初起和左相那些人,害了玥兒,也害了麟兒,每每想起,她都恨不得立刻除了這些毒瘤.只是,她知道,這種毒瘤是永遠都除不盡的,就像當年她殺了那個陷害秋懿的侍君,不又冒出了一個云初起,害了她心愛的玥兒,即使他為自己生了個女兒,她也永遠都不會原諒他,對軒兒,她無法盡到一個母親的職責,即使心里對她感到抱歉,但也有心無力.

兩個心愛的男子都與她天人永隔,她也早已心死,就這麼不咸不淡地過著吧.她不會除了那些人,但也不想讓她們得逞.她這十幾年兢兢業業地打理著鳳天的江山,只是想守好這片江山,待麟兒回來,傳給她,將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給她.

"麟兒,娘親之前跟你說那個故事,就是想告訴你,人不能太善,該狠心時便狠心點吧,你若想爭,就爭得徹底點,哪怕不擇手段,娘親也不怪你,會在暗中助你."

鳳熾天握住洛安的手,輕輕拍了拍,雙眼堅定地看著洛安,里面滿滿都是信任和鼓勵.

今日,她在朝堂上,看到麟兒走向右相葉珍,便想起之前自己將葉珍的愛子賜婚賜給了軒兒的事情,頓時有些後悔,自己將這個婚賜得過早了.

洛安有些感動,神經一脆弱,也不自覺流下淚來,"娘親,謝謝你."

心里也感慨萬千,娘親是不是太偏愛自己了?不過,也沒什麼不好,她很高興自己有這麼一個…奇葩的娘親,不勸自己成善,反倒讓自己成惡.

不過她理解娘親的心意,自己也早已沒了選擇,這次進宮,爭那高高在上的位子,若不成功,便是毀滅.她能一次被人救,二次被人救,但是,不可能次次被人救.所以,她必須成功,哪怕付出任何代價.

"麟兒,今日你在朝堂上,是有意拉攏右相的吧?"

鳳熾天明了地看向洛安,淡淡地問道.

"娘親不是明知故問嗎?"

洛安笑道.

"只是娘親辦了件糊塗事,我幾天前才下旨,將右相的愛子逸辰公子賜給了你皇妹做皇夫."

鳳熾天懊惱地說道,她之前本以為不會這麼快找回麟兒,所以她也沒想那麼多,軒兒說她要娶右相之子為夫,她便一溜口地同意了.

可現在一計較,她便看出了其中的利害關系.她平時雖不太關心軒兒,但也了解她平時的所作所為.府中養了男寵無數,也常逛煙花之地,她現在突然轉性,傾慕起一個男子,還偏偏傾慕右相的愛子,她實在有點不信,更覺得軒兒是為了拉攏右相才想娶那個孩子為夫.

可如今旨意已頒出,她也不能擅自收回,所以,趁著那個孩子還沒嫁給軒兒,她得想個法子補救.反正當年和那個孩子締結娃娃親的原主是麟兒不是麼?

"我知道."

洛安皺了皺眉,鳳沐軒若真的娶了右相家的公子,恐怕形勢對她不利.她聽傳聞說,右相葉珍極其疼愛她那個幺子,所以,若這段婚姻促成,葉珍在情感上,定會站在鳳沐軒的陣營上.

"麟兒,你過來點,娘親有些話想在你耳邊說."

鳳熾天有點難以啟齒,看了看四周,含玉等人早已經退開一邊,但她還是不放心,便想將自己的話在麟兒的耳邊說給她聽,這樣含玉他們也都聽不到了.

"娘親,有話就直說,干嘛鬼鬼祟祟的?"

洛安不解地看向鳳熾天,但看到她祈求的眼神,心一軟,便只好湊過耳去,"娘親,說吧,我聽著."

鳳熾天賊兮兮地一笑,便在洛安耳邊嘰里呱啦地說了一通話,讓洛安的一雙桃花眸越瞪越大,最終嘴角都抽搐了起來,滿頭黑線.

"娘親,沒想到啊,沒想到啊,你這麼……"齷蹉卑鄙!

洛安聽完後就顫著手指指著娘親,本想指責她,但看到她得意地跟自己挑了挑眉,她瞬間有點無奈,話在口里轉了轉,最終將指責的話哽在了喉里,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娘親也是為自己著想,只是,她有點難以接受.

"麟兒,娘親知道這辦法有點卑鄙,可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啊,你好好想想,爭取在下個月她們的婚期前……你懂的."

鳳熾天一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便好"的神情,看得洛安如遭雷劈,她算是重新認識自己這個娘親了.

洛安想了想,也知道這是最有效的辦法,垂了眸,低聲道:"容我好好想想."

"陛下,云貴君來了."

這時,含玉突然走上前來,在鳳熾天身側提醒道.

鳳熾天聽到後瞬間沉了臉色,沉聲道:"嗯,知道了."

她隨即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轉過身去,看到云初起身邊就帶著兩個小厮正款款地走過來.

她身邊的洛安一聽到"云貴君"三個字,水眸里閃過一抹異光,也轉身看向那個當年同娘親一起將美人爹爹氣得逃出宮外的男子,嘴角掛上了淺笑.

只見來人穿著一身暗紅的墜地錦衣,衣上皆用金絲挑出穿枝花紋,十分精美華麗.一頭烏發似挽非挽,垂至他腰間,他長得極妖媚,兩條細眉斜飛入鬢,一雙嫵媚的眼里眼波盈盈間,極致誘惑,薄唇紅豔,微微勾起.身段也極纖細妖嬈,天生媚骨,他款款地走至庭里,看到鳳熾天,連忙向她行禮,聲音成熟,卻帶著一絲惑人的味道:"初起見過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他身後兩個清秀的小厮也紛紛向鳳熾天下跪行禮,低眉順目的模樣.

"都起來吧,初起,你來做什麼?"

鳳熾天上前扶了扶云初起,臉上也掛上了淡淡的笑意,好奇地問道.

"陛下能來這,難道我就不能來嗎?"

云初起抬眸嬌嗔似地反問道.

他看向了鳳熾天身後的洛安,驚訝地瞪大了眸子,她果然是,果然是那個孩子,一看到她和陛下有幾分相似的面容,他就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那個孩子,竟然…活著回來了.

今日上午,他就聽說陛下早朝時領著一個年輕的女子進了金鑾殿,並宣布那名女子就是她和甯貴君生的麟皇女殿下.他有絲惶恐,但更多的是不信.那個孩子明明十幾年前就已經死了,怎麼可能還活著?

剛才,他讓芷香來這禦花園里采點花,芷香回去跟他說,他看到陛下和一名女子正在禦花園里碧月塘邊的涼庭里,那名女子他遠遠地也沒看清是什麼模樣,但感覺是以前從未見過的.

他一聽,心里就猜想陛下身邊的女子就是今日早朝上陛下宣布的麟皇女,便立刻帶著兩個小厮趕了過來,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能冒充那個孩子.可如今這一看,他心里瞬間涼了,這孩子,果真是陛下的孩子.

"母皇,你還沒給兒臣好好相互介紹介紹呢?"

洛安看到云初起眼里一閃而過的驚恐,依舊淺笑盈盈,走上前來,問向鳳熾天,語氣柔柔的,純真無害的模樣.

"呃."鳳熾天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笑著跟云初起介紹道:"初起,這位便是已故的甯貴君當年為朕誕下的麟皇女,麟兒,他便是母皇的云貴君,按輩分,你也該喊他一聲…父親的."

她小心地觀察著洛安的臉色,她本想說成"喊他一聲云爹爹的",只是舌尖轉了個彎,就說成了"父親".麟兒,你現在在朝堂上還未站穩腳跟,不宜樹敵,暫且將就將就吧,鳳熾天如是想到.

"母皇,不是應該喊云爹爹的嗎?"

洛安看向鳳熾天,幽幽道.

"也可以,也可以."

鳳熾天連連點頭稱是,心里有點意外,對麟兒更是滿意和贊賞.

"麟兒見過云爹爹,今日見得匆忙,未給您備好禮物,請您見諒,他日必親自登門拜訪,奉上兒臣對您的心意."

洛安朝著云初起十分有禮地說道.

"殿下客氣了,該是我這個長輩給你准備些禮物的,只是來得湊巧,見著陛下和你,也疏漏了."

云初起緩過神來,連忙端出一個長輩的架子和善道.心里對眼前的這個孩子竟討厭不起來,有點恍惚,她的眉眼間均和陛下很像.他看不出眼前這個孩子對自己態度的虛實,讓他有些忌憚.

云初起身後的兩個小厮也都是有眼色的,聽到眼前女子就是麟皇女殿下,連忙下跪行禮道:"見過麟皇女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都起來吧,母皇,云爹爹,來這邊坐下吧,我們一起聊聊."

洛安拉著兩個人往涼庭里的石桌旁走去,看兩人坐定,她才坐下.

云初起回頭看向兩個小厮,吩咐道:"芷香,裘景,去備些茶水點心來吧."

"是,主子."

芷香和裘景躬身應了聲,便靜靜地退了下去.

"云爹爹,我自小,就失去了爹爹,對他的記憶,甚是模糊,但也甚是好奇我爹爹是個什麼樣的人,您能跟我講講,當年我美人爹爹在宮中的事情嗎?"

洛安先是可憐兮兮地自述了一番自己的心事,隨後一臉期待地看向云初起,問道.她倒要看看他會怎麼回答.

一邊的鳳熾天也垂下了眸子,眼里閃過一絲傷痛,滿心自責,麟兒從小就失去了她爹爹,自己也沒在她身邊,她心里一定疑惑過,自己的娘親是誰?也一定痛苦過自己的爹爹早早離世.都怪自己,都怪自己明明犯了錯,卻不敢去跟玥兒求得原諒,都怪自己沒有對這對父女盡到人妻和母親的責任,沒有好好守護他們,愛護他們.

"…當年,當年你爹爹,很受你母皇的寵愛,他也,很愛你的母皇,他住的宮殿是,永裕宮,他喜歡穿白衣,是個,溫柔的,美麗的,男子…殿下,其實我跟你爹爹並無多來往,只知道這些了."

云初起看到洛安含淚的眸子,便不忍心拒絕,只能硬著頭皮,有些尷尬地說出了幾條,都是硬生生地從腦海里擠出來的.

當年陛下在外遇刺,失蹤了幾個月才歸來,他那幾個月也幾乎茶飯不思,無比擔心陛下.後來一聽到陛下已經回宮,他立馬奔去了宮門口,想去見見自己思了念了幾個月的人兒,看她是否安好.一見到那抹身影,他就不顧周圍目光地撲進了她的懷里,想確認這一切都不是夢,陛下真的回來了.

卻不想陛下推開了他,去牽了另一個男子的手,他才注意到那名一身白衣的絕色男子,是陌生的面孔,又依稀有幾分熟悉.當時,陛下牽著那名男子就徑自離開了,完全忘記了他的存在,他心里頓時湧上不安,猜想那名男子恐怕是陛下的新歡.

果然,被他猜對了,後來,陛下封了那名剛帶回來的男子為貴君,跟他同級,也不公開那名男子的身份,只說他的名字是甯玥,再無其他.甯貴君被陛下保護得很好,陛下讓他住在了她寢宮附近的永裕宮,還嚴厲警告後宮所有人,若沒什麼要緊事,都不要去永裕宮打攪甯貴君.

再後來的幾個月,陛下幾乎夜夜都宿在永裕宮里,後宮里的其他侍君都怨聲一片,但都不敢輕易去招惹這個受盡陛下寵愛的甯貴君,以免觸了陛下的逆鱗.

而他也已讓人查出了甯貴君的身份,得知他是墨宮的二主子,他有些驚訝,知道他的武功與他的姐姐墨主甯邪不相上下,他更加不敢輕舉妄動.心里也漸漸明白為何他初見甯貴君時覺得幾分熟悉,因為,他長得神似已經故去的秋鳳後.

後傳出甯貴君懷孕的消息,他就徹底慌了,再不采取行動,他就以後再也別想翻身了.于是,當晚他便傳信給云幻之,讓她暗中部署好一切,自己也在宮內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

最後一日,他去見了這個被陛下捧在手心里寵著的男子,他依舊一身白衣,許是因為懷了孕,言談舉止間都散發著慈父的溫柔.他故意在他面前透露了陛下身體狀況不是很好的消息,他立刻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可見,他對陛下也是愛極的.

所以,他更肯定,自己的計劃能讓他上套,果真,後來他的計劃全順利地進行了.只是,他一點也開心不起來,陛下自那以後便大病了一場,臥床幾個月.他見陛下如此,心里也不好受,也明白陛下對甯貴君用情至深.

可木已成舟,他沒有時間,也沒有資格後悔,既然做了,那便做得徹底,這是他一向的處事原則.

"麟兒,你若想知道你爹爹以前在宮中的事情,母皇改天告訴你聽."

鳳熾天也知,云初起根本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的,伸手握住了洛安的手,緊了緊,滿是疼惜.

"好啊,母皇."

洛安轉眸雙眼晶亮地看向鳳熾天,她心里真的對美人爹爹以前的事情很好奇呢.

這時,芷香和裘景兩人端著托盤走了過來,將托盤上的茶水糕點輕放在石桌上,又都恭敬地退至一旁.

上篇:第七十八章 改造     下篇:第八十章 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