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九十五章 冤家路窄  
   
第九十五章 冤家路窄

她本想今日賓客眾多,即使她想拉攏葉珍,她也不想讓眾人知曉她唯獨對葉珍的態度特殊,以免產生不必要的誤會.

可如今葉珍到底是什麼意思?她難道想誠歸于她,讓眾人知曉?還是只是對她的一時應付?洛安心里面百般糾結,面上卻是一派笑顏,"伯母,你身邊這位伯父是你的夫郎吧?對了,你怎麼沒帶逸辰公子過來?"

"嗯,他是我的正夫許氏.關于我那小兒,他一下午都腹痛,我便讓他呆在家里休息了."

葉珍一番話說得無比自然,其實她也沒有辦法,她之前怕軒皇女殿下也參加了賢侄的宴會,會與辰兒碰頭,讓辰兒為難.即使今日在早朝上,楊曼書稱軒皇女殿下身體抱恙,她也還是不放心,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以過來人的經驗,她看得出來,辰兒真正喜歡的人,恐怕是麟皇女殿下,只是他本人還在云里霧里,不曉情事.她了解辰兒的性子,是個思想極其獨我的孩子,所以有些事情,需要他自己醒悟過來,旁人去提醒他也沒多大用處.所幸還有大半個月的時間,夠他慢慢琢磨的.

只是她的一番好意在洛安眼里卻成了不折不扣的欺騙,洛安心底冷笑,這只老狐狸果然只是假意應付,看來她得快點將葉逸辰追到才行,反正她心底也蠻喜歡葉逸辰的.這份感情雖摻了利用的成分,但至少是她發自內心的感情.若她對一個男子無感,她搭都不會去搭理他.

"伯母,伯父,請進吧."

洛安尊敬地伸手對兩人做出請狀,面上依舊盈盈笑意.

"好."

葉珍和她的夫郎許氏皆有禮地對洛安點頭致意,便步入了府內.

待她們進去不久,又有一輛華麗的馬車停在了麟王府門前,馬車上下來的正是左相楊曼書,她身後跟著兩個隨從.

洛安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女人也會過來參加她府上的宴會,不過她確定,她過來,絕對只是一番虛情假意.

"左相大人,你來參加宴會,真是讓本殿府上蓬蓽生輝啊!"

洛安依舊一臉歡喜的笑意,對楊曼書客套道.

"是嘛?但願如此."

楊曼書也淺淺一笑,只是她眼里卻隱著幾分不懷好意.

照理說,一般身份低微的人若正面直視皇族貴胄,則犯了大忌.然楊曼書身後的一個隨從卻十分反常,從始至終,她的目光就沒有從洛安的身上移開過,且十分直接.

而這個侍從不是別人,正是今日未上早朝的鳳沐軒,她此時已經易了容,變得十分平凡,也刻意隱了自己的氣息,所以洛安並沒有認出她來.

上午她央外婆的事正是此事,假扮成外婆的隨從參加這次宴會.她不想放過任何一次看到塵兒的機會,今日早朝實在沒心情去,所以這次宴會她一定要來,塵兒果然不負她所望,每次見著她,都能讓她感覺眼前一亮.這世上怎會有如此完美的可人兒!真恨不得日日將她捧在手心里好好呵護著.

"本殿很好看嗎?"

洛安也察覺到了那道視線,實在是鳳沐軒的視線太過直白,讓洛安想不注意都難.她轉眸看向視線的來源,是楊曼書身後的一個隨從,她也不生氣,直接對那隨從扯出一抹燦爛的笑容,柔聲問道.

"是,是,殿下很好看,感覺,感覺像仙女下凡一樣,不對,不對,比仙女還要好看."

鳳沐軒自知自己的視線太直白,也許會讓自己露陷,她連忙裝出訥訥的模樣,斷斷續續地答道,以示自己極其緊張.不過她說的話絕對是她的心里話!

塵兒的笑容也真真極其好看,讓她忍不住想沉溺其中.

洛安被逗笑了,"呵呵!左相大人,你這個隨從倒是個有趣的人兒."

"是啊!她是很有趣,殿下,那我就先進去了."

楊曼書滿頭黑線,後背已冒出虛汗,軒兒這孩子,既然扮了她的隨從,就不能低調點嘛!說罷,她就徑自往府內走去,腳步匆匆.

感覺人來得也差不多了,洛安便也進了府,之前還擔心桌椅太多,人會坐不滿,如今全是她多慮了.整個宴會幾乎座無虛席,大概,朝堂上的八成官員都過來了,這對她來說,是個不錯的開頭.

最令她驚訝的是,她在官員帶的家眷里竟還見到了熟人,其實也不算熟,就是她昨日在鳳沐軒的私人宴會上見到的戴堯和段香嵐,戴堯是尚書令戴先河的長女,而段香嵐是太尉段會英的孫女.這讓洛安暗暗咋舌,恐怕昨日宴會上的其他女子大多也都是官僚子女,鳳沐軒果然好能耐,竟從官僚的下一代下手.

鳳天的官職雖不是世襲,但也差不多如此了,很多官員都會暗中在借著自己的權利助自己的子女謀到好的官職.有些子女雖也憑自己的真材實料,但她們得到官職絕對會比平民容易很多,升官就更不用說了.

宴會已經開始,各色佳肴美食被搬上桌,讓人忍不住想大快朵頤一番,而宴會最不能少的便是美酒,很多有見識的官員都品出這酒竟是蘭花釀,甘而不甜,醇而不烈,香而不豔,是鳳天的名酒之一,千金難求,很多人頓時感覺自己沾了麟皇女殿下的光竟狠狠地奢侈了一把,不枉此行.

宴會上空的燈籠皆亮了起來,有心的人發現這燈籠上竟也下了番功夫,仔細觀察,每盞燈籠上都繪著圖,提著詩詞,且每一盞上的都不同,十分有新意,可見麟皇女殿下為了這次宴會是費了不少心思的.

很多官職較低的官員見朝上兩大丞相都來赴宴,頓感麟皇女殿下的面子真大,幸好她們來了,不然還真不知以後還能不能抬頭見麟皇女殿下.

況且,平時在朝上,麟皇女殿下對她們也極其和善,從不自視甚高,甚至還會跟她們開玩笑,十分親切幽默.而軒皇女殿下雖也對她們和善,以禮相待,但她們總覺得有些莫名的疏遠感.

今日還真挺巧,麟皇女殿下在這日舉辦宴會,軒皇女殿下卻偏偏在這日身體抱恙,無法上朝,自然也無法來參加宴會,這是不是昭示兩個皇女殿下其實是貌合神離?

不過奇怪的是,左相明顯是站在軒皇女殿下的陣營上的,她怎麼會來?難道是代表軒皇女殿下來的?還是她自己的意思?

眾人心里都猜測紛紛,不過美酒佳肴在前,她們不好好享受豈不是白來一趟了?于是,暫時什麼事都不想,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宴會的氣氛一時無限融洽.

洛安也十分忙碌,一桌桌地敬著酒.朝堂上大部分官員都分幫分派的,一般關系好的坐一桌,坐不下的就坐鄰桌,洛安也懂得拿捏分寸,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誰也不得罪,她也十分會帶動氣氛.因此,她每到一桌敬酒,那桌便會變得十分熱鬧,歡笑聲不斷.

待一圈酒敬完,洛安朝著空中打了個響指,戲台上的幕布落下,戲班的表演正式開始.

陸家戲班不愧是鳳都的名班,台上的戲子個個身著精美的戲服,面上畫著精致的戲妝,和著幕後傳出曲樂的節奏,她們說唱俱佳,將自己的角色演繹地栩栩如生,淋漓盡致.

宴會上的人都看得津津有味,有人甚至放下了手里的碗筷或酒杯,一手撐著自己的臉側,專心致志地欣賞著.

洛安也坐回了自己的位子,饒有興趣地看著戲台上的劇情.聽著曲樂中偶爾夾雜著的琴聲,與其他樂器彈出的樂曲完美契合,她的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一抹笑意,看來自己這個決定是十分正確的.

白天,她跟葉逸辰提出讓他暫任一下戲班的琴師,而且所彈的樂曲十分簡單,他便滿口答應了下來.

至下午,她讓申雪安置好陸家戲班,自己則去了花園,往隔壁發了個信號,聽到回應,她輕輕一躍就竄到了隔壁葉逸辰的宅院,抱著葉逸辰再次竄了回來.

為了防止露餡,她將祈樂易容成了葉逸辰的模樣,讓他暫時假扮一下葉逸辰,由于平時他和葉逸辰幾乎形影不離,所以他十分了解的葉逸辰的習性,她並不擔心他會露出太多馬腳.

由于葉逸辰的容貌實在太容易引人犯罪,為了避免惹出麻煩,她讓他蒙了面紗,才帶他來到了陸家戲班所在的宅院,讓他跟她們簡單認識一下,並和其他奏曲的人練習一下這晚表演需要用的曲樂.

戲台上,被白色紗帳擋在幕後的葉逸辰一邊彈著琴,也一邊透過紗帳間的縫隙看著外面戲子的表演,面上只露出一雙靈動的眸子,看到精彩之處,他的眸子忍不住彎成了漂亮的月牙形,心想自己果真沒白來.

整個宴會的氣氛大體都不錯,人們賞著戲曲,品著桌上的美酒佳肴,偶爾有說有笑,有人甚至和一旁的人玩起了猜拳的游戲,輸了便得罰酒.

由于右相和左相兩人在朝中的地位太高,很多官員私下都不敢擅自與這兩人同桌,所以這兩個冤家好死不死地竟被湊到了一張桌子上,而與她們同桌的還有鳳無雙,鳳千雪以及洛安.

"賢侄,來!我敬你一杯."

葉珍喝酒喝得興起,舉起酒杯與洛安遙遙一敬,便一口干了自己杯里的美酒.她身側的許氏勸她少喝點,她卻執拗得像個孩子,只說,難得一次,你別管.

"謝謝伯母."

洛安眼里有些複雜,但也舉起自己的酒杯一口干了,以示回敬.葉珍這是要公開她和自己"關系匪淺"的意思嗎?

"右相大人什麼時候與殿下這般熟了?"

楊曼書看著這兩人之間的互動,蹙了蹙眉,眼里閃過一抹陰沉,笑著問向葉珍,只是她的笑意卻帶著幾分嘲諷和冷意.

葉珍似是而非地答曰:"我跟殿下是鄰居,想不熟都難."

"呵呵!做鄰居真好啊!"

楊曼書面上感慨,心里卻在冷笑,這女人雖跟麟皇女做了鄰居,但也該明確自己的身份和立場,軒兒即將迎娶她家的公子,她竟然還跟麟皇女密切來往,難道她沒有一點自覺嗎?

不過,她記得麟皇女的府邸是陛下在朝堂上當眾賜予她的,怎麼偏偏和葉珍的府邸相鄰?她總覺得這不是巧合,而是陛下故意而為之.

陛下的心思,恐怕是偏向于麟皇女的.她這麼些年硬拖著,不願立太女,難道就是為了等麟皇女歸來?想到這里,楊曼書的心里有一絲恐慌.

"左相大人,難道我不該跟麟皇女殿下相熟麼?"

葉珍反別有意味地看向楊曼書,不依不饒地問道.

"右相多想了,我可沒有這個意思."

畢竟麟皇女在場,楊曼書隨口否認道.她淺酌了一口小酒,看向葉珍繼續道:"右相,我們好歹也快成親家了,能別這麼客套麼?"

葉珍不以為意道:"好像是左相你先跟我客套的吧.況且,我們這不是還沒成親家呢?"

自己的寶貝兒子最終會嫁給誰還不一定呢!就算他嫁給了軒皇女殿下,她也不會助軒皇女殿下.

她只求辰兒能過得平安幸福,而辰兒的幸福全取決于軒皇女殿下本人對他是否真心,軒皇女殿下當不當皇帝對她的期望似乎並沒有多大影響.

"哼!左相還真會咬文嚼字啊!"

楊曼書冷哼一聲,譏諷道.葉珍這是什麼意思?她家公子嫁給軒兒是早晚的事情,難道她又不舍了?可笑!陛下親賜的婚約是她一介臣子能毀的麼?

"不敢當不敢當!我本以為右相你今日不會來了呢!沒想到……"

葉珍笑著看向楊曼書別有意味地挑了挑眉,故意停頓了一下,繼續道:"竟然來了."

楊曼書已有些怒意,"我倒想問你,我來參加殿下的宴會有何不妥麼?"

"左相你多慮了,我並沒有說什麼啊!"

葉珍十分無辜地聳了聳肩,說道.

"左相大人,今日你在朝堂上說我皇妹身體抱恙,不知是否好些了?"

洛安見這兩個冤家又互掐起來,心里有一絲無奈.兩人在朝堂上句句相爭,現如今私下里竟也是如此,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宴會變成兩人的口水大戰.所以在楊曼書又要開口回擊葉珍前,她連忙隨口尋了個問題,插嘴問向楊曼書.

話一說出,連她自己都有些驚訝,沒想到自己竟會問出這個問題.

"我代軒兒多謝殿下關心,軒兒身體已經好多了,今日休息一天,明日她就能去上早朝了."

楊曼書半真半假地說道,眼里閃過一絲冷意.她嘴上說得好聽,心里應該巴不得軒兒天天身體抱恙吧!

該死的!她當初就應該親自出手滅了這個麟皇女,省得如今自己還要費心費力地對付她,她也看得出來,此人是個狠角色,不好對付.

而她身後扮成隨從模樣的鳳沐軒聽到洛安關心她的話語,有些受寵若驚.塵兒竟然也會關心她,呵呵!這感覺真好.

"那就好."

洛安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氣.

"表妹,我也想敬你一杯."

這時,坐在洛安身側的風無雙也舉杯看向洛安,爽朗道.將杯子湊到洛安面前,欲和她碰杯.

洛安盈盈一笑,爽快地也舉起自己的杯子和鳳沐軒的清脆地碰了一下,兩人一同仰首,將杯中酒飲盡.

鳳千雪,在一旁看著,有些羨慕,便也逞強地執起自己的面前的酒杯,轉向洛安,將酒杯湊到她面前,明媚地笑曰:"表姐,我也想."

他不會喝酒,一直都不會,怕自己酒量淺,醉後在宴會上失了言行,所以到現在,他一滴酒都未敢喝.只是見到姐姐能與笑塵一同碰杯,一同飲酒,十分痛快,他就覺得自己不該如此,他也好想肆意一回.

上篇:第九十四章 宴前(二)     下篇:第九十六章 宴上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