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八十章 物是人非  
   
第八十章 物是人非

"那云爹爹,您跟我談談,當年您是怎麼跟我母皇…這個…的?"

洛安調皮地將兩手指對了對,比出了"兩人好上了"的手勢,挑了挑眉,問道,語氣十足調侃.

她說完就起身,端起茶壺,倒了三杯茶水,將兩杯放到鳳熾天和云初起面前,複又坐下,拈起一塊糕點往嘴里塞去,一雙水眸期待地看著云初起,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反正無事可做,宰點八卦也不錯.

"你,你問這個做什麼?"

云初起顯然看懂了洛安的手勢,尬尷無比地看著洛安,瞥了眼身側的鳳熾天,有些無措.這女娃怎麼什麼都問?讓他這個當長輩的怪不好意思的,也讓他有些害怕,陛下她…還在意嗎?

"你呀!別胡鬧,盡問母皇的風流韻事,怎麼不說說你自己的?"

如今已是物是人非,鳳熾天不想在女兒面前展示自己以前做的荒唐事,便巧妙地轉了話題.她很好奇,女兒好歹也是二八年華了,不知有沒有中意的男子?

云初起聽她這樣講,心里松了口氣,同時,也有一股失落,漸漸湧起.陛下她,果然不願再提起了……

"我目前還是清白女子一枚,沒什麼中意不中意的."

洛安口里塞著糕點,含糊其詞道,前一句是真話,後一句便就是她的違心話了,腦海里竟然飄過了三個人的臉,這讓她匪夷所思,暗自忽略,暫時還不想理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你皇妹都已經閱盡百花了,你竟然還一個都沒有?"

鳳熾天驚訝道,一雙桃花眸不敢置信地看著洛安,沒想到甯邪把麟兒管得這麼好,不錯!不錯!

"陛下,軒兒她…沒這麼誇張的."

云初起正在喝茶,聽她這樣說,連忙嗆了一口,為自己的女兒辯解道,但顯得底氣不足.

"云爹爹,坊間關于皇妹的傳聞,你難道沒聽過?"

洛安想到自己曾親眼見識鳳沐軒養在府里的各色男寵,頓時不贊同道.

"聽過,只是傳聞而已,不可信的."

風初起想在這兩人面前挽回點女兒的形象,只是越說越沒底氣,最終直接端起茶杯喝茶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若沒有憑據,怎能空穴來風?初起,你該好好管管軒兒了,好歹也快娶夫了,該收斂收斂了."

鳳熾天對鳳沐軒風流成性,府中收養男寵無數的事情感到很不滿,指責道.子不教父之過,她平時忙著處理國事,也無暇管這些瑣碎之事.

"是,陛下,初起明白."

云初起連忙垂眸應道,眼里閃過一抹異光.

這對母女倆一唱一和地,合起伙來對付他和軒兒麼?他算是看出來了,陛下完全偏愛甯貴君生的麟皇女,對他生的軒兒卻棄之如敝履.

不過,他也無所謂了,現在能跟陛下同桌說上幾句話,他都覺得今天過來算是賺到了,心里更是慶幸甯貴君已經入土,不然現在哪還有他的位置?

"母皇,其實,你也有責任的."

洛安有點鄙視地看著自己的娘親,若沒她的參與,甯貴君能生出鳳沐軒嗎?既然她參與了,當然也有責任好好管教鳳沐軒.

"關朕什麼事?"

鳳熾天不解地看向洛安,不以為然地問道.

云初起也有點疑惑地看向洛安,心里對這個孩子的印象倒還不錯,只是終究不是自己的孩子,還是他的情敵生的.

洛安一本正經地豎起一根手指對著鳳熾天搖了搖,結合生物學,家庭倫理學,哲學,社會學等各個方面的知識,用淺顯易懂的語言,開始跟鳳熾天和云初起兩人普及自己的大道理,聽得兩個人一愣一愣的……

三人就這樣呆在涼庭里,時而欣賞欣賞禦花園的風景,時而搭搭話,茶壺里的茶水早已被喝盡,盤中糕點皆空,大半個下午就這樣過去了.

待洛安回到自己的寢宮,時間已近酉時.

"主子,你總算回來了!"

洛安才至永裕宮門口,一個身影便急切地撲了過來,一雙大眼驚喜地看著洛安.

"六月,這里好歹是宮內,給我矜持點."

洛安眼疾手快地避過了那個身影飛過來的沖擊,無奈地撫了撫額.

"遵命,主子!"

六月將手放在胸口一本正經道,模樣卻更顯得滑稽.她賊賊地看了眼四周,見洛安身後就跟著婁瑞兒,她放松了警惕,蹭到了洛安身邊,在她耳邊輕聲道:"主子,收獲不少."

"哦?"

洛安眼眸一亮,不過她又發現了不對勁,"六月,七月人呢?"

"主子,咱進屋說."

六月拉著洛安就往她和七月住的廂房走去,走至門口,洛安看向身後的婁瑞兒,吩咐道:"瑞兒,守在門外,不要讓任何人靠近,包括如巧跟如煙."

雖然憑她的內力,靠近百米內武功修為比她低的人她都能感應到,但她還是有些不放心,便讓婁瑞兒在外面看著,以免自己一時的疏漏讓有心之人偷聽到自己的秘密.

"是,主子."

婁瑞兒恭敬應道,心里卻有絲失落.

一進廂房內,洛安看到內室的床上躺著七月,她感到奇怪,她連忙走過去,一看之下,才發現七月的一張蘋果臉此時蒼白如紙,全身上下用被子捂得嚴嚴實實.

七月聽到動靜,迷迷蒙蒙地睜開眼,看到洛安焦急的面容,她淺淺地笑了笑,虛弱道:"主子…"

"七月,別說話了,你現在受了寒,好好睡一覺吧."

洛安坐在床沿摸了摸七月滾燙的額頭,又把了把她的脈,不自覺地蹙起了眉,見她額角已經冒出汗來,再看到放在一側只剩一點藥渣的藥碗,便又松了口氣,伸手緊了緊她的被角.

七月微微點了點頭,便安靜地閉上了眸子,呼吸漸漸均勻.

"六月,跟我出來."

洛安看著七月重新入睡,一把拉著六月走出了內室,語氣有些慍怒:"六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七月是怎麼受寒的?"

六月扁扁嘴,委屈地解釋道:"主子,昨天我跟姐姐是分開行動的,一大早跟她彙合,就發現她身上濕漉漉的,也來不及解釋,我們直接先回了這里,一進屋,她就暈倒了,我照顧了她一整天,她才有點好轉,估計睡一晚,明天便能好了."

"嗯,她已出汗,明早應該能恢複的."

洛安低著頭自言自語道,想著明天她再好好問問七月她昨晚究竟發生了何事.

"主子,你過來."

六月突然拽著洛安往一邊的角落走去,掏出鑰匙將角落處一台櫃子上的鎖打開,櫃子一打開,整個屋子都好像亮堂了不少,里面放著各種珍寶,有用水玉制成的蓮碗,金窯的青瓷,孔雀羽制成的蒲扇……琳琅滿目,這些珍寶加起來起碼也值個十幾萬兩金,洛安摸著下巴滿意地點了點頭.

"六月,你確定這些東西都是從不起眼的角落里拿的?"

洛安有些懷疑地看向六月,她之前明明提醒過這對姐妹,拿人東西一定要拿得有技巧,凡顯眼位置的東西絕對不要拿,要拿就拿那些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旮旯里的東西.

"主子,當然是,我跟姐姐絕對是按你的要求做的,不敢一點馬虎."

六月信誓旦旦地保證道.她昨夜每潛進一個宮殿,就拿里面放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的一件東西,有其他更值錢的,她手癢得想拿,但一想到主子的教誨,她就強自忍住了.

"鎖上吧,明天我再想辦法帶出去."

洛安淡淡道.她從不缺錢,但也從不嫌錢多.

"主子,你明天終于要出宮了嗎?"

六月一邊鎖櫃門,一邊轉頭欣喜地問道.

"嗯,娘親賜給了我一座府邸,我出宮後會住進里面去."

洛安想起今日在禦花園里娘親跟她說的耳邊話,她就一陣頭疼.

"太好了,主子,你倒時候可一定賜我個院子住住."

六月興奮地跳起,一雙大眼晶亮地看著洛安,祈求道.

洛安一把拈住她紅撲撲的臉蛋,好笑道:"六月,說得主子我好像虧待過你一樣."

"沒有!沒有!主子對我最好了."

六月連忙討饒道.

"諒你也不敢,我該出去了,好好照顧七月."

洛安松開了手,便徑自往外走去,打開門,看到婁瑞兒低眉守在外面,眉眼間泛著一股失落,似在想什麼,她上前拍了拍婁瑞兒的肩膀,笑道:"瑞兒,在想什麼呢?連我出來都沒察覺到麼?"

婁瑞兒嚇了一跳,看到是洛安,連忙松了口氣,心虛道:"主子,我沒想什麼."

"是嗎?你現在是我的人,有什麼問題就盡管說給我聽,看看我我能不能幫上忙?"

洛安顯然不信,他剛才明明有心事,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屬下一個個都心事重重的模樣.

"……主子,我,我總覺得自己幫不上你什麼……"

婁瑞兒低聲嘀咕道.

他本以為六月七月這對姐妹昨晚定是背著主子出去做了什麼壞事,可如今看來,她們全是奉命行事.而他卻什麼都不了解,胡亂猜測,心里有些嫉妒,更覺得自己有些可悲,自己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質男流,什麼忙也幫不上主子,所以自己永遠無法完全融進主子的圈子.

這讓他有些慌亂,害怕主子總有一天會厭煩了他,將他這個無用之人趕回家去,怕自己以後再也沒有資格站在主子身後,永遠也不能再見到主子.

洛安隨手給了他腦門一個爆栗子,"說什麼呢你!放心,你好歹是我的貼身小厮,以後會有重要的事情交給你辦的."

婁瑞兒捂著額頭愣住了,主子剛剛竟然說以後有重要的事交給他辦,這麼說,他在主子心里是個有用處的人,他以後能幫上主子,這讓他心里一陣欣喜.

洛安看著他呆呆傻傻的模樣,頓時感覺自己對他的改造之路遙遙無期,無奈地搖了搖頭,便徑自往自己的寢宮走去.

走至寢宮門口,她忍不住頓住了腳步,仔仔細細地看遍殿內的每一個擺設,每一個角落,她今日才從云貴君口中得知,這永裕宮就是當年她的美人爹爹居住的寢宮.

自美人爹爹離開後,娘親再未讓人住進來過,這宮中的擺設悉數都按著美人爹爹在時的樣子擺著,日日都會讓人進來打掃,不讓里面的東西蒙上一絲灰塵.

她想,美人爹爹曾在這的短短數月,過得應是極其幸福的吧.

他放棄了自己的身份和自由,隨著娘親來到這陌生的皇宮,住進這座似囚籠的宮殿,他應該也彷徨過,猶豫過,只是愛情終究戰勝了一切,讓他在情竇初開的年華里不顧一切.

他本想作為人夫,作為人父,安樂平靜地在這里度過他的余生,只是他忘了,他入的是一個皇帝的後宮,怎可能太平一世?後發生那些不算變故的變故,便讓一切美好終成了浮華虛夢.

洛安緩緩地走進了里面,指尖劃過門扉,桌沿,細細地流連,眼里漸漸盈滿了淚光,漸漸地,無聲落淚.

婁瑞兒看出了洛安的異常,見她突然沉靜了下來,駐足殿前,好半晌,她才走進殿里,緩緩的步調.他有些猶豫,但還是跟了上去,就看到洛安靜靜地站在內殿里,垂著眸,臉上猶見淚痕.

"…主子,你怎麼了?"

婁瑞兒輕輕地走向洛安,問道,連他自己也未發覺,自己的聲音有絲疼惜和憐愛.

他從沒見過她如此脆弱的模樣,本以為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能難倒她,卻不想,她也會落淚.

"瑞兒,這永裕宮,本是我爹爹的寢宮,只是都已物是人非啊!"

洛安感慨道,欲伸手抹去自己臉上的淚水,卻有人先她一步拿出帕子拭了拭她臉上的淚水.

洛安愣住了,呆呆地看著婁瑞兒站在她眼前,認真地撚起帕子的一角,輕輕地在她臉上拭淚,她頓時有些恍惚,自己似乎從未好好端詳過婁瑞兒的樣貌.

他的五官都不算精致,但都清秀,組合在一起,也別有一番魅力,看上去很舒服,柔柔的感覺,似絲絲春雨飄入心間,不急促,不厚重,如隨風的輕紗,如淺淺的溪流,能讓人不自覺地將自己內心的不安和焦躁暫時忘卻.

他喜歡著一身青衫,身形纖細修長,一頭烏發也總用一根青色的發帶束起,額角微微多出幾縷微卷的碎發,給他添了絲俏皮.

"瑞兒,這帕子我怎麼感覺有些眼熟?"

洛安發覺婁瑞兒手上的帕子甚是眼熟,分明像是她自己的.

"啊!"

婁瑞兒也好像意識到了什麼,連忙將帕子收進了自己的手里,一張臉漲得通紅,他竟然一時大意,將主子之前給他的帕子拿了出來.

"嘿嘿!瑞兒,沒想到你還留著那個帕子呢!"

洛安終于想起來了,這帕子是她之前從湖中將婁瑞兒救起來的那天,她看不慣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模樣,就隨手掏出了自己的帕子給他擦淚,之後也忘了要回,反正她帕子多得是,不缺這一條.

只是沒想到的是,婁瑞兒竟然一直留著她的帕子,還隨身攜帶.

她的帕子都是她自己設計,並讓人專門定制的,邊角處都繡著郁金香的花型.

而來到這個時代,她發現根本無人識得郁金香這種花種,也找不到郁金香的蹤跡,為此她很是郁悶.便在自己一些貼身的物拾上繡上此花的花紋,真是既好看又獨特,絕對是無人能仿冒出來的.

"瑞兒,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洛安向婁瑞兒挑了挑眉,一臉笑意地調侃道.

"我,我之前只是看,看主子的帕子好看,便,便一直收,收著了."

婁瑞兒一把將帕子藏進了自己袖里,怕洛安收回這條帕子,支支吾吾地解釋道,頭垂得低低的,耳根根已紅了個徹底.

上篇:第七十九章 前塵往事     下篇:第八十一章 這樣,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