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套牢你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套牢你

"殿下,怎麼了?"

申雪見洛安才走到府門口又停下了腳步,頓時有些不解,上前詢問道.

她從沒見過殿下這麼著急的模樣,看來,殿下是真的在意葉公子的.如此一想,她又覺得那掉包計也不怎麼荒唐了,畢竟殿下跟葉公子才是兩情相悅的,相愛的男女就該在一起不是麼?

"逸辰他後日將嫁人,我現在冒昧去找他,總歸失禮,也怕他被人說閑話.所以,我得另尋一個法子見他."

洛安跟申雪解釋道,說罷,她就徑自往花園的方向走去,幸好小刺猬的宅院與自己的府邸僅一牆之隔,自己可以翻牆過去尋他.

"殿下難不成想翻牆見葉公子?"

申雪連忙跟上了洛安,見她往花園的方向走去,頓猜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聰明!"

洛安看向申雪,表揚道.

"嘿嘿!老奴只是隨便猜的.不過殿下,您可得快點回來,老奴怕郡主和郡子會找您,老奴可跟您說明白了,老奴只能應付一小會."

申雪奸奸一笑,謙虛道,忽又想到了麟王府里的另外兩尊大佛,她連忙跟洛安提醒著,還用手做了個"一小截"的手勢.

"我明白,謝謝你,申管家."

洛安點點頭,真摯地謝道,這段時日,申雪真的幫了自己不少忙,不管她是出于效忠娘親的心思才幫的自己,還是真心地想效忠自己,自己都該對她心存感激.

"都是老奴應該做的."

申雪連忙擺手,表示自己承受不起洛安的謝意,自己幫她,既是為了完成陛下的囑托,也是真心地想效忠于她.

她,是一個優秀的皇女,也是個值得自己欽佩的孩子.

洛安來到花園的圍牆邊,向站在遠處放風的申雪微微點頭致意,便徑自縱身一躍,翻過了圍牆,進了葉逸辰的宅院.只見葉逸辰的宅院此時一派喜慶,到處都掛著紅綢子,窗戶上,門上都貼著紅色的"囍"字,連窗柩上也重刷了層新漆.

洛安小心翼翼地潛到了葉逸辰的主屋外,見祈樂一人守在外面,她想了想,見四下無人,她連忙悄悄地上前一把捂了祈樂的嘴,並將他拖進了一旁偏僻的角落里.

而祈樂感覺自己被人劫持,頓時嚇得臉色煞白,想掙脫,卻一點無用,待被劫持到僻靜的角落里,那歹徒拿開了捂在他嘴上的手,他立馬想叫,卻不想嘴又被用力捂住,耳邊卻傳來熟悉的聲音:"噓!是我."

洛安見祈樂轉頭望向自己,立馬驚得瞪大了雙眼,知他認出自己了,便松了手.

"殿下!"

捂在嘴上的手一拿開,祈樂立馬驚呼出聲,心里已意識到什麼,聲音便特意放輕了.

洛安點點頭,心想這祈樂還挺機智.為了節省時間,她也不多廢話,直接問向他:"祈樂,我只問你,你家公子房內現在可有其他人?"

"正君在的."

祈樂如實答曰,眼里閃過一絲苦澀的了然,殿下果然是來找公子的,可是她為何鬼鬼祟祟的?

洛安聽到這答案犯了愁,她總不能得罪自己未來的公公吧!但一見眼前的祈樂,她頓時眸光一亮,便向他懇求道:"祈樂,你可不可以進去跟你家公子說一聲,我偷偷來看他了,我想,他會明白怎麼做."

祈樂輕輕地應了一聲:"殿下,請稍等."看著眼前的女子,滿心苦澀,即使近在眼前,他也覺得她,遙不可及.更何況,她的眼里,就只有公子.

說罷,他就重新回到了主屋門前,在門上輕輕敲了敲,悄聲對里面喚道:"公子……"

"請進."屋內傳出葉逸辰清亮的聲音.

祈樂得到應允,便徑自推門走了進去,向坐在桌邊的許氏福了福身子,便走到葉逸辰身邊,在他耳邊悄悄說道:"公子,殿下她偷偷來看你了."他尤其強調"偷偷"兩字.

葉逸辰頓時眼眸一亮,不確信地看向祈樂,見祈樂向自己微微點頭表示肯定,他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大爹爹在場,他不好意思表現得太明顯,否則,他定立馬跳起身跑出去尋洛安.

"辰兒,祈樂,你們在講什麼悄悄話呢?"

許氏溫和地看向兩人,語氣溫柔地詢問道.

"大爹爹,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了,你明日再過來跟我說那些事吧."

葉逸辰跑到了許氏身邊,也不回答他的問題,只抓著他的袖子搖了搖,語氣軟軟地祈求道.

大爹爹今日來找自己,是來教自己一些男子成親後應注意的事宜的,其中就包括男女間的閨房之事,剛才聽得他臉紅心跳,但想到自己以後會嫁給洛安,自然得盡一個夫郎的責任,好好地侍候她,他便只好硬著頭皮聽下去.

"你呀!"

許氏站起身,無奈一歎,見葉逸辰眼神里濃濃的祈求,心里還是忍不住一軟,便松口道:"也罷,我也有些乏了."說罷,他就往外走去.

"謝謝大爹爹,大爹爹慢走."

葉逸辰連忙朝著許氏的背影欣喜道.

見許氏離開了自己的宅院,葉逸辰興奮地抓了祈樂的肩膀,急急問道:"她在哪?"

忽聽到耳邊傳來一聲熟悉的"逸辰",他轉眸望去,只見他心心念念的人兒正站在門邊,背著光,笑盈盈地望著自己,一片暖意,他瞬間覺得自己的眼中似乎只剩了一個她,再容不下其他東西.

心里似要爆發出一股難言的情緒來,鬼使神差地,葉逸辰沖上去一把抱住了洛安,將她緊緊地鎖入了自己的懷里.心念的人兒入懷,他的內心才漸漸平複下來,一陣安心.

"逸辰,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熱情了?"

洛安只看見一個藍色的身影向自己沖了過來,隨後感覺自己被人重重地抱入了懷中,心里一陣滿足與欣慰,便任由他抱著,伸手回摟著他的腰身,戲謔地問道.

"我只是,有些想你了."

葉逸辰將自己的臉埋在洛安肩上,嗅著她身上的馨香氣息,悶悶道.

今日,為了避嫌,他本不該再出門,但他還是抵不過對她的思念,巴巴地去她府上尋她,想見她一面也是好的.

卻不想,她根本不在府上,聽她府上的申管家說,臨安郡主和千雪郡子昨日搬來了她府上,打算在她府上寄住幾日,她為盡待客之道,一大早就陪同兩人出去游玩了.

他不甘心就這樣回去,想她會在午時前回來,于是在她屋內坐了一個時辰,茶盞添了一杯又一杯,卻仍不見她回來,便只好回去,滿心失落.

心里也難免有些怨氣,她明知道自己每日都會在上午的時段去尋她,她卻完全沒放心上,說出門就出門,完全不顧了自己.本想她若來找自己,自己也需得尋法子氣她一氣,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如此怠慢自己,

只是,自己終是為她丟了心,甚至丟了自己一直以來死命維護著的自尊,見著她,聽見她溫柔地喚著自己的名字,他心里的氣就一下子全消了,一雙腳就不受自己控制似地邁向了她.是的!他想親近她,想感受她的存在,想從她身上汲取一份安心,所以,他便這樣做了,只想抱抱她.

一旁的祈樂見葉逸辰和洛安擁抱在一起濃情蜜意的情景,眼里已有些淚意,強自忍住了,既是羨慕,為公子高興,也是苦澀,為自己悲哀,靜靜地退了下去,順道為兩人關上了門,門扉掩上,他眼中的淚才無聲落下,濕了臉頰.

"逸辰,你不怪我了?"

洛安松開葉逸辰,問向他,嘴角盈著幾分笑意.

她本以為,以小刺猬的火爆脾氣,定會跟自己發一場大火,自己需得好好哄著,他才會停歇.卻不想,他不但沒跟自己生氣,反而向自己主動投懷送抱,這讓她很是驚訝,也,很是受用.

"怎不怪你!哼!你明知我會去尋你,你卻不放心上,還跟別人出去游玩,我怎能不生氣!害我在你屋內白白苦坐了一個上午!"

洛安不問還好,一問,葉逸辰就想起了剛才的事,一想起,就一肚子火氣,徑自松開了洛安,控訴一般看著她,憤憤道,小臉還氣呼呼地鼓了起來,像一個小悍夫.

"別氣了,好不好?我這不,一回來就立馬過來看你了∼"

洛安立馬牽了葉逸辰的手,可憐兮兮地搖了搖,軟軟地祈求道.

心里暗自懊惱,自己真特麼犯賤!問什麼不好偏問這個,如今可好,反挑起了小刺猬的怒火.不過,為嘛小刺猬生氣的模樣也都可愛得要命!

"你真的,一回來就來看我了?"

葉逸辰聽著洛安的話,心里好受了些,想再次確認道,雙手已回握了她的手.

他怎會真的怪她?既已將心交付,定,一生不負.

"當然是真的."

洛安牽著葉逸辰讓他坐到了一邊的椅子上,自己也拖了張椅子放到他面前,徑自坐下了,總覺得和他的距離還是有點遠,她便又將椅子向前拖了拖,直到不能再向前她才罷手,雙腿沒地方放,她索性分開,將葉逸辰的雙腿夾在了中間.

"你…這是做什麼?"

葉逸辰見坐在眼前的洛安直接大咧咧地把他的腿夾在了她的雙腿中間,姿勢十分曖昧,頓時有些尷尬,一張俏臉又有了漸紅的趨勢,想起大爹爹剛才與自己說的男女間的閨房之事,他臉紅的速度愈加快了,一顆心更是跳得厲害,如搗鼓一般.

"這有什麼?"

洛安其實只是單純地想離葉逸辰近一些,才會如此做,並未想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不在意道.但見葉逸辰逐漸染上芙蓉色的俏臉,她頓時想到自己現在與他的姿勢的確有些曖昧,小刺猬不會是,想歪了吧!她便不懷好意地看著葉逸辰,戲謔地問道:"逸辰,你不會又害羞了吧?"

"沒,沒有!"

葉逸辰立馬否認道,一雙眸子不甘示弱地瞪向了洛安,只是,他臉上的顏色出賣了他.

"沒有,你緊張臉紅做什麼?"

"我,我只是有些熱."

葉逸辰舉手在自己臉側扇了扇,腦海里極力屏蔽著剛才大爹爹跟他說的閨房之事,可是,卻怎麼也甩不乾淨.

"逸辰,別逞強了,害羞就害羞唄!"

洛安無奈地一笑,抓過葉逸辰的手,撫了撫,忽然,她又眸光晶亮地看向葉逸辰害羞的小臉,試探道:"不過,咱倆親都親過了,你咋還害羞呢?要不,再多親幾次,會不會好點?"

"你,你…"簡直不可理喻!

葉逸辰被洛安氣到了,瞪向洛安,想譴責她,只是才吐出兩個字,他就見她直接站起身,彎腰湊向自己,用手捧住自己的臉頰,在自己的唇上重重地落下了一吻,纏綿悱惻至極.

他想反抗,但見她吻得深情,心里一軟,便也閉了眸,任由她吻著,小心翼翼地啟唇,試著回應她,卻不想,他一回應,她吻得愈加賣力,讓他都來不及換氣.

吻盡,洛安坐回了自己的椅子,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唇,朝著葉逸辰挑眉一笑,曰:"真甜!"

葉逸辰聽她這句話,徹底鬧了個大紅臉,癱坐在椅子上,一雙眸子含了情,嗔視著對面一臉笑意的女子,他以前怎從未發現,這女人竟這麼無賴!簡直無賴到了一個境界!

"逸辰,其實,我有一樣東西要送你."

洛安不再逗葉逸辰,從自己懷里掏出一個精致的小錦盒,遞向了他.

"是什麼?"

葉逸辰疑惑地問向洛安,手里接過錦盒,見錦盒上還用銀白色的綢帶綁了個蝴蝶結,倒挺好看.

"你自己打開看看."

洛安向他手里的錦盒努了努嘴,說道.

葉逸辰聽著她這句話,便動手解了錦盒上的綢帶,心里有絲期待,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錦盒,只見錦盒里躺著一枚銀鐲子,銀鐲子上刻著精致的花紋,流轉著銀色的光澤,十分好看.

"你送我銀鐲子做什麼?"

葉逸辰愛不釋手地將鐲子拿在了手里,即使很喜歡,他還是忍不住好奇地想問她送自己這鐲子的緣由.

"你看看鐲子的里側."

洛安也不直接回答,笑了笑,悠然道.她其實一直有些忐忑,如今見他喜歡,心里頓時松了口氣.

"咦!里側竟然刻著字!"

葉逸辰依言看向鐲子的里側,才發現上面另有乾坤,驚呼道,仔細一看,他便讀出了上面刻著的字:"…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讀著讀著,他的聲音便越來越顫,這話他雖從未聽過,但一看,便明了其中的意義,也正是因為明了其中的意義,他才有些感動得想落淚.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洛安牽過葉逸辰的手,從他手中拿過銀鐲子,套上了他的手腕,嘴里也輕輕地訴著這句話,帶著至死不渝的決心.

"洛安…你做的事,為何都能入到我的心坎里?"

葉逸辰看著自己手腕上的銀鐲子,有絲沁涼,但漸漸被自己的體溫溫暖,他只覺得自己的一顆心觸動得厲害,眸光盈盈地看向洛安,動情道.

"因為我是你肚里的蛔蟲啊∼"

洛安寵溺地刮了刮葉逸辰的鼻梁,複又向他挑了挑眉,玩笑道:"逸辰,你這輩子可都被我套牢嘍!"語氣幾分認真.

"我甘願."

葉逸辰又一陣羞澀,低了頭,低低道.

"逸辰,我該離開了,我剛才,其實是翻牆過來看你的."

洛安想到剛才申雪對她的提醒,即使心里還想跟小刺猬溫存段時間,但理智告訴自己,還是速速離去吧.

"我不想你離開,我想你,多陪我一會."

葉逸辰突然扯住了洛安的袖子,即使心里明白這樣會讓洛安為難,有些難以啟齒,但為了留她下來,他還是說了出來,語氣有絲婉轉的祈求.

"好吧,我再陪你會兒."

洛安不忍心,也不舍離開.

……

------題外話------

昨天修文修了一整天,所以這章更慢了,更少了,之前看過我前十章的大家可以再去看看,看看有木有好一點了?我把死矯情的話全部刪改了.

還有,我發現我的評論區好冷清,大家盡管批評我,鞭策我吧∼表害羞∼

上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莫名心動     下篇:第一百一十三章 丑顏?!